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566章 动枪了
  • 第566章 动枪了

    作品:《超级兵王

        第566章动枪了

        一切,完全按照叶谦所预料的发展。.org

        光头中年男子和他的手下在警局录完口供之后,便都被保释出来。只不过,由于许多受的伤都是很严重,基本上都在医院里住着。包括光头中年男子在内,肋骨接上,至于内伤,那就只有靠后期的药物调理了。

        等光头中年男子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是三天后了。这还是他提起嚷嚷着出院的结果,这次的事情办的这么砸,而且那么多手下受伤住院加上保释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可要把这个钱给拿回来。最重要的还是自从他住院以后,任少根本就没来看过自己,连声问候都没有,先前说好的报酬更是无影无踪了。这一点那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否则自己以后还怎么立足。

        出院之后的第一件事,光头中年男子就拨通了任少的电话。听到对面传来了任少的声音,光头中年男子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好小子,终于肯接电话了吗?打了你这么多次电话,你竟然都不接,哼。”

        任少对光头中年男子还是有些忌惮的,他很清楚这个光头中年男子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人,是一个疯子,真要是把他惹火了,指不定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当下任少也不敢有什么的怠慢,慌忙的说道:“虎哥,对不起,这些天我一直被老爸关着,手机也被没收了,好不容易才拿过来,我可不是故意不接你的电话啊。”

        “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总之,你现在马上来见我。我在星光灿烂ktv等你,你如果不来的话,后果自负。”光头中年男子说完,径直的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任少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任少眉头不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十分清楚光头中年男子说的出做的到,自己如果不去的话,指不定他要闹出什么事情来。犹豫片刻之后,任少溜进他老爸的房间里,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这个不是任春柏的配枪,而是他通过正常渠道购买的,办理了持枪证。

        把手枪收进自己的怀里,任少出门驱车朝星光灿烂ktv驶去。到了ktv的门口,任少把车停好,打了一个电话给虎哥,然后径直的朝虎哥所在的包厢走去。由于还是白天,ktv的人并不是很多。

        因为和任少算是比较熟悉的了,而且虎哥的那些手下也没有想到任少竟然敢动枪,所以并没有搜身就直接放他进了包间。包间内,虎哥依靠在沙发上,肋骨由于刚刚接上,并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不但如此,稍微动作大点都有可能导致肋骨再度的断裂,是以他不得不很小心,就连坐在那里想要喝茶抽烟,那也是由人递到他的面前。

        “来了?算你小子识相,坐。”虎哥偏了一下脑袋,看了任少一眼,说道。

        “虎哥叫我来,我怎么敢不来。”任少小心翼翼的说道,“对了,不知道虎哥这么急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什么事?你不知道吗?”虎哥冷冷的瞥了任少一眼,说道,“你还有事情没做,你不是不知道?”

        “呃,虎哥是说钱是?”任少愣了愣,说道,“我现在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你也知道这件事情闹的太大了,我老爸彻底的封锁了我的经济。这样,虎哥,当时我们说的是事情你摆平了,就付三万的酬谢费,我先给五千。”

        虎哥当时也没料到事情会是那么严重,以为不过只是揍几个人而已,三万块足够了,可是谁想到会碰到钉子上去了啊。“任少,你不会是在玩我?五千块?你以为这是上菜市场买菜呢,还可以讨价还价啊。”虎哥冷哼一声,说道。

        “不是,虎哥,你看我现在不也是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嘛。这五千块就算是首付,其余的我会尽快的给你补上,你看行吗?”任少说道。

        “那你准备给多少?”虎哥把玩着一把匕首,削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不是说好了三万的吗?”任少说道,“虽然事情没有办成,但是毕竟和虎哥也算是老交情了,钱我还是会如数的给齐的。”

        “怎么?照你这样说,那我还应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了?”虎哥冷声的说道,“你也看到了,现在我的兄弟有几十个在医院,而且都是重伤,就单单是手术费就是一笔庞大的数字。还有警察局的保释费,这些加起来,起码有个三四百万。这还不算营养费、误工费等等,你想用三万块就摆平,怎么?你当我是冤大头,想怎么宰就怎么宰吗?”

