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523章 家族宿怨
  • 第523章 家族宿怨

    作品:《超级兵王

        第523章家族宿怨

        听了叶谦的话,叶雯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自己工作的那家餐厅怎么会龙蛇混杂,那可是正当的生意啊。.org不过,叶谦这么说,她也不好去辩驳。微微的愣了愣之后,叶雯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知道多少小时候的事情?能不能告诉我?”叶谦说道。

        “嗯!”叶雯应了一声,说道:“我们是叶家的一个支脉,小时候有爸爸在,那时候爸爸是叶家的骄傲,所以我们家的生活也非常的好,很幸福。可是有一次,爸爸受了很重的伤回来,没有多久就过世了。爸爸死了,我们在叶家的地位也渐渐的失去,我们经常受其他人的欺负,那时候你总是护在我的面前,保护我,谁也是敢打我,你绝对会不顾一切的跟他拼命。可是后来有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妈妈也被打成重伤,然后我们被赶出了家族。而你,也是在那时候就失踪的。可惜,那时候妈妈昏迷不醒,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找你。我和妈妈在一个仆人的帮助下,来到这里,最后定居。只是,这么多年来,我找了无数的医生,可是妈妈的病却始终治不好,而且还越来越严重。哥,对不起,是我没用,是我没有照顾好妈妈。”

        说完,叶雯再也控制不住,扑倒在叶谦的怀中哭泣起来。她还只是二十出头的一个小姑娘,却过早的承担了家庭的重担,那个原本活泼调皮的小丫头,也在被生活的压迫下渐渐的变得内向,变得不爱和别人说话。

        而一直能够保护她的父亲和哥哥都不在她的身边,被别人欺负了,那也只能忍着,回去却还要装出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样子。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妈妈为自己担心。自从安思醒来后,发现叶谦走失了,顿时就显得非常的激动,几度的晕死过去。虽然后来在叶雯的安慰下,她好像是忘记了那份痛苦,可是每个夜晚她却还是偷偷的拿着叶谦小时候的照片哭泣,拿着叶正然的照片,说着自己对不起他之类的话。她这么做,无非也是不想让叶雯担心,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的很脆弱。

        看着叶雯扑进自己的怀中,叶谦显得有些失措。半晌,叶谦才缓缓的把手搭在了她的脊背上,轻轻的拍打着,说道:“放心,以后有我,谁也不能再欺负你。今天在餐厅发生的事情我也都看见了,我会帮你出口气的。是哥哥对不起你,让你一个人支撑这个家,你受苦了。”

        叶谦越是这样说,叶雯就越发的苦的厉害了。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这么痛痛快快的哭过。因为她知道,就算是自己哭,也没有人会可怜自己,会心疼自己。现在,以前那个时刻保护着自己的哥哥回来了,她可以毫不顾忌的哭,不怕被人笑,只想痛痛快快的把这些年的委屈全部的发泄出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清风的双眼也有些湿润了,也不禁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可是,他们却已经都不在人世了。不过,叶谦能够找到自己的家人,清风也替他高兴,虽然父亲死了,但是至少还有妈妈和妹妹。

        当晚,叶谦没有离开,一直陪安思说话。直到凌晨两点多钟,安思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疲惫,沉沉的睡去。

        让叶谦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家族竟然有那么大的势力,虽然比不得墨者行会那样是几千年的传承,但是却也是一个千年世家。而叶家,也如同墨者行会一样,里面的人全都是练气师。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武者。叶谦也不是很清楚这种称呼到底是不是正确,反正这类人修炼的武功是真宗的华夏古武学,不但有对自己身体的锤炼,也有对自己气的修炼。姑且称之为武者。

        而叶谦的父亲叶正然曾经是叶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区区二十出头的年纪便已经是一流高手的境界了,也很有希望成为叶家下一代的族长。不过,可惜的是,一次叶正然在和别人的比武之中,受了重伤,结果伤重不治而死。

        那是他为家族所承担的一份挑战,当初对手来叶家挑战,大败叶家一百多名高手,俨然是入无人之境。最后叶正然在家族的指示下应战,虽然当场把对手击毙,可惜自己却也是深受重伤。然而,在叶正然死后,叶谦一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族没有因为叶正然是家族的英雄而对他们格外的照顾,反而是处处相逼,甚至是要求安思把叶正然自创的一套心法交出来。安思自然不从,叶正然死后,她几乎是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叶谦的很少,希望叶谦能够继承他父亲的衣钵。

