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久违的侯家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久违的侯家人!

    作品:《官路弯弯

        邵逸先沉声问道:“李毅同志,你举荐何人?”

        李毅道:“此人也是公安系统的一个同志,曾经因为有过特殊功勋,得到过公安部的特别嘉奖。”

        邵逸先微微动容,说道:“那这个同志,不是咱们市里的?”

        李毅并没有吹牛,高虎因为解救异国落难同胞事件,的确荣获过公安部的特别奖励。

        “他在滨海市公安局工作。”李毅道:“我向上级公安部门打了报告,请他们协调此事,借调高虎同志前来绵州担任公安局长一职。”

        邵逸先微微愠怒,说道:“李毅同志,你这个事情很严重啊!你都向上级公安部门打过报告了,为什么不早些通知我——和时良书记?”

        李毅道:“我得先知道,他愿不愿意来,上级公安部门愿不愿意调他来啊!”

        邵逸先道:“你就不怕我们不愿意他来吗?”

        李毅道:“他可是得到过公安部长嘉奖的好同志,能来咱们绵州工作,对我们的工作只有帮助。难道,邵书记,你还不想这么好的同志前来吗?”

        邵逸先道:“不管这个同志是不是真好,但你也不能因为他要来,就把程登云同志给挤下去吧?”

        李毅道:“邵书记,我想你理解错了。我是先有了撤换程登云同志的心思,这才想起借调这个好同志前来帮助。”

        邵逸先问道:“你说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李毅道:“高虎,高兴的高,老虎的虎!此人善于破案,刑侦,长期工作在公安工作的第一线,破获过不少大案要案,荣立过两次个人三等功。”

        应时良道:“他在滨海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来绵州抢程登云同志的饭碗呢?”

        李毅略微不快,说道:“应书记,不是他要来,而是我想借调他过来!”

        应时良道:“我不同意!我是市政法委书记,在这个事情上,我有绝对的发言权!”

        李毅心想,你不同意顶个屁用!

        “邵书记,我是很严肃很认真的在常委会上提交这个议题,请常委们认真的探讨。”李毅不理睬应时良,径直向邵逸先说道。

        邵逸先沉吟道:“李毅同志,你无端端的从外面调一个公安局长过来,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这会让本市公安系统的同志怎么想?他们不明真相,还以为市里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呢!”

        李毅道:“只不过是一次正常的人事调动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关大局,不拘小节了!”

        邵逸先道:“就算你想撤换程登云同志,也应该从现在的同志中挑选一个合适的顶替上来。你这悄声不响的从外面借调一个进来,是要寒了同志们的心的!”

        应时良听了,挥手大手,哇哇大叫道:“邵书记,谁说要撤换程登云同志了?我坚决不同意!程登云同志干得好好的,凭什么换他?这个事情,就算闹到省公安厅去,我也要讲个道理!”

        李毅抬起眼皮,不咸不淡的看了应时良一眼,淡淡说道:“这个事情,我已经上报给省公安厅了,并且请他们协助借调滨海市的高虎同志。”

        应时良将脸一沉,说道:“那这个事情,绝对不可能成事!”

        李毅轻轻哦了一声:“应书记,你为何说得如此笃定啊?”

        应时良道:“省公安厅的侯副厅长,跟程登云同志有着非常之谊,程登云同志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侯副厅长绝对不可能同意你撤换程登云同志的建议!”

        李毅双目神光一闪,心想你终于说到点子上来了!

        侯天威!

        那可是侯家的一员大将啊!

        久违了的侯家,想不到,又在西川之地相遇了!

        “是吗?侯副厅长既然如此在乎程登云同志,想必一定会为他另外安排一个好工作吧?”李毅淡淡一笑,完全不在意。

        应时良道:“侯厅长不可能同意你的这个建议!”

        李毅道:“邵书记,我们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正了,直接进入常委表决吧!如果过半常委都以为程登云同志该被调换,那我们说得再多也是多余的。”

        邵逸先心想,你李毅现在真是大气得很啊!动不动就要常委表决,仿佛常委会是你家的家庭会议似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不等他开口,应时良说道:“邵书记,且慢,先不要进行常委表决,这个事情,我敢打赌,省里是断断不可能同意李毅同志的提议的。我这就打个电话去问问情况。”

        邵逸先正愁不好拒绝李毅呢,闻言点头道:“很好,时良同志,你就问个清楚,也好叫李毅同志死心啊!这绵州的官员,可不是他家菜田里的瓜果,他想摘谁就摘谁?哼,没门!”

