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市长,你真行!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市长,你真行!

    作品:《官路弯弯

        韩铁林铁青着脸,沉声道:“李毅同志,你如此不通世故!叫我怎么说你好啊!上次你大闹省政府,我念你年轻不懂世故,也就不与你一般计较。现在叫你放个把人,你推三拒四的,拿捏什么呢?”

        李毅道:“韩省长,我并不是在拿捏,我也不是想以此为要胁,跟你做一些交易或者谈判。我只是坚持律法的公平与公正。”

        “大道理谁都懂,我们就不必多说了!凡事都要这么认真计较的话,那这世上的事情,就没有人情可言了!”韩铁林道:“我现在不想跟你讲什么大道理,我只问你一句实话:放不放人?”

        李毅道:“韩省长,你可否知道,这三个人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行吗?”

        “罪行?”韩铁林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不就是超速行驶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毅道:“韩省长,可能他们为了把事情小化掉,并没有向你说实话。”

        韩铁林道:“什么实话虚话?”

        李毅道:“他们昨天晚上在绵州市人民路上飙车,撞翻了一辆小车子,车上五个人,已经死了四个,还有一个病危,到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韩铁林震惊道:“你说什么?”

        李毅知道他听懂了,所以并没有重复,而是继续说道:“如果我猜测得没错,他们已经不只一次撞死过人了!”

        韩铁林道:“撞得这么厉害?那他们人呢?有没有受伤?”

        李毅道:“韩省长,你只问他们有没有受伤,却不管那些被撞之人的痛苦啊!”

        韩铁林道:“李毅同志,我真不知道这个事情。这帮小兔崽子,怕我批他们,没敢跟我说实话。”

        李毅道:“他们的车子都是进口名贵跑车,经撞啊!没出什么大事!”

        韩铁林明显松了一口气,说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的确有些为难你。但是,你要清楚,这三个人,都是省里面老同志的家属。这个人情,你不能不卖啊!”

        李毅心想,韩铁林这是把话挑明了来说啊!也好,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大家也不必藏着掖着了,便道:“韩省长,人情是人情,但国法是国法。如果国家制订出来的法律,只针对普通大众,那还有什么意义?”

        韩铁林道:“我说过了,大道理不必多说。你只问一句,放人还是不放?”

        李毅道:“我尊重法律,一切等待法律的判决吧!”

        韩铁林道:“李毅同志,你做人不能这么古板吧?谁没有个求人的时候?今天我有事求你,你如此不承情,他日难保你没有什么事情不求到我们头上来!”

        李毅淡淡的道:“如果是我的亲人家属做出这种事情来,我绝不求情,只会请求法院依法重判!纵子即是害子!今天他们运气好,没有被撞死,难保有一天,他们就会死在这飙车上!”

        韩铁林道:“你先把人放了,我们会教育他们,不会叫他们再乱来了!”

        李毅道:“有些错误,可以知过就改,而且善莫大焉,但有些罪过,只能用律法才能洗去!”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粗重的急喘声!

        显然,韩铁林是真的被气急了!

        韩铁林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不给面子的下属!

        但现在有求于人啊!就算他贵为省长,这个时候也得向李毅求情呢!

        那三个小混蛋,是在李毅地盘上犯的事,理应交由绵州市来审判,而判的轻重,李毅这个市长大人,拥有很大的话语权!

        虽然说,断案是法院的事情,而且法院办案相对比较独立。但查案和侦察,都是公安机关在进行。法院也是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进行审判!

        而绵州市的公安机关,掌握在李毅的手里!

        就连公安局长,也被李毅整在手里了!

        韩铁林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窝囊过!

        堂堂的省长大人,居然要反过来向自己手下的一个市长求情!

        这个市长还不肯给面子!

        事到如今,韩铁林也不能向李毅发火,自己越是发火,只会更加刺激李毅,那就更没有商量余地了!

        他平复心情,说道:“李毅同志,这样吧。肇事者是侯小雷,不是我侄子,你把他放了吧!其它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你爱怎么办都行!”

        他这也是无奈之举。李毅油盐不进,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自己的亲侄子保住再说!

