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一章 你这个书记当到头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一章 你这个书记当到头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接着邵逸先的话,说道:“关于江首长的行程,首先,我们并不知道江首长来绵州,目的是什么?主要考察项目是什么?因此,我们得有两手准备。”

        “两手准备?”邵逸先一愣,问道:“什么意思?”心想你不是跟我意见分歧很大吗?怎么又提出来一个两手准备了?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李毅说道:“江首长前来,不外乎考察咱们市里的工商业或是农林业工作,因此,我们得安排两条路线。如果江首长主要考察工商业的话,我们就请他到市区的工业园和几个代表性的国营厂进行视察,再到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三合县考察一番,估计就差不多了。”

        邵逸先双眼瞪大,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李毅居然转变性子了?

        刚才李毅还跟邵逸先顶牛来着,各自有各自的安排,谁也不服谁。

        现在转过背,李毅就支持起邵逸先的想法来了?

        其实,这也是李毅三思之后做出的决定。

        在迎接江首长的这个重大问题上,自己没有必要跟邵逸先闹僵,国为江首长有他自己的主见,不论是自己,还是邵逸先,都影响不到江首长的决定。所以,现在做下两手准备,只能更好的有备无患,又可以消除和邵逸先之间的分歧。

        邵逸先缓缓点头,说道:“这个主意好。”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还有一手准备,那就是林农方面的,江首长历来重视国家的农林畜牧业工作,关心广大农民群众的生产和生活,他到下面来调研考察,很可能会走这方面的路线。因此,我们也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李毅提出了这个两全其美的建议,等于是照顾到了邵逸先的面子,邵逸先当然也会领情,并支持李毅。

        “李毅同志的建议很好啊,两手准备,这个点子好!全面!有用!”邵逸先哈哈一笑,说道:“如果江首长是来调研农林业工作的,那就去北羌县和吉县看看?北羌县的林业还是拿得出手的。”

        李毅道:“正是这个意思。”

        一件本来很复杂,甚至很可能兵刃相见,争论不休的难事,被李毅妙手轻转,消弭于无形了!

        很多事情,换一种方式来解决,也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邵逸先略感诧异的看了看李毅,心想这个年轻市长,办事常常出人预料之外啊!

        古人有云,山不就我,我就山。

        李毅心想,斗争的目的,也是为了达成目标,只要能达成目标,暂时迁就一下邵逸先也是可以的。

        用一种宽容之心,包纳海川,方能成就大业。

        李毅感受到邵逸先投射过来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庄传林说道:“北羌县的林业,的确还可以,那里的原始森林是全省都有名气的。可是,吉县?吉县那么穷,请江首长前去考察,那不是自曝家丑吗?不太合适吧?说到农业,我觉得三合县的农业情况比吉县强多了。”

        李毅道:“我们就是要让江首长看到真实的绵州农业情况。”

        庄传林道:“李市长,你这是做什么?怕我们出的丑还不够多吗?要让江首长狠狠批评我们不成?”

        李毅道:“传林同志人,我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绵州的情况,估计不用我们多说,江首长心里是有一本账的。我们要是弄虚作假,只怕会适得其反呢!我的想法是,把绵州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他面前,说不定还能争取到一些相应的补助和扶持。”

        邵逸先蹙眉沉吟,心想李毅的想法不无道理啊!以前都只知道欺上瞒下,不敢把自己落后的一面展露出来,其实,换一种思维方式,未尝不会更好?

        庄传林道:“李市长,只怕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呢!你想想,全国那么多的市县区,江首长凭什么把政策和扶持给我们呢?他看到我们做得这么差劲,骂我们还来不及,哪里还会给我们什么好处啊?不妥,不妥。”

        邵逸先道:“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这毕竟事关咱们绵州官场的大局,必须谨慎行事。嗯,其它同志还有什么看法?”

        宋伟业道:“上级领导下来视察工作,不管是哪一级的政府,肯定都是报喜不报忧,也会尽量把好的一面展现在领导面前,以博得更大的好感觉,也为自己加分。我们总不会傻到把最丑的一面拿出来给江首长看吧?吉县是个什么情况?不用我多说,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是咱们市最穷的地区啊!江首长要是看到那里的情况,他对我们绵州领导班子会怎么样评价?会不会觉得我们太无能了?”

