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等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等待

    作品:《武道至尊

        王辰沒有去多问更多的事情。他知道,星辰宗要强势归來,这就足够了。

        至于星辰宗会用什么样的办法,相信早已经制定好,他不需要去知道那么多。

        现在,王辰想要做的,就是毁灭南宫家族。

        “好了,小子,我已经传信会宗派了,相信那些老家伙知道你回來了,会很兴奋地。不过,我想就算不需要我传信,他们也很快就会知道了,不是吗?你小子,这一次回來可是给我们带來了不少的精心啊!”

        看着王辰,大长老苦笑了一下。

        今天上午发生的那震撼的事情,他到现在都还无法平静!

        他知道,王辰,真的已经长大了,真的已经成长了……

        “我们的人,明天也会出发前往南宫家族。同时,我们星辰宗会以地毯式的方式,以天风王国为起点,横扫天风王国内所有宗派,归附的就算了,若是不归附……”

        大长老说道这边,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

        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

        显然,这一次,星辰宗真的是打算拉开血腥的序幕,让整个北疆沉寂在腥风血雨当中了。

        “好!”

        想到这些,王辰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腥风血雨?

        王辰朝着窗外看了看:天,要变了!“小子,出发之前去看看紫兰吧,她这一年的时间付出了不少!”

        事情说完,大长老沒有想要留在这边继续打扰王辰,叹息了一声之后,拍了拍王辰的肩膀叹息道。

        紫兰……

        听到大长老的话,王辰身形微微顿了一下。

        是啊,今天回來,除了在大厅那边见到过紫兰之外,王辰似乎刻意的避开了紫兰!

        或许,是因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让王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紫兰。

        也或许是因为,紫兰为王家,为王辰付出的这么多,让王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选择了刻意的躲开。

        只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紫兰,这一年时间付出了多少,王辰可以想象。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让王辰的心里却也是更加的复杂。

        “我知道!”

        感受到大长老的眼神,王辰苦笑了一下,叹息道。

        或许,是该见一见紫兰了。躲避,不是问題……

        “恩,那你小子看着办,我先走了!”

        看到王辰那复杂的表情,大长老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了笑,拍了一下王辰的肩膀之后转身离开。

        等到大长老离开之后,王辰在屋内沉默了许久,这才起身,看了看天色,带着一丝犹豫,朝着紫兰的住处而去……

        ……

        王家后院的一个独立别院!

        花开花香,月色之下,更是显示出了一丝独特的美丽。

        此刻,王辰站在了这边。

        紫兰,沒错,这边就是紫兰居住的别院。当然,还有可儿!

        原本,应该还有幻舞的,只是,幻舞如今却是已经离开了王家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自从自古之地回來,重伤恢复之后,幻舞在服用了强大的丹药之后,实力便开始迅速的恢复。

        沉睡,恢复,修炼,这似乎是这几年,幻舞所有的生活!

        而她,似乎也开始变得神秘,变得让人陌生起來……直到两年前,幻舞离开了王家,说是出去办一点事情!

        从那之后,幻舞离开了王家,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如今,这边居住的,只有紫兰和可儿两个人。

        站在别院的门口,犹豫了许久之后,王辰还是踏出了脚步朝着别院内走去。

        “紫兰姐姐,你怎么了?又在想那个坏家伙了啊?”

        刚刚踏入到别院当中,王辰便靠着惊人的听力,隐约的听到了可儿那清脆的声音。

        “沒有呢!”

        紧接着是紫兰的声音!

        依旧温柔,依旧似水!

        “哼……你别撒谎了啦。这一年的时间,你哪天不是这样。那该死的坏家伙如今总算是回來了,哼,这个坏家伙,一年的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跟我们联系一下。该死的,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

        可儿哼哼道!

        王辰甚至可以想象到,此刻可儿握着小拳头,一脸愤恨的模样……

        想到这边,王辰苦笑了一下,看來这家伙,对自己的意见还不是一般的大啊。可儿也是让自己头疼的人。

        “不过。紫兰姐姐,那该死的家伙,今天回來了也不知道过來找你。哼,真是太过分了!”

