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他乡再会,意欲何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他乡再会,意欲何为?

    作品:《官路弯弯

        那两群汉子,听到女人的呵斥声,一个个都露出敬畏的表情,转身退走了。

        李毅不由得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眼,心想她一个眼神,就能把这许多人招来,又一声命令,就能将这些人赶走,她到底是什么人物?我将踏进去的,又是怎么样一个天地?

        这是一幢很古朴的大院子,院门口屹立着两座大石狮子,昂首怒目,形态毕肖。大门口挂着两盏红灯笼,在这静夜里透着几分诡异的色彩。

        “李市长,里面请吧。”女人风情万千的伸手过来拉李毅的手。

        李毅轻轻一闪,躲开了她的手,冷冷的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咯咯。”女人笑道:“李市长,你莫非是害怕了?”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害怕?你这里就算是无间地狱,我也如履平地!”

        女人道:“李市长言重了。请吧。我们是很有诚心请您过来的。”

        李毅道:“请我?用得着这么曲折吗?我是绵州的市长,你们是绵州的百姓,你们有什么事情想找我,尽管来就行了,何必搞这么多的手段?那路灯是你们灭的吧?那车胎也是你们爆的吧?”

        “李市长,我们也是出于无奈啊。”女人道:“因为,我们跟别的人不相同。”

        李毅道:“你们跟别的人不相同?难道你们是鬼吗?习惯于昼伏夜出,善于搞阴谋诡计!”

        女人道:“李市长,你骂人还真是不带脏字啊。到了里面,您就一切都明白了。”

        李毅略一沉吟,迈步向里面走去。

        穿过院落,来到一间客厅里。

        里面并没有李毅想象中那样,布满了拿刀执仗的凶人。

        厅里只坐住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居然还是李毅认识的人!

        “是你?”李毅惊讶过甚,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老熟人!

        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李毅在南方省认识的肖剑飞!

        “李市长,别来无恙?”肖剑飞起身笑着迎上前来。

        李毅道:“肖先生,怎么是你?”

        肖剑飞请李毅坐下来,然后对那个女人说道:“你带这个小朋友出去吃点点心,我跟李市长聊天。”

        他用的是命令的口吻,不容别人回拒。那个女人应了一声,对戚薇说道:“小妹妹,跟我来,我给你好吃的。”

        戚薇摇头:“我不走,我要跟李市长在一起。”

        李毅道:“小薇,你就跟这个大姐姐出去一会儿。我跟这个叔叔聊事。你放心好了,他是我的朋友。”

        戚薇这才跟着那个女人走出去。

        “肖先生,在南方省时,我对你是挺有好感的,你曾经帮助我好几次,让我铭记在心。”李毅淡淡的说道。

        肖剑飞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那时帮你的忙,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李毅道:“你不是在酒店里工作吗?怎么跑到绵州来了?”

        肖剑飞的脸色顿时一暗,说道:“李市长,此事说来话长。我在里面备了薄酒,咱们边喝边聊吧!”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我刚刚吃过饭,酒就不必了。”

        肖剑飞道:“是他们办事不力,我本来吩咐他们,请你过来吃饭的。”

        李毅皱眉道:“肖先生,请恕我直言,你用这种方法请我过来,手段有些下作啊!”

        肖剑飞脸色没有丝毫的不愉快,也没有一点的内疚之意,说道:“李市长,我用这种方法请你过来,实在是迫于无奈之举啊。还请李市长见谅。”

        李毅道:“肖先生,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肖剑飞道:“李市长,你在西州工作时,你可否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天上龙王,地上双虎?”

        李毅道:“不错,我听说过。这天上龙王,说的是天龙帮。”

        肖剑飞道:“正是。”

        李毅道:“这个地上双虎,其中一个是西州阿酷。”

        肖剑飞道:“看来,你对这几个人都很清楚啊。”

        李毅心想,阿酷正在接受劳动改造,赎清以前的罪孽呢!

        阿酷为国家立过功劳,李毅为他向法院陈情,请求法院轻判。法院在经过核实之后,决定对阿酷实行五年有期徒刑的判决。

        肖剑飞道:“李市长,那你可知道,那另外一虎,是谁吗?”