        虎哥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也不管任少的父亲是公安厅的厅长了,现在这件事情闹的这么大,他还不知道以后叶谦会不会找自己麻烦呢。虽然叶谦当时说过放了他,不计较了,可是谁知道后面是怎么样。所以,不管如何他也要从任少手里拿点钱,这个祸是他惹出来的,不找他找谁啊。

        一开口就是三四百万,任少不由的吓了一跳。事情不但没有办成,现在竟然还想敲诈自己,分明有些过头了。任少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虎哥,你这样说有点说不过去?姑且不说你事情没有办成了,按照道上的规矩,我完全可以连预先说好的三万块都可以不给的。我看在我们也算是老交情的份上,所以才不愿意不给。可是如今,你竟然一开口就找我要三四百万,这分明就是敲诈啊。虎哥,虽然我任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也不是就随便任你欺负的。”

        先不说任少不愿意给这几百万了,就是他愿意给,也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如果让他的老爸知道他一开口叫要三四百万的话,那还不把他给活劈了啊。是以,任少不得不摆出稍微强硬一点的态度,否则只有更被欺负的份了。

        冷冷的笑了一下,虎哥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给了?哼,如果不是你,我们兄弟会变成这样吗?手术费营养费你不拿难道要我们自己掏腰包吗?一口价,四百五十万。”

        “虎哥,你别欺人太甚了。既然虎哥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你一分钱也别想拿。事情是你办砸的,责任自然有你担,江湖上没有这个规矩。”任少说道。

        “好,既然任少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别怪兄弟我不讲情面了。今天你如果不给,你别想从这里走出去。”虎哥冷哼一声,说道。话音一落,两个手下走到了任少的身边,身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虎哥,你可要弄清楚,我老爸可是hn省公安厅的厅长。你如果敢动我一下,我保证你别想再在hn省混下去。”任少虽然心里有点害怕,但是却还是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希望用自己老爸的权利震慑住他们。

        “草,你以为我们现在还能混下去吗?你看不出来那个叶谦就连华杰都要卖他几分面子嘛,我们现在已经在hn省没有办法混了,也不差多得罪一个了。”虎哥厉声的说道。由于说话声音太大,不由的牵连到自己的伤口,惹的一阵阵咳嗽。

        “给我把他抓起来,打电话给他老爸,我就不信他敢不给钱。”虎哥面目狰狞的说道,他是真的疯了,豁出去了,管他任春柏是不是hn省的公安厅厅长,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别动。都别动!”任少眼见情势不妙,猛的挣脱虎哥那两个手下的双手,从怀里掏出自己预先准备好的点四五手枪,指着虎哥说道,“虎哥,这是你逼我的。最好你别动,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手枪可是很容易走火的,你别吓我,万一我手发抖,到时候可就不好了。”

        “小子,竟然敢动枪?”虎哥显然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任少竟然敢动枪,心里把那些门口的守卫狠狠的骂了一遍。一群蠢货,竟然不搜身就放这小子进来了。不过,虎哥也算是见过点世面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唬住的。而且,他也猜测到任少这小子不敢开枪,毕竟动枪可不是一件小事,到时候就算他老爸是hn省公安厅厅长只怕也没有办法摆平这件事了。()

        “有本事你就开枪,爷们要是皱一个眉头,那就跟你姓。”虎哥说道,“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一把枪能打死几个?有本事开枪啊,对我这里打,谁不敢开枪谁就是孙子。”

        边说,虎哥边指着自己的胸口,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虎哥,你别逼我。”任少颤颤巍巍的说道,“别逼我,我真的会开枪的。”一边说,任少一边往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边。他带枪过来,不过只是想吓唬住虎哥而已,他还真的不敢开枪呢。开枪会有多严重,他是知道的,一旦开枪杀了人,到时候只怕自己下半辈子就要在牢里度过了。可是,看现在这个情势,虎哥根本就不怕自己的威胁,难道自己真的要开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