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VIP]第一百四十一章 战家现
  • 正文 [VIP]第一百四十一章 战家现

    作品:《武道至尊

        看着熟悉的身影,王辰有一些怀念。怀念北疆!

        东方牛豪,让王辰感觉很温暖!

        还是和当初一样,他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气势变得更加强大了。

        依旧是提着一个标志性的酒葫芦瓶子,依旧是穿着一身略显破旧的粗麻衣服,依旧是穿着一双,草鞋!放到人海当中,绝对没有人认得出来。但是,这形象却已经深入到了王辰的心里。

        虽然,他不是王辰的师傅,不是王辰的亲人。但是,他恰似师傅和亲人。他给王辰的帮助太多。

        若不是他,王辰不知道有多少次遇险了。

        “圣山!”

        看到东方牛豪出现,万腾脸色微微一变,冷冷的哼道。他的眼神,在这一刻,微微转变了一下。

        没想到,他竟然是圣山的人,王岩,这混蛋竟然也加入到了圣山当中。

        若是此事将圣山卷入进来,却是他万家承受不起的。

        想到这边,他转头朝着藤家老者看去。

        藤家,在圣山有着一定的地位,所以,只能靠他了。

        “哼,圣山!一个小小的外围人员也敢代表圣山!”感受到万腾的眼神,藤家老者不紧不慢,冷冷的看了一眼东方牛豪哼道。

        没错,东方牛豪这赫然不就只是一个圣山外围人员吗?

        “你错了,他已经是核心一百零八人之一!上半年的事情,你藤家,难道不知?”

        而就在此时,又是一道身影站了出来,淡淡的哼道。

        然后看了看藤家老者,如果他一个核心人员不够,那加上我呢?”

        他来到了东方牛豪的身边淡淡的问道!

        “仙羽老祖!”

        看到此时站出来的这个浑身侠骨仙风,满头银发随风飘动的老者,王辰露出了一丝激动叫道。

        仙羽老祖!此人赫然不就是烈火宗老祖,仙羽老祖,北疆第一人吗?

        没想到,他也是圣山人员,而且,看样子,他的地位似乎颇高。

        最起码,不会比万腾等人的地位低。

        这一刻,他也是站在了王辰的身边。

        “仙羽!”看到仙羽老祖,藤家老者显然也是认识,脸色微微一变,冷哼了一声。

        仙羽,在圣山当中,实力或许不算顶尖。但是,却有着顶尖的地位。

        没想到他也站了出来。这让藤家老者脸色都不好看起来。

        “圣山,别忘了你们的职责。怎么,难道你们打算越界管这件事情?哼,就算你是仙羽,到时候圣山也保不住你吧?”

        藤家老者脸色一变,冷哼道。

        圣山,越界!这可是不小的事情。

        “越界?哼,藤家好大的口气!我不过是在保我徒孙罢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两个小娃娃都是我的徒孙吗?”仙羽淡淡的询问道。

        直接将王辰也归纳了进来。

        “你……”

        仙羽一番话,让藤家老者气急:“仙羽,你不要太过狂妄了。我藤家可不怕你!”

        藤家老者冷哼道。

        “藤家是不怕。但是,你会怕!”仙羽老祖的口气很大。

        一句话,霸道无双,让场内不少人眼前一亮。这圣山,当真是强悍。这个仙羽,果然非同一般。

        藤家,这一下,算是颜面尽失吧。

        “你……”

        仙羽狂妄的话语,让藤家老者脸色又是难看一分!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着藤家老者,仙羽冷笑。

        一番话,又是呛住了藤家老者,让他颜面无存。

        这一刻,不少人面面相觑。

        尤其是白虎学院的人!没想到,岩辰竟然还有圣山的背景!圣山的人竟然如此维护他。

        这让宮院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让聂长老和黄长老两人神色怪异。

        这一刻,血狼也是看着王辰,仿佛不认识了一般。这小子不是连圣山都不知道吗?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一个牛逼的老祖来着?这不是坑爹么?血狼直翻白眼,眼神闪烁,带着一丝好奇。

        场内,唯一清楚的或许是星月一族的人。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隐瞒他们。

        还有一个韩雨萱。她是经历了一切的事情,所以知道一切的事情。

        之前还担心不已的他,这一刻,看到仙羽老祖等人出现,长呼出了一口气,心,逐渐的放了下来。

        “哈哈哈……仙羽,我来会会你如何?”

        不知道何时,六大家族又来了一个,第三个抵达的六大家族是战家!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家族,如今略显没落的家族,这一刻也出现了。

        一个年约五六十岁长满了络腮胡子的老者这一刻掠到了场中!

