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VIP]第五百二十五章 吃亏
  • 正文 [VIP]第五百二十五章 吃亏

    作品:《武道至尊

        他们是什么人?能看不出来,韩雨萱之所以能够引动天地之力是因为借助了雷神剑的威力?地品神兵,强大无边,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同时,这些人却是颇为感慨,这样的招式或许对王辰会带来麻烦,但是绝对威胁不了他的性命!

        虽然不少人都很希望王辰死,但是,这样的招式如果能够将王辰杀死,那他们才会感到诧异。

        他们能够期待的只有韩雨萱还有什么样的后招。

        雷电之力困住王辰,韩雨萱还能够展现出如何的实力?会施展出什么恐怖的招式?

        哗啦啦啦……

        天空之上,雷电交加,不断的落下,看着纷飞而来的数十道、上百道闪电,王辰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冷意。

        “哼,米粒之光,也敢于日月争辉,破!”紫色雷电他尚且不惧,何况是蓝色雷电?

        一声怒吼之下,王辰周身气势猛然暴涨,脚下鬼步一闪,竟然直接迎着韩雨萱而去。

        同时,手上元力之兵猛然冲着前方轰出。神龙四斩:灭虚无,直接轰向万千雷电,王辰丝毫不避。

        手中元力之兵幻化为数十丈的巨龙吞噬八方。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在阵阵的轰鸣声和尖锐声当中,只见王辰处于雷电之内,周身被雷电覆盖!

        在所有人骇然的眼神当中,元力之兵猛然轰出,巨龙吞噬一切。一阵阵爆破声不断的传来,只见那些雷电竟然犹如实质一般被不断的轰飞,轰散或者是吸入到体内,直接融合。

        滋啦啦……

        一阵阵尖锐的声音传来只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他竟然……生生的吞噬了雷电之力?”

        “这还是人吗?天雷之力竟然对他毫无威胁!”

        这一幕让不少没有在十万大山当中见到王辰发威的人顷刻之间目瞪口呆。

        转眼之间,万千雷电直接被王辰全部轰散,天地恢复清明。

        而就在这时候,却是趁着刚才王辰抵挡雷电的那一瞬间,韩雨萱竟然已经冲到了王辰的身前。

        “披星!”一声轻喝,蓝光闪烁,雷神剑带着一道帘幕,幻化为漫天的璀璨星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王辰而来。

        “修罗斩!”王辰却也是没有慢着,神龙五斩:修罗斩施展而出。

        顿时,诸天之上,修罗咆哮纷飞,吞噬无数星光,凄厉声不绝于耳。

        轰隆隆……

        又是一次剧烈的对抗!磅礴的能量顺着王辰的胳膊爆发而出,瞬间将韩雨萱整个人震得倒飞了出去。

        一力破万军!

        在同阶层次之下,甚至是超过了韩雨萱一个层次,加上王辰对于天道痕迹的掌控,丝毫不弱于韩雨萱!力量优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能够发挥到最大的作用。

        力敌千均,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与高阶王武者战斗,韩雨萱的雷神剑带来的增幅效果或许很明显,靠着雷神剑,战斗起来或许比王辰对战高阶王武者还要简单,看起来倒是轻巧简洁。给人一种更轻松的感觉!

        但是,面对王辰,王辰那变态的战斗力,那对付实力和自己相当,甚至低于自己的武者,他展现出来的霸道,让韩雨萱的优点瞬间被掩盖!

        毕竟王辰走的是霸道路线,讲求的就是一力千军,霸绝天下。

        这让王辰在对付比自己强的敌人的时候,虽然能够胜利,但是局面会显得比较激烈,战斗惨烈无比!没有韩雨萱的战斗那么好看,但是却很实用。

        尤其是对付实力相差不多的人,或者是比自己更弱的人,王辰这霸道的战斗方式能够让他将自己的优势展现得淋漓尽致。

        此刻,在力道的优势之下,韩雨萱再次被王辰震退。如果不是雷神剑的强大,帮助韩雨萱卸去了不少力量,阻挡了王辰的攻势,韩雨萱指不定现在早已经受伤或者失败。

        对于实力比自己弱小甚至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王辰有着绝对的实力秒杀!

        毕竟,八门遁甲和血脉天赋中级狂暴带来的实力增幅不是盖出来。

        “滋啦……”

        将韩雨萱逼退的同时,王辰手中的元力之兵却是在于雷神剑的再次交锋当中碎裂。

        犹如实质一般,一道裂纹迅速蔓延,最后能量形成的元力之兵竟然化为碎片消散而开,没有了王辰的控制,这些能量迅速融入到了天地之间。

        “元力之兵,给我凝!”

        一声轻吼,王辰却是早有预料一般,再次凝结出了元力之兵!

