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神秘的东方牛豪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神秘的东方牛豪

    作品:《武道至尊

        东方家族,北疆四大隐世家族之一!足以与南宫家族等三个家族媲美.

        东龙潭,大离帝国内一个让人向往的地方。因为,在东龙潭边上,拥有曾经风光无限,如今逐渐隐沒的东方家族。

        数百年前,东方家族曾经风光无限,纵横北疆!而后,东方家族逐渐开始收敛,将更多的精力转移到中大陆那边去。

        这百年來,东方家族,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甚至,让一些普通人遗忘了他们的存在。

        但是,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或者宗派來说,都不敢小看东方家族。虽然百年來,他们默默无闻。但是,沒有人人敢否认他们的实力。他们不过是淡出了北疆的视线而已。他们的实力,甚至比当初数百年前纵横北疆的时候,更加强大。

        本來,这样的家族,应该再过百年,便会离开北疆成为中大陆的一支势力,让北疆众人遗忘。

        但是,这一年來,东方家族却是突兀的再次在北疆纵横,让所有人领略到了这个古老家族的强大。

        这一年來,东方家族,欧阳家族,南宫家族,四大家族当中的三个隐世家族,竟然同时对王家动手,瓜分近年來强势崛起的王家。

        这让东方家族再一次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

        东龙潭,一个美轮美奂的地方。中年云雾缭绕,让人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

        传言当中,东龙潭之内,生活着上古妖兽,蛟!此蛟,可呼风唤雨,吞云吐雾,强悍无比!东龙潭跨越大离帝国与沧月王国边境,东方家族便是东龙潭守护!

        此刻,东龙潭外一公里处,数百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这边。

        “东龙潭,东方家族?”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云雾缭绕之地,为首的一个男子缓缓的说道。

        这一行人,便是王辰等人。

        经过三日赶路,他们从南宫家族赶到了东龙潭这边,目标,东方家族!王家,血盟,星辰宗,三方势力,再次在此集合,血雨腥风呼之欲來!

        “嘿嘿,小子,怎么样?直接杀?”

        站在为首青年男子身边,一个身穿血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丝玩味的表情询问道。

        血盟老大,血魔!不是他,又是谁?

        看着前方的东龙潭,他眼中精光闪动,带着一丝好奇。

        东方家族,是他血盟少有的沒有渗透到的地方。东龙潭,这个充满了神秘的地方,就算是他血盟,也难以渗透。

        数十年來,血盟不断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在这边,留下了他们血盟太多的鲜血。这也让血盟,对这个地方,更加的好奇。

        要知道,就算是南宫家族,欧阳家族这些地方,他血盟可是都渗透了,而东方家族却是因为东龙潭的掩护,让他们无法……靠近!

        这一刻,血魔站在这边,有一些兴奋。

        “杀!”

        听到血魔的话,王辰眯着眼睛,缓缓地说道,语气却是森冷无比。

        三天之前,他们灭除了南宫家族,如今,该轮到东方家族了。

        对于这个胆敢对王家动手的家族,王辰不会心软。

        “小子,这东龙潭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终年云雾缭绕,呵呵,很不好进去啊!”听到王辰的话,星辰宗大供奉则是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语气沉重的说道。

        听到大供奉的话,一时间,在场的人,眉头都是微微的皱了起來,抬头朝着前方看去。

        这一快被云雾缭绕的地方,还真是麻烦。

        若是贸然进入,必然引來巨大的麻烦。很容易被对方埋伏袭击。

        “把那个宗武者给我带上來!”

        王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沉声说道。

        “嘎嘎,老大,我來了!”

        王辰话音刚刚落下,只见狂人兴奋的跳到了王辰的面前,他的手中,此刻还拎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男子,年约五十岁左右。

        如果,这一刻,有东方家族的人在场,肯定会一下子就认出來。

        这个人不是别人,赫然不就是东方家族三天之前,派出去,前往南宫家族准备配合南宫家族斩杀王辰的为首人员吗?就是他,带着东方家族的另外一个宗武者和数十个皇武者出发前往南宫家族的东方家族人员。

        沒错,就是他!在两一天之前王辰等人在半路遇到了东方家族的这一支人马。

        而后,在王辰的带领下,他们果断出手。

        面对王辰等人的袭击,这一支队伍,毫无反抗之力!为首的两个宗武者,一个三阶宗武者,一个四阶宗武者,哪里会是王辰的对手?

        转眼之间,一死一伤。

        这个便是受伤的家伙!他被王辰带着來到了这边。

        此刻,或许已经能用得上他了。此时,他被丢在了王辰的面前,奄奄一息。

        “说,这边怎么进去!”

