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

    作品:《官路弯弯

        程登云再也没有话可说了。他悲愤交加,缓缓放下话筒,恼怒的看向高虎,那脸色阴沉得能刮下冰棱子来!

        高虎从程登云的通话中,大致可以猜测出来,自己胜了!

        “程登云同志,”高虎并没有落井下石,对待一个失去了官职的官员,根本用不着多说什么了:“有什么工作要交接的吗?”

        程登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好交接了!你以前原本就是在公安部门工作,对局里的工作,很快就可以上手的。”

        旁边那两个副局长,都是一愣,心想程局长就这么认输了?

        “程局!”一个秃头的副局长道:“你要走了吗?”

        程登云黯然道:“我要离开了,你们好好的安生工作,不要多想。”

        “凭什么啊?你工作得好好的,凭什么撤你的职?我就不服气!”秃头副局长义愤填膺的说道。

        程登云扯着嘴角笑了笑,习惯性的在宝座上坐了下来,伸出双手去拿桌面上的文件,忽然,他的手僵住了,他缓缓缩回手,站起身来,说道:“高虎同志,请你先出去,容我和副手们说几句话。”

        这时,除了那两个副局长之外,还有很多公安局的同志都围过来看热闹,他们挤在门口,不敢进来。

        高虎点点头,大步走了出去,对围在外面的同志说道:“你们的程局长,马上就要卸任调离了,大家都进去跟他告个别吧!”

        那些同志都愣住了,但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也没有进去,还是站在外面不动。

        这时,另外一个留着一头浓密头发的副局长,紧跟着高虎走出来,喊了一声:“高局长,请留步。”

        高虎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自顾自的往前走。

        那个副局长赔着笑脸,又喊了一声:“高局长!”

        高虎这才明白过来,此人口中所谓的高局长,正是自己呢!

        “哦!”高虎道:“你是?”

        “高局长,我是市局的副局长,我叫孔明。”

        “什么?孔明?”高虎不由得微微失笑。

        “呵呵,正是孔明,个个孔明诸葛亮嘛!我这个名字,是我爷爷给起的,他最敬佩的人就是诸葛亮,所以就给我起了个名字。”

        “孔明同志,找我有事?”高虎问道:“程登云同志就要离任了,你不去跟他道个别?”

        孔明淡淡一笑,说道:“这个不着急,我跟程局长并不是太熟。”

        “哦?”高虎心想,此人说话颇有意味啊!他这是在急着跟程登云划清界限吗?

        不管孔明出于什么目的,他毕竟是第一个投奔高虎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副局长,份量不轻呢!

        高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坐一坐,聊聊天?”

        “好啊,要不就去我办公室吧!”孔明笑着走到前面,伸手请高虎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去坐。

        高虎看了一眼程登云的办公室门口,只见那些围观的人都已经散去了,只有少数几个人走进了程登云的办公室里。

        人未走,茶已凉!

        这是官场的常态,高虎也司空见惯了。

        “高局长,请。”孔明请高虎进来,亲自泡了一杯茶端给高虎。

        “高局长,”孔明笑道:“你跟李市长很早就相熟了吧?不不不,你别误会,我没有打听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在想,如果你们不相熟,李市长也不会千里调将,把你给调到绵州来。而你也甘愿放弃滨海市的优越工作,跑到中西部小城市来发展,足见你们之间,情谊深厚了。”

        高虎哈哈一笑,说道:“孔明同志,你这名字没有白取啊,你还真是神机妙算呢!你说得对啊,我跟李市长,是老相识了。”

        孔明道:“绵州治安一向不咋的,这一切,跟领导者治理地方的能力,是休戚相关的。高局长来到绵州,担当公安局长的重任,肯定能给绵州带来勃勃生机,让绵州的治安工作,更上一个台阶,摆脱过去那种一潭死水的状态。”

        高虎心想,孔明这是在变相的数落原任局长程登云的不作为呢!

        身为新任局长,高虎当然不会跟随他的话题去诽谤前任,只道:“孔明同志,工作不是某一个人可以做好的。需要一个团队、一个部门,上上下下,精诚团结,共同努力,这才能把工作成绩提上去。”

        “是是是,”孔明道:“高局长微言大义啊!令我深受启发。但蛇无头不行,一个部门,人手再多,但领头羊只有一位,在绵州市安公局里,你就是咱们的头!今后,我们就在你的领导下,团结一致的开展各项工作!”

