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1812章 还未离去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1812章 还未离去

    作品:《校花的贴身高手

        她的头发和睫毛上挂满了冰晶和雪片,不过唐韵却丝毫不为所动,规规矩矩的跪在雪谷的山门之前!

        她坚信,自己的诚意一定可以打动太上长老和谷主……“韵韵姐姐……你还好吧?”陈雨舒没过一段时间,就会下车查看一下唐韵的状况,她可是怕唐韵给冻死了!这冰天雪地的,正常人哪里受得了?

        “没事儿……”唐韵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却很坚定。

        “喔,这么冷……你能受得了么?”小舒有些迟疑的问道。

        “没事儿,我都说了,我比较耐寒……以前住平房,家里面冬天也很冷的,呵呵……”唐韵苦笑了一下,她的确是被冻得够呛,浑身上下已经有些僵了,尤其是长时间的跪在这里,一般人都难以忍受,即使唐韵比较耐寒,但是在这种天寒地冻之下,哪能轻松?

        小舒虽然在车里被林逸给热得够呛,但是一下车,刚刚还好,时间久了就有点儿受不了了:“韵韵姐姐,那我回去了,你多保重,坚持不住,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恩……”唐韵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的道,林逸,我行的!一直以来,我不能为你做什么,这一次,我可以骄傲的和你说,我是个坚强的女孩子……陈雨舒回到了车子里面,看到楚梦瑶的眼中一片湿润,于是道:“瑶瑶姐姐,你说韵韵姐姐这么下去,会不会冻死呀?”

        “乌鸦嘴,别乱说。”楚梦瑶瞪了小舒一眼。

        小舒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连忙改口道:“不对不对,预言舒要重新预言一下,韵韵姐姐不但不能冻死,而且越冻越厉害……”

        “……”楚梦瑶有些无语,还越冻越厉害?这是什么逻辑?

        雪谷中,张长老听到了巡谷弟子的汇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是这个月的当班长老,谷中的大小事情都由他做主,所以唐韵的情况他也是了如指掌。

        虽然张长老没有让巡谷弟子将唐韵等人赶走,但是不免还是有些担心,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向太上长老的房中走去。

        巧的是,太上长老的房中,雪梨也在,张长老连忙一一见礼。

        “张长老,你来老身这里,有什么事情么?”太上长老点了点头问道,既然张长老是来这里的,自然是找她太上长老的,不是找雪梨的。

        “太上长老,那唐韵还跪在雪谷山门的门口……”张长老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道:“她怎么说都是冰宫冰糖宫主的妹妹,如果在我们雪谷出了什么差错,那么我们雪谷也难辞其咎吧?”

        “张长老,你是当班长老,雪谷巡谷的事情是由你负责的,既然看到了她在那里,为什么不让她离开?”太上长老却是反问道。

        “这……”张长老脸色一红,他是因为心地善良,看出这几个孩子不太容易,想帮衬一把,所以才和太上长老说的,没想到太上长老却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不过张长老还是道:“太上长老,她是跪在山门外面的,那里严格来说,也不算我们雪谷的地盘了,而且雪谷祖训,不能对普通人出手,那唐韵不是修炼者,我也不好强行将她驱走……”

        “既然如此,你都说了那里不是我们雪谷的地盘,一个普通人想在那里自杀,与我们雪谷有何干系?”太上长老冷然说道:“什么时候等她冻死了,你再来汇报吧!”

        “是……那张某先去做事了……”张长老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等张长老走后,雪梨才皱了皱眉头道:“太上长老,虽说冰糖那小妮子拒绝了我们雪谷的提议,但是如果她的妹妹真冻死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妥当?”

        “她也不是傻子,既然来这里是救人的,怎么可能再搭进去一条命?”太上长老淡淡的说道:“一个普通人,能坚持一天一夜也难得了,不过你看着吧,如果她真的不想死,明天必然会离开!但是如果真的想死,明天还不离开,那老身就送她们离开!”

        “是!”雪梨点了点头。

        第二天,唐韵依然跪在雪地里面,每天她只喝一些水,吃一点儿压缩饼干补充能量,但是却依然跪在那里,唐韵的耐力,让楚梦瑶和陈雨舒都暗暗称奇!

        换做正常的人,在冰天雪地里冻上一天两夜,还不冻成冰棍了?但是唐韵虽然有些痛苦,但是好像却没有大碍!

        “好神奇喔!”陈雨舒刚给唐韵松了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回到车上后啧啧称奇:“韵韵姐姐果然没死,预言舒预言成功了!”

        “神奇么?我感觉你也挺神奇,这么多天了都没有被烫死……”楚梦瑶现在是见怪不怪了,自从林逸来到别墅之后,遇到的诡异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先是冯笑笑的阴寒体质,然后是小舒这个可以导热的怪胎,现在是耐寒的唐韵……“喔,也是喔!”陈雨舒点了点头。

        张长老得到巡谷弟子的汇报说,唐韵居然还能喝水吃东西,惊讶之下,也是暗暗称奇,不过唐韵没死,总算让他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到昨天太上长老的那番话,张长老还是没有再去打扰她老人家!

        雪谷门规森严,张长老不想因为同样的事情麻烦太上长老,既然太上长老说了,唐韵什么时候死了再来汇报,那张长老又怎么敢再这之前去找太上长老?

        除非谷中还有其它大事去找太上长老汇报,顺便说一下这个事情还行。

        第三天,唐韵依然跪在雪地上,她身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轻雪,但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唐韵并没有出手将轻雪抹掉,而是任由它们停留在身上,也只有每天一早的时候,陈雨舒给唐韵送吃的和矿泉水的时候,唐韵头发上的轻雪才会微微掉落一些……“张长老,唐韵还未离去,仍然跪在山门前!”一个巡谷弟子在例行汇报的时候对当班长老张长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