        面对地品神兵,元力之兵碎裂让王辰没有丝毫的意外。

        “斩月!”而就在王辰凝结元力之兵的时候,韩雨萱却是已经稳住了身形,然后一声娇喝当中,手中雷神剑划过月牙一般的弧度,朝着王辰再次劈来。

        “破军千里!”一声怒吼,王辰在元力之兵凝结出来的那一瞬间,再次猛然迎着韩雨萱而去。

        轰……

        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声,王辰的元力之兵再次溃散,而韩雨萱也是再次倒退而去。

        紧接着的战斗,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的一幕。

        王辰每一次战斗,似乎都能够占据到一些上风,将韩雨萱逼退。

        但是,他的元力之兵却是在每一次交锋当中都崩溃,都被击碎,而后,王辰开始不断的凝结元力之兵。

        “啧啧啧……没想到王辰竟然……能够取得如此明显的优势!”

        “可不是,王辰果然很强!”

        “只可惜,他的那能量凝结出来的兵器……着实是差了一些!”

        “嗯,如果不是因为韩雨萱有地品神兵雷神剑的话,现在应该早已经输了吧!”

        “王辰,五阶王武者的他,现在应该能够完全战胜八阶王武者了吧?”

        “废话,韩雨萱可是能够轻松战胜八阶王武者的人,王辰当然也能!”

        看着场上的战斗,台下,所有人都哗然了,一时间,众说纷纭。

        王辰展现出来的实力显然让所有**吃一惊。

        毕竟,在这之前的几场战斗,韩雨萱展现出来的实力毋庸置疑,轻松取胜,比起王辰的战斗过程显得简单了许多,轻松了许多。

        这让所有人都看好韩雨萱。

        毕竟,雷神剑可是地品神兵的存在。

        神兵的强大不单单是能够对使用者的实力进行增幅,更主要的作用是能够接连天地,引来天地之威,同时能够帮助化解对方的进攻力量让使用者受尽好处。

        这也是神兵强大和被人追捧、狂热的缘故。

        战斗还在激烈的持续着,当王辰再次凝结出元力之兵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疲惫!

        在这样的破碎与凝结当中,王辰消耗的真元力却是惊人的。

        “狂战天下!”

        终于王辰施展出了他最强悍的招式。

        狂战天下施展之下,王辰整个人朝着韩雨萱扑去。

        这一次,是王辰率先发动了进攻!没有给韩雨萱再主动进攻的机会!

        “呼呼呼……”

        风声呼啸,漫天红光闪动,万千真元之龙从王辰的体内彪射而出,直扑韩雨萱而去。

        “万法!”看着引动万千真元之龙冲来的王辰,韩雨萱的眼中满是骇然和震惊的神情。

        真元成形?没想到王辰的真元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能够分化为这么多凝结为形态的真元直扑自己而来。

        感受着这些真元的霸道,韩雨萱紧咬着嘴唇,施展出了她最强悍的招式抵挡而去。

        此刻,韩雨萱的却也是丝毫不比王辰好受。

        王辰每一次的攻击当中蕴含的那拔山填海的力量让她五脏六腑都在震荡,即使有雷神剑这样的存在,却依旧无法让她轻松多少,体内气血翻滚让她好几次都差一点吐出鲜血。

        尤其是王辰每一次的攻击当中竟然都蕴含着天地雷电之力。

        每一次交手,那真元力当中蕴含的雷电之力虽然被雷神剑吞噬不少,但是依旧还是有一部分传到了她的身上!

        那霸道的冲击,那麻痹的感觉更是让韩雨萱万般难耐!

        轰轰轰……

        万法剑法之下,万法万剑,天空剑影横飞两者相撞。一股股巨大的气Lang不断的产生,不断的爆破,天空之上,仿佛放鞭炮一般,一阵阵清脆刺耳的声音不断传来,摄人心悬。

        顿时,韩雨萱身形连连倒退!

        扑哧……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样剧烈的震荡,加上冲入体内的那一股雷电之力肆虐,韩雨萱脸色苍白了起来,张口便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王辰手中的元力之兵也是再次崩溃,化为点点能量,消失无踪。他的身形不过是微微一顿,却是很快稳住。

        随后鬼步施展而开,看似欺身而上的步伐,却是让王辰诡异的迅速倒退,拉开了与韩雨萱之间的距离。

        “青光爆!”一声怒喝,而后王辰没有选择继续凝结元力之兵。

        将韩雨萱震伤,并且与她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让他赢得了足够的时间,青光爆施展而出,无数的真元之龙仿佛活了一般,冲出王辰的体外,凝聚在了他的手掌之内。

        一条条的真元之龙转眼之间凝聚在一起,转化为青色光球!

        滋滋滋……

        尖锐声传来,光球能量磅礴到了顶点,王辰将体内剩下的所有五层真元力几乎全部融入其中。“青光爆,破灭万物!”下一刻,在韩雨萱刚刚稳住身形的时候,王辰一声怒喝,手中青光爆猛然轰出,眼中却是带着一丝复杂和沉重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