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六章 意乱情迷,木槿花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六章 意乱情迷,木槿花开

    作品:《官路弯弯

        上官谨完全陷入了昏迷状态。

        李毅不知道对方下的是什么药,对杨妙道:“妙妙,你帮忙喊个医生过来。”

        这时,上官谨睁开眼睛,轻声说道:“李毅,不要找医生,我没事。”

        李毅道:“好些了没有?”

        上官谨脸色绯红,说道:“李毅,今天谢谢你了啊。”

        李毅微微一笑:“你没事就好了。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啊?”

        上官谨扁嘴道:“我……算了,我不想说了。”

        李毅对杨妙道:“妙妙,你回去休息吧。小薇,你也早些睡。”

        杨妙乖巧的应了一声,告辞离开。

        戚戚早就累了,正哈欠连天呢,也跑去睡了。

        上官谨躺在沙发上,挣扎着坐将起来,扶着脑袋,看着李毅,说道:“我身上火辣辣的,没有一丝力气。”

        李毅道:“那我扶你上床休息吧。”

        上官谨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

        李毅抱着她,来到卧室,把她放在床上,说道:“你把衣服脱了啊,别感冒了。”

        上官谨还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双眼迷离的看着李毅,不舍得离开。

        李毅笑道:“怎么了?”

        上官谨摇了摇头,说道:“身上好热。”

        李毅道:“可能是药性还没有过,要不我去喊个医生过来瞧瞧吧!”

        上官谨满脸的羞红,说道:“不要……”

        李毅道:“那你休息吧!”

        上官谨忽然伸手拉住了李毅的手,轻声说道:“你留下来……陪我。”

        李毅感觉她的手烫得很,怕她生病感冒,便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只觉她的额头更烫手!

        “呀!”李毅道:“小谨,你发烧了呢!”

        上官谨摇了摇头,媚眼如丝,看着李毅,手上用劲一拉。

        李毅顺势坐在她身边,心想上官谨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难道那些人下的是迷.情药物?

        “小谨,”李毅沉声道:“你被人下药了。”

        上官谨道:“我知道,肯定是那种很下作的药,我努力的用内力在克制自己呢!”

        李毅道:“我去找个医生来看看……”

        “不要……”上官谨说着,忽然坐起身来,抱住了李毅,呓语道:“李毅,我要你抱紧我。”

        李毅心想,肯定是药性发作了!上官谨能撑这么久,算是很厉害了!

        “小谨,小谨!”李毅轻轻推她,但上官谨却抱得更紧了。

        “好舒服,你再抱紧一点嘛!”上官谨喘息着,呼吸沉重,热热的气息,吹打在李毅的脖子上,麻麻痒痒的。

        李毅来西川后,还没有亲近过女人,被一个大发春.情的大美女抱得这么紧,很快也心动了,他双手扶住上官谨的肩膀,温声说道:“小谨,不能这样啊。”

        上官谨樱唇微张,完全不顾少女的羞涩,往李毅脸上拱。

        烈焰红唇,意乱情迷!

        这种情况下,李毅自制能力再强,也自把持不定!

        “小谨。”李毅道:“你好些了没有?”

        上官谨用力抱紧李毅,说道:“你再抱紧一些,就更舒服了。”

        李毅的双手,缓缓移动到了她的背后,拥抱住了她,心想就算把她当妹妹看,抱一抱也没有什么吧?

        “李毅,李毅。”上官谨火热的红唇,在李毅的脸上亲吻。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小谨,以后不许你耍小姐脾气啊,不能说走就走。”

        上官谨道:“我才不是小姐脾气呢!我只是看不惯你老是跟别的女人**……我心里难受。”

        李毅拍拍她的后背,说道:“我自有分寸的啊,我跟别的女人,不会那么随便的……”

        上官谨道:“唔!”她的嘴唇,找到了李毅的嘴唇,噙住了,伸出丁香小舌,往李毅嘴巴里钻。

        李毅喔了一声,刚好张嘴在说话呢,被她吻了个结实!

        “小……谨!”

        李毅被上官谨抱得紧紧的,她又是个练家子,力气很大,李毅根本就没有挣脱的可能!

        她饱满鼓胀的胸脯,挤压在李毅的胸口,那种极富弹性的挤压感,让李毅的心跳渐渐加速!

        他毕竟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很正常的男人!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还能坐怀不乱,估计只有柳下惠和伪君子能做到了。

        李毅变被动为主动,捧着她的脸,尽情的热吻。

        上官谨不再满足于亲吻了,她的双手往李毅衣服里面摸进去,把他的衬衫从裤子里拉了出来。

        李毅的呼吸变得粗重而急促。

        两个人的嘴巴紧紧亲吻在一起,手在对方身上摸索,从对方的**上寻找感官的刺激。

        李毅低声道:“小谨,你想好了啊。”

        上官谨唔唔两声:“李毅,我就想你来跟我好呢!”

