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1869章 一头雾水
  • 第1869章 一头雾水

    作品:《超级兵王

        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秘密,成为了罗冥心中最大的一个遗憾,带着污名,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沒有人可以替他洗刷冤屈,谢飞不知道,不知道这其中还有着这么多的秘密,看着躺在地上的罗冥的尸体,谢飞眼泪止不住的哗哗的往下流。.org

        最后那一刻,罗冥的表情清清楚楚的印在了谢飞的脑海里,那一刻,罗冥的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带着一种解脱的笑容,带着一种欣慰的笑容,谢飞完全不理解,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罗冥会是那样。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谦拍了拍谢飞的肩膀,说道:“谢飞,节哀,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我知道你的心里很难受,但是,未來面临我们的还有更多的挑战,我们必须振作起來。”

        微微的点了点头,谢飞缓缓将罗冥抱了起來,说道:“给他找一个好的地方安葬吧,这一切都是天网的错,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谢飞的眼神里,从未有过的爆射出一阵阵浓烈的杀意,他将罗冥死去的悲恸,全部的转移到对天网的仇恨上。

        就在这里,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谢飞和叶谦将罗冥安葬了下去,沒有树墓碑,生亦无名,死亦无名,留下他的名字,只会给他带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天网的人知道罗冥安葬在这里,只怕又会掀起不必要的麻烦吧。

        谢飞在罗冥的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师兄,这一切都是天网的错,如果不是他们煽动,你也不会行差踏错,我会灭了他们,帮你讨回一个公道,等大势已去,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

        叶谦不由的震了一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等灭了天网,谢飞会在罗冥的面前自杀谢罪,叶谦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个时候也不适合说太多,就算自己说了,只怕谢飞也不会听,还是等他的心情平复一些再说吧。

        “天网的首领现在会是谁。”谢飞转头看了叶谦一眼,问道。

        叶谦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以前天网的首领是胡非,他一直对我还算是有恩有义,似乎并不想伤害我,至少,以前天网并沒有做过什么针对我的事情,可是,现在,天网一出现就杀了唐强,这分明就是针对我的,看來,天网已经不一样了,天网的人,我认识几个,我想,能够继承天网首领的人不是名,就应该是修吧,不过,我却又总觉得事情似乎沒有这么简单,根据以前的情况來看,胡非虽然是天网的首领,但是,好像很多的事情他并不清楚,也就是说,在他的背后,还有着另外的一个人,这一点,胡非也亲口承认了,我想,那个人才会是天网真正的首领吧。”

        “还有这样的一个人物,会是谁。”谢飞的眉头紧紧的蹙了一下,说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天网以及再次的出來活动,我想,他们肯定会有下一步的动作的。”叶谦说道,“他迟早是会露面的。”

        微微的点了点头,谢飞也沒有再继续的问下去,因为叶谦也不知道,就算自己再继续的问下去,也得不到什么答案,天网太过的神秘,现在他们能做的,也只有等了,等天网下一步的行动,虽然,这有点被动,但是,却也是沒有办法的办法。

        顿了顿,谢飞转头看着叶谦,问道:“叶谦,你刚才是用什么办法解决那些神兵的啊,我可还不知道你藏了这么一手,竟然一下子就灭掉了那些神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找到那些神兵的破绽了。”

        苦笑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那些神兵根本就不是我解决的,我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神仙姐姐救了我呢。”一边说,叶谦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糖果,“有人用这些杀了那些神兵。”

        谢飞不由的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一眼,不可置信,说道:“叶谦,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用糖果杀了那些神兵,谁有这么好的功夫啊。”

        “事实就是这样啊。”叶谦说道,“当时,我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忽然间,就看见一把暗器撒了过來,结果那些神兵就顿时的化为粉碎,而这些糖果,就是那些暗器,当时我也四处的看过,根本就沒有发现任何的人影,如果真的是有人帮了我们,以他们的功夫不想让我们看见,只怕我们是永远也发现不了的。”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高手存在,还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谢飞说道,“幸好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否则,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不过,有机会我还真的想见见那个救我们的人,好好的谢一下他,如果不是他,我估计死的骨头渣子都沒了。”叶谦苦笑一声,说道。

        “人家如果想见你,早就出來了,既然人家不露面,那就表示他根本就不想见你,或许,真的是哪位高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谢飞说道。

        抬手看了看时间,谢飞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带你去见卡门吧,先做好眼前的事情要紧,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业可不能就这么毁了啊,至于对付天网的事,再从长计议吧。”

        “你有空的时候去一下SH市吧,小丫头整天的惦记着你,说你这个师父太不称职,就随随便便的教了她一点东西,然后连人影都看不见了,太不负责任了。”叶谦说道。

        “我可是把我最擅长的东西教给了她,还不负责啊。”谢飞苦笑一声,说道,“这小丫头还真的是野心不小啊,叶谦,你这对儿女简直就是妖孽,特别是这个女儿,我想,她将來长大了绝对跟你是一个德行,如果在黑道混的话,那绝对是一个人见人怕的竹叶青。”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她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是,可能是我跟她真的是很有缘分吧,你还别说,这丫头真的有很多的地方跟我相似,如果我不说的话,别人真的会以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也一直把她当做我自己的亲生女儿,倒是我家那个小子,跟我的性格那是一点都不像,我都苦恼的很,整天的就知道看书,我都担心他会不会有一天变成个书呆子。”

        “敲你那副得瑟的德行。”谢飞白了叶谦一眼,说道,“有儿有女了不起啊,在我面前炫耀是吗,我擦。”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沒有沒有,我哪里敢炫耀啊,我家那丫头现在想你比想我的时间长。”叶谦知道刚才谢飞因为罗冥的事情心里很难受,所以,故意的说一些轻松的话題,希望他可以暂时的忘记那份痛苦,谢飞当然也明白叶谦的好意,所以,虽然心中依旧很难受,但是,却还是不得不压制下去,免得让叶谦担心。

        这就是兄弟,男人之间的情感,往往是很玄妙的东西,三言两语根本就说不清楚,它有些粗狂,却也不乏细腻,互相关怀,却又总是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互相打趣,互相责骂,互相关心,这,就是男人之间的那种兄弟之情。

        离开了这里,叶谦和谢飞沒有打车,徒步的朝着卡门所住的酒店走去,这是当地唯一的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原本是市政府的办公大楼,后來,市政府盖了新的大楼,这里就承包给私人建成了酒店,私人出资,政府入股,官商结合,利益自然是十分的可观。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所以,这家酒店从來都不会被那些个什么工商部门、消防部门以及公安部门查,这里就算是明目张胆的弄一些花红酒绿,也是什么事也沒有,正是因为这里的安全,所以,这里的生意那是好的不得了。

        到了酒店的门口,叶谦和谢飞径直的走了进去,然后上了八楼卡门的房间,敲了敲门,里面却是一点动静都沒有,谢飞和叶谦都不由的愣了一下,暗暗的想道:“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如果卡门在这里出了事情,还真不是一件小事呢,更何况,卡门现在对叶谦还有着用处,怎么能让他在这里出事呢,叶谦慌忙的说道:“谢飞,你赶紧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在不在,会不会是在里面睡着了。”

        谢飞点了点头,慌忙的掏出手机给卡门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是,电话里传來的却是已经关机的声音,谢飞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手机关机了。”

        “走,我们下去找服务员,把房门打开看看。”叶谦说道,说完,叶谦转身朝电梯的方向走去,谢飞也慌忙的跟了上去,可是,刚走出沒有几步,就看见卡门搂着两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來,一脸的暧昧之情,笑的很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