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0566章 达成交易
  • 第二卷 风起云涌 第0566章 达成交易

    作品:《校花的贴身高手

        “啊啊啊啊!瑶瑶姐,箭牌哥太给力了,钟品亮的肾脏居然被割掉了!”陈雨舒没想到林逸这么狠,居然将钟品亮的肾脏割掉了一只。

        “不是他做的吧?他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吧?”楚梦瑶有些疑惑,毕竟这也太狠毒了,她潜意识里觉得林逸不是这么狠毒的人。

        “嘿嘿嘿嘿。管他是不是的,反正钟品亮这回完蛋了,肯定不会再骚扰瑶瑶姐了!”陈雨舒却是不在意,在她看来,林逸对敌人就应该给力一些,才能将那些敌人彻底的赶走。

        “这也未必,听说少个肾,死不了吧?”楚梦瑶皱了皱眉。

        “这个我也不知道喔,不过我看网上说,少一个肾就不能XO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陈雨舒眨了眨眼睛,坏笑道。

        “小舒,不许乱说这么色情的词语!”楚梦瑶脸色一红,教训道。

        “没有喔,我只是说一个事实嘛!又不是我说的,是网上说的。”陈雨舒委屈道。

        “反正以后不准说,女孩子这么色情,以后嫁不出去了!”楚梦瑶严厉道。

        “喔,反正有瑶瑶姐兜着,买一送一嘛,色情点儿也有人要。”陈雨舒不在乎:“不是说,男人都喜欢色女么?”

        “……”楚梦瑶不理她了。

        “钟品亮同学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我想组织同学们去医院看望一下钟品亮同学,大家自愿参加,不想去的可以在教室里上自习!”刘老师继续说道:“我已经联系好了客车,马上就到了。想去的同学,现在准备一下和我一起下楼去。”

        要说钟品亮的人缘其实并不怎么样,在班级里属于坏学生一列,很多认真学习的同学都对他不屑一顾。不过上次钟品亮组织大家去海边玩儿,这也让他的人缘好了不少,大家受了他的恩惠,此刻他出了事情,也不好不去看望。

        所以,大家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起身下了楼去……

        钟发白走了以后,李呲花沉吟了片刻就拨通了安建文的电话。

        “安少,您认识钟发白么?”李呲花问道。

        “钟发白?不认识,打麻将的?”安建文刚解决了情敌一枚,此刻正在酒店里庆祝。

        “不是,是个人物,在松山市也有些能量,他儿子叫钟品亮……”李呲花说道。

        “钟品亮?”李呲花没有说完,就被安建文给打断了:“呲花哥,你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钟品亮的肾是我割掉的。”

        安建文的语气倒是让李呲花一愣,看样子这钟品亮和安建文的仇恨挺深啊?

        “安少,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呲花自然也不愿意得罪安建文:“安少,不过这个钟发白刚才找到了我,想要给他儿子讨个说法……”

        “哦,那呲花哥是什么意思呢?”安建文淡淡的问道。

        “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个钟发白现在也是给兵少做事,所以出了这种事情,兵少总要过问的……”李呲花也有些为难,安建文他不愿得罪,毕竟安家背后可是火狼帮!但是钟发白的事情,又不能不给个交代。

        “哦,那就让兵少找我好了,我正好想要见一见兵少呢。”安建文满不在乎的说道。割了也就割了,就算是兵少的一条狗,那他也做了!能怎么样?兵少还能因此与安家结仇?

        要知道,火狼帮的势力并不比兵少背后那个人物的家族要弱!真要对上了,谁输谁赢都不好说。

        “安少,您误会了!”李呲花心中郁闷,这叫什么事儿啊,这钟品亮也不知道怎么惹到安建文了,自己倒是充当起和事佬。可是这中间也不好调解,自己和安建文合作的很好,没有必要因为一个钟品亮而破坏了彼此的关系,只得道:“安少你和钟品亮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非要这么做呢?”

        “这个倒是也不怕告诉你,”安建文本来也没有打算隐瞒,将从林逸那里听到的录音说给了李呲花:“他绑架我青梅竹马,我能放过他?”

        “这倒是,这钟品亮也是做的过火了。”李呲花叹了口气,如果真的如安建文所说的,那他教训钟品亮倒是也不为过,只是现在矛盾已经产生了,就不好调和了:“总要给钟发白一个交代,我看不如把林逸交出去吧!这小子明显就是挑拨你,利用你的手除掉钟品亮!他是楚梦瑶的保镖,自然不允许钟品亮这个炸弹在楚梦瑶身边。”

        “这个我知道,不过林逸是我的线人啊,这么交出去了,不好吧?”安建文淡淡的说道。

        “我们的生意,我再让出一成,你给钟发白一个交代?”李呲花咬了咬牙,这钟发白现在还真有用处,暂时不能冷落了他,所以李呲花只有出此下策。

        “成交,让钟发白给我打电话吧。”安建文心中暗笑,林逸死不死和他有个毛关系?不过是拿捏一下李呲花而已,知道林逸只是个保镖以后,安建文就没有真正将林逸放在过眼中,不过是想利用他探听一些楚梦瑶的消息罢了。

        没过多久,钟发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开门见山的质问道:“安少,不知道小儿如何得罪了你?你出此狠手?”

        看样子李呲花并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了钟发白,事情是安建文做的,具体什么原因,让他自己去问。而钟发白自然也听说过安建文的大名,曾经的松山四少之一,现在是安家在松山市的话事人,背后站着火狼帮。

        所以钟发白没敢大呼小叫,而是忍着怒气询问着安建文动手的缘由。

        安建文已经和李呲花达成了交易,此刻自然也没有不耐烦,而是将他之所以对钟品亮动手的理由说了一遍!安建文是何许人也?松山四少之一,何等有头有脸的人物?比他钟发白的名声要响亮许多!

        所以,安建文这么一说,钟发白还真没有了脾气,自己的儿子绑架了人家的青梅竹马,还说了那么多的狠话,这换谁谁都会生气的,何况是松山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