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VIP]第三十二章 斩杀
  • 正文 [VIP]第三十二章 斩杀

    作品:《武道至尊

        在如此的情况下,王辰开启了血脉天赋。他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而且,必须的尽快的结束这一场战斗。

        随着血脉天赋开启,瞬间,王辰的气势再次飙升。

        血脉天赋狂暴,处于中级层次,实力增幅强大无比,能够直接增幅四倍的实力!这是何等的恐怖?

        如此之下,王辰在八门遁甲四门开启的情况下增幅力量3.5倍,加上血脉天赋实力增幅4倍,这是一个何等恐怖的数据?

        随着血脉天赋开启,在实力飙升的情况下,王辰的经脉也是承受了更大的冲击,仿佛随时都可能崩溃一般。

        “爆步!”

        一声怒喝之下,王辰血脉武技爆步施展而出。

        蹬蹬蹬……

        脚踏七星,王辰猛然朝着九阶巅峰王武者直扑而去。所过之处,只留下了王辰一道道虚影。

        半年多的时间,王辰第一次开启四门遁甲,半年多的时间,王辰第一次开启了血脉天赋,虽然此刻经脉当中,传来了无匹的疼痛,但是,王辰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畅快。

        这是一种强者的畅快和豪迈,这是一种达到一定高度之后才能够感觉到的快意。

        爆步之下,速度何其快?眨眼的功夫,王辰便欺身到了这个九阶王武者的面前。

        “狂战天下!”

        血脉武技狂战天下应声而出。

        中级血脉武技,狂战天下,如今的威力丝毫不逊色修罗斩,强悍无比。

        施展而出瞬间,狂风卷动,其实滔天,王辰早已经丢掉了手中的青色长剑,划出一柄元力之兵!

        元力之兵红光闪动,仿佛有了灵性一般。伴随着狂战天下施展而出,瞬间化为一头长大了嘴巴的猛虎,直奔九阶巅峰王武者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九阶王武者脸色大变。王辰的速度让九阶巅峰王武者一时间甚至来不及反应。

        又提升了,这一次,王辰的气势又提升了。这……怎么可能!

        感受到王辰的气势提升,九阶王武者眼中满是骇然,他终于感觉到了,事情正在朝着他无法掌控的一方面发展而去。

        之前,他以为一段时间的跟踪,他已经将王辰的实力了解透彻。但是,刚才王辰突然开启八门遁甲第四门,让他诧异!只是,那还在他的控制之内。也只不过是难对付了一些罢了。但是,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而这一刻,王辰激活血脉天赋,这让他感觉到了不妙。他竟然还能够提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王辰尚且可以落后他无几,现在呢?现在,这个家伙猛然飙升,自己还能获胜?

        第一次,九阶王武者,心中多出了一丝动摇。

        此刻九阶巅峰王武者的脸色肃然无比,看着王辰施展出的狂战天下,已经容得不他去想更多的事情了,深吸一口气:“霸天一击!”

        他再次施展出了自己最强悍的招式。这一刻,只有这一招能够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滚!”

        看着九阶巅峰王武者再次施展出霸天一击,王辰显然是不在意。

        一声怒吼之下,气势再次飙升。

        血脉天赋带来的增幅全部施展而出。

        吼……

        一招之下,狂风呼啸,猛虎吼啸,吞天灭地。

        在那冲天的红光之下,在那神武血脉的王者之威之下,霸天一击,此刻却是显得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用。

        轰……

        一声轰鸣声传来,王辰终于与这个九阶巅峰王武者再次对轰。

        轰隆隆……

        轰鸣声震耳欲聋,犹如雷声咆哮。猛虎撕咬,让九阶巅峰王武者的长兵,瞬间崩溃。

        叮叮叮……

        清脆声之下,那一柄白色长剑瞬间化为了不知道多少度碎片,朝着四周飘飞而去。

        “怎么可能……”

        九阶巅峰王武者慌乱了!

        那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扑他而来,让他体内气血翻滚,自己手中的长兵更是在一瞬间化为碎片灰飞烟灭!这让他充满可不可置信。

        “砰……”

        狂暴的力量之下,王辰手中的元力之兵一剑狠狠的轰在了这个九阶巅峰王武者的身上。

        扑哧……

        鲜血飘洒,隐隐的融入到了元力之兵当中,九阶王武者带着骇然和不可置信的神情倒飞了出去。

        在王辰开启四门遁甲,开启血脉天赋的情况下,饶是九阶巅峰王武者的他也是无法力敌。加上之前的情敌和大意,让他这一刻,受到了致命一击。

        胸口处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不断的飘洒而出,九阶王武者的眼中满是一片死灰的神色。

        即使是到了这一刻,他依旧不相信会是这么一个解惑。

        胸口处传来的疼痛,让他依旧无法相信,自己失败了。这是幻觉吗?对,一定是这样!

