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80章 雷声大雨点小
  • 第1880章 雷声大雨点小

    作品:《超级兵王

        对于突然出现的叶谦,一个让叶河图都心甘情愿听话,一个连袁玮良也不敢再那么嚣张的一个人,霍利双心里开始做着抉择,到底应该如何的处理,才能够保全自己,他不敢得罪袁玮良,但是,也同样不敢轻易的得罪叶谦。.org

        叶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霍老板又何必装傻充愣呢,你敢说昨天沒有抓两个女孩子回來吗,一个叫陈思思,当年西京市老大陈青牛的女儿,还有一个叫若水,河图的妹妹,怎么样,现在记得了吗。”

        霍利双不由的愣了一下,显然是沒有料到那两个丫头竟然这么有來历,心里不由的吃了一惊,几乎沒有任何的考虑,脱口而出道:“是有这么两个人,不过,这是袁少让我请她们回來的,我可一点都沒有为难她们。”

        话一出口,霍利双就觉得不对,这分明就是等于在出卖袁玮良嘛,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來了,霍利双很是尴尬的笑了一下,面色难堪。

        袁玮良狠狠的瞪了霍利双一眼,接着冷笑一声,说道:“叶谦,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胡可不是你的女朋友吗,什么时候又多了两个女朋友啊,而且,我可不是绑架她们,是她们心甘情愿跟我回來的。”

        “切,我长的帅,喜欢我的女人多,难道很奇怪吗。”叶谦撇了撇嘴巴,说道,“有时候我也很讨厌自己,为什么长的这么帅,这不是祸害人间,可是沒办法,天生就是这样,哎,至于你是不是绑架她们,让她们自己出來对质,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可能谁也沒有留意到,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两个人将这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听的明明白白,不过,就算他们留意,只怕也发现不了,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帮助叶谦对付罗冥手下那些神兵的那个少女和那个骑毛驴的小丫头。

        小丫头的嘴里还是含着一根棒棒糖,不时的拿出來舔上几口,惹人遐思,听到叶谦的话,小丫头嘻嘻的笑了笑,说道:“师姐,这人还真逗哦,我还沒听过有人自己说自己长的帅呢。”

        少女说道:“一个流氓而已。”

        “师姐,你说的那个人会出现吗。”小丫头好奇的问道。

        “一定会。”少女说道,“他弟弟在这里,我想,他一定会找他弟弟的,只要我们盯紧了,他就一定会出现,这次师父下了命令,无论如何,一定要带他的人头回去,清理门户。”

        “你们大人总是喜欢打打杀杀,多无聊啊。”小丫头撇了撇嘴巴说道,“我有那个时间的话,还不如多吃点糖呢,不过,我觉得这个人比你们都要逗,说话太有趣了。”

        “别吃那么多糖,小心牙齿全掉光了,到时候就难看了。”少女很是邪恶的说道。

        “你的牙齿才掉光了呢,不会的,我的牙齿很漂亮,你看。”小丫头一边说还一边龇了一下牙,洁白整齐,还真的很难让人想象,一个天天把糖含在嘴里的人,牙齿怎么会那么好,有些让人匪夷所思啊。

        现场的气氛有些僵硬,剑拔弩张,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打起來,袁玮良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最终还是转头看了霍利双一眼,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把人带出來,这个时候跟叶谦他们打,似乎倒霉的是自己,自己可是一点功夫都不会,也不会打,这万一要是遇到什么事情的话,那自己可就遭殃了啊。

        霍利双自然是求之不得了,见袁玮良都不敢跟叶谦狂妄,自己就更加沒有理由去招惹叶谦了,能不和叶谦发生矛盾就不发生矛盾吧,他心里更是暗暗的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找个机会跟叶河图示好,或许,这样还可以保全自己吧,毕竟,自己这点江山那可是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如果就这样被毁了,岂不是太不值得了,哪怕自己成为不了西北的第一大佬,但是起码还是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如果事业被毁,连小命都耷拉进去,那可就真的是太不划算了啊。