        “洪州战家!小子,小心他们!”

        东方牛豪传音给了王辰。

        听到东方牛豪的话,王辰瞳孔收缩了一下。

        洪州战家,没想到这就是洪州战家!想到王家覆灭的事情当中可能有战家的身影,顿时,王辰眼孔收缩了起来。

        王岩也是神色冰冷了下来。

        六大血脉家族,如今排行第四的战家!

        他们貌似与万象一族的关系很好!

        此刻战家老者出现,笑声如雷。

        “哈哈哈……很热闹嘛!怎么,万家被欺负了?我老头子帮你讨一个说法!”

        说着,战家老者的气势,朝着仙羽老祖覆盖而去:“一个万家,一个玄冥家族,一个藤家,如果还不够,那加上我战家如何?”

        老者语气一下子冷漠了下来。

        “万家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交出那两个小子,今日,我战家绝对不再插手!”

        战家老者看着王辰和王岩,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这一眼,仿佛看到了王辰和王岩的心里,让两人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

        强者的眼神,竟然如此犀利。

        而他的眼神,却是又包含深意!

        仿佛,他什么都知道,仿佛,在他的面前,王辰没有了秘密一般。

        “不好!”

        感受到这一点,王辰在心里暗叫不妙!

        如果战家真是灭亡了王家的幕后黑手,那么他们对王辰和王岩就再了解不过了!

        王辰和王岩的画像肯定流落到了他们的手中。他肯定认识自己。

        想到这边,王辰心里叫苦!

        没想到,来参加一个白家秘境的开启,竟然会遇到如此多的熟人。

        韩雨萱,万腾,仙羽老祖,东方牛豪,还有王岩!

        遇到熟人也就算了,没想到会掀起如此大的风Lang。这一下,事情恐怕是不能就此平息了吧?

        四个体质家族,两个血脉家族,还有圣山,这一刻都卷入了进来,事情越演越烈,越来越复杂!

        王辰感觉,战斗仿佛一触即发,自己的身份,仿佛马上就要暴露了一般。

        想到这边,看着战家老者,王辰的神色凝重了起来。

        “战家,藤家,玄冥家族,还有万家!四大家族此刻联手,圣山和白虎学院能够抵挡?”王辰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不但是王辰,场内其余观战的家族,神色也都是凝重了起来。

        谁也想不到白虎学院的一个学员,竟然引来了各大势力的争斗。一时间,不少人,都死死的盯着场内,眉头紧锁,考虑着他们是不是该做一些什么!

        同时,他们都难免带着奇异的眼神看了看王辰。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会引来如此多家族争夺!

        如果说,只是与万家有怨,那万家出手就可以,顶多玄冥家族帮忙,就算藤家帮忙也说得过去!但是,圣山也来了,而且是帮助这小子。现在战家如此强势的站了出来,生怕水不够混。

        这其中,耐人寻味。

        “战肖!”看着战家老者,仙羽老祖眉头紧锁:“你也要插手此事?”

        “嘿嘿……我跟万家关系不错,总不能看到万家被你们欺负了吧!圣山,似乎不应该越界插手这些事情。你,仙羽也一样!如果,你硬要插手,我不介意领教一下你的实力!

        至于圣山……我想,你回去之后肯定也会受到处罚的吧!一个藤家说的话无用,那加上我战家呢?”

        战肖一扬,冷冷的问道。

        若是其余的人,给仙羽老祖一个面子,也就算了!毕竟,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情闹得大家不开心。

        但是,看清楚场内的两人之后,战肖的想法却是不一样了。无论如何,必须得到这两人!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

        随着战肖这一番话落下,场内气氛凝固。

        “好,那我就领教一下!”仙羽老祖沉声说道。

        今日,事情看来是不能罢休了。

        不过,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退步。就算战肖是战家强者,就算圣山会处罚,那又如何?他一力承担!绝无怨言。

        “哈哈哈……仙羽,看来你是真的打算出手了。哼!既然如此别怪我战家不讲情面!哼,我倒要看看你今日如何挡我!”

        战肖大笑,周身气势扩散而出。强悍无比的气势引来狂风席卷。彪悍的气势朝着王辰等人覆盖而来,就算有仙羽老祖抵挡,王辰等实力较弱的人,也是忍不住蹬蹬蹬猛然倒退几步。

        “嘿嘿,我藤家也不介意试试!”藤家老者同时笑道。

        “我玄冥家族也是!”

        “还有我万家!”

        一时间,这四个家族显然是打算动手了。此战,似乎必不可少,必不可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