•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980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 第980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作品:《超级兵王

        .org——    叶谦自然是不知道陈思思这丫头还有那样的一份心思,也根本不清楚自己刚才的一切全部被这丫头看在了眼里

        回到宿舍后,云大少爷和付生两个小子正窝在电脑前看着岛国精彩的床上艺术片,二人看的目瞪口呆,口水恨不得流了一地,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两个小子倒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叶河图自然对这一切没什么兴趣,埋头看,只是,那荡魂噬骨的声音却从他的耳中不停的钻入,脸上的表情也显得羞涩红润,尴尬不已

        “老大,你回来了?”看见叶谦进来,叶河图抬起头,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叶谦拍了云大少爷和付生的肩膀一下,说道:“声音弄小点,别耽误河图看,这里可是女生宿舍楼,你们两个小子不想被那些女人听见了,以后说咱们宿舍的人都是**?”

        付生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我们这是在预先的熟悉一下,免得到时候找不到门户,那可就替咱们男人丢脸了啊,”

        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懒得理会这两小子,打开自己的电脑,给皇甫擎天发了一个邮件过去,没多久,皇甫擎天就回了邮件,叶谦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是有关王庆生的资料,叶谦仔细的看过,算是一位人物啊,把里面的资料默默的记在心里,随后便关掉了电脑

        看了看时间,还早,叶谦看叶河图也被云大少爷和付生打搅的无心看,起身拍了拍叶河图的肩膀,说道:“出去走走,”

        叶河图明白叶谦的意思,微微的点点头,放下自己手中的,跟着叶谦走了出去,叶谦的宿舍是在走廊的最里面,一路走出去,倒是看见了不少的风情,很多女生都只是穿着睡衣来回的窜门,有些甚至不关门在宿舍里打打闹闹,你脱她的衣服,她脱你的衣服,玩的那叫一个疯狂

        一路上,叶河图都是低着头,不像叶谦那般的皮厚,四处张望

        下了宿舍楼,叶谦和叶河图缓缓的朝前走去,叶谦没有说话,叶河图自然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跟着叶谦,白天的叶谦对他的帮助,让他对叶谦的好感倍增,到了食堂的附近,叶谦在石凳上坐了下来,招呼了叶河图一声,后者有些拘谨的坐下

        许久,叶谦缓缓的开口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叶河图微微的摇了摇头

        “我还记得我们初中的时候学过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怎么看?”叶谦说道

        “过去或许可以,可是现在,哼,有些不切实际,没有关系,没有人脉,穷人永远还是穷人,富人始终越富,”沉默了许久,叶河图说道,“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我只希望,好好的完成学业,然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能够不必再吃那种苦,”叶河图的眼神里闪烁着一种对往事的痛苦记忆,以及一种急切的希望改变自己命运的坚毅

        叶河图说的这些也都是事实,这也的确是当今社会的一种弊病,财富的不均衡分布,“我有一个朋友,出生低微,但他从来不肯对自己的命运服输,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着很多的不公,但是,他依然凭借着自己的双手打出自己的一片江山,靠的是什么?是毅力和自信,他跟我说过一句话,‘因为自己出生低,那自己就应该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如果不成功,那只是自己的付出不够,’这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你觉得呢?”叶谦说道

        “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学校里的第一名,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全部在看,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出路,然而,即使如今我考上了西京大学,可是,却差点连的钱都没有,我还记得,接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天,我父母脸上虽然挂着很欣慰的笑容,但是他们的眉头却是紧紧的锁着,因为这巨大的报名费是他们无法承担的,我和父母一家一家亲戚的借,遭受了无数的白眼嘲笑和蔑视,一家一家的跪过去,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凑够自己的学费,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看着自己的父亲跪在别人的面前,我只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儿子,”叶河图哽咽的说道,“你说,我的付出还不够吗?”

