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有人不肯让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有人不肯让位!

    作品:《官路弯弯

        令李毅和高虎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低估了绵州市里面的反抗势力,也低估了他们所能使用的手段!

        高虎上任的头一天,绵州市里就发生了不少事情,让这个新来的公安局长头痛不已。

        李毅力排众议,一力主张,调高虎入川。

        这对绵州市公安系统里的同志而言,他们失去了一个最佳的晋升机会。

        原任局长程登云同志,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削职远调,从遥远的滨海市里,调来一个陌生的高虎同志,绵州市公安局里那些有希望和机会替代程登云职位的人,心里很不服气,开始在背里地兴风弄雨。

        高虎上任来得匆忙,他来之时,程登云还没有离开绵州市。

        当高虎踌躇满志的赶来上任,兴冲冲的走进绵州市公安局大楼,却遭遇到了无比的尴尬!

        公安局长只有一个办公室,但这个办公室里,却坐着人!

        这个人就是程登云同志。

        当高虎走进去时,程登云正煞有介事的在办公!

        “你是谁?”程登云抬起头来,瞪了高虎一眼。

        “你是程登云同志吧!我是新来的绵州市公安局长高虎!”高虎不卑不亢的说道。

        程登云冷哼一声:“绵州市只有一个公安局长,那就是我程登云!你算老几啊?谁叫你进来的,赶紧出去!”

        高虎一见程登云这气势,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心怀愤恨,不想轻易交权。

        “程登云同志,我是上级部门正式任命的绵州市公安局长,请你让位吧!”高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心想你都是过去式了,还占着茅坑做什么?

        程登云的确是心有不甘!

        好端端的,自己的局长职位就被辙了?

        这一切,恍然如梦!

        这个熟悉的办公室里,留下了他太多的回忆和眷念,他舍不得离开啊!——他也不是舍不得离开,如果他是荣升市政法委副书记或是高升到省厅去工作,那一定会欢欢喜喜打包离开的。

        现在,他是要黯然下野!等待他的,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命运呢!

        会被发配到哪个角落里去喝西北风呢?

        不行!程登云心里在呐喊:我不能任由李毅安排我的命运!

        “让位?”程登云轻轻冷笑,说道:“你想得倒美啊!任命?任命状在哪里?我怎么没有接到过上级部门的通知?高虎是吧?你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高虎表情淡定,他拖过一把椅子,坐将下来,沉声说道:“程登云同志,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事情已经真实的发生了,你与其在这里怨天尤人,还不如面对现实,在新的工作岗位上重新开始……”

        “放屁!”程登云激动起来:“你算老几啊?你凭什么来教训我?”

        高虎摆了摆手,说道:“程登云同志,我不是来跟你扯皮的。绵州市有大把工作等着我去做呢!”

        程登云尖声尖气地说道:“哟,你还想来工作?这里的工作,自有我来做,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高虎淡淡的道:“程登云同志,我们都是党员干部,又都是成年男人,没有必要这么婆婆妈妈的!你能不能男人一点,拿得起放得下?不要这样——像个泼妇!”

        “你说什么?”程登云腾的起身,一掌拍在办公桌面上,厉声道:“高虎,你是来找我打架的吗?”

        高虎也是个爆脾气,心想给你脸不要脸啊,我还怕你不成?他高大的身子突的站将起来,脚下一推,将椅子推开,用力过猛,把椅子给推翻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这响声就像是擂响的战鼓!嗵嗵嗵的激励着两条血性汉子!

        “打架!”高虎双手一捋袖子,冷笑道:“我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程登云看了看比自己高出半个头还有余的高虎,再打量一下高虎那强壮有力的身躯,有些害怕的闪躲着眼神,沉声说道:“怎么了?你还想打人不成?借你三个胆,谅你也不敢!”

        高虎双目圆睁,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程登云道:“姓高的,别以为李毅在帮你撑腰,你就敢胡来!哼,在这个绵州市公安局里,我程登云说话,比你管用,也比那个李毅管用!”

        高虎道:“你居然直呼李市长的大名!看来,你是不想在绵州待了!”

        程登云咬牙说道:“李毅!哼,这笔账,我迟早要讨回来的!姓高的,我跟你实说吧,我现在正在四处活动,绵州市公安局长的位置,只怕还轮不到你来坐!你硬要赖在绵州的话,我可以赏给你一个副局长的职务!”