        李毅的确有些心动,因为这次车祸事件,是侯小雷造成的,只要把侯小雷绳之以法,也算说得过去了。而把韩铁林的侄子放掉,又可以卖个天大的人情给韩铁林,这对自己以后在西川的布局,是大大有利的。

        然后,李毅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那种政客。他当官,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如果连这种公平和正义都不能维持的话,那他当这个官,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还不如辞官从商,用金钱和财富,去实现更大的人生理想!

        “韩省长,既然令侄并没有撞死人,想必法院也会对他予以轻判的,既然如此,你也就不必费尽心思的为他谋划了。”李毅沉声说道:“请恕我说一句不知轻重的话,其实,让他适当的吃一些苦头,对他今后的人生,只有好处。”

        韩铁林道:“我大哥就这么一个儿子,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结婚呢!你要是让他去坐牢,他将来还怎么生活?”

        李毅道:“韩省长,你错了,不是我想让他去坐牢。我惟愿天下人,人人平安幸福!只不过,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违反了道路交通法规,对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是律法不容情,是他自己不珍惜!”

        这话说得很重,像是在训示一个后辈一般!

        韩铁林被训得没有一点还手余地了,再说什么都是徒劳无益!

        “李毅同志,你真行!”韩铁林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李毅苦笑一声,他明白,韩省长最后那句话,并不是在夸他!

        那是一种极端气急极度无奈之下的发出的怒吼!

        李毅仿佛能感受到韩铁林那阴沉的脸上,布满了乌云!

        今天虽然拿话逼住了韩铁林,令他无话可说。

        可是,韩铁林心里的刺,也被李毅种下了无数根,这些刺,会让韩铁林对李毅的观感,发生最根本的改变。

        也许,李毅和韩铁林之间,注定不能和睦相处了。

        说不定什么时候,韩铁林就会抓住机会,向李毅还以颜色,讨回今天被拒绝的面子!

        李毅最担心的,却并不是来自韩铁林的压力。

        韩铁林的侄子,只是飙车,所犯的罪过并不十分严重。

        李毅在想,侯天威的儿子侯小雷,这个肇事者,如果重判的话,那刑法是很严重的。

        侯家岂会袖手旁观?

        侯家人要是动用在中央的势力,向李毅施压,向绵州市委市政府施压,那个时候,又该如何措置?

        李毅右手搁在办公桌上,五指不停的轻轻敲击桌面,他俊眉微蹙,似乎在思量着什么重大的事情!

        “李市长。”秘书田华敲门进来,轻声喊道:“邵书记来了。”

        李毅眉眼一动,缓缓点头:“快请进来。”说着起身迎到门口。

        邵逸先阴沉着脸走将进来,一进门就问:“李毅同志,你那个高虎是怎么搞的?”

        李毅道:“高虎?他怎么了?”

        邵逸先一脸的气急败坏:“怎么了?他做的好事啊!他居然把韩省长的侄子,还有梁秘书长的儿子,再加上省公安厅侯副厅长的公子,一股脑儿全给铐了!”

        李毅道:“哦,原来是此事啊!我早就知情了。”

        邵逸先一愣,说道:“李毅同志,这个高虎是个鲁莽汉子,不懂官场套路也就罢了,你可是堂堂的绵州市长,怎么连这个轻重都不知道呢?这三个人,是我们能抓的吗?”

        李毅道:“邵书记,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可知道,高虎同志为什么抓这三个人?”

        邵逸先摆手道:“我不管为什么抓他们,你叫高虎赶紧把他们给放了!我刚才打电话给高虎,这家伙居然不听我的话!”

        李毅心里暗乐,心想高虎就是高虎,能抗得住压力啊!

        “邵书记,这三个人,昨天晚上在我市人民路上飙车,撞翻了一辆小车,四死一重伤!”李毅沉声说道:“他们在我们市境内犯的案,我们不抓他们,谁来抓他们?”

        邵逸先其实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他也是接到省里不停打来的电话,受到了上级的巨大压力,不得不前来跟李毅商量此事。

        “李毅同志啊,话是如此,可是,这三个人——你想想看,这怎么能抓啊!刚才韩省长和梁秘书长,还有侯副厅长,都打电话来向我求情了,叫我立即放掉这三个人!”邵逸先苦笑一声,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

        李毅淡淡的道:“我刚才也跟他们通过电话了。我只有一个回答:那就是等待法律的判决!”

        邵逸先一愣,说道:“你就这样跟韩省长说的?”

        李毅点了点头。

        邵逸先道:“李市长,你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