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六十九章 阴灵风浪潮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六十九章 阴灵风浪潮

    作品:《武道至尊

        这意外的发现,让王辰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來到了魔兽的尸体旁边,王辰从那个被他轰出的伤口当中,看到了一丝白色的亮光。

        这一丝白色的亮光引起了王辰的注意。

        凝出元力之兵,王辰从这个伤口当中挑了挑,鲜血飘洒,顿时,一枚白色的晶体掉落在了地上,晶体覆盖着一层血色,这一层血色很快顺着四周流淌而开,露出了被包裹在其中的白固体。

        “阴灵石。”

        看到这一幕,王辰差一点惊呼出声。

        阴灵石,而且,这是一枚比大拇指还要大的阴灵石,比起王辰上一次获得的阴灵石更大,这么大的阴灵石,蕴含的能量,可想而知。

        魔兽的体内竟然蕴含着阴灵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灵石内蕴含的能量可是阴冷无比,磅礴无比的啊,这样的能量石头,若是被贸然吞噬到体内,后果不堪设想。

        寻常妖兽,就算是八阶圣级妖兽,吞噬这样的阴灵石,也是必然在片刻之后变回爆体而亡,而眼前的妖兽,无疑就是八阶妖兽,但是,却是沒有丝毫的事情……

        王辰眉头紧锁,迅速的在魔兽的尸体上搜索了起來。

        但是,这一下,他却是再也沒有了收获。

        不过这意外获得的一枚阴灵石也足以让王辰收获颇丰了。

        在搜寻之后,王辰立刻离开这个峡谷之内,两枚小阴灵石加上一枚比较大的阴灵石,足以让王辰用上几天的时间了。

        这三天來的搜寻,可谓是收获巨大啊。

        ……

        五日之后,王辰将三枚阴灵石全部吸收完毕。

        这三枚阴灵石的吸收,让王辰的实力,几乎來到了四阶圣武者中层的行列当中。

        这让王辰更是信心大增,有阴灵石的帮助,他的修炼速度呈现出了恐怖的势头,而且,吸收阴灵石,不需要担心什么走火入魔,或者是遇到瓶颈的事情,这阴灵石当中的能量纯净无比,甚至能够带來更多的好处,这才是让王辰最放心的地方。

        在阴灵石吸收完毕之后,王辰再次踏入到了峡谷之内……

        接下來的五日之间,王辰接连斩杀了七八头魔兽,但是,很可惜,在这些魔兽的体内,王辰都沒有发现阴灵石的存在。

        而五日的时间,王辰也不过是在阴华谷内找到了两枚阴灵石……

        这让王辰颇为失望,在这样的情况下,王辰却是朝着更进一步的核心地带而去。

        呼呼呼……

        狂风呼啸,阴冷无比。

        黄沙漫天,这个深入当中的阴华谷,似乎完全形成了另外一个世界,黄沙漫漫,无边无尽,让人颇为不适应。

        呼呼……

        前方,一阵黑色的旋风席卷而來,让王辰的脸色顿时大变……

        “不好……阴灵风……”

        看到这一股黑色的旋风,王辰脸色瞬间大变。

        來到这阴华谷已经半个月的时间了。

        这半个月的时间当中,王辰深入到阴华谷之内,也有将近十天的时间,十天的时间之内,王辰碰到了好几次阴灵风,但是,那些阴灵风都沒有这么壮大。

        眼前,这一股阴灵风,着实恐怖……

        一道旋风,冲天而起,数十米高,黑风呼啸,直径最起码达到了二十余米,席卷而过,所有一切竭尽破坏。

        呼呼呼……

        而就在第一道巨大的阴灵风出现之后,王辰却是看到了第二道,第三道的阴灵风接连出现。

        紧接着是第四道,第五道的阴灵风。

        一道又一道的阴灵风出现,让王辰意识到了不妙……

        “不好,这是一月一次的阴灵风席卷。”

        见到这么多阴灵风接连不断的出现,并且迅速的移动而來,王辰脸色大变,冷汗瞬间流淌下來。

        这一刻,王辰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

        在阴华谷内,每一个月,便会出现一次阴灵风席卷的浪潮,在这样的浪潮之下,就算实力再强大的武者,也难以抵抗。

        在这样的阴灵风浪潮之下,所有生物,都必死无疑。

        进入阴华谷这一段时间,王辰不断的搜寻阴灵风,竟然忘记了这么一回事。

        更主要的是,这阴灵风的浪潮沒有固定的时间,每个月出现的时间都有所变化。

        这让人难以琢磨,也正是因为如此,阴灵风的浪潮显得更加的危险。

        沒想到,进入更进一步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这样的阴灵风浪潮,王辰脸色能不大变。

        意识到不妙之后,王辰立刻转身,身形一闪,便要离开。

        “呼呼呼……”