        “嗬!”高虎冷笑道:“你口气还不小啊!你以为你是省委老大呢?说给我职务就给我职务?程登云同志,你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你已经出局了!”

        程登云道:“高虎,你还想打人不成?哼,在我的盘里,我看谁敢动我一根毫毛!”

        高虎心想,我几时说过要打你了?大手一摆,说道:“程登云同志,我正式通知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里的主人,这里是我的地盘了。”

        程登云道:“是吗?”他轻蔑的看了看高虎,冷哼一声:“要不要试试看,这局里的同志们,是听我的调谴呢,还是听你的招呼?”

        高虎道:“程登云同志,你不必如此。人生中的起起落落,是很正常的事情。道路曲折弯弯,你我今天的形势不同而已,保不齐你日后也能飞黄腾达呢!你还是接受现实,交接好工作,体面的离任吧!”

        程登云道:“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告诉你,绵州公安局,是我的地盘!容不得你来指手划脚!”

        高虎道:“以前,局里的同志们敬得你,那是因为你是局长,而且这个局长是上级党委机关任命的,尊重你,就是尊重上级党委和主管部门!现在,你已经离任了,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人走茶凉!现在的市局,已经不是你的天地了!你还是安静离开的好!”

        程登云道:“姓高的,你还挺自信的啊!可惜了,过度的自信,就是自大!你太过自大了!别的地方我不敢说,但在绵州市公安局,就算李毅亲来,只怕也指挥不动下面的同志!”

        高虎道:“程登云,你太高估自己的影响力了!”

        这时,有两个副局长已经被惊动了,他们从隔壁办公室里跑了过来,问道:“程局,怎么回事?这是谁?怎么跑到你办公室里来撒野呢!”

        高虎一看他们的肩章和领子,就知道他们的职务,说道:“两位副局,你们来得正好。我是新来的公安局长高虎。程登云同志老是不敢让位,你们跟他比较熟,麻烦你们劝劝他吧!”

        “新来的公安局长?”那两个副局长怔忡住了。

        “程局?”他们小心翼翼的看向程登云:“难道常委会上的谣传都是真的?”

        程登云被李毅罢免的消息,早就传了出来,但程登云一力辟谣,说那都是有人故意中伤,根本没有这回事情。

        与此同时,他和市政法委书记应时良一起,在四处活动,做垂死之前的挣扎,想赶在上级的调令下来之前,想办法改变这一局势!

        “哼!分明就是个骗子!”程登云道:“他说是新来的局长,你们就信啊?姓高的,你拿出上级的任命出来给我看看?”

        高虎是直接从滨海过来的,因为李毅告诉他,绵议处形势紧张,要他即刻赶过来开展工作。因此,他甚至来不及到省公安厅去跑一趟,也来不及拿到一纸任命状,就急促的赶来上任了!

        这原本也无可厚非,已经既成事实,上任是早晚之事,就算上级的任命暂时未到,也不会妨碍他的到任。

        这就好比,你买了一套房子,而房产证总是不能按时发放到你手里的,但这并不妨碍你享有这套房子的所有权,谁也不会跑过来赶你出去。

        但高虎就是碰上了程登云!

        两个都是硬汉子,这一相碰,难免就会擦枪走火。

        那两个副局长,素来知道程登云跟政法委应书记关系不浅,因此对程登云是毕恭毕敬的,其中一人说道:“程局所言极是啊,就算有新的局长任命,也不可能这么快吧?此人肯定是个假冒货!”

        另一个副局长更是尖酸刻薄:“哪里来的野人?敢跑到咱们公安局里来胡闹!来人,把他打出去!”

        高虎一看这架式,心想绵州市局里的情况,比自己来之前想象的还要严重呢!

        为了避免发生更大的冲突,酿成不必要的惨案,高虎一个箭步向前冲了过去。

        程登云见高虎冲将过来,吓得后退两步,失声道:“你想做什么?”

        高虎瞥了他一眼,抓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程登云见高虎只不过是打电话而已,这才松了口气,暗自责怪,觉得自己太不淡定了。

        “李市长,我是高虎。”高虎对着话筒说道:“打扰你了。对,我已经到了公安局,只不过,出了一点事情,得麻烦你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