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太造孽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太造孽了!

    作品:《官路弯弯

        邵逸先这句“你真行”,跟省长韩铁林的那一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从侧面在批评李毅呢!

        “李毅同志,那可是省长大人啊!”邵逸先脸都绿了:“你就这么跟他顶牛?咱们绵州还想不想从省里拉资金了?我们还要不要从省里争取政策支持了?”

        李毅道:“一码归一码。公事是公事,律法是律法。官官相护,循私枉法,这种事情,我李毅是不会做的!”

        邵逸先沉声道:“李毅同志,这不是什么枉不枉法的事情。这三个人都是省里领导的至亲家属,我们给予一定的照顾,也是情有可原的嘛!省领导们日理万机,平时疏于教育子女,难免会出现疏漏之处,我们当下属的,适当的给予照顾,也是应该的嘛!”

        李毅道:“邵书记,请恕我不能苟同你的看法。纵容领导们的亲属子侄犯罪,这恰恰是对领导们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们是绵州的当政者,是掌权者,我们如果都不能维护司法的公正,那我们还怎么治理市政?”

        邵逸先摸着下巴,半晌无语,李毅的话说得也在理,自己要是强行叫他犯错误,反是害他,也是无理取闹了。

        “唉!”邵逸先长长一叹,背负起双手,说道:“李毅同志啊!你给我们绵州市出难题了!自从你来之后,我市风雨不断,你现在又得罪了省里三个大佬人物,你说说,咱们市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呢?”

        李毅道:“邵书记,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不管我李毅来不来绵州,绵州的这些问题都是存在的。在这里,我要请邵书记放心,我李毅来绵州,不是来捣乱的,也不是来为非作歹的,我的愿望,跟你一样,也是为了把绵州治理得更加美好。”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可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却给绵州带来了不少的麻烦!这样吧,肇事撞人者,先行拘留,其它两个人,咱们先把他们给放了!”

        李毅道:“放了?不行!”

        邵逸先急得要跳脚,他抽出双手来,拍打着手掌,说道:“李毅同志,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李毅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过,我不能答应你。”

        邵逸先见李毅态度坚决,微微沉吟,说道:“李毅同志,那这样吧,把这三个人,移交到省里,交由省公安厅去处理吧。”

        李毅道:“案情发生在咱们市里,怎么移交到省里去呢?”

        邵逸先道:“哎呀,李毅同志啊,这分明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你又不是不知道!把他们移交给省里,我们就可以顺利的脱手了,也就不必跟韩省长他们针锋相对了。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

        李毅道:“他们在绵州飙车犯案,我们却把他们移交省里,这不是放虎归山吗?他们要是进了省里,哪里还会受到什么严惩啊!”

        邵逸先摆手道:“管他们怎么审判呢,杀也好,放也好,都跟我们没有关系了!李毅同志,这个事情上,我比你有主见,你得听我的,不然,你就是在为绵州树敌呢!”

        李毅道:“邵书记,你只想着怎么向上级交待,可是,你知不知道,侯小雷等人超速飙车,撞死了一车的人!请你教给我,我这个市长,我这个目击证人,该如何去向这些死去的冤魂交待?”

        邵逸先脸色尴尬,说道:“李毅同志啊,这平民百姓嘛,这个,唉,给他们一个说法,也就行了,大不了赔点钱财了事。可是这省里大官的子侄,我们要是把他们关进牢房里去了,那是要出大事的!”

        李毅道:“大事?能出什么大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只是几个**?邵书记,我们能不能不顾人情,不管世故,只认律法行事?当一个公平公正的官员?”

        邵逸先看着李毅,见他表情坚决,一时之间倒也没有办法来说服他了,说道:“李毅同志啊,那你打算怎么处置侯小雷等人?”

        李毅缓缓说道:“邵书记,现在并不是我想怎么样处置人,而是他们犯了法,要等待法律的裁决!”

        邵逸先道:“超速驾驶,撞死人,这得判个什么罪?严重吗?”

        李毅道:“危险驾驶罪,危害公共安全罪!罪过很严重了!”

        邵逸先一愣:“危险驾驶罪?有这种罪行吗?”

