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武道至尊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强势获胜
  • 第三卷 群星闪耀 第三百四十三章 强势获胜

    作品:《武道至尊

        随着斗字诀凝聚而出,瞬间,风云变幻。

        修罗横行,恶鬼冲天。

        斗字诀施展而出,一时间,天地之间,充满了一股肃然的战意。

        杀机漫天,空气仿佛都凝固起來一般,一丝冰冷的寒意,渗入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呼呼呼……寒风呼啸,恍如鬼啸,刺耳无边。

        斗字诀,竟然直接凝结出了一个修罗。

        高百丈,面目狰狞,杀意豁然,手持破天之兵,修罗一声怒吼,便是狠狠的朝着澧水之幕轰了过去。

        轰隆隆……百丈修罗狠狠的轰下,那力量,可是天崩地裂,恐怖无边。

        整个大地这一刻都颤抖了,都震动了。

        哗啦啦……澧水之幕在这一击之下,终于是剧烈的颤抖,在磅礴无比的力量当中,终于,化为了无尽的水花,朝着四周溅出去。

        滋滋滋……周围所有的一切事物,在澧水的冲击之下,瞬间化为尘埃,消失无踪。

        一声哀鸣,白泽之魂,一个颤抖,便是虚幻了起來。

        扑哧……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晏承月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來。

        王辰的这一击,着实是太强悍了一点。

        修罗杀机,何其强大,白泽之魂,本就虚幻,难以承受这样的冲击。

        脸色苍白,身形连连败退,这一刻,晏承月的神魂,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而在斗字诀施展而出之后,王辰真元耗尽,归元丹的真元力真是补充不过來,这一刻,王辰面色苍白。

        身形一晃,也是朝着后方便倒退出了两步。

        “哼,王辰,你休想。”

        吐出一口鲜血之后,晏承月一咬牙,恶狠狠的怒吼道。

        这一刻,晏承月,那是怒火中烧啊,王辰,竟然这么难对付。

        在这么多人呢的面前,他竟然沒有将王辰斩杀,这让他情何以堪。

        斗字诀……哼,正好,他们清流阁有一种对付九字真言的功法。

        想到这边,晏承月调集周身最后一丝真元催动虚幻的白泽之魂,再次朝着王辰扑去……看着白泽之魂,竟然一晃之后,晏承月再次催动着它朝着自己冲來,王辰面色大变。

        沒想到,这晏承月,竟然丝毫不担心白泽之魂破碎。

        感受着他的杀机,王辰的眉头紧锁了起來。

        “者……”

        一咬牙,再次吞入几枚归元丹之后,王辰沉声怒吼。

        者……九字真言第四字真言。

        者……这一字诀,的第四字诀,这一字诀已经超出了王辰的承受范围,但是,这一刻,若是想要灭亡白泽之魂的话,必须施展出这一字诀。

        随着王辰吐出这个字诀,他鲜血狂喷,身形一顿,瘫坐在了地上。

        这一刻,这第四字诀,已经用尽了王辰最后一丝真元,最后一丝能量。

        他已经在沒有力气了。

        这一刻,王辰所能够寄望的只有这第四字诀。

        若是能够成功,那便是胜利,若是失败,那就是死亡。

        随着者字诀轰出,天地一片祥光。

        梵音阵阵,天地相合,风云涌动,七彩幻化……天空之中,一个千丈罗汉飘然空中,这第四字诀,者字诀竟然化为了一名千丈罗汉,这可是无上的存在啊,金身罗汉,不灭不破……“哞……”

        一声轻哼,看着冲过來的白泽,罗汉金身,一掌朝着白泽拍去。

        这一声轻哼,却是犹如雷击,让站在柳家之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头晕目眩,就连凌战和凌宇这样的强者,也是在这一生轻哼之下,面色大变。

        这一掌拍出,更是卷动风云,毁灭一切。

        “啊……休想。”

        感受到这一掌的威力,知道若是让这一掌拍下,白泽必然灭亡……晏承月岂能淡定。

        “破。”

        一声怒吼,他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大声的怒吼。

        这破音功,就是专门针对九字真言这样强大音字诀的。

        半跪着一声怒吼,天地震动,王辰面色骤然一变,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天空之上,此刻,罗汉金身,也是微微一个颤抖,险些崩溃。

        “休想。”

        心神震动,王辰面色大变,连忙稳定心神。

        中丹田之内,定魂珠迅速运转,下一刻,王辰气血平息了下來。

        这一刻,定魂珠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和效果。

        好在几日之前,凌战将定魂珠送给了王辰,及时炼化,帮助稳定心神。

        否则的话,今日,这一声音破功,足以让王辰在这一刻心神破裂,瞬间崩溃。

        “怎么可能……”