        可是,安思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小,无论如何也无法跟整个叶家斗。而她那一身的功夫,也因为被家族的中重伤之后失去。

        虽然,这些古武学不像武侠小说里所写的那样能够让人腾云驾雾,飞天遁地,但是却的确是可以把一个人的潜能发展到最大。凭叶谦如今的功夫,竟然在皇甫擎天的手里连一招都过不去,就可想而知了。

        叶谦现在所用的是力,而古武学所讲究的是气,只有把气力配合好,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用力无气、有气无力,那都是不行的,所以,古武学的修炼者在一般人的基础上都增加了一个气的修炼。

        这就好比是现在流行的跆拳道,它所讲究的其实就是力,对气根本就没有什么研究。而李小龙所修炼的截拳道,则有对气的修炼,属于真宗的古武学范畴。

        对于这种家族之中的争斗,其实叶谦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虽然都是一家人,可是在权利和金钱的面前,很多时候却又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就好像e国黑手党库洛夫斯家族,库洛夫斯-安德烈和库洛夫斯-阿谢夫这对叔侄俩,不就是为了一个权利而互相的要致对方于死地嘛。

        让叶谦所不忿的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父亲也是家族的英雄,是为家族而死。即使家族不厚待他们,也不应该赶尽杀绝,步步紧逼?如果不是这样,自己的母亲也根本不会受伤,自己也不会流浪街头。

        这个仇,叶谦是自然要报的,安思也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叶谦很清楚,凭借自己现在的功夫,只怕根本没有办法和一个庞大的千年世家去斗?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个忍字,而且还有隐蔽,不能让叶家知道他们的所在,否则只怕会被斩草除根。

        叶谦所想的仇,并不是要把叶家的人全部杀了,他只是想跟叶谦的人证明,他们当初的做法是多么的错误,让他们跪在自己父亲的墓前认错。至于那个什么叶家的家主之位,叶谦却是根本就没有想过。

        不过这一切并不是那么容易,不会是想对付北极狐那么简单,会像墨者行会的事情一样,变得既困难又复杂。

        看着自己的母亲沉沉的睡去之后,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笑的很幸福,原来有母亲的感觉真的很好。留了一张纸条在她的床头柜上,叶谦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带上。

        走到车旁时,清风已经躺在里面呼呼大睡了。叶谦打开车门,踹了他一脚。清风一个激灵,咕噜一下爬了起来,紧张的说道:“啊?怎么了?怎么了?”

        叶谦白了他一眼,说道:“干吗那么紧张,又在做梦干什么坏事?”

        嘿嘿的笑了笑,清风说道:“坏事倒是没有做,只是正做梦被中岛信奈那丫头罚跪呢。”

        “你不是说你对付女人有一招嘛,所有女人见了你都变得很怂嘛。”叶谦说道。

        “是啊,这不做梦和现实是反的嘛,所以在现实中是我罚那丫头跪下呢。”清风得意的说道。

        叶谦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好了,别吹牛了,开车。”

        “去哪里?回酒店吗?老大,你干脆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找个医院把阿姨送进去检查检查。”清风说道。

        “回什么酒店啊,去找人。”叶谦说道。

        “找谁啊?华杰吗?好啊好啊,马上出发。”清风嘿嘿一笑,兴奋的说道。

        “不是去找华杰,去找那个叫雷江的。”叶谦说道。

        “雷江?”清风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今天吃饭的时候那个雷江打了叶雯一巴掌。叶雯现在可是自己老大的妹妹啊,那可就是郡主了啊,当然不能放过那个雷江了。“对啊,那个小子竟然敢打咱老大的妹妹,不狠狠的教训他一下,那就太便宜他了。老大,放心,一会我跺下他的双手双脚,给咱老大的妹妹出口气。”清风拍着胸脯说道。

        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别说那么多了,赶紧走。先把那个雷江找出来再说,如果连人都找不到,就更别谈什么出气了。”

        “交给我老大,找人我最拿手。”清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