        李毅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听说,这另外一虎,早就收手归山了。”

        肖剑飞道:“李市长,不瞒你说,这另外一虎,就是我肖剑飞。”

        李毅讶道:“就是你?真是想不到。”

        肖剑飞道:“李市长,我以前也是在江湖上厮混的一个人物,闯下了很大的万儿,在江湖上,有一帮为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出来混的那阵,正是我年轻力壮之时,当时我才十七八岁吧,年少轻狂,血性男儿,聚了一帮子志同道合的兄弟,在南方省做出了许多大事来!那个时候,什么天龙帮,什么阿酷,都还只是一些小混混呢!”

        李毅心想,不就是一个混黑.社.会的流氓头子吗?别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但他只是沉着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肖剑飞道:“忽然有一天,我醒悟过来了,也厌倦了江湖上的这种生活,于是选择了退隐。我一个开酒店的朋友,因为屡受黑恶势力的欺负,所以请我前去坐镇帮忙。我才到那边当了一个保安头子。”

        李毅缓缓点头,心想肖剑飞真是深藏不露啊!

        “那你怎么跑到绵州来了?”李毅问。

        肖剑飞道:“我刚才说到,忽然有一天,我醒悟了。我是因为一个女人醒悟的。这个女人让我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真善美。让我扬弃了过往的所有罪恶。”

        李毅不由得看了一眼门口。

        肖剑飞笑道:“不是她。是另外一个女人。”

        李毅笑道:“我也在想,她这样的人,应该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肖剑飞神情一黯,说道:“我以前在江湖上混的时候,结了不少的仇敌。有一句话说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想退出江湖,奈何江湖不让我退出?”

        李毅道:“你以前的仇敌又找上门来了?”

        肖剑飞道:“是啊!他们找上我,把我的女人给绑走了。”

        李毅眉毛一扬,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把你的女人绑到这里来了?”

        肖剑飞道:“嗯。根据可靠线报,的确是在绵州城里。我被逼无奈,这才重操旧业,聚集了一帮以前的手下,前来讨个公道。”

        李毅道:“那你把我找来,又是为什么?”

        肖剑飞道:“我得知你来到绵州当市长,心想只有你可以帮上我的忙了。”

        李毅道:“你请我帮忙,还用这种绑架的方法?”

        肖剑飞连连摇头摆手,说:“对不起啊,李市长,因为跟踪在你身边的人实在太多了,不用这种方法,我根本无法接近你。”

        李毅虎躯一震,说道:“什么?跟踪在我身边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肖剑飞道:“你还不知道?”

        李毅沉声道:“我真的不知道。”

        肖剑飞道:“我来绵州后,一直想跟你联系,但发现总是有人在跟踪你,所以我一直不敢露面跟你相会。”

        李毅真是无比震惊,问道:“你知道跟踪我的,是些什么人吗?”

        肖剑飞道:“知道,就是绑架我女人的那些仇敌!”

        李毅道:“他们跟踪我,是为了什么?”

        肖剑飞道:“这个,我就不知情了。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过他们?”

        李毅道:“他们是谁?”

        肖剑飞道:“缠头帮啊!”

        李毅道:“原来是他们啊!想不到你的仇敌也是缠头帮!我正在想办法,要一举铲除这个毒瘤呢!”

        肖剑飞道:“难怪了,他们神通广大,肯定要想办法对付你的。”

        李毅道:“缠头帮素来在西川之地行走,怎么会跟你成为仇敌?”

        肖剑飞道:“这事说来话长了。我并不是南方省人,而是绵州人。我在绵州时,跟缠头帮经常打架,后来,缠头帮势大,我被逼南下。”

        李毅道:“原来如此。他们为什么绑走你的女人?”

        肖剑飞道:“他们想让我替他们办一件事情。”

        李毅道:“他们这么厉害了,还要请你帮忙?想必一定是十分艰难之事了。”

        肖剑飞道:“不是很难,但有违道义,我不屑为之。”

        李毅道:“方便透露是什么事情吗?”

        肖剑飞道:“当然,我既然想请你帮忙,自然是事无不可对你言。他们想南下发展,叫我把南方省的黑恶势力进行整合,然后交由他们掌管。”

        李毅道:“他们想到南方省发展势力了?”

        肖剑飞道:“估计是想扩展势力范围吧!现在的南方省,天龙帮被严打过几次之后,七零八散,这个时候进驻南方省,确实是一个难得的良机。很容易一统江湖的。”

        李毅道:“你的这些情报都准确吗?”

        肖剑飞道:“保证准确。”

        李毅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公安局帮忙?”这话刚问出来,便知道自己问得多余了。以缠头帮的实力,肖剑飞去找公安局报案,岂不是多岂一举?

        李毅更担心的是,缠头帮果然一直在盯着自己,那么,他们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