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正文 [VIP]第二百五十七章 死亡号角
  • 正文 [VIP]第二百五十七章 死亡号角

    作品:《武道至尊

        逆袭的风暴在这一刻已经拉开,之后便是狂风暴雨在等待着他们。

        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死神的镰刀正在他们的身边挥舞着,随时可能落在他们的身上,砍下他们的头颅。

        在这些**肆朝前推荐和搜索的时候,在这些人急于寻找到王辰的时候,王辰却是安静的在山洞中安静的修炼者,恢复着自己的真元力!

        炎月再一次吸收到四个灵魂体,又一次的陷入沉睡,地底世界有的只有岩浆的翻滚声和娟娟的水流声。还有一丝阴暗和潮湿。

        一场暴风雨将以这边为中心开始蔓延,一场血腥的杀戮和争斗将会从这边开始。

        一个王者,也将在这边正是成长,走向成熟,踏上他问鼎之路。

        直到傍晚时分,王辰才从修炼当中睁开眼睛!感受到体内的真元力,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夜色就要来临了呢!初秋的黑夜总是很美,不是吗?夜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时节,暴风雨就应该在夜晚降临才能造成最大的伤害!”活动了一下身体,王辰站在原地喃喃自语,嘴角带着一丝嗜血的笑容!

        夜幕逐渐笼罩整个大地,驱散了最后的一丝光线,荆棘山脉内,瞬间显得阴冷起来。昼夜温差比外界大了很多。

        凉风拂过,带来一丝森冷的寒意。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夜间生活的妖兽逐渐开始登上它们的舞台,在荆棘山脉开始游弋,闪烁着绿油油的眼神寻找他们的目标。

        妖兽的吼叫声此起彼伏,悠扬的盘旋在整个荆棘山脉之内,更是给气氛增添了一丝的阴森和恐怖!荆棘山脉一天最危险的时刻到了。

        吼吼……

        山洞内,炎月这时候似乎也是消化完了能量,清醒过来,眼中蓝红的眼神相互交织,露出了一丝兴奋和精神。然后,一溜烟,迅速窜上了王辰的肩头,对于这个地方它有着独到的喜爱。

        看着懒洋洋的趴在自己肩头上的炎月,王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它已经彻底的成为了王辰最好的朋友!加上灵魂契约的联系,让一人一兽之间多出了一丝微妙的感觉,更是显得亲近。

        而后,王辰忍不住想到白天炎月击杀那个九阶真武者的事情,打量了炎月一番。

        当时具体是怎么回事王辰并没有看到。炎月能够轻易的击杀九阶真武者这绝对是让人意外的事情。

        虽然那个九阶真武者受到了青光爆的创伤,但是一般的二阶妖兽想要击杀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击杀。没有遇到丝毫抵抗。

        “小子,这小家伙不得了啊!”一边的凌战此刻也是看着炎月感慨道。

        可惜,当时他也是没有去注意炎月,等到那个真武者被杀死了才发现!炎月的动作悄无声息,突如其来,迅猛无比。

        “啧啧啧……这一下你小子算是赚了,亏不了!”而后,凌战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喃喃自语。看着炎月,蔓延精光,仿佛看到了什么大宝贝一般。

        如今的炎月,毋庸置疑,肯定还是处于幼年期,幼年期的妖兽能够击杀九阶真武者?幼年期的妖兽能够有媲美二阶妖兽的实力?

        这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也只有那些高阶妖兽能够做到!高阶妖兽出生的时候实力就比一般的妖兽强悍,甚至一些高阶妖兽一生出来,就拥有了不弱于三阶妖兽的实力!成年期实力达到大圆满。

        炎月展现出来的实力,显然不是一般的三阶、四阶妖兽可以比拟!凌战敢肯定,炎月最起码是五阶以上的妖兽!

        “嗯!”王辰微微点头,摸了摸懒洋洋的炎月,感慨道。

        谁能想到一次意外之后能够遇到这么一头奇特的妖兽呢?这或许就是缘分,或许就是上天的牵引,或许就是王辰的机遇。

        “好了,这小家伙现在还在幼年期,让它慢慢成长吧!现在你打算做什么?”凌战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着王辰问道。

        “夜袭!”王辰的回答很简单,随后将自己的想法跟凌战说了一下。

        趁着夜幕的漆黑和荆棘山脉的危险,王辰拥有一个敌人都没有的优势,而且是绝对的优势。那边是凌战!

        在凌战的指引之下,王辰能够很好的躲开夜间出没的妖兽,躲开危险,借助夜幕的掩护进行偷袭。荆棘山脉夜晚的危险,对于有凌战指引的王辰来说,似乎真的不算很大的麻烦。

        杀一个算一个,杀两个算两个!一点点消耗对方的实力!

        这一刻,王辰已经发出了死亡讯号,发出了死亡的通牒。在白天展开反击的序幕之后,晚上,便是暴风雨的来临的季节!