        李毅彻底情动了,一股蛮力从体力升起,强行抱住她,把她压倒在床上。

        上官谨喃喃的道:“李毅,我还想你爱我,更深的爱我……”

        李毅喘着粗气,重重的嗯了一声,一边爱抚她,一边解她的衣服扣子。

        上官谨是那种比较保守的女孩子,穿着方面,总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女的皮肤,不轻易露给别人看。

        李毅解开她的衣服扣子,帮她脱了上衣。她里面只穿着一件细毛线打底衫,李毅双手拉住毛线衣的衣襟,往上一推,直接推过高耸的山峰去。

        好完美的曲线啊!

        李毅怔住了!

        上官谨因为从小习武,肌肤异常紧致,白晳的皮肤,如凝脂一般,腰身和肚腹,组合成一个完美的曲线,活像一只小肚子的玉净瓶!

        受得这**的刺激,李毅的呼吸变得异常粗重,最后的担忧和顾虑也消失了!

        他的手轻轻的在她的腹部移走,用温柔的抚摸,来挑逗她身体深处的渴望。

        其实,此时的上官谨,完全不需要李毅的挑逗了,她的情,她的渴望,正是她美好人生中最浓烈的一刻!

        她抓住李毅的手,把它放到自己高耸的胸脯上,身子不停的扭动,渴望着男人的手前去爱抚。

        李毅的手一触碰到那胸峰,身体里的原始**立即苏醒了过来。

        两团软绵绵的肉球球,却能坚挺的耸立在平坦的胸口,这本身就是女人身体上最美的杰作!

        他双手握住她的双峰,轻轻的揉捏,虽然隔着胸罩,但一样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的柔韧和弹性。

        “排扣在后面。”上官谨轻声说。

        李毅嗯了一声,双手探到她背后,熟练的解开了她的胸罩排扣。

        也不脱她的衣服,胸罩一松,双手往上一推,那对大白兔就活脱脱的跳跃出来了。

        李毅一手握住了一只,不停的抚摸揉捏,俯下身子,用嘴唇和舌头去舔食她的敏感部位。

        上官谨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了,臀部不停的往上翘,似乎在期待某种东西的进入!

        李毅是情场老手了,不急不徐,慢慢的做足前戏。

        那种连衣服都不脱就圈圈叉叉的游戏,李毅是不屑于玩的,他要玩就要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上官谨这么美丽的尤物,既然已经躺在自己的身体下面了,他自然也要尽情的挑逗情兴,一切水到渠成时,也就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合体境界。

        “唔,李毅,”上官谨微闭着眼,脸色酡红如血,她双手攀上李毅的腰身,用力往下压,嘴里轻轻说道:“我要,我好想要……”

        李毅终于放开了她那两只生长得如此完美的挺立高峰,解开她的裤子,慢慢的往下拉。

        上官谨身体好,就算是冬天,她也只穿了一条牛仔裤,把裤子一脱,她里面穿着的小内裤就露出在李毅的眼里。

        那是一条纯棉的白色内裤,上面还印着一只可爱的天蓝色的机器猫!

        呵呵!李毅不由得笑了。

        “你笑什么啊?”上官谨娇嗔的说道:“我下面不好看啊?”

        李毅道:“好看,这上面的机器猫更好看。

        “这是我最喜欢的卡通人物。”上官谨道:“它那个口袋里,要什么有什么,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想拥有这么一只宠物呢!”

        “我也喜欢它,嘿嘿,那就让我当你的机器猫吧,你要什么,我就给你变什么出来!以后,你就把我带在身上吧!”李毅的手摸上了机器猫。

        “喔?真的啊?那你怎么变出我想要的东西来呢?”上官谨媚眼迷离的问道。

        李毅道:“你知道你现在想要什么,我这就给你变出来。”

        上官谨道:“你说我想要什么?”

        李毅看着她,不说话,把自己脱了个精干,说:“这就是你想要的。”

        上官谨羞怯得无地自容。

        李毅呵呵一笑,把她那条机器猫内裤也给脱了。

        哇!李毅惊讶地低声道:“小谨,你下面好美啊!像个白馒头一样呢!你这是还没有发育成熟吧?你看看,这毛长得好稀疏呢!”

        上官谨的臀部急速的扭动了几下。

        李毅见火候够了,便扑上去,压在她身上,两个人严细合缝的进行结合……男女之间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情深意浓,互相交合。

        凡事满则溢,乐极易生悲。

        男女之间的烦恼,也就从这种极端的快乐开始。

        也不知经过了几番**,李毅和上官谨一直累到筋疲力尽,这才停止了疯狂的活塞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