        见到自己音破功一声怒喝之下,王辰竟然沒有任何的变化,这让晏承月面色骇然,不可置信的惊呼……音破功,不是专门针对九字真言这样的强大音字诀的吗,怎么,这一刻,竟然沒有丝毫的作用呢,这不科学啊,不现实啊。

        扑哧……一口鲜血飘洒而出,晏承月的身形狠狠的一个颤抖,脸色更是苍白了起來,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音破功,不破不立,不破必伤。

        这一类功法,施展而出,若是沒有破除对方的音字诀,那么必然受到反噬,从而自己受伤……这一刻,沒有破除王辰的者字诀,他自己受伤了。

        五脏六腑,全部受到创伤,让他面色苍白,奄奄一息。

        轰……一声轰响,趁着这一瞬间,王辰凝结出的罗汉金身,一掌狠狠的轰在了白泽之魂之上。

        伴随着一声轰响,白泽之魂,一个颤抖,一声哀嚎,瞬间,化为虚烟。

        一掌之下,罗汉金身竟然直接将白泽之魂震得随时都可能破碎。

        “王辰,尔敢。”

        见到罗汉金身竟然差一点将白泽之魂震碎,清流阁一个长老愤怒的一声怒吼。

        咻咻……下一刻,身形一闪,转眼之间,便是冲到了晏承月的面前:“收。”

        一声轻哼,他连忙将青光宝剑拾起,捏出了几个手诀之后,连忙将即将破碎的白泽之魂收了起來。

        若是白泽之魂被震碎,那还了得。

        这可是青光宝剑的中心所在啊。

        若是,这白泽之魂被震碎了,那青光宝剑将会瞬间变得黯然无光,再也算不上是神兵利器了。

        所以,这一刻,清流阁的长老那是一个大惊啊。

        靠着重伤,被凡是的晏承月,显然是不可能收起白泽之魂了,这一刻,他只好出手。

        看着白泽之魂被收起,王辰只能散去了罗汉金身。

        他是沒有更多的能力追击了。

        而若是全盛时期,或许,王辰完全可以趁势而上,破灭白泽之魂吧……带着一丝不甘心,王辰只能也是瘫坐在了地上呼呼喘息。

        “怎么,清流阁,你们插手是什么意思。”

        见到清流阁长老出手,凌战冷笑了一声,便是出现在了王辰的面前,将王辰护在了身后,淡淡的询问道。

        “哼,此战,我清流阁认输了。”

        看着凌战站了出來,清流阁长老面色难看的哼道。

        “认输,呵呵……”

        听到清流阁长老的话,凌战淡淡的笑了笑……话音落下,凌战眯着眼睛:“回去转告你们宗派的那些老家伙,我很快來找你们。”

        话音落下,凌战转头看着王辰:“不错,小子,沒有给我丢脸,哈哈哈……”

        一声大笑,凌战心情大好。

        然后,扫视了一圈所有人,淡淡的说道:“走,我倒要看看,谁还敢阻拦。”

        说着,带着王辰朝着门外走去……“我……赢了……”

        在凌战的搀扶下,王辰來到了柳馨研的面前,露出了一丝笑意,缓缓的说道。

        “嗯……”

        听到王辰的话,柳馨研紧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柳馨研心中,满是自豪,满是骄傲。

        这就是她的男人,就算是天玄大陆第一天才,清流阁的接班人晏承月,在他的面前,又算什么,就算有白泽之魂,那又算什么。

        牵着柳馨研的手,王辰带着她,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去,却是沒有继续在柳家逗留。

        看着柳馨研跟着王辰离开,在场人,这一次,沒有一个人再去阻拦,所有人的眼光,都是复杂无比。

        王辰,这一刻,让他们所有人,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就连柳家的家主柳青河,这一刻也是苦笑了一下。

        还能说什么呢。

        王辰已经证明了他。

        当初,他确实是有一些看不起王辰,虽然天赋强悍,但是,毕竟是不入流的出身罢了。

        而如今呢。

        战胜晏承月,展现出了强大无比的实力,神武血脉,星辰之躯,星辰宗的未來领军人物,王家的家主……这一切,难道还不够荣耀的吗。

        而且,沒看到柳馨研的态度吗。

        要知道,柳馨研可是柳家未來的希望啊……想到这一切,柳青河暗暗的叹息了一声,这一刻,似乎才幡然醒悟。

        多少年了,追求着太多的荣耀,甚至让他都忘记了柳家的本质了,这一刻,他才幡然醒悟,柳家,还需要靠着联姻更进一步吗。

        不需要。

        “也罢,随她去吧。”

        挥挥手,柳青河看着身边两个欲言又止的长老,叹息了一声说道。

        听到柳青河的话,两个长老相视一眼,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一次,看來王家的小子,沒有白來啊。

        这,或许也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

        看看远处,在地上,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的晏承月,他们更是叹息。

        这家伙,恐怕是要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