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吞噬星空 > 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 第三十六章 人类镇族之宝
  • 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 第三十六章 人类镇族之宝

    作品:《吞噬星空

        罗峰等一群宇宙之主,跟随着混沌城主从侧门而出,沿着走廊行走,一眼便可看到宫殿群后方远处虚空中浩浩荡荡千宝河中漂浮的一艘巨大舰船——墓陵之舟。

        “师兄,去哪?”黑暗之主追问。

        连他这个师弟,都不知道原祖当年留下镇族手段。

        “上墓陵之舟。”混沌城主回头道,“此处虽然是原始秘境核心之处,却也有很多异族宇宙之主在,防止讯息外泄,还是进墓陵之舟中……让你等仔细观看一番。”

        罗峰听了,只能强忍好奇。

        片刻后,便进入了远处那千宝河中足有千亿公里长漂浮着的墓陵之舟。

        “墓陵之舟,真是一奇宝。”混沌城主沿着舱门进入后,便忍不住夸赞道,“虽说有无法主动进攻这一弱点,可是论防御,特别是即使遭到宇宙最强者攻击,它依旧能屹立不动轻易抗下,这点,便是至强至宝宫殿都无法相比的。有它在,我族最后的宇宙通道,便安然无恙。”

        黑暗之主、彭工之主、龙行之主等一个个都点头。

        罗峰也笑了。

        对。

        原祖被永久镇压,初始宇宙连接原始宇宙的‘宇宙通道’,是被破坏一条便少一条,无法新建。即使有星辰塔、黑狱塔……可是遭到攻击依旧会被轰飞,依旧无法镇守保护那宇宙通道。可是墓陵之舟却要稳的多了。

        “在宇宙海,那些达到七阶、八阶威能的宇宙最强者,铺天盖地的集体攻击,都奈何不了墓陵之舟。更别提在原始宇宙内了。”罗峰自信的很。

        墓陵之舟达到千亿公里长。

        直接将宇宙通道保护在其内部的一巨大舱室内,绝对安全。

        墓陵之舟内的一殿厅内。

        人类一群宇宙之主们齐聚在这。

        “就在这吧。”混沌城主笑道。

        罗峰他们一群人个个期待看着……原祖既然要留下镇族手段,肯定是竭尽全力非常用心的,自然不一般。

        “都看清了。”混沌城主目光扫过每一个宇宙之主,随即才无比郑重的伸出手掌。一时间个个目光都盯着混沌城主的手掌。

        忽然,一物出现在混沌城主右手掌心,一股至宝的气息散发开来。

        “这是……”罗峰瞪大眼睛看去。

        “咦?”彭工之主疑惑。

        “这是什么?”黑暗之主也纳闷。

        一个个都表情疑惑。

        在混沌城主的右手掌心,出现是类似‘雕塑’的物品,有着一座假山、一面湖水、一座木屋!山、水、屋……自然让罗峰他们感觉无比协调自然,可再自然就好似一件艺术品而已。虽散发至宝气息,可这气息很一般,估摸着也就普通至宝、高等至宝层次。

        若是强大的如至强至宝,收敛则罢了,一旦散发,那气息是具有很强压迫性的。

        “老师?”罗峰不由看向混沌城主。

        “混沌,这是什么?”

        “这是……这是原祖留下的镇族之宝?”

        “不会吧,这绝对不是至强至宝,还镇族?”一个个都纳闷不解的看着混沌城主。

        混沌城主面带笑意看了罗峰他们一眼,随即才道:“我神力来催发,你们便可知晓这宝物的威能。”随即他掌心有着丝丝神力在燃烧,能量直接灌入掌心的宝物中,顿时那宝物直接悬浮起来,并且迅速变大。

        而后,在殿厅内,出现了一连绵起伏高有上万公里的山脉,山脚下,则是一高约上百公里的木屋,木屋前则是一直径上千公里的湖水。

        “来。”混沌城主神体迅速缩小,变成十公里高。

        罗峰他们也是一个个立即缩小神体,跟在混沌城主身旁,沿着湖畔走,很快来到木屋前。

        “混沌,这宝物的威能呢?”彭工之主追问道。

        “我还没催发秘纹,自然无法施展威能。”混沌城主站在湖畔,同时旁边突然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那赤脚手持着斑驳的满是疤痕的石棍的分身。

        “分身!”

        罗峰他们一惊。

        “此宝较为复杂,需要我本尊和这分身,一同协力,供应的神力才足够催发。”混沌城主解释了一句,说完,只见那手持着斑驳的满是疤痕的石棍的高大分身,大步朝远处的连绵山脉走去,当碰触山脉时,竟直接融入山脉中。

        混沌城主本身,也是直接走进湖水,踏着湖面,走到了湖水中央。

        “嗡嗡嗡~~~”

        忽然远处的连绵山脉开始澎湃着无比强大的波动,只见一若隐若现的秘纹,在周围空间中一闪而逝,随即一幕青色从那连绵山脉朝高空延伸开去,瞬间便已经覆盖了整个上方。就仿佛形成了‘青色的天空’。

        “轰隆隆~~~”

        湖水震颤、大地震颤。

        同时若隐若现的秘纹流动而后消逝,无尽的大地延伸,形成了‘灰色的大地’。

        青色的天空、灰色的大地,彼此一碰触,首先第一交汇点便是那座木屋。

        “昂~~~”

        木屋忽然发出耀眼光芒。

        光芒万丈!

