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胜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胜

    作品:《武道至尊

        随着王辰的话音落下,顿时,场内的气氛凝固起來,顷刻之间,杀机漫天!

        空气,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场内,寂静一片。

        “哼,王辰?”

        听到王辰的话,被王辰一掌逼退之后,那个药王门的中年男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來。

        王辰,眼前出现的这个强势的少年,竟然是王辰。

        王家王辰?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出现在这边?

        这一刻,中年男子面色不善,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机。“药王门,很好!”

        看着这个中年男子,王辰也是面色不善,冷冷的哼道。

        药王门!沒错,这个中年男子就是药王门的人,想到他的身份,王辰面色更是阴冷无比。

        药王门,与他王家可谓有着血海深仇。可以说,药王门是直接导致他们王家灭亡的刽子手。

        而且,一年之前,王辰便是被药王门的男子一掌轰下了万丈悬崖之下,若不是遇到蓝梦涵,他或许现在就已经死了。

        而这一年的时间,王辰更是历经了无尽风险,才恢复到如今的程度。

        所以,药王门不但是与王家有血海深仇,更是与王辰有血海深仇。

        此刻,见到药王门的男子,王辰自然是杀机凌然。

        “哼,很好,小杂种,你活着,很好!正好,今日,让我收了你!”

        看到王辰面色不善,药王门男子也是霸道无边。

        话音落下,双掌凭空拍出:“死!”

        随着双掌拍出,顿时,狂暴的气浪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轰隆隆……

        一阵低沉的掌风轰鸣声传來。

        空中凭空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手掌,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朝着王辰的头顶上施压而去。

        一掌未到,掌风率先狂暴而去,震得四方的人,连连倒退而去,生怕殃及池鱼。

        “哼……米粒之光也敢于日月争辉!”

        看着药王门男子一掌拍來,王辰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下一刻,身形突然爆发。

        咻咻……

        风神步施展而出,脚下连续踏出七步,脚踏北斗七星,王辰手中元力之兵凝聚而出:“滚!”

        红光划过长空,元力之兵狠狠的朝着轰來的那个掌风轰去。

        轰隆隆……

        元力之兵转眼之间轰在了虚幻的手掌之上。

        在轰鸣声当中手掌迅速的化为点点星光,消失无踪。

        身形微微一顿,王辰再次朝着前方扑去:“找死!”

        “灭生~!”

        面对八阶宗武者,王辰沒有丝毫的隐藏,实力彻底的爆发出來。

        八门遁甲开启,体内顿时真元力澎湃而动,一条条真元之龙,在他的经脉当中疯狂的游弋,咆哮起來。

        不开启八门遁甲,想要战胜这个八阶宗武者,很难,所以,王辰直接开启了八门遁甲的前七门,将实力提升到了极致的程度。

        随着八门遁甲开启,王辰的气势,这一刻已经飙升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已经丝毫不逊色八阶宗武者,甚至,比他更强!

        头发无风而动,王辰的眼中杀机尽显。

        呼呼呼……

        红光划过天际,引动狂风呼啸。凌厉的剑气,朝着四周飙射而去!

        叮叮叮……

        长剑还未落下,剑气率先施虐。在坚硬无比的城墙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红光冲天而起,遮天盖地,天地黯然失色,这一刻,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一片红光施虐。

        看着王辰一剑落下,药王门的男子眼中露出一丝凝重。

        “怎么可能!”

        在心里,他惊呼了一声。

        这个王辰,怎么可能这么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气势再次飙升?而且,提升到了这个程度,丝毫不逊色自己的程度?

        这一剑,让天地黯然失色,这一剑,让他的灵魂感觉到了一丝颤抖。

        手中迅速的凝聚出他的本命神兵,面对这一刻的王辰,饶是他这个八阶宗武者,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不过,他毕竟是八阶宗武者,在这样威猛的一剑之下,并沒有退缩。

        脚下一闪,身形瞬间拖出一排虚影,快到极致。

        蹬蹬蹬……

        接连踏出几步,男子也是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极致,一剑朝着王辰的灭生一剑对轰而去。

        一时间,两人的气势飙升了极致。

        狂风呼啸,大浪滔天。

        看着这一幕,被逼退到百米之外的那些围观人员,一个个人面色骇然,难以置信。

        “这就是强者的交战吗?”

        “怎么会这么强?”

        “王辰……他,竟然……”

        “一年不见,他竟然强悍到了这样的地步!他,怎么做到的?还是人吗?”

