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565章 玩弄于股掌之间
  • 第565章 玩弄于股掌之间

    作品:《超级兵王

        第565章玩弄于股掌之间

        任春柏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这个儿子给抽死,简直是一点也不用脑子,这个时候竟然还来插上一脚。.org事情本来就有些难以解决了,可是他却一点也看不清形势,自己是省公安厅的厅长没错,可是自己不是玉皇大帝啊,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摆平的。眼下的这件事,叶谦分明就已经不想善了,他本来还想拖延时间,希望可以不了了之,可是这蠢货冒出这么一句话,顿时使场面更加的紧张了。

        不敢有迟疑,几乎是在任少的话音刚落,任春柏就一个狠狠的耳光扇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任少的脸颊上浮现一个清晰的手掌印。“爸,你……你打我干什么啊?”任少捂住自己的脸庞,有点不解和愤怒的问道。

        “打你干什么?你说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敲诈,是黑社会的行为。”任春柏愤怒的说道。事已至此,不管怎么样,任春柏都要把脸面上的事情给做足了,不能让人家有话说。

        见父亲这样的脸色,任少眼珠子转了转,明白过来了。这分明是在说,这件事情不是自己的老爸可以轻松摆平的。任少也算是有点小聪明,当下连忙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去,一脸愧疚的模样。(再!见!!)

        “咦?任厅长,他是你的儿子?”叶谦装出一副非常迷惑惊讶的模样,说道,“这……怎么会这样啊,闹事的怎么是你儿子呢,那这岂不是让任厅长很为难?”

        现在是被叶谦抓住了痛脚,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任春柏就算是明明知道叶谦的模样是装出来的,是故意在嘲笑自己,他也不得不放下自己的面子,任由叶谦的数落,还得赔着笑脸。

        “叶先生,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别说他是我儿子,就算他是我老子,我也会一样秉公处理的。”任春柏说道。

        微微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任厅长言重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他是你的儿子,如果早知道的话,两成的股份就两成的股份嘛,我叶谦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算了,任厅长,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儿子,这个面子我要卖给你的。反正现在我们也没什么损失,他也受到应有的惩罚了,就这样。”

        叶谦的一席话把任春柏弄的愣住了,完全不明白叶谦想干什么。刚才明明还想着要借此让自己难堪呢,难道现在想通了?不再纠缠?难道叶谦只是想奚落自己一番吗?不管怎么样,既然叶谦说了这样的话,任春柏那是开心也来不及。这件事情可以当做治安问题处理,也可以当作刑事责任处理,并不是那么明确,现在有了叶谦的话,那任春柏是求之不得,正好借此机会下台。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始终是小儿做错了,我代他向叶先生和李总赔礼了。改日,我做东,摆一桌,就当是谢罪宴,到时还希望叶先生和叶总能够大驾光临。”任春柏说道。接着瞪了任少一眼,斥道:“还不快谢谢叶先生和李总,他们现在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谢……”任少上前两步,刚想说话,任春柏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说道:“态度给我诚恳一点,否则我马上把你送进监狱里,让你尝尝牢饭的滋味。哼,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不见棺材不落泪。”

        这要是在以前,任少早就吵开了,可是眼下这个时候他却不敢有半点的反抗。如果这个时候任春柏不顾自己的话,自己的下场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只好乖乖的听话。放低自己的身段,任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叶先生和李总的宽宏大量,是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

        呵呵一笑,叶谦说道:“言重了,言重了。我如果早知道任少是任厅长的儿子,就不会闹出这样的事情了。唉,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刚才我出手有点重,还希望你不要见怪啊。”

        任少恨不得现在扑上去一口咬死叶谦,刚才自己明明已经说出自己的身份了,可是现在叶谦竟然说什么都不知道。看到叶谦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不过,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也不得不吞下这口气,即使明知道叶谦是在讥讽自己,他也不敢说什么。(再!见!)