        死亡的镰刀已经亮出,闪烁着冰冷的寒意。死亡的号角已经脆响,悲凉而宏伟。死亡的乐章拉开,等待谱写。

        “嗯,这不错,或许可以做到。还有炎月这小家伙或许能够帮上一些忙!”沉吟了一下,凌战沉声说道。

        “炎月?”看了看身边的炎月,王辰微微点了点头!白天炎月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是让人意外,同时也让王辰看清楚了炎月的一些实力!

        在这样的夜幕之下,它确实能够发挥到不少的作用!有它帮忙事情会顺利更多!炎月解决一个真武者问题应该不大。

        一切计划完毕,王辰带着赤炎巨剑和炎月,在凌战的指导之下离开洞穴,进入了漆黑的荆棘山脉之内。

        林间,妖兽长啸声,吼叫声时不时的传来,凉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不绝于耳。

        王辰身形轻灵,犹如幽灵一般在林间迅速的闪动。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王辰找到了第一批目标!

        潜伏在黑夜当中看着前方的篝火,王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六个人!方圆千米之内还有三个小组,两个六人小组,一个三人小组!距离这边最近的两个小组,分别是六个人和三个人,其中有那个中阶灵武者。”凌战沉声朝着王辰分析现在的局面。

        “六个人?”听到这边,王辰微微一顿,而后更是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

        这些家伙看来是在白天被吓怕了,所以才改变了搜索的队形!千米之内还有三个小组?距离最近的依旧是五百五十米左右。按照夜间荆棘山脉的情况来看,这边的动静对方发现的绝对比白天要晚,而且他们行动肯定没有白天迅猛,如此之下,给王辰留下的时间应该是两分钟左右!甚至还能更多一点点。

        即使有中阶灵武者又如何?他们赶过来王辰早已经走了,靠着如今的速度,王辰才不怕中阶灵武者的追杀!也就只有那个尊武者让他比较忌惮罢了。

        “这边的人都是什么实力?”深吸一口气,王辰继续询问道。

        “五个真武者一个灵武者,不算很强!你开启八门遁甲之后应该有不小把握,炎月这小家伙能够帮你解决一个!”凌战继续分析着,而后,仿佛想到什么,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你小子不要用青光爆!直接偷袭,杀一个算一个,给你一分半钟的时间,在他们同伴赶来之前离开这个地方!”

        青光爆无疑是不适合在这个时候用的,轰鸣声足以引来所有人的注意,更会引来那些群居妖兽的注意。

        被这些妖兽盯上,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好!”王辰沉声回道。

        王辰深吸一口气,身形悄然的朝着七八十米外敌人的驻扎地潜伏过去。

        身上涂抹了特质的汁液,猎犬应该是不会察觉到他的气息才会。

        果然,对于王辰的到来,猎犬没有丝毫发觉。站在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却对王辰的逼近没有丝毫反应。

        篝火之后是一个小帐篷,最简洁的帐篷,一些树枝和树叶支撑起来的一个容身之地,冒险者们最基本的生存方式。

        小帐篷内隐约还能够听到一两声交谈声。帐篷之外,还有两个守夜的冒险者。

        在荆棘山脉内,这样的地方过夜,没有守夜的人显然不行。

        王辰潜伏在五十米开外的一颗大树上,犹如蜥蜴一般紧紧的趴着,一动不动!

        等待,他要等待,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当然,这最佳的出手时机便是那些人睡着之后。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前方才彻底的平静下来。这期间,王辰重新涂抹过两次汁液,以防气息的泄漏。

        这一刻,帐篷内没有了任何声息,有的只是呼噜声!帐篷之外,两个守夜者和猎犬在那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时机到了,面对守夜者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想到这边,王辰眼中的寒芒闪烁!死亡的号角开始吹响!死亡的气息开始弥漫。

        真元力猛然冲破开门和休门,实力瞬间提升1.5倍。身躯微微的弓起,犹如猎豹一般,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王辰肩上的炎月,这一刻懒洋洋的精神彻底消失!取而代之是兴奋和激动,似乎知道有一顿美餐就要来临了,顿时跃跃欲试。

        王辰身躯缓缓的挪动靠近,朝着那个帐篷接近过去。

        当距离对方只有二十米的时候,王辰眼中杀机勃然迸发,身形猛然暴起。这时候继续接近下去只会被发现,直接出击是最好的方法。

        在王辰身形猛然暴起的那一瞬间,十二重沧Lang斩施展而出。

        在真元力的催动之下,剑气犹如惊天长虹,激荡起一片风雷之声,带着铺天盖地的剑影,排山倒海的朝着其中一个真武者轰击而去。

        同时,在王辰的肩头,炎月发出一声低吼声,眼中妖异的蓝红光芒迅速闪动大放异彩,猛然从王辰的肩头跃出,朝着另外一个真武者扑去。

        尾巴的血红月牙,寒光闪烁,露出嗜血的冰冷,仿佛就是死神的镰刀。

        这一刻,死亡的乐章已经开始谱写,激昂的死亡乐曲,在这边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