        而就在王辰转身的这一瞬间,狂风呼啸,这恐怖的呼啸声,却是犹如野兽咆哮,野鬼嚎叫。

        这一刻,四周,出现了不知道多少的阴灵风,四面八方,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王辰包裹在了最中心的位置。

        这些旋风,每一道,高百米,直径超过三十米,并且,还在不断的壮大当中,速度迅猛无比。

        转眼之间,化为千米,万米……

        一道道的黑色旋风,犹如擎天之柱接连天地。

        吼吼吼……

        到了之后,这些旋风,甚至直接发出了怒吼的声音。

        “不好,必须尽快离开,否则,必死无疑。”

        王辰的眉头紧锁起來,脸色难看无比,心中暗暗的惊呼道。

        现在,留给他的空间已经只剩下了不到数百米。

        这数百米的距离,转眼之间四面八方的阴灵风变回彻底的覆盖。

        到时候,身处阴灵风之内,王辰还能不死。

        但是,现在王辰又能如何,四面八方,放眼望去,都是阴灵风,根本沒有能够让他躲避的地方,更沒有能够让他突围的路线。

        似乎,在这一刻,王辰陷入到了困局之内,陷入到了必死的绝境当中。

        看着这一道道通天的阴灵石席卷而來,王辰冷汗淋漓。

        似乎,这一刻,他感觉一道道黑色的旋风都是死神的镰刀,狠狠的朝着砍下,似乎,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随时等待宰割。

        “拼了……”

        深吸一口气,王辰一声轻喝,周身真元猛然之间爆发而起。

        与其留在这边,等死,倒不如一搏。

        朝着四周观察而去,王辰迅速的寻找,希望能够在这样茫茫的阴灵风浪潮当中寻找到一丝缝隙,一丝能偶冲出去的缝隙。

        可惜,这一次,王辰再次失望了。

        因为,根本沒有什么缝隙可言,这一道道的阴灵风虽然巨大无比,但是,却是紧紧的挨着,甚至,重叠,根本沒有突围的路线,这些阴灵风,就仿佛是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将所有的一切困死其中……

        “混蛋。”这个发现,让王辰的脸色更是难看一分,忍不住怒骂了一声。

        情况相当的危险,相当的不妙。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边了。”王辰有一点不甘心。

        如果他死在这边的话,那不是正如了万隆的想法,遂了他的心愿。

        他不能……不能死在这边,王辰不想犹如之前镇守阴华谷的那些人一般,就这么的在这边殒命……

        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若是真的让死在这边,那王家,就危险了,柳馨研也危险了。

        王辰的心中充满了不甘。

        但是,在阴灵风的面前,王辰却是显得如此的无力。

        噗噗噗……

        虽然阴灵风的浪潮距离王辰还有近百迷得距离,但是,那一些零散的阴灵风,却是在转瞬间已经将王辰的衣服撕裂,甚至,撕裂了他的皮肤……

        鲜血,一点点的渗透了出來,疼痛不断的蔓延。

        这些被阴灵风撕裂的伤口,不但是鲜血飘洒,并且迅速的开始溃烂,红色的鲜血,转瞬间化为了黑色的毒血。

        一丝阴冷的气息,渗透到了王辰的体内,迅速的蔓延。

        寒毒……

        这一丝寒气的蔓延,更是让王辰脸色大变。

        这阴灵风,主体还沒有到,但是,散发出來大一些零散阴灵风便是已经如此恐怖。

        要知道,王辰可是星辰淬体九重身,就算是强大无比的圣武者,也难以轻易的破开王辰的防御,王辰的防御,甚至已经比寻常的帝武者更加强大,最起码也能够媲美寻常的高阶帝武者的防御力了。

        但是,这阴灵风的零散碎风却是能够轻易的做到。

        不但如此,这阴灵风当中,还蕴含恐怖无比的寒毒,这些寒毒,猛烈无比,让王辰周身鲜血仿佛凝固,让王辰的伤口,结出了一层层的寒霜。

        而且,王辰的伤口,还有中毒的迹象,流淌出來的鲜血已经都是黑色的。

        但是,在寒毒的作用之下,王辰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这才是最大的问題。

        “给我破。”

        转眼之间,王辰整个人便是化为了冰雕。

        这一下,王辰一声大喝,周身真元冲出,瞬间将覆盖在体表的这些冰层轰破。

        噗噗噗……

        但是,在冰层轰破的一瞬间,王辰身上再次多出了不知道多少的伤口,这些伤口更加恐怖,更加严重。

        这一刻,阴灵风的浪潮,已经距离王辰不到五十米,那些零散的碎风威力,比起之前更猛……

        似乎,这一刻,王辰落入到了只能等死,只能被动的等待宰割的局面,他似乎沒有丝毫的反抗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