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章 漫话缠头帮的发展史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章 漫话缠头帮的发展史

    作品:《官路弯弯

        果然,肖剑飞苦笑一声,说道:“我哪里敢去惊动警察啊?我只要跟官面上的人一来往,他们马上就会对小芸不利了。哦,小芸就是我的女人。”

        李毅道:“那你打算如何解决呢?通过江湖手段吗?在绵州之地,我可不允许进行团伙火并,不管是谁,敢在我的地界上犯事,我是绝不手软的。”

        肖剑飞嘿嘿一笑,说道:“所以,我才千方百计,把你请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说明此事。若不是看在过往交情的份上,我早就动手,大开杀戒了。”

        李毅神情一凛,心想幸亏自己跟肖剑飞相熟,不然,绵州地面上,将发生一起恶性的黑恶势力血战,其影响和后果是十分巨大的!

        “那你请我来,想让我如何帮你?”李毅沉声问。这场血战,能避免就应该尽量避免,如果不能避免,那就应该想办法将其影响降到最低。

        “李市长,我只求你一件事情,不要插手。”肖剑飞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想亲自解决!”

        李毅问:“那你想怎么样解决?”

        肖剑飞眼神里闪过一抹戾气,他沉声说道:“有些事情,只能靠血来洗礼!”

        李毅道:“肖先生,你别太激动,怨怨相报何时了?这个事情,还得妥善加以解决。”

        肖剑飞缓缓摇头,说道:“只怕很难。”

        李毅道:“你跟缠头帮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肖剑飞脸现痛苦之色,沉吟良久,这才说道:“数年前,我还在绵州闯荡,当时年少气盛,在一次打斗中,把一个人砍成了重伤,后来,那个人势力忽然大增,得到了几个官员的支持,在黑白两道呼风唤雨,成立了缠头帮,对我家展开了疯狂的报复,把我的父亲砍伤,后来不治身亡。我母亲悲伤过度,后来也抑郁而终……”

        李毅沉默了,心想这些混江湖的人,在刀口上讨生活,其实过得一点都不好。家破人亡者有之,妻离子散者有之。

        年轻人误入歧途,给自己、家庭、社会,都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问题!

        肖剑飞双手紧握拳头,说道:“我逃亡到南方省,本想在南方省建立一股强大的势力,杀回西川来报仇。但当我遇到小芸之后,被她的温柔善良所感动,决心放下一切仇恨,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李毅道:“浪子回头金不换。”

        肖剑飞道:“谁知道,我肯放下这段仇恨,他却不肯饶过我。他还记恨当年我砍他的一刀之仇,非要把我赶尽杀绝。他们抓不到我,就对我的女人下毒手!我去找他们谈判,他们就提出了那个要求。”

        李毅道:“就是要求你在南方省建立黑恶势力团伙,归他们调谴?迎接他们入主南方省?”

        肖剑飞道:“正是。他说,唯一能化解仇恨的办法,就只有这一条路径。但我知道,小芸就算死,也不希望看到我蹈袭覆辙,重操早业。所以,我没有答应他们,而是在想办法救出小芸。”

        李毅问:“那你想到了什么办法?”

        肖剑飞道:“没有别的办法。我已经探知小芸被关押的地点,打算冲进去,强行救人。这次救援行动,我们双方将有一场血的比拼。也许会血流成河。得知你在绵州为官,所以想请你帮个忙,不要管我们之间的恩怨。”

        李毅道:“这是不可能的。肖先生,我不会允许你们在绵州发生这种血并。如果真的不幸发生,那我将把你们所有参战的人,全部捉拿归案!绝不手软。”

        肖剑飞道:“李市长,我这是被逼无奈啊!请你体谅我。但凡我有一丝办法,我也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赌博。”

        李毅道:“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肖先生,我倒有一个想法。我正在谋划一场大行动,想把缠头帮一举端掉。但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很难找到他们的行踪和巢穴。既然你有他们的信息,那我们可以合作,你既帮自己救出了妻子,又可以不必付出生命和血的代价。”

        肖剑飞双眼一亮,问:“李市长,你是说,你能帮助我?动用官方的力量,来打击缠头帮?”

        李毅道:“我不是在帮你。对付缠头帮,这早就在我的计划之中了。太平盛世,容不下这种祸国殃民的败类。”

        肖剑飞道:“李市长,那我可得谢你了!我愿意听你的差谴!只要能救出小芸,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上刀山,下油锅,我若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

        李毅道:“没有那么严重。我只需要你探查明白缠头帮的内情,越详细越好,我们自会安排部署,将他们一网打尽!”

