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927章 接纳任务
  • 第927章 接纳任务

    作品:《超级兵王

        .org——    想起上次在老爹的葬礼上看见鬼狼白天槐和王雨在一起,叶谦就忍不住的想,王雨或许是唯一可以改变鬼狼白天槐的人了,其实,鬼狼白天槐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而且是极情极性的人,越是这样的人,往往越容易钻牛角尖,甚至把自己陷入进去很难拔出来,鬼狼白天槐正是如此

        “说说,”胡南建说道,“如果能把鬼狼白天槐收为国家所用,对他对国家都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叶谦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说道:“虽然我知道这个办法,但是也不一定能派的上用场,再说,天槐不管怎么说还是我的兄弟,我肯定不能把他的弱点说给你们听,如果你们想要说服他的话,那就靠你们自己去,皇甫擎天那个老头子的能耐很大,他应该比我还有办法?”

        胡南建微微一顿,不由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再继续的追问下去,“好,这个条件我答应,我可以拿我的性命保证,只要我不死,你手下的那些人在华夏就不会有人动他们,”胡南建说道,“第二个条件呢?”

        “既然我去做保镖,肯定会免不了的要杀人?我想要一个杀人执照,”叶谦说道

        “杀人执照?”胡南建微微的愣了一下,说道

        “当然,没有这个的话,我怎么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我又怎么能够保证在我杀了人的时候你们不追究我的责任呢?”叶谦说道,“所以,我需要一个杀人执照,可以让我有先斩后奏的权利,这个你应该清楚?这就好比当年包青天手里的尚方宝剑似的,如果没有这个的话,包青天还能够那么不畏权贵,做到一切以法律为基本吗?”

        “这个也不是问题,我可以答应你,”胡南建说道,“在你执行任务的期间,任何阻挠你任务的人都可以先斩后奏,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当然了,你也别用这杀人执照随便胡乱的惹事,也别动不动的就杀人,这样的话,我也很难做,”

        “你当我是什么啊?杀人恶魔?还是变态杀人狂?”叶谦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谁无缘无故的杀人啊?就算我不怕报应,我还怕以后报应到我家人的身上呢,”这句话,是当年杨天对黑寡妇姬雯所说的,叶谦觉得还是有几分的道理的,因果这玩意,有什么真的说不清楚,其实,有时候一个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权利达到了一定的地步,他们可能对杀人已经不是太欢喜了,年轻的时候,或许可以为了一点气就去杀人,可是等到年纪大了,却更想做到的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境界

        呵呵的笑了笑,胡南建说道:“你的条件我都答应了,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哦,我也得给你安排安排一下,”

        叶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就不怕自己血本无归吗?万一我在和鬼狼白天槐的决斗中死去的话,你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相信你,”胡南建呵呵的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你和鬼狼白天槐之间的感情很深嘛,我相信他不会真的杀你的?所以,我大可不必为这件事情担心,”

        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哎,你还不了解天槐哦,如果我在比武的时候有故意放水的现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他需要的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决斗,无论是我们谁输谁赢都无所谓,但是如果我放水的话,他肯定会以为我是瞧不起他,到时候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叶谦也很清楚,鬼狼白天槐这么久一直都没有动自己,目的就是为了培养自己,然后让自己杀了他,但是,这不代表着鬼狼白天槐会在比武的时候放水,因为他需要一个可以给自己心里说的过去的解释

        胡南建微微的愣了愣,没有说话,皇甫擎天也曾经和他说起过叶谦和鬼狼白天槐之间的事情,对于他们之间的情感还是有着一些了解的,虽然不是很深刻,但是他能懂得那种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忽然间要兵刃相接的痛苦

        聊完正事,胡南建也没有急着离开,叶谦也没有走,现在的情势看起来蛮紧张的,但是还没有明显化,叶谦也不用急在一时,对付云烟门的那些岛国的忍者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叶谦暂时也只能是没事做,这里是京都,不是SH市,否则的话叶谦可以在第一时间挖出他们的藏身之地,在京都,那就只有靠皇甫擎天了

