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1098章 活罪难逃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1098章 活罪难逃

    作品:《校花的贴身高手

        “是的,还不开门?”皮志山冷哼了一声,对萧本命令道。

        “请进,两位快快请进!”萧本也不恼怒,皮志山虽然冷傲,但是在萧本看来,他们真是皮伯的家人的话,那肯定是实力不弱,傲然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萧本连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将皮志山和皮志海让了进来。

        “要不是皮叔和你们有关系,这铁门早叫我一脚踢飞了!”皮志山冷哼了一声说道。

        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也是来装.逼的,要将实力展现出来,才能让萧家甘心的与之合作,所以皮志山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这种优越感!

        “这……”萧本的脸色有些不悦,就算你们是皮伯的家人,这也太嚣张了一点儿吧?到了别人家就要踢门?再说了,这别墅的铁门是精钢所制,还能踢飞了?

        “怎么,你不相信?”皮志山冷笑了一声,转过头来。

        “我……自然相信!”萧本知道,萧家想要东山再起,没准儿还要借助皮伯的家人,所以对于皮志山的话,他是不敢反驳的。

        “哼!”皮志山看了一眼摆在院子里的石狮子,对皮志海说道:“志海,把那狮子砸了,放在这里碍眼!”

        “是,大哥!”皮志海应了一声,就走向了那石狮子,随手一挥,那石狮子就被拍成了一堆碎石!

        “嘶——”萧本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他有些恼火皮志山的态度,是因为皮志山的年轻,他以为皮志山只是皮家的一个传话人,并没有太放在眼里,但是现在看来,他看走眼了!

        有志不在年高,这两个年轻人的身手和实力,并不弱于皮伯!也就是说,这两个人,也是高手!

        想到这里,萧本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谄媚的神采来:“两位真是厉害,这狮子的确碍眼了,这别墅是我们买的二手房,我们搬来的时候,就想将狮子丢出去,可是无奈它太重了,我们谁也搬不动,就只能作罢,今天多谢二位高手了!”

        萧本的话,是昧着良心说的,这狮子是他们搬来的时候才买的,为了镇宅的,但是现在,他为了讨好皮志山和皮志海,也只能如此说了。

        “举手之劳而已。”皮志山淡淡的说完,就和皮志海一起进了别墅,大刺刺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之上!

        而萧基,虽然没有出门,但是外面的情景却也在客厅里看的一清二楚!最初他也是和二弟萧本一样,对这两个年轻人的嚣张有些不满,可是看到他们的强横实力之后,也顿时没了脾气,和二弟一样,满脸的谄媚之色!

        “两位高手,怎么称呼?在下就是萧家的家主萧基,是皮伯看着在下长大的……”萧基说话有些笨拙,这近乎套的有些做作了。

        但是皮志山也没在意,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有让萧家的人震惊了,才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我叫皮志山,这是我弟弟皮志海,不瞒两位萧先生,我们是隐藏皮家的人!”皮志山在沙发上坐定之后,才好整以暇的自我介绍道。

        隐藏皮家?萧家虽然只是一个末流世家,不过对于隐藏世家还是有所了解的,自然知道有一个隐藏世家是皮家!这个隐藏皮家,甚至比隐藏赵家的力量还要强大,但是萧家以前,也从来没有想过皮伯居然是从隐藏皮家出来的人!那是多么牛逼的存在啊!

        想到这里,萧基和萧本一阵的激动,同时心中又充满了忐忑!因为,面对隐藏皮家的人,机遇和危险也是并存的!如果能和隐藏皮家拉上关系,那萧家一下子就会从末流世家变成一流世家的存在,但是,关键问题是,隐藏皮家今天究竟是因何而来?现在看来,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冲着皮伯的伤势而来的!

        而皮伯是伤在苟护丽的车轮之下的,那么隐藏皮家,不找萧家麻烦就不错了,还能帮着萧家?

        “原来是皮大少和皮二少!”萧本不敢怠慢,也不敢倚老卖老,小心忐忑的称呼皮志山和皮志海为皮大少和皮二少,脑子里还是在判断着两人的来意。

        皮志山点了点头,对这个称呼欣然受之:“对了,我皮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详细的和我说一说!”、

        萧基和萧本两兄弟顿时心头一紧,两人对视了一眼,果然,这一次隐藏皮家的人来者不善,是冲着皮伯受伤的事情来的!

        萧本给萧基使了一个颜色,示意这件事情由他来解释,而萧基自然也乐得如此,让他说,他还说不明白呢!

        “这……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萧本现在也不敢隐瞒什么了,在皮志山和皮志海这样的高人面前,不如实话实说,不然万一真相曝光出来,那萧家会更惨!所以他只能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皮伯最后是被苟护丽开车给撞伤的!

        “对不起了,这女人开车实在莽撞,我这就将她带来,任凭两位皮少处置!”萧基这时候也不敢袒护苟护丽,何况他这几天一直都觉得萧家是被苟护丽害的。

        “不用了!”皮志山摆了摆手,制止了萧基的行为,他这次代表皮家来,是要和萧家谈一件大事的,对于萧家,要恩威并施,露出强势的一面震慑住他们,也要适当的给他们一些好处,这样才能让萧家甘心的给皮家卖命!

        皮志山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在皮家跟在爷爷身边,也学到了不少为人处事的方法,他虽然为人很嚣张,但是他却有嚣张的资本。

        “这件事情,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苟护丽的确有责任,但是也只是次要的责任!”皮志山淡淡的说道。

        “谢谢皮大少宽宏大量!”萧本连忙说道,不管怎么说,皮志山的态度都让萧本松了一口气!如果皮家非要找萧家讨个说法的话,那萧家完全不是对手!那可是隐藏皮家啊!

        “不过,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对于萧家来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件事情,你们也是要承担一定的后果的!”皮志山哼了一声,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