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74章 缘分还是孽缘
  • 第1874章 缘分还是孽缘

    作品:《超级兵王

        缘分这东西,真的很难说,有时候就是那么一转身的事情而已,不过,到底是真正的缘分,还是孽缘,那就很难说了。.org

        对于喜欢飙车的陈思思而言,在街上自然是飚起了快车,那辆玛莎拉蒂GT,也的的确确是在西京市的街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多人,看着一闪而去的车子,都不由的连连咂舌,香车美女,谁不想能有一个这么好的车子啊,不过,现实往往是让人很崩溃的事情。

        毕竟不是高速路,也不是赛车场,所以,陈思思还是有控制车速的,沒有开的太快,不过,幸好西京市的经济发展还并不是太强,路上的车子也不是很多,陈思思喜欢赛车,但是,却不是那种罔顾人命的所谓名媛,做人要有最起码的底线,这一点陈思思还是很清楚明白的。

        喜欢一样东西是一回事,但是,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好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损害到一些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当然,凡事都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但是,能照顾好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就已经算是一个好人了吧。

        就好比叶谦,他所做的事情不敢说每一件都照顾到所有老百姓的福利,但是,至少,在一定的程度上他照顾了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这就是一份善心了,哪怕叶谦真的是一个修罗,那么,他也是有着一份菩萨心肠的修罗。

        陈思思作为叶谦的女人,自然很清楚叶谦的底线在什么地方,所以,她不会轻易的去触碰叶谦的底线,如果她真的因为飙车而故意伤害一些人的话,叶谦也不会原谅她的。

        “思思,我们到底去哪里啊。”若水有些郁闷的说道。

        “不知道啊。”陈思思说道,“随便逛逛呗,难道我们就窝在那个破会所里啊,那多无聊啊,出來找找乐子,说不定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呢。”

        “砰。”正说着话,陈思思一个沒注意,猛的一下撞在了前面车子的屁股上,好在陈思思刹车够快,沒有受什么伤,但是,车子前面还是装的乱七八糟的,陈思思揉了揉脑袋,说道:“尼玛,怎么开车的啊,哎吆,疼死我了。”

        若水也是连连的揉着自己的脑袋,幸好有气囊,否则的话,还真的会撞破头的,陈思思愤愤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如果不是前面的车子忽然的停下來,陈思思也不会就这样撞上去的,虽然这不是告诉公路,但是,也沒有理由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忽然停下來啊。

        前面车上也走下來一个年轻人,脑袋上还有着一些血渍,一边走,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看样子也是被撞的不轻啊,“泥煤的,怎么开车的啊,沒他妈长……”年轻人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间停了下來,看到陈思思和若水,年轻人很明显的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是你们啊,还真是缘分啊。”

        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西京大学,被陈思思撞到的那个赵及,这次竟然又是被陈思思给撞了,还真的是缘分呢,不过,不知道是真的缘分,还是孽缘了,如果是换做别人的话,赵及只怕早就翻脸了,可是,看到她们两个,表情顿时的变了,赵及玩过的女人不少,但是,像陈思思和若水这么漂亮而且有气质的却是沒有。

        “缘分,我看是倒霉才对,每次看见你都要倒霉。”陈思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上次被你撞了,这次你又无缘无故的停车,你知不知道差点撞死我啊,你说吧,你想怎么赔,我的车子已经撞成这样了,还怎么开啊。”

        如果是以交通法的话,追尾,肯定是要陈思思负全责的,对于陈思思的恶人先告状,赵及并沒有任何的愤怒,钱嘛,对他來说是小意思,只要是能跟她们两个拉近关系,损失一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实在是抱歉,我刚好准备去旁边买点东西,所以,就停车了,你的车子维修费用我赔,多少我出,你看行吗。”赵及说道。

        “赔,你以为赔钱就算了啊,我刚才可是被吓的三魂七魄都飞了,钱能赔偿的了吗。”陈思思说道,“再说,车子撞成这样,还得送到原厂去维修,这一來二去的,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了。”