        家长里短的,胡南建和叶谦一直聊到了傍晚,这才各自离去,原本胡南建是想和叶谦一起吃顿饭,不过,叶谦拒绝了,不是他不给面子,而是他要赶去皇甫擎天那里,问一下情况,这次的事情,让叶谦觉得对方不仅仅只是针对华夏的古武界,只怕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报复行为,所以,他必须要知道那些岛国忍者的藏身之地,一天不把他们找出来,他们就像是一把隐藏在暗中的利剑,随时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

        到了皇甫擎天的家中,李伟和锋岚已经离开了,根据皇甫擎天所说,是去调查那批毁灭云烟门的忍者的下落去了,云烟门上下弟子约莫两百人,即使是有宗政元在饭菜里下了毒,想必这群岛国的忍者为数也不少,京都虽然很大,但是想要找出这么一大批的人也不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叶谦赶到皇甫擎天家中的时候,很明显的看见皇甫擎天脸上的笑容多了许多,想必是已经解开了和华亚馨之间的矛盾了,叶谦也替她们开心,双方互相较劲了那么多年,也是该放下的时候了,其实,如果不是他们双方的脾气都是那么执拗的话,想必也不会弄出那样的局面,如今能够和解,那自然是再好也不过的了,说起来,这还要感谢那批岛国忍者了,如果云烟门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皇甫擎天和华亚馨还要拗到什么时候

        至于阎冬,他的确是喜欢华亚馨的,可是在他的心里,爱情永远都只能排在野心的后面,为了他的事业、责任、承诺,他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份爱情,不能说他爱的不深,只能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自己的一杆称,孰轻孰重,各不相同

        皇甫擎天将叶谦拉到了外面,在客厅里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我已经联系上部分明墨的弟子了,他们得知墨家的后人尚在人间都很激动,也表示愿意出山,重新夺回墨者行会的主导权,”

        满意的点了点头,叶谦说道:“这样就太好了,如果有了明墨弟子的帮助,相信我们的行动也会更加的顺利的,”

        “暂时联系上的人还很少,只有十几个,这还远远不够,”皇甫擎天说道,“不过,他们会继续联系的,只要找到那些明墨弟子的下落,帮助肯定会很大,说句心里话,其实我还是挺佩服杜伏威这个人的,当初墨者行会发生的内乱也不能说是谁对谁错,只是一些原则问题上观点的对撞而已,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还是不希望和暗墨的弟子发生任何的矛盾的,毕竟,他们也是我华夏力量的一种,”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你了,墨龙是墨者行会巨子令的传人,不管当初的矛盾到底是谁对谁错,至少,墨龙的家人是在这次的斗争中死去,不管杜伏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一般人的眼光里他始终都是叛乱者,他就必须要为自己当初所做的事情付出责任,也必须还给墨龙一个公道,我们不是经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都是这江湖中的一份子,有时候有些事情不能以情感去定夺它的正确与否,我只知道一点,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在我的兄弟里面,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受到侮辱威胁,也有责任帮助他们讨回公道,”

        叶谦就是这样一个人,认亲不认理,如果要认理,这个时候理多的去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从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理,哪里理会得了那么多?在叶谦看来,自己的兄弟那就是有理的,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吃亏

        皇甫擎天微微的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清楚,不管自己心里是如何去想,不管自己对杜伏威有多好的认识,从墨龙找到他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这场明墨弟子和暗墨弟子之间的斗争是无法避免的

        顿了顿,皇甫擎天接着说道:“也已经联系上岛国那边的明墨弟子了,他们会去协助墨龙帮忙调查这次的事情,你大可以放心了,有他们在,墨龙是绝对不会出事的,你暂时也别想太多的事情了,好好的利用这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去提高自己的修为,我可不想看着你在和鬼狼白天槐的决斗中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