        肖剑飞道:“我有好几年没混江湖了,对缠头帮的事情,知道一些,但并不全面。”

        李毅道:“擒贼先擒王,我们只要把缠头帮的头领拿下来了,其它人自然就土地崩瓦解了。你可知道缠头帮的首领是什么人?”

        肖剑飞咬牙切齿的说道:“当然知道了,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李毅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肖剑飞道:“他就是一个魔鬼,一个人渣!”

        李毅道:“你跟我说说他的情况。我老听人说缠头帮缠头帮的,但对这个幕后人物,却一直没有看见过,也没有只的说起到他的情况。”

        肖剑飞道:“这个人长得人五人六的,名叫韩天宝,今年四十一岁,前后结过五次婚,每个老婆都是受不了他的虐待而离开的。但他却把这五个老婆都抓在手里,就算是离婚了,也不准她们改嫁,他想玩的时候,随时上门去玩,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李毅道:“还真是个流氓人物!”

        肖剑飞道:“韩天宝是绵州黄金铺乡人,那时的黄金铺乡,是最穷最穷的一个地方,村里人一般都送不起孩子上学。他初中没毕业,就跑到外面来混,什么邋遢的工作都做过,但都嫌辛苦,做不长久,不多时,便跟人跑到街上去打流了。”

        李毅道:“我很好奇,一个这样的人,他是如何发迹的呢?”

        肖剑飞道:“李市长,下面的话,我说出来,或许会有些难听,但又确实是真实的。”

        李毅道:“但说无妨。此地就只你我二人,出得你口,入得我耳。”

        肖剑飞道:“一个混混,再怎么厉害,也是斗不过官的。警察只要下死力气整治他,就能整得他翻不过身来!”

        李毅点头道:“不错。说得对。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民不与官斗,这也是老话了。”

        肖剑飞道:“坏就坏在,政府部门里,总有一些败类。”

        李毅脸色平静,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就有了贤愚不肖。不独官场如此。”

        肖剑飞道:“那倒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嘛。有一回,韩天宝被抓进了局子里,这一次劫难,反倒成了他发迹的转折点。”

        李毅道:“哦?在牢房里还能红运高照不成?”

        肖剑飞道:“巧的很,他跟一个当官的贪污犯关在了一起,两个人聊得投机,无话不谈。韩天宝又是个贪玩会玩的顽主,三言两语,就把那个贪官哄得跟亲兄弟似的。后来,那个贪官被放了出来,又重新做官了!他记念韩天宝的情义,把他给救了出来,两个人一拍即合,如鱼得水,一黑一白,捞钱财,玩女人,享受了人世间的诸般奢侈。”

        李毅心想,这个肖剑飞,还挺会说话的啊!虽然语含讥讽,但言语清楚,文辞精妙!

        肖剑飞道:“后来,他们的贪欲更加强大了,不再满足小打小闹,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缠头帮!韩天宝惯会笼络人心,意志力稍有不坚强的官员,就很容易被他拉拢。其实,他用的伎俩很低级,除了女人,就是金钱。但很多官员,就是倒在这两个害人东西上面了。”

        李毅道:“嗯。说得好。”

        肖剑飞道:“缠头帮在官场很有势力,但我并不知道他们具体拉笼了哪些人,李市长,你要是想动手,那可得三思而行了。一是行动前要周密计算,二是要严格保密,稍有泄漏露,只怕会前功尽弃,甚至会招来祸事!”

        李毅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我一直按兵未动,在这个事情上,除非有了周密的计划,能够一举尽歼缠头匪首,否则就不会轻举妄动。”

        肖剑飞道:“李市长,我可以帮你去刺探情报,请你尽快部署行动,我怕夜长梦多。小芸还怀着身孕呢,我怕她受太多的折磨。”

        李毅道:“放心吧,多刚一个星期,少则五天,就有音讯!”

        肖剑飞心焦的道:“要这么久啊?我怕等不及。”

        李毅道:“肖先生,缠头帮的厉害之处,你是知道的,就凭你带来的这些人,只怕还不能跟他们相抗呢!你要是相信我,就按兵不动,等我的通知!这期间,你可以跟他们屈意周旋,拖延时间。”

        肖剑飞道:“好,那我还有一个要求,请李市长一定要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