        转头看了玫瑰一眼,霍利双给她丢了一个眼神过去,玫瑰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回去,沒多久,便带着陈思思和若水走了出來,看到她们两个安然无恙,叶谦也放心的松了口气,虽然他知道以陈思思和若水的身手,霍利双是绝对伤害不了她们的,但是亲眼看见她们沒事,这才是真的放心。

        看见叶谦,陈思思咧嘴笑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來呢,哼,你舍得出现了啊。”

        叶谦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瞪了她们一眼,说道:“真是胡闹。”然后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你们沒事吧,他们有沒有欺负你们。”

        “叶哥哥,呜呜,幸好你來了,不然我们就惨了啊。”若水一下扑进叶谦的怀里,哭着说道,“就是他,就是他把我们抓过來,还威胁我们,还想对我们不轨呢,呜呜,叶哥哥,他是坏人。”说着,若水指了袁玮良一下。

        叶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知道这丫头是故意装的呢,谁敢欺负她啊,如果真的袁玮良对她做了什么不轨的举动,估计早就被若水一巴掌给呼死了,不过,既然这丫头装成这样,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关心一下她呗,“好了好了,现在沒事就好了,放心吧,叶哥哥一定替你出这口气啊。”叶谦说道,接着又凑到若水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咱们先撤,人家人多势众,咱们现在在这里闹事,对我们很不利,乖啊。”

        不远处的那个少女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喃喃的说道:“他也姓叶,难道真的是叶正然的儿子吗。”

        “师姐,这还不简单嘛,我们过去问问他不就行了吗。”小丫头说道。

        “别乱來啊。”少女说道,“我们这次出來可不是管这些闲事的,上次你帮这小子对付那些神兵我已经沒说什么了,你再敢胡來的话,以后我就不带你出來了。”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小丫头说道:“不去就不去吧,你那么凶做什么啊,人家不也是为你好嘛,就知道欺负人家。”

        少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好了,是师姐不对,行了吧。”

        看了看霍利双,叶谦说道:“霍老板,这次麻烦你了,替我照顾两个丫头这么久,咱们有机会再聊,我回去还有点事情,就不多打扰了。”接着走到袁玮良的身边,叶谦撇了撇嘴巴,说道:“袁大公子,记住我前面说的话啊,咱们抽时间好好聊聊,大家都是朋友嘛,沒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说是吧。”说着,叶谦还拍了拍袁玮良的肩膀,显得很亲切似的。

        袁玮良冷冷的哼了一声,甩开叶谦的手,不过,叶谦却是一点也沒在意,依旧是那副很亲切的模样,笑了笑,一旁的霍利双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一下,他本來就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也是一个多疑猜忌的人,原本就对袁玮良有些不满了,如今看到叶谦这样的举动,他几乎料定了他们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关系,一旦袁玮良真的跟叶河图勾搭上的话,那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啊。

        “走吧。”叶谦扫了众人一眼,说道。

        赵心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本以为叶河图会替自己出头,谁知道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就这样走了,赵心月的心里显然有些不忿,一旁的李伟看了出來,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心月,别担心,我会替你搞定的。”

        热气吹到赵心月的耳垂上,让赵心月的心里买來由的一阵激荡,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來,赵心月显然是很不习惯,微微的偏头避开,只是,那种感觉却好像魔鬼似的,散之不去,莫名其妙的,赵心月觉得自己的下面有些湿湿的感觉,脸上不由的浮起一抹娇羞。

        狠狠的瞪了李伟一眼,赵心月举步走了出去,还不都怪这个小子,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这么难堪啊,不过,让赵心月疑惑的是,叶谦的女人被霍利双抓了,怎么还会一点都不记恨,这样就走了呢。

        虽然赵心月的心里对叶谦和叶河图这样的做法有些不满意,但是,却也沒有办法,既然他们要走,自己继续在这里纠缠,对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处,而且,自己也正好可以质问一下叶河图,现在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叶河图的人吧,叶河图对自己不管不顾,传了出去可不是一件好事,她正好质问一下,如果叶河图不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那自己脱离叶河图也算不上是背叛,而是名正言顺了。

        “赵小姐,你跟我们一辆车,有点事情跟你商量。”叶谦转头看了赵心月一眼,说道,也沒有等她答应,就转头走进了车里,沒有给他一点会回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