        在王辰感慨万千的时候,屋内再次传來了可儿的声音,依旧清脆,但是却是充满了不满的情绪。

        “他,刚回來,很忙!”紫兰帮王辰解围。

        一直以來,他总是如此的善解人意,总是如此的体贴温柔。

        “忙?忙到能沒有时间來看你?我看这家伙就在装傻,哼,看我到时候怎么教训他!还有,紫兰姐姐,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这么帮他说话啊……真是的,我都怀疑你到底在想什么了。我看,你可要小心一点。这一次这家伙回來变化可是不小呢。沒看到跟着他回來的两个女的,都很漂亮么?一个是那个什么星夜的,听狂人说,好像是星月家族的人!这可是中大陆体质家族当中最神秘的一个家族!这可是巨大的敌人。

        对了,还有那个什么蓝梦涵的,是蛮州蓝家的人,狂人也打听到了,他和坏家伙呆在一起一年的时间了呢。

        而且,坏家伙可是她救下來的。看看她的模样,肯定对坏家伙有意思,要不然会跟到这边來么?

        反正这两个人很危险,必须小心!不行,这件事情我必须尽快联系一下馨研姐姐才行。让她管管,要不然这坏家伙就要翻天了,紫兰姐姐,到时候你还不得被欺负死啊!”

        可儿嘟着嘴,一脸不满的哼哼着。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着实是恐怖……

        第一时间,可儿便盯上了蓝梦涵和星夜……

        星夜,王辰不敢说什么。但是,蓝梦涵……她的想法,王辰能不知道。

        此刻听到可儿的话,王辰那是一个华丽丽的汗颜。

        “可儿,你别乱想了。星夜和蓝梦涵都很不错呢。而且,蓝梦涵更是他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而且……如果……如果……他真的答应让蓝梦涵留下來,也是一件好事!”

        在王辰汗颜的时候,紫兰却是叹息道。

        听到紫兰的这一番话,王辰心理顿时那个感慨啊。

        他的负罪感,仿佛更多了一些。

        “沒救了,紫兰姐姐,你沒救了,算了,我不理你了!”

        面对紫兰这样的解释,在这时候还帮着王辰,可儿不满的嘟起了嘴,直翻白眼,这是怒其不争啊……

        然后哼哼了一声:“那你自己继续望穿秋水吧,我先睡觉了!”

        哼哼了一声之后,可儿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到可儿出來,王辰那是连忙身形一闪,躲闪了起來!

        要是这时候被可儿看到,那还了得……王辰可不想面对可儿的追问,这家伙,着实是让人头疼……

        直到可儿返回自己的房间之后,王辰这才从暗处走出來,朝着站在窗边的紫兰看去。

        一身紫色的纱裙,长发披肩,随风舞动,肤如凝脂,在月光下更是迷人无比,倾国倾城……

        缓缓的朝着窗边走去,王辰逐渐的來到了紫兰的视线当中。

        原本有一些出神的紫兰,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微微一惊,连忙看去。

        但是,当她看到出现在这边的人竟然是王辰之后,顿时露出了一丝诧异,还有一丝极力压制的欣喜。

        他,來了!

        心中此刻,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四目相对,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空间仿佛停止,两人就这么对立在这边。

        “你……來了!”

        终于,紫兰开口,露出了一丝笑意,’艰难’的说道!

        或许,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心中,更是翻江倒海……

        “恩!”

        王辰的回答也很简单,但是声音却是有一些沙哑。

        一扇窗,一道门,这一刻,却是如此的隔绝。

        终于,在相视了片刻之后,两人都是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笑容。

        “一起走走?”

        王辰开口询问道。

        “好!”

        紫兰沒有思考,直接答应了下來。

        话音落下,很快,來到了屋外。

        夜色深沉,月光洒满了大地此刻却显得如此的绚烂和多彩。

        两道身影,在后院的湖边并肩而行,在月光之下,身影被拖得很长很长,虽然很近,但是,这两道身影,此刻却仿佛是平行线,沒有交汇的一点。

        这似乎是在阐述着两个人的关系,虽然名分有了,距离很近,但是,从前,甚至是到现在,他们似乎就是平行线,沒有交汇的一点。

        “你……”

        “你……”

        终于,在沉默之后,两人同时开口,这一同时开口,让两人再次面面相觑。

        “你还好吧!”

        在顿了一下之后,王辰看着紫兰轻声询问。

        “很好!你呢?”

        紫兰低头说道。眼中,却是有一层水雾在弥漫。

        一句话,很简单,此刻却是说道了她的心里,这一年來的压抑和压力,这一刻仿佛都涌上來。让紫兰感觉很疲惫,让她一瞬间,仿佛变得脆弱了起來。

        还好吗?一句话,包含了多少,代表了多少。

        一年的时间发生了多少事情她咬牙默默承受了多少,这一刻,压力仿佛同时涌起,让她有一种难以承受的感觉。

        原來,自己也是脆弱的,原來,一年时间的坚持,只是为了等待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