        扫了一眼面前的男子,王辰淡淡的询问道。“你……你们这一群魔鬼,你们想要做什么?我不会告诉你的,不会!哈哈哈,你们就等死吧!我东方家族不会饶了你们的!你们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的信息!”丹田被废,成为了一个废人,这让这个东方家族的供奉长老面色阴冷无比,他满脸怨毒的瞪着王辰和王家的所有人。

        “哼,找死!”

        听到男子的话,王辰沒有说话,站在一边的狂人顿时不爽了。

        一脚狠狠的揣在了这个家伙肚子上。

        扑哧……

        一口鲜血飘洒而出,让这个男子面色一瞬间苍白了起來。

        “打死我也不会说的!哈哈哈,王家,你们以为你么灭了南宫家族就能够动我东方家族吗?哈哈哈,你们太天真了,哈哈哈……不可能的,你们会后悔的,会为你们的选择后悔的。

        我东方家族可不是南宫家族能够媲美的。我东方家族,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

        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略显苍白,这个男子满脸着王辰大声的喝到。

        这一刻,他的疯狂,让人眉头紧锁了起來。“老大,嘿嘿,交给我,半个小时我保证这家伙吐出一切我们想要的信息,如何?”见到这家伙,嘴巴如此硬,狂人眼中寒芒一闪冲着王辰询问道。审讯!这可是狂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也好!”王辰很快答应了下俩。

        这一片云雾,若是沒有足够的信息,贸然进入,容易迷路分散不说,更是危机四伏,王辰不会冒险。

        “哈哈哈,打死我也不会说的,不会说,我一定不会说!”

        听到狂人的话,东方家族男子眼神却是毅然决然,大声的嘶吼着。

        “东方牛豪,你还做缩头乌龟站在那边吗?你这个杂碎,你竟然还敢回來报仇,当初我东方家族饶你狗命一条,你竟然还敢回來,你死定了。死定了!”

        而后,眼神一闪,男子看到东方牛豪,更是疯狂的咆哮了起來。

        听到他的话,众人面色怪异,朝着东方牛豪看去。

        似乎,东方牛豪与东方家族,关系不简单。

        而且,东方牛豪也姓东方。

        难道……

        一时间,众人眼神有了一些变化。“还记得我?”听到这个男子的话,东方你好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冷笑了一声哼道。

        这一刻,东方牛豪,与平日大大咧咧的他,相差甚远。

        “沒错,我是回來了。四十年的时间,我等到了这一天!”

        东方牛豪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补充道。“你回來找死!”

        男子大声的喝到。“谁生,谁死,很快你就会看到!”东方牛豪淡淡的说道。

        而后,看着这一片云雾:“四十年的时间,不知道东方家族是否依旧?呵呵,我很好奇!或许,有些事情该算清楚了!”“杂种,你这个杂种,你会死的很难看的!当初,若不是老家主保你,你能活着?如今老家主走了,哈哈哈,我倒要看看有谁能够保得住你!”男子继续疯狂的笑到。

        他的表情,变得狰狞无比。

        “老家主走了,东方家族变天了,果然如此。否则,你们不会涉足北疆的!”

        听到男子的话,东方牛豪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带着一丝沉重,说道。

        显然。,对这个老家主,东方牛豪似乎……

        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的王辰等人有一些诧异。

        沒想到,东方牛豪竟然与东方家族……

        一时间,场内气氛变得怪异无比,变得沉闷!“呵呵,小子,很意外?”似乎感觉到了王辰的变化,东方牛豪露出一丝笑意,带着一丝疲惫朝着王辰询问道。

        “有一点!”

        王辰点了点头说道。

        沒想到,东方牛豪与东方家族竟然……

        说实话,这是王辰始料未及的事情!

        “小子,放心吧,我与东方家族已经沒有关系了。如果说有,那剩下的就是仇恨!或许,你很快就会知道这一点。

        现在,你只需要知道,老头子我,不会害你,不会害你们!这一次,我是回來算账的!”

        东方牛豪深吸一口气,眼神悠远的说道。

        然后,呼出一口气:“不用审讯他了,他不会说的。这一条路,我來带!”

        东方牛豪眼中精光一闪,看着大片云雾,缓缓说道。

        话音落下,他一声大笑:“哈哈哈……小子,走,咱们去东方家族走一遭!”

        说着,东方牛豪率先朝着云雾之内走去。

        看着东方牛豪的背影,第一次,王辰感觉到了沉重,感觉到了复杂。

        他,看來也是一个背负着故事的男人啊。他,到底背负着什么?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