        无尽的光芒,笼罩整个天地的每一寸空间。而且青色天空、灰色大地彼此还源源不绝交汇产生威能,汇聚蜕变形成了这无尽光芒。在这光芒照射下,罗峰、黑暗之主、龙行之主他们一个个都露出震惊之色,因为仅仅是被照射,他们便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好强的威能。”罗峰他们震惊。

        “此宝,是老师他当年耗尽无数心血才亲手造出。”混沌城主本尊站在远处湖水上,追忆着当年,“这里的山脉、大地、湖水、木屋等等,实际上是由36200个部件构成,每个部件用材都极好,可构造的秘法却很简略,只有组合后……才能系统化,山脉、湖水、木屋,三大系统,最终构成这一方天地。老师当年曾说……这,便是宇宙运行的初始规律。”

        “此宝,名为‘掌上宇宙’。”

        “就好似……”

        “这就是‘简略化’的小型宇宙。”混沌城主自信道,“但凡是我掌上宇宙所能掌控的区域内,可以瞬间透过这掌上宇宙威能,同时施展出两次六阶顶尖攻击。”

        “并且,它所能影响的范围,最大可达到1光年。”

        罗峰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

        这,这……这比领域类至强至宝还逆天啊!一般领域类至强至宝,在其领域当中的确可以瞬间操控领域攻击!可若是在宇宙之主手里,是不可能达到六阶顶尖的威能的,因为‘领域至强至宝’起的更大作用是压制!在宇宙最强者手里,宇宙最强者透过‘领域至强至宝’施展自己悟出的一些强大秘法,或许才能达到六阶顶尖。

        可这样,也仅仅同时只能施展一次。

        而混沌城主却是一次性同时施展两次,就仿佛有两名宇宙最强者在攻击,且可以随时出现在一光年范围内任何一处!

        “这是简略化的小型宇宙。”

        “一旦在这范围内,便如同在小型宇宙内。”混沌城主道,“而我,便是它的掌控者。我一个念想,便可攻击目标!即使是宇宙最强者陷入我这,我也能令他痛苦万分,甚至短时间都无法逃出这范围。”

        “只是这‘掌上宇宙’,最大的攻击威能就是六阶顶尖。在宇宙海中,也是如此。”混沌城主道,“所以在原始宇宙它更加有利。老师当年造出它,就是为了守护族群。有了它,两三个宇宙最强者杀来,都得吃大亏。老师炼制至宝的能力,虽仅仅最多能炼制高等至宝,可凭借诸多至宝结合,却能构成这一宝物,的确是远超我等想象。”

        黑暗之主、龙行之主、荒鉴之主他们一个个都看呆了。

        亲手弄出一件比领域至强至宝还厉害的宝物?

        当然若是在宇宙海,就没至强至宝厉害了。

        ……“机械流!”罗峰心中震惊,“这,这就是机械流的思想!这大量的小型部件,最终汇聚成三大系统……其实就和弑吴羽翼相像,弑吴羽翼也是大量部件构成,分白色羽翼、五对羽翼、转化的源!”

        “而这‘掌上宇宙’也是部件结合,转化核心是那木屋。”

        “论复杂程度,甚至这掌上宇宙更复杂。”罗峰惊叹。

        当然。

        掌上宇宙属于较为低等的机械流宝物,单单‘源’上蕴含的文明层次,就远超掌上宇宙了。不过从构造来说,弑吴羽翼构造系统其实很简单,而掌上宇宙则复杂的多,混沌城主都需要两大分身一起来推动。

        当然论复杂,也远远无法和‘墓陵之舟’‘宇宙舟’比。

        不过很明确的是——这是机械流派,所以才看似威能一般,实际上却能爆发那么强的威力,且威力也有极限‘六阶顶尖’。即使进入宇宙海,依旧如此。

        ……“一为天,一为地,一为天地之心。”彭工之主缓缓道。

        “黑暗、光明、源起之地。”黑暗之主也缓缓道。

        一个个宇宙之主都看着这一方‘简略的宇宙’。

        罗峰也看着。

        虽是机械流,可这掌上宇宙蕴含的秘法……却是宇宙运行之道,且比自己的‘微型宇宙’要高明多了。

        “时空的汇聚,一方宇宙的诞生……”罗峰也看着天地,那无尽的青色天空、灰色大地,以及汇合点‘木屋’所散发的无尽耀眼金光……这一切,隐隐蕴含着这宇宙间的至道,真正法则运转的根本奥秘。

        罗峰一时间完全沉浸其中。

        自从达到‘宇宙尊者极限瓶颈’后,一直无法突破,可此刻,却是灵光闪现,诸多念头浮上心头……罗峰仰头看着。

        渐渐的……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