        姚迎春道:“我以为没有这么严重。吉县之穷,有它的历史原因和地理因素。我们整个绵州市的经济,都是处于落后水平,吉县又是山区小县,贫因一点也是在所难免的。江首长也在基层待过,对下面的情况应该比较清楚,不会因此责怪我们的。”

        李毅点头道:“我赞同迎春同志的看法。江首长是个明白人,不会胡乱怪罪下来的。相反,我们现在让江首长看到吉县的落后和贫穷,几年之后,我们把吉县建设得富饶美好,江首长再来看看,就会对我们绵州领导班子刮目相看了!”

        邵逸先微微心动,心想李毅每走一步,都是有安排的啊!他一来到绵州,不等上任,就跑到吉县等地去考察情况,之后又拉来了饶若曦这等投资大鳄!

        现在,李毅趁着江首长西来巡视的东风,要拿吉县大做文章呢!如果弄好了,李毅的目的是可以达成的!也许,这个年轻市长,就可以借着这股东风,再次青云直上了。

        好厉害的心计,好高明的手段啊!难怪他年纪轻轻,就能升到正厅市长的职务!

        邵逸先并不是那种单纯为了斗争而斗争的政客,他也有自己的图谋,也有自己的政治抱负和理想!

        当他看清楚李毅这一系列举措背后蕴含的深意之后,真是又妒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李毅同志,你的想法很好。”邵逸先沉声说道:“好就好在,你说服了龙腾基金的饶小姐,在吉县投入巨资进行农林项目的开发。有了这个当底气,就算是江首长来了,你也有料可爆了!”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邵书记,各位同志,我在绵州做出的任何成绩,跟大家的努力和支持是分不开的。绵州美好的明天,需要大家一起携手共建,单靠我一人之力是不行的。我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共同努力,把绵州的各项工作都搞起来,带领绵州人民,率先进入小康社会。”

        庄传林撇了撇嘴,心想这个李市长,太假模假式了啊!讲话是一套一套的,但都是些空话大话套话!

        小康社会?有那么好进吗?

        绵州人民,还在温饱水平线上挣扎呢!

        邵逸先颔首道:“李毅同志的讲话,振奋人心啊!呵呵,希望这一天能早些到来吧!”

        在邵逸先心里,他认定江首长此来绵州,肯定是为了考察调研国有企业的改革。因为近段时间以来,江首长一直都在关注这个问题,现在跑到西方省份来考察国企改革工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是一个机遇!邵逸先在心里告诉自己,能不能升职,能不能进入省部级序列,就看能不能抓住江首长西巡这个机遇了!

        他要把自己的改革畅想,还有他的梦想和目标,都向江首长陈述,他要争取到江首长的肯定和支持!

        如果有了江首长的支持,那还用怕李毅和常委会上的反对力量吗?

        邵逸先越想越兴奋,老脸上都洋溢着浓浓的喜气,仿佛江首长已经来到绵州,已经接见了他邵逸先,并且肯定了他的那些改革建议!

        这个书记会,开得异常顺利,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那种争执和扯皮!

        这一点,出乎了邵逸先的意料之外,也令其它几个副书记很惊诧。

        究其原因,就是李毅改变了方式方法,不再一味的跟人争长短,而是利用各种手段,协调平衡与邵逸先之间的利益冲突,达到一到微妙的平衡!

        这是一种权术的运用,李毅也是在不断的斗争之中领悟和学会的。

        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何苦来?

        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策!

        李毅今天就兵不血刃,轻轻松松的拿下了书记办公会!最起码,他达成了自己的意愿!

        且说邵逸先回到办公室里,就接到省长韩铁林打来的电话。

        韩铁林疾言厉色的说道:“邵逸先同志,你们怎么办事的?我侄子犯哪条王法了?你们居然要拘留他?马上给我放了!”

        邵逸先道:“韩省长,现在案子刚刚发生,一切都还在调查取证之中,令侄只是暂时受些苦楚,我们查明真相之后,自会做出公正的判决。”

        “判你个屁!”韩铁林忽然爆粗口了:“马上给我放人!否则,你这个市委书记,就当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