        李毅一滞,马上反应过来,现在的法律里,还没有这条罪呢!还得等到若干年后,由政协委会提交提案,建议增设“危险驾驶罪”之后,才能有这个罪名的存在!

        现在的法律里,对交通肇事罪的界定是十分广义的,基本上出了交通事故,都可以算成交通肇事罪。

        而交通肇事罪的处罚,是跟据造成的后果来界定的。

        相关法律中,对交通肇事罪的定义是这样的: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

        李毅是个车迷,又酷爱赛车,因此对交通方面的法律也了解得比较多。

        “侯小雷撞死四人,情节特别恶劣,依据刑法,当处以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李毅缓缓说道:“其它两个人,也当严惩,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邵逸先摸了一把脸,说道:“有这么严重吗?不就是撞死人了吗?好像只需要坐上两三年牢吧?哪里要坐那么久?”

        李毅道:“他们属于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情节特别严重了!不严惩的话,怎么震慑那些飙车者和肇事者?”

        邵逸先道:“就算判刑,也只有侯小雷一个人应该受刑,其它两个人又没有撞死人,先把他们放了吧!”

        李毅道:“他们也违反了交通运输管理法规!这起重大交事故,跟他们三个人的飙车行为是脱不开关系的,因此,另外两个人,也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过。”

        邵逸先道:“你的意思是,这三个人,都得坐牢了?”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我们国家的法律,对这种人的处罚力度本就太低了!坐牢是肯定的了!”

        邵逸先道:“罢了,李毅同志,我跟你说这么多,都白费唇舌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绵州市要真的把他们三个给判了刑,那西川的官场,就要发生大地震了!”

        李毅道:“邵书记,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我就不信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还有谁敢替他们开脱罪责不成?”

        邵逸先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李毅同志,你一意孤行,是要出大问题的啊!”

        然而,李毅决心已下,决定对侯小雷三人严惩,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邵书记,中午我要去看望正在接受急救的伤者,你要不要同去?”李毅转换话题,问道。

        邵逸先微微沉吟,说道:“好吧,我跟你一道去——醒了没有?”

        李毅道:“我刚才接到医院方面的消息,说是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

        邵逸先问:“怎么了?”

        李毅道:“伤者头部遭受重创,失忆了。”

        邵逸先一愣,随即说道:“这么惨痛的回忆,失去了也好……”

        中午,李毅和邵逸先代表市委市政府,前往医院探访慰问车祸中的幸存者。

        李毅虽然和医院方面通过几次电话,但都只是听他们汇报情况,并不知道这个幸存者是谁。

        来到医院病房,见到那个人时,这才知道,侥幸存活下来的,居然是那个被锯掉了腿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才十一岁!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条腿!又失忆了!

        而她的父母和爷爷奶奶,都在车祸中丧生了!

        一个和睦美好的家庭,顷刻之间愁云惨雾,家破人亡。

        邵逸先在听完这个小女孩的故事之后,怔忡不语,粗浓的双眉拧成了一根麻绳。

        小女孩的外公婆和舅舅等亲朋赶了过来,在病房里陪伴着她。

        但她睁着茫然无神的双眼,看着这一大圈子的人,却没有一个认识的。

        在她的世界里,人生经历和交际关系,全部成了一片空白!

        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更不认识周边这些陌生的“亲人”。

        家属们见到政府长官前来探望,一个个哭天抢地,要死要活,拉着李毅和邵逸先,要求政府给死者一个公道。

        随行的工作人员,马上趁前来,把家属们拉开。

        李毅和邵逸先走到小女孩面前,向她表示了最亲切的慰问。

        “你安心养病,医药费、营养费,都不必操心。”李毅温声说道:“等你病好后,政府会安排你重新开始学习和生活。”

        小女孩茫然的看着李毅,洁净的眼神里,空白一片。

        李毅也没有多说什么,留下一点慰问金,便出来了。

        邵逸先忽然说道:“李毅同志,或许,你说得对,对那三个人,的确应该严惩!——太造孽了!我看了,揪心得难受极了——我也有个女儿,比她大不了几岁,看到她,我就不由得想到了我的女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