        李毅眉毛微微一扬,说道:“邵书记,你这话可说得有些过分了!我所有的一切提案,都是为了绵州大局着想,是为了绵州的发展大计着想!我若有半分私心,叫我不得好死!”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不必赌咒发誓的,你没来之前,绵州一片升平景象,反倒是来之后,到处出问题!这些干部,本来都干得好好的,被你这么一闹,反而变得人人都不合格了?”

        应时良道:“别的人我不说,但程登云同志是我手下的官,我得为他做主。李市长,你想撤谁的职都行,想动程登云同志,你是想也别想!”

        李毅淡淡的说道:“我就动了,你等着瞧吧!”

        应时良冷笑一声,摸出手机来,对众人说道:“同志们,请大家稍等,我打个电话就好。”

        常委们都是来开会的,反正是坐着看热闹,等等又何妨?

        这场常委会召开之前,常委们就料到今天必定有一场龙争虎斗。果然,李毅的表现,没有让他们失望,让他们看到了一场精彩的大戏!

        紧张精彩的剧情一幕幕上演,跌荡起伏,扣人心弦,像一出好莱坞大戏啊!

        现在,剧情再次掀到了一个高.潮部分!

        应时良和邵逸先联手,抵挡李毅的进攻!应时良更是拉上了省公安厅的侯副厅长!

        可是,李市长为何还是如此淡定呢?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侯副厅长从中作梗吗?

        应时良显然跟侯天威很熟,手机里保存着侯天威的私人联系电话。

        为了彰显他的人脉关系,应时良并没有回避常委们,而是当着大家的面,跟侯天威通电话:“侯厅长,你好啊,我是老应啊!”

        侯天威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也就是一个副地厅级别,跟应时良是一个级别的。

        省公安厅的副厅长有好几位,侯天威是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权力仅次于公安厅长。听说侯天威很快就要高升了,有可能进省政法委,也可能接任省公安厅长。

        侯天威又是一个十分有背景的人,这一点,他并不忌讳,有时还有意无意的向人透露自己的这种深厚背景,以赢得他人的敬重。

        所以,应时良虽然跟他是一个级别,但言语之中,颇为恭敬。

        “时良同志啊,你好啊!几时来省城,咱们聚聚吧!”侯天威轻松的笑了笑:“把登云同志也喊上啊,咱们几个一起出去玩玩。”

        “侯厅长,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正好是为了登云同志之事呢!”应时良说着,瞥了李毅一眼。

        李毅安静的坐着,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电话那边,侯天威躺在办公椅上,左手握着电话,右手玩弄着一只钢笔,笑道:“登云同志怎么了?”

        应时良道:“我们正在召开常委会,李市长提议,要撤登云同志的职呢!”

        “撤职?开什么玩笑?”侯天威惊讶的道:“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说出这种大话来?没有我侯天威的同意,哪个敢撤他的职?”

        应时良心想,侯天威还真的很护犊子啊!一听他的爱将程登云职位不保,侯天威不明青红皂白的就气急了!

        “侯厅长,是咱们绵州市的李市长啊!”应时良提高了音调说道:“你不会连李市长都不知道吧?我只人说,他前不久还跑到韩省长的办公室门口,把梁利国秘书长给打了呢!”

        侯天威道:“哦?李市长?我倒是听说有这么一号牛逼哄哄的人物,只不过没见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敢在西川省里翻筋斗云!”

        应时良嘿嘿一笑:“三头六臂倒是不至于,不过,他要撤登云同志的职,却是千真万确的。”

        侯天威道:“你们这么多的常委,还怕他一个人兴风作浪?”

        应时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轻声说道:“侯厅长,这话说来就长了。李市长说,撤程登云同志职的事情,他已经上报给了省公安厅,相关领导已经批示了?”

        侯天威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码事!这怎么可能?这种大事,我岂能不知情?你别被他的**阵给骗了!”

        应时良得意的看向邵逸先,说道:“哦,原本没有这回事情啊,那估计是李市长记错了吧?”

        众常委面面相觑,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话了。

        李毅起身走到应时良身边,伸出手,沉声说道:“把电话给我,我来跟侯厅长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