        高虎适时的道:“咱们局,也是在市政府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而市政府的头,是李市长。”

        孔明眯着双眼,笑道:“对对对,我们应该围绕在以李市长为中心的市政府领导身边,努力工作,敬党爱业……”

        这些官话、套话,高虎其实很反感,但当其时也,他又不能表现得过于厌恶,甚至还要装出很欣赏孔明的的样子来。

        在这个新老交替的关键时刻,拉拢一个副局长,意义重大。

        “孔明同志,我初来,对局里的工作,也不太熟悉,一切还得仰仗你的帮助。”高虎说道。

        孔明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为你出出计策还是可以的,有什么要跑腿的事情,也可以吩咐我去做嘛!”

        高虎问道:“局里一共有几个副局长?”

        孔明呵呵笑道:“四个。其中一个是桂子贤同志,就是刚才跟我一起在程登云同志办公室里的那个。我们我喊子贤同志为桂公公,因为他头发少嘛!又没有胡子,很像一个公公。”他改口好快,马上就称呼程局长为程登云同志了。

        高虎点了点头,心想那个黄石才,跟程登云关系很好哇!

        “还有一个副局长,名叫姚景远,兼任南城区的区公安分局局长,他一般都在南城区那边办公。”孔明笑着继续介绍。

        “哦!”高虎道:“兼任南城区的分局长,这个姚景远同志,肩头的担子很沉啊!”

        “可不是嘛!”孔明道:“景远同志年纪又大了,老是这么两头跑,他身子骨也吃不消啊!像这种重担,应该交付给年富力强的同志挑一挑了。”

        高虎心想,你这是在打小报告,想抢班**了吧?

        正要说话,敲门声响起来,一个年轻的同志恭敬的报告道:“孔局长,程局长在那边又闹起来了。”

        孔明讶道:“好好的,又闹什么?这位是新来的局长高虎同志,还不快见过高局长!”

        “高局长好!”年轻警员道:“程局长刚才打电话给省厅的侯副厅长,侯副厅长说了,在最后的调令还没有下达之前,谁也不能动程局长的位子。所以,程局长又不走了……”他说完之后,拿眼睛去打量高虎的表情。

        高虎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年轻警员应声退下。

        高虎苦笑了一笑,心想自己的这次调任,何其的曲折啊!

        他别无它法,只能继续求助于李毅。

        李毅再次接到高虎打来的电话,听完他的诉说后,沉声说道:“好了,高虎同志,你且莫着急,此事交给我来办理就行了。你只管安心当你的公安局长!有我李毅在,我看谁敢赶你走!”

        安抚完高虎之后,李毅的脸虎起来,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心想不肯歇停的人还真是多啊!

        李毅打电话给省公安厅的尉国成厅长,说道:“尉厅长,怎么回事啊?”

        尉国成一头雾水:“什么怎么回事啊?”

        李毅道:“我们绵州的公安局长人选啊!不是早就说定了吗?怎么又变卦了?”

        尉国成道:“没有啊,不是你调的滨海市一个同志吗?”

        李毅道:“这个同志叫高虎,已经来到绵州上任了。可是,我刚才接到他的报告,说省厅的侯副厅长通知了我市的原任局长程登云同志,说没有他侯副厅长的命令,谁也不能接任绵州市的公安局长一职。”

        尉国成语气一沉,说道:“侯天威?他在搞什么鬼把戏!李毅同志,高虎同志调任绵州公安局长,我已经签字同意,他侯天威说话也不管用了!你只管让高虎同志上任即可!”

        李毅道:“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尉厅长,能不能麻烦你亲在打个电话给程登云同志,把这个命令亲自下达?不然,程登云同志总以各种借口进行搪塞,不肯离开呢!”

        尉国成道:“好!回头我就打这通电话,另外,特事特办,我叫人即刻把高虎同志的任命状送给绵州!”

        “好啊!”李毅微微一笑:“那就有劳尉厅长了。改天我去省城,一定要请你吃个便饭,聊表谢意。”

        尉国成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就在此时,尉国成办公桌上的另一部电话机急剧的响了起来。

        尉国成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很有威严的声音:“尉国成同志吗?绵州市调换公安局长一事,暂缓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