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814章 看相
  • 第814章 看相

    作品:《超级兵王

        .org——    云烟门在江湖上拥有很高的地位,甚至要凌驾于叶家之上,如果叶家不是出了叶风茂和叶正然二人的话,叶家在江湖上根本就不会有这么高的地位,叶风茂带领着叶家走向了现代化,为叶家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叶正然以武挑战了江湖武术的高手,赫然是古武界第一高手,这为叶家在江湖中的地位提升了许多

        解剑亭,是云烟门第一任祖师所立,任何江湖人士一旦到达解剑亭都必须解下自己的武器,以示对云烟门的尊重,叶谦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自己的兵器可是血Lng啊,这可是江湖人士竞相争夺的宝贝,况且,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宗政元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华亚馨的指使呢,如果是的话,把血Lng交给他们保管岂不是等于送羊入虎口?可是如果不解下自己兵器的话,似乎一开始就在跟云烟门挑衅啊,接下来的事情估计会更加的难办啊

        叶寒凛显然也意识到了叶谦的难处,转头看了他一眼,解剑亭内,有两名云烟门的弟子把守着,都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模样格外的秀丽,身上隐隐的有一种清丽脱俗的气质散发出来,跟胡可和姚思琪的气质很像,估摸着,这应该是她们修炼的同是一种古武术的原因?

        看见叶谦过来,两名少女从凉亭里走了出来,到叶谦的面前停下,很礼貌的说道:“二位先生,请解下你们的兵器,”

        叶寒凛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见后者点了点头,探手取下绑在自己腰上的一把软剑,这把剑虽然没什么名气,可是却也是用纯钢打造,锋利无比,最重要的是,它能犹如皮带一般的弯曲系在自己的腰上,叶寒凛解下软剑递了过去

        两名少女接着又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叶谦,示意他也解下自己的兵器,叶谦嘿嘿的笑了笑,耸了耸肩,张开双手,说道:“我没兵器呢,”

        两个少女疑惑的对望一眼,显然是有些为难,一般来到云烟门的人都是很自觉地解下自己的兵器,以示对云烟门的尊重,从未有人破坏过这个规矩,是以,她们守护在这里其实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叶谦说自己没有兵器,她们也实在不好去搜叶谦的身子,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稍微瘦削一点的少女说道:“既然没有兵器,那二位就请进去,不过,如果事后发现你故意藏着的话,那就只有对不起了,”

        “瞧您说的,就冲着你们这么漂亮的份上,我也不会害你们不是?”叶谦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二位妹妹,谢了,改天有空请你们吃饭,”说完,叶谦举步朝前面走去

        “慢着,”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挡住了叶谦的去路,不是别人,正是和叶谦有着仇隙的宗政元,云烟门的大弟子

        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小子是故意来找麻烦的了,有这小子在,叶谦估摸着自己也没有那么容易被蒙混过关了

        “大师兄,”两名少女恭敬的行了个礼,叫道

        宗政元微微的点点头,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做事怎么可以那么随意,他说没带兵器就没带吗?万一他要是私藏兵器,对师父不利的话,你们如何交代?就算不是,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我们云烟门的解剑亭岂非等同虚设?”

        两名少女哪里敢吱声,低低的垂着头,一言不发,心里却是有些愤愤不平,对宗政元,她们向来没多少的好感,只是碍于他是云烟门的大师兄,她们不得不尊敬几分,心里愤愤的想道:“他是男人,我们是女人,怎么好搜他的身啊?这一切还不都是你安排的,干嘛不安排一个男人守在这里呢?”

        不过,这句话她们可不敢说,在云烟门,宗政元的地位是相当的高,毕竟是大师兄嘛,师父对他又是十分的宠爱,门中的大小事务很多都是交给他在打理,这主要还是宗政元很会伪装,在华亚馨的面前十足的是一个孝子模样啊,不过,这小子的天分倒是十分的不错,武功在云烟门那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华亚馨才会格外的宠信他,这也就养成他不可一世的姿态,对其他人往往都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转头看着叶谦,宗政元冷哼一声,说道:“山水有相逢,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可惜我们现在的身份倒过来了啊,”

