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1577章 奇怪的提议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1577章 奇怪的提议

    作品:《校花的贴身高手

        “老爷子,你经脉都堵塞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能站起来,但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很可能就要坐在轮椅上了!”林逸友善的提醒道:“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听了林逸的话后,老爷子却是神色一凝,看向林逸的眼中更是多了一种莫名的色彩:“小伙子,我有意收你为弟子,传授你医术,你考虑一下?”

        “老爷子,您还是先回去吧,我这着急考试。”林逸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考虑一下,联系我!”老者想要说什么,但是顾及到身边的其他人,却又欲言又止,而是给了林逸一张名片。

        林逸不好不接,伸手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发现老者家里居然是开药店的,如此一来,老者略懂医术就可以解释了。但是林逸也没有放在心上,将名片收入了口袋,就和唐韵等人向考场里面走去。

        老者叹了口气,让孙子去考试了,而他则是摇着头向阴凉处走去……“刚才谢谢你了,没想到,你也是考生?”老者的孙子追上了林逸,道谢道。

        “恩,没什么,举手之劳。”林逸淡淡说道。

        “我叫白伟拓,也是今年的考生。”男孩子自我介绍道。

        “林逸。”林逸对他点了点头。

        见到林逸不是很热情,白伟拓也识趣的不再说话了。

        这个小插曲,很快的就过去了,并没有带来什么波澜,在教学楼前,林逸就和唐韵等人分手了,而白伟拓也去了他自己的考场。

        依然是和王心妍点了点头,这是高考的最后一门科目了,结束之后,林逸和王心妍再想见面,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不过两个人有彼此的手机号码,倒是也不怕联系不到。

        三天的高考,很快的结束了,这恐怕是大多数高中学子,几个月来最开心的时刻了,可以放下了手中的课本,尽情的玩耍了,而楚梦瑶等人也不例外!

        之前林逸离开的那段时间,三人每天都在复习功课,就是为了应付高考,此刻倒是可以解脱了。

        “今晚一定要庆祝一下喔!”陈雨舒上了车后伸了个懒腰说道。

        “你们庆祝吧,我还要去警局,然后去医院看看吴臣天和宋凌珊。”林逸说道:“这几天忙于高考的事情,都没有去处理那个抢劫犯的事情。”

        “是啊,那个抢劫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好像就是为了陷害你的?林逸,你一定要弄清楚?”楚梦瑶这才想起来之前假林逸的事情,连忙说道。

        “恩,我去看看再说。”林逸点了点头。

        因为林逸有事情,所以林逸将三女放在了别墅之后,就驱车赶往了警局。

        在警局,林逸在杨怀军和刘王力的陪同下,简单的做了一下笔录,毕竟当时宋凌珊和吴臣天都是目击者,林逸的笔录内容和他们也差不多。

        “林逸,说实话,之前差点儿误会了你,真是惭愧!”刘王力看见了林逸,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当初还去你家的别墅做过调查,现在看来,只是一个误会。”

        “这没什么,毕竟我看到他第一眼,也差点儿以为是自己的分身。”林逸说道。

        “你理解就好,嫌疑犯不抓住,的确是没办法给你洗脱罪行,毕竟我们之前掌握的资料,只有图像照片,而嫌疑犯又异常的狡猾,不会在作案的时候留下指纹等线索……”刘王力苦笑道:“所以,当初锁定的目标,也唯有你了。”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林逸听了刘王力的话后,顿时皱了皱眉,整个案件的情况,林逸之前也听楚梦瑶说过了,这人如同刘王力所说,异常狡猾,犯罪的时候不留下指纹,那就说明这个人是个小心谨慎之人,那么这种人可能使用一个目标那么明显的作案车辆么?而且还使用TT000这副车牌照,这不是等着被警方发现么?

        这前后就充满了矛盾!

        “经过我们分析,这个人的目的,可能是想对你进行栽赃陷害!”刘王力说道:“这个人从之前的蒙面,到后来的逐渐暴露面目和作案车辆,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将他的目的暴露出来!而他既然都已经暴露了,作案的时候还没有留下任何指纹等线索,这也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没法模仿你的指纹!”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个人想陷害我,但是他究竟是哪一方的人?”林逸皱了皱眉,实在想不通,谁会弄出一个这么低级的手段来陷害自己。

        “这个暂时不清楚,但是这个人的目的,除了陷害你外,还在松山市洗劫了数个银行和金店、商场、宾馆等等,抢走了巨额的财产。”刘王力说道。

        “哦?你们的审讯有没有结果?”林逸问道。

        “这件事情,我本来今天你高考结束,明天去找你的,却没想到今天你就来了……”杨怀军苦笑道:“犯罪嫌疑人目前在医院里面……但是……”

        “我只是打断了他的四肢,他应该不影响说话吧?”林逸问道。

        “这倒是不影响……”杨怀军道:“但是,关键问题是,这个人目前像是痴呆一样,双目呆滞,问他什么他都没有反应,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怎么回事儿?”林逸皱了皱眉,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自己似乎并没有碰到假林逸的头部,而且,当时出手的时候假林逸就有些不正常了。

        “在我们问他问题的时候,他的脑电波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我们的问话。而医生也仔细看过了,嫌疑犯的大脑被药物破坏了,基本上和植物人差不多了……”杨怀军苦笑道:“这个人,其实就是个白痴……”

        “啊?”林逸一愣:“白痴?那他之前……”

        “我们请了专业的脑科医生来看过了,说他之前的行为,有可能是被非常厉害的催眠师催眠了,执行的只是催眠好的指令,但是这却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儿……”杨怀军苦笑道:“我想找你,也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将这个人治愈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