        微微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我跟你说一个真实的例子,我曾经在NJ市遇到过一个人,他叫陈浮生,他是生活在那种偏远山区的农村孩子,祖祖辈辈都是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他也以为自己考上了大学就可以让自己的父母过上最好的生活,大学毕业了,他顺理成章的分配到一个事业单位工作,然而,因为没有关系人脉,比他后进去的人都升职了,他却依然徘徊在原来的位置上,有一天,他的一位同事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农村人,就算再怎么也改变不了自己是农村人的命运,他,毅然的辞职了,放弃了在父母看来很好的工作,遭受了无数的不理解,甚至,他的父母也死在了他的面前,可是,最后呢?他成功了,”

        顿了顿,叶谦接着说道:“一个人想要成功,不能仅仅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人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因为贫穷而产生的强烈自卑,这是一把利刃,可以让人更加的无法把握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机会,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人,如果你相信我,就听我一句话,放下没必要的自卑,这年头,谁也不比谁低一等,如果连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么别人也会更加的看不起你,”

        叶谦的话,无疑像一把利刃锋利的刺进了叶河图的心底,缓缓的抬起头,叶河图的眼神变得有些茫然,看向远处,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好,叶谦觉得没有必要说的太清楚,剩下的,就看叶河图自己了,只有他自己才能帮助自己,其他人帮不了他

        十几年后,当叶河图已经站在了山顶,可以遍览风光之时,他还每每的想起叶谦跟自己说过的这些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人

        叶谦没有多说话,沉默了许久之后,起身拍了拍叶河图的肩膀,说道:“走,时间也不早了,回去,”

        叶河图抬起头来,看了叶谦一眼,由衷的说道:“谢谢你,老大,”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兄弟之间,说什么谢不谢的啊,”

        二人回到宿舍里,付生和云大少爷明显的感觉到叶河图有些心不在焉,仿佛有着很重的心事似的,二人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向叶谦,叶谦微笑着对他们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用管

        第二天晚上,在西京大学的礼堂里举行了迎新晚会,整个礼堂挤满了人,热闹非常,付生和云大少爷自然是很早就进去占位置了,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学校大多数娇媚的女孩子都会出现在台上,他们怎么会错过呢?

        至于叶河图,他自然不会去参加这样的活动,现在摆在他面前最重要的就是解决生存的问题,如果连生存都保证不了,又何谈其他呢?

        叶谦倒是有点无所事事,他对这些也没多大的兴趣,无非就是一群饥渴的男人看着台上的表演无限的YY罢了,艺术?估计没有几个人是去真正欣赏艺术的?而且,也没什么艺术可表言

        “你好,”正在叶谦无聊的漫步在学校里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由于,学校大多数的人都去了礼堂参加迎新晚会,整个学校显得特别的安静,叶谦叼着一跟烟,独自的漫步,倒是有几分难得的惬意

        听到声音,叶谦愕然的转过头去,陈思思?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接而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你叫我?”

        “这里还有别人吗?”陈思思说道,顿了顿,陈思思又接着说道:“谢谢你,”

        叶谦一阵茫然,愕然的说道:“谢我?谢我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啊,你救了我两次了,当然要谢谢你,”陈思思说道

        叶谦茫然,两次?自己最多也只是救了她一次而已,而且,自己还是蒙着脸的,陈思思微微的笑着说道:“上次在京都去SH市的火车上,你救过我一次,昨晚,你又救过我一次,加起来,是不是两次了?”

        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叶谦这才想起,难怪自己总觉得这个陈思思那么眼熟呢,不过,叶谦却是一副茫然的表情,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哎,昨晚我在宿舍里睡觉,什么时候救了你啊?”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不过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就行,”陈思思微微的笑着说道,“今晚是迎新晚会,你怎么不去参加啊?”

        “只是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不想去,还不如在这里走走,倒还自在,”叶谦说道

        “今晚有我的表演,你可一定要来哦,”陈思思说完,冲着叶谦微微一笑,扭头朝礼堂走去,剩下一脸愕然的叶谦愣在当场

        加更活动:PK票每增加一百,加更一章,贵宾每增加500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