        看见事情已经解决了,任春柏也担心会有什么变故,立刻挥手招来手下,吩咐他把任少以及其他的一干涉案人员全部带回去。接着感激的看了叶谦一眼,说道:“这次的事情多谢叶先生和李总了,其他涉案人员我全部带回去了,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以后我保证这里没人再敢捣乱。”

        “嗯,希望任厅长能够严肃处理,那些人那都是社会的蛀虫,影响我们和谐社会的发展,可不能轻易的就放过了啊。”叶谦虽然是在说其他的那些小混混,不过任春柏却是听的出来,这是叶谦指桑骂槐的说自己的儿子呢。不过,现在事情能够这样的解决,已经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即使明知道叶谦在指桑骂槐,任春柏也只好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免得节外生枝。

        跟叶谦和李济天告辞之后,任春柏带着警察和光头中年男子的那些手下离开了工地。自始至终,任春柏都仿佛没有看见华杰一般,也没跟他打招呼。华杰在hn省也算的上是为手眼通天的人物了,任春柏自然不可能不认识,只是不知道任春柏是和华杰有什么矛盾,不愿意打招呼,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不过,这一切对叶谦来讲并不重要。

        任少这样的小人物,叶谦根本不用费心费力的去对付他,而且又何尝不卖一个面子给任春柏呢,这样以后毕竟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相信经过今天的事情,任春柏也知道自己的厉害了,以后对自己也只会敬畏几分的。

        更重要的是,叶谦看出了那个中年男子对任少的不满,相信这件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的就过去,现在叶谦就坐等着看好戏呢。

        没多久,原本喧闹的工地,有恢复了正常。那些混混和警察全部离开了工地,李济天看了贺冰一眼,后者会意,立刻去联系工人赶紧开工。

        见事情已经摆平,华杰看了叶谦一眼,说道:“叶先生,既然没事了,那我也告辞了。”华杰觉得自己今天来的有点受人嗤笑,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自己处理的,他可是看的很清楚,分明的一切都是在叶谦的掌握之中。不过,也没有什么坏处,毕竟自己这么一做等于向叶谦放低了姿态,以后和叶谦合作的机会肯定会大大的增高。

        叶谦呵呵的笑了笑,握住华杰的手,表情有些激动的说道:“有劳华总了,辛苦了。今天如果不是华总的话,还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呢。华总的恩,我叶谦记下了,他日有机会,叶谦定会登门拜访,向华总郑重的道谢。”

        华杰被叶谦那激动的表情弄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叶谦到底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讪讪的笑了两声,华杰说道:“叶先生言重了,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再说,叶先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叶先生不妨直接给我电话。我可以说,在hn省这块地头上,我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呵呵,华总谦虚了啊。在hn省,谁不知道华总乃是no.1啊。”叶谦边说边竖起大拇指,说道。

        华杰微微的笑了一下,似乎对叶谦这句话颇为的满意。点了点头,华杰说道:“叶先生,那就不叨扰了,告辞。李总,我走了!”

        “不送!”叶谦微笑着说道。(再!见!)

        看着华杰上车离开之后,库洛夫斯-安德烈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叶先生,这位就是一直控制着东南亚外围球赛的华杰?”

        微微的点了点头,叶谦说道:“不错,他也算得上是一位流氓大亨了啊。”

        “不过在我看来,这个华杰也不过如此。叶先生完全的把他控制在手心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库洛夫斯-安德烈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这个华杰既然能够混到今天这样的地位,那就足以说明他是有些能力的,咱们也不能太小看他了。没有人的成功是侥幸的,这个华杰必定有自己的不凡之处,可能是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让他有些头疼,所以他今天才会过来。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向我示好,顺便的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依然是hn省的第一,让我千万的别太把目光偏移到雷江的身上。我想,这个华杰是要准备干一场大的了,很快的就有好戏看了。”

        库洛夫斯-安德烈微微的愣了一下,接而佩服的看了叶谦一眼。他不知道叶谦为什么总是这么自信,不过他却很欣赏叶谦这种自信的眼神,让人充满了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