        “怎么滴?你不会是想在这里杀了我?”叶谦撇了撇嘴巴,不屑的说道,他当然清楚宗政元没这个胆子,毕竟这是在云烟门,如果叶谦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云烟门逃脱不了干系,届时,肯定会掀起叶家和云烟门的斗争,这个罪名,宗政元可承担不起

        “哼,”宗政元冷冷的哼了一声,不置可否,看到叶谦和宗政元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旁的两位少女不由的愣了一下,显然的明白叶谦和宗政元是认识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不过,她们倒是希望叶谦能够教训宗政元一下,可见,宗政元有多么的讨人厌啊

        “这是云烟门的规矩,无论什么门派什么人,凡是到了解剑亭,都必须解下自己的随身兵器,你也不例外,”宗政元说道,“你不是想破坏这个规矩?如果这么做的话,就等于是在挑战咱们云烟门的威严,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说完,宗政元得意的笑了一声,貌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哎,连自己的武器都留不住,当真是悲催的很啊,还算是什么男人呢?”

        很明显的,宗政元这是在故意的刺激叶谦,是在羞辱叶谦,如果叶谦选择不交的话,无疑的等于承认了自己是来挑战云烟门的,到时候是什么后果,叶谦可是十分的清楚,虽然他通过昨晚的修炼,功夫有了很大的进步,可是面对整个云烟门,叶谦还是没有任何的胜算的,可是,如果叶谦交出来的话,无疑会被宗政元耻笑,更重要的还是血Lng如果落到了宗政元的手里,只怕是很难再拿的回来了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叶谦不屑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抬高我呢,还是在自贬身价,瞧不起云烟门,就算我是带着兵器,面对整个云烟门我能做什么?你这么说,似乎有点害怕啊,这要是传了出去,云烟门的颜面上可不好看啊,”

        “别跟我扯这些个歪理,我知道你是个流氓,我说不过你,”宗政元说道,“现在我只问你,你解不解下自己的兵器?”

        “切,你吓唬我啊?不解你怎么样?咬我啊?大不了我不上去不就得了,里面又不是有什么宝贝,我非得去啊?我是奉叶家的老爷子之命前来拜访云烟门的掌门,拜帖送上却被人拒之门外,江湖上自会给我一个是非公道,”叶谦索性真的耍起了流氓,说道,“宗政元,说实话,你在我眼里还真的什么玩意都不是,根本就不是个男人,我知道你那点心思,不就是嫉妒胡可喜欢我吗?那又能怎么样?哥我长的就是比你帅,就是比你有魅力,哥就算有再多的女人,我可爱的小可儿还是喜欢我,就是不鸟你,悲催了?”

        “你……”宗政元的嘴角不听的抽动着,气的浑身颤抖起来,的确,胡可的事情就是他一生的耻辱啊,一直以来,他都自诩风度翩翩,而且是年少有为,可是胡可却偏偏看上一个有那么多女朋友的流氓,对自己却是不屑一顾,这让他如何忍受的了

        一旁的两位少女看见宗政元吃瘪的模样,有些忍不住的想笑,不过却不敢笑出声来,硬是憋的浑身颤抖着

        “叶谦,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今天说过的话而后悔,让你跪在我的面前祈求我,”宗政元愤愤的说道

        “那就可要慢慢的等了啊,看你有没有那么长寿,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就是个短命的相,不瞒你说,年轻的时候我也学过一点相术,专门在路边给人家看相混口饭吃,你看你,应堂发黑,双眼泛白,命不久矣,以后你可要多多的注意啊,有血光之灾,”叶谦有鼻子有眼的说道,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宗政元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不自觉的在自己的额头摸了一下,待发现不对,被叶谦耍弄之时,慌忙的收回自己的手,看了叶谦一眼,宗政元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那我就祝你长命百岁,千万别太早死了,我要让你活着多丢人现眼一些时日,”

        “借你吉言啊,”叶谦说道,“最重要的是,我有心爱的人陪在自己的身边啊,就算死了,那也是幸福的,不像某些人,孤苦一辈子,甚至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啊,太悲惨了,”

        “叶谦,你是诚心的挑衅是不是?我屡次想让,你却不依不饶,你是认定了我不敢动你吗?”宗政元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叶谦的连番挑衅,气愤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