        但是,不断流失的鲜血,和不断消失的感觉,却让他无法欺骗自己。

        砰……

        一声沉闷声之下,终于,这个九阶王武者狠狠的砸在了远处的地面之上。直到这一刻,他眼中的光芒开始涣散。他的生命力迅速流失。

        一个触不及防之下,王辰的狂战天下将他轰了一个正着。

        胸口处的伤口,显得狰狞无比,鲜血不断的流淌而出,带走了他的生命。

        世界,逐渐冰冷下来,他双眼无神的朝着王辰方向看去,多出了一丝不甘心:“不……不可能!为……为什么会……会这样,为什么……你……你不是……不是三阶王武者!”

        九阶王武者艰难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为什么事情会超出自己的控制。为什么这个三阶王武者能够不断的提升实力,最后,甚至在自己的大意之下,将自己这个九阶巅峰王武者斩杀。

        在九阶王武者行列当中,就算不是最强的。他也能够排在中游。这样的实力,对付一个三阶王武者不是手到擒来吗?为什么,现在死的会是自己。

        他心中有无限的疑惑!

        “轻敌,是失败的开始!”来到九阶王武者身前,王辰关闭了八门遁甲,关闭了血脉天赋,大口大口的喘息,冷声说道。

        “轻敌?哈哈哈……轻敌?是啊,如果我早一点直接偷袭你,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听到王辰的话,九阶王武者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

        是啊,他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九阶王武者,就这么殒命在一个三阶王武者手中,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

        又或者是一开始,他直接动用最强大的招式直接斩杀王辰,也不至于这样吧?

        这一切,都是他直接造成的。想到这边,九阶王武者的眼中满是苦涩的自嘲。

        终于,他的眼神,逐渐的黯淡下去,最后,没有了一丝色彩。他的生命就此终结。

        看着这个九阶王武者,殒命,王辰苦笑了一下,连忙弯腰掏出了他身上的令牌。一共三枚全部纳入到了怀中,然后连忙朝着远处闪去。

        因为,刚才在这边战斗的动静实在太大,很可能引来别人的注意!这时候,如果在遇到一个九阶王武者,王辰必死!

        刚才的战斗当中,开启八门遁甲和血脉天赋,已经让王辰身体来到一个极限。

        若不是因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这时候,王辰的身体说不定已经崩溃了,不战而败。

        现在,他的身体情况很不容乐观,断然是不能在遇到什么战斗了。

        聚集体内仅有的一点真元力,互助周身经脉,王辰靠着元神的感知力,朝着终点方向闪身而去。

        这一次,他选择了更加偏僻的道路,就是为了避开一个敌人。

        这时候,莫说是一个九阶王武者了。甚至,一个八阶王武者也足以让王辰毙命!

        至于那个九阶王武者的尸体,则是被丢在了山林当中,在淘汰赛结束之后,自然会有人前来收集。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这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死亡,并不算什么。

        靠着强大的元神感知力,王辰小心翼翼的前进。同时缓缓的疗养着自身的伤势。

        好几次,王辰都感觉到附近有强大的埋伏者,这不得不让王辰选择了转移路线,从另外一边前进。

        这让王辰Lang费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眼看着距离规定时间,一点点的接近,王辰眉头也是越皱越紧。

        ……

        “还有半个小时,选拔结束!”

        此刻,在规定的目的地那边,白虎学院的几个负责此番选拔的男子却是看了看天色沉声说道。

        “是啊,此番选拔,淘汰的人真不少!今日一百八十多人参加选拔,事到如今,回来的不过是十三人……这概率……”

        说道时间快要结束,接任相视苦笑。

        这考核他们都经历过,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严峻了。

        “那个岩辰不知道如何了?”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看了看远处叹息道。

        “岩辰?就是那个以一阶王武者实力进入到这个层次选拔的武者?呵呵,还真是一个让人意外的家伙!”

        “可不是,不过,估计他难了。没有什么希望!”

        “是啊,一阶王武者能够走到这一步算是很不错了!”

        “可惜了!”

        “不过,不好说!现在,我们收集到的令牌当中还没有他的令牌,还有希望!”

        几个人一时间议论纷纷。

        唯独坐在一边的老者气定神闲,微眯着眼睛。只是,却也能够看出他时不时的朝着远处看一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