        “那小姐你说吧,想怎么办。”赵及说道,“只要能让小姐你消了这口气,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啊,现在是你害的我撞车了,自然是你应该拿出你的诚意出來啊。”陈思思说道,“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自己是本地人就可以欺负我们这些外地的,我也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呢,只是,出去了一段时间而已,车子撞成这样,修好了我也不会再开了,你直接赔钱给我吧。”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几百万对赵及來说是小意思,不过,就这样的给了陈思思,那以后自己还怎么见她呢,顿了顿,赵及说道:“我身上也沒带那么多钱啊,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拿吧。”

        “跟你回家,我们怎么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啊,万一跟你回去了,你不给钱给我们,还把我们两个漂亮的女孩子给绑架了,那我们怎么办。”若水连连的摇了摇头,一副很怕怕的样子,说道,“我们可沒有那么傻。”

        “瞧你说的,你们看我像是坏人吗。”赵及说道,“如果你们实在担心的话,那我把电话留给你们,到时候你们约一个地方,我把钱送过去,这样总可以了吧,对了,说起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我叫赵及,两位小姐怎么称呼。”

        “问那么多做什么。”陈思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把电话留给我们,万一到时候我们打电话你不接,我们去哪里找你啊,你这分明就是不想负责任,对吗,我倒是不在乎这点钱,但是,这车可是我借來的,人家要是让我赔,我哪里有钱赔给他啊。”

        赵及苦笑了一声,刚刚不是还说不在乎钱嘛,说來说去不还是为了钱嘛,郁闷,不过,赵及还真的不在乎这点钱,微微的笑了笑,说道:“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办呢。”

        “这样吧,你现在就打电话回去,让人带钱过來,我们只要本票,不要支票期票,一手交钱一手交车。”若水说道,“我们拿到钱,车子就是你的了,我们也好给朋友一个交代了,我说,你不是害怕我们是故意讹钱的吧。”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赵及说道,“这样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然后我打电话叫人拿钱过來,行吗。”色字头上一把刀,赵及有一点迷糊了,迷糊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心里总是抱有着那一份的幻想,觉得只要跟她们两个多相处一会,她们肯定是会被自己征服,投怀送抱的。

        ……

        事事总是那么的让人匪夷所思,袁玮良也完全沒有料到叶谦竟然有那么大的分量,竟然惊动了当地的部队过來抓走了那些政府官员,而且,上头对这件事情还是一句话也不说,这不得不让人觉得其中有很多的暧昧。

        这到底是因为叶谦的权势大,还是因为胡可的关系呢,虽然胡南建已经去世了,不过,毕竟就胡可一个孙女,上头还是要关照一些的,袁玮良可不觉得这是叶谦的能耐,虽然他离开京都有很长的时间,但是并不代表他对京都的事情一无所知,他可是从來都不知道还有一个猛人叫叶谦的,所以,在他看來,叶谦不过是扯虎皮拉大旗而已,不会有什么真本事。

        其他人进去了,自然是出不來了,面对他们的都是纪委的调查和双规,甚至是坐牢,不过,却是沒有人敢把袁玮良怎么样,一个电话打了出去,沒多久,就顺顺当当的出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缘分,袁玮良正准备开车去街上兜兜风买点东西,竟然看见陈思思和若水两个人正在和一个人争论着,袁玮良把车子靠在一边停了下來,然后走下车來,袁玮良可是还清楚的记得被这两个丫头扇过一个耳光呢,不过,他也并不是太在意,只要能把这两个丫头弄到手,被扇一个耳光也值得了。

        “思思小姐,若水小姐,还真巧啊。”袁玮良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目光一瞥,看见旁边撞的车,顿时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陈思思撇头,看了袁玮良一眼,说道:“你怎么在这里,还真沒想到啊,你竟然能够出來,我还以为你会被枪毙死在里面呢。”

        呵呵的笑了笑,袁玮良说道:“怎么可能啊,谁敢动我,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被他开车撞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哦,咱们可不能被这些乡巴佬欺负,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我替你做主。”

        推荐《苍老师的职业生涯》,一本很猥琐很热血很让男人心潮澎湃的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