        “二十一岁啊,他才二十一岁!”

        看着王辰此刻展现出來的实力,众人心里骇然万千,他们难以置信,眼前,这个与八阶宗武者气势不相上下的人,竟然是王辰,一年之前,从北疆消失的王辰。

        一年的时间当中,他竟然提升了这么多。

        而且,想到,如今王辰不过是二十一岁,他们的心里更是彻底的凌乱了。

        二十一岁!二十一岁的武者,在北疆,能够踏入到皇武者层次已经算得上是天才了。但是,如今的王辰,却是已经达到了宗武者层次,甚至有了能够与八阶宗武者叫板的资格!

        这怎么可能……

        他们心里已经充满了难以置信。

        轰隆隆……

        而就在这些人难以置信,感慨万千的时候,王辰却是已经一招与男子对轰在了一起。

        轰鸣声不绝于耳,狂暴的剑气朝着四周四溢而去。

        红光黑光冲天而起,弥漫天地。

        一招之下,王辰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滚。

        不愧是八阶宗武者,带來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王辰此刻不好受,而药王门的男子更是不好受。

        这是王辰的实力?这也太逆天了?

        此刻,他的体内,不但是气血翻滚,更是五脏六腑震荡不已!王辰这灭生一剑的威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这是一个七阶宗武者能够施展出來的实力?

        沒错,七阶宗武者,随着王辰气势全部彻底的释放出來,他能够察觉到,王辰不过是七阶宗武者的实力罢了。

        七阶宗武者能够强悍到这个地步?

        这一招的威力,已经丝毫不逊色八阶宗武者,甚至是九阶宗武者的实力了啊。比自己更加强大。

        扑哧……

        终于,药王门男子再也忍不住,张口,便是突出了一口鲜血。

        他的脸色随着这一口鲜血喷出來,刷的一下苍白了起來。

        “滚!”

        一声冷哼,王辰体内真元力再次爆发,朝着药王门男子冲击而去!

        轰……

        一声轰响声当中,这个男子在惨叫声之下,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八阶宗武者,不过如此!”

        轰飞八阶宗武者,王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自己血脉天赋沒有开启,血脉之威沒有开启,甚至朱雀之眼的能力都沒有使用,单单是靠着八门遁甲,便已经轰飞了他,他不过如此。

        身形一闪,脚下风神步施展而出,王辰不等对方落地,追杀而上。

        蹬蹬蹬……

        几步之下,王辰的身形连续闪烁,消失在原地,拖出一片虚影,在男子落在地上之前,來到了他的面前。

        “死!”

        在药王门男子那恐惧的视线当中,王辰一声冷哼,单手伸出,狠狠的抓住了对方的衣服,手腕一抖力量爆发。

        轰……

        一声轰响声之下药王门的宗武者被王辰拉着衣领,狠狠的朝着地上按了下去。

        尘埃漫天,在惨叫声当中鲜血飙射……

        在众人那骇然的眼神当中,之间,这个宗武者,整个人被王辰狠狠的按入到了地面当中。

        咔嚓……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來,传入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让人不寒而栗。

        啊啊啊啊……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來,让人听着更是毛骨悚然。

        “下!”

        尘埃当中,又是传來了一声王辰的暴喝声。

        一声暴喝声之下,手上再次发力。

        王辰手中力道再次爆发。

        轰……

        轰响声当中,又是一阵阵让人心惊胆战的骨骼断裂声传來。

        咔咔咔……

        地面龟裂,在尘埃当中,隐约众人看到这个八阶宗武者的脑袋,被狠狠的嵌入到了地面当中。

        沒错,坚固无比的城墙,这一刻竟然被轰破。软弱无比的脑袋,竟然被镶嵌到了坚固无比的地面当中。

        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缓缓的涌出,瞬间,染红了一块地面。

        满场鸦雀无声,众人屏气凝神,神色怪异无比。

        而王辰,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这才缓缓起身,呼出一口气,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面前被向前到地面当中的药王门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你只是第一个!”

        第一个,沒错,这只是王辰对药王门报复的开始,只是第一个斩杀的药王门强者,后面还会有很多很多。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王辰这才起身,犹如战神一般,扫视了一眼全场。

        场内,此刻,死一般的沉寂,沒有人说一句话,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震撼,这一刻,这些人的心中,只剩下了震撼,除了震撼,便再也沒有任何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