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乘胜追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乘胜追击

    作品:《官路弯弯

        邵逸先道:“同志们,李毅同志提出来,要撤换现在的财政局长潘正东同志,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这一次,邵逸先有绝对的把握获得胜利,打败李毅。

        刚才那一次,邵逸先把失败归结于李毅开场的强势。

        现在李毅想乘胜追击,拿下潘正东,这在邵逸先想来,是不可能的事情。

        潘正东算不上邵逸先提拔起来的人,但也是邵逸先提名并一力让其获得了常委会的通过,从而让他当上这个财政局长的。

        邵逸先不会无缘无故安排一个财政局长上位,他当然有他的想法和打算。

        只要掌握住了财政大权,那不管是谁来当这个市长,都得乖乖的听他市委书记的话。

        事实上,潘正东跟邵逸先也走得很近。虽然出于某些忌讳,并未跟邵逸先有过密的公开联系,但私底下的来往还是很密切的。

        所以,当邵逸先要潘正东划走一千万时,潘正东虽然有些忌惮李毅,但还是同意了潘正东的做法。

        现在李毅想撤潘正东的职,邵逸先是断然不肯答应的。

        潘正东跟在座的常委们,都打过数年的交道了,彼此之间也该有些情份存在,邵逸先相信,大多数常委,还是相信和支持潘正东的。

        副书记庄传林头一个表态:“我反对撤潘正东同志的职!潘正东同志我是十分清楚的,他工作兢兢业业,做事踏踏实实,待人诚诚恳恳,从来不与人结怨。虽然财务紧张,但我们这些市里领导,只要有事找他,他就一定会想办法帮忙。这样的好同志,怎么能把他的职给撤了呢?我坚决反对!”

        邵逸先微微一笑,说道:“传林同志说得好,说出了我的心声啊!这样一个勤苦耐劳的好同志,怎么能说撤就给撤了呢?除非,有一个更好的职位给他,让他高升一级,那还差不多!如果是平级调动或是变相的降级调动,我看还是免了吧!”

        庄传林笑道:“潘正东同志现在已经是正处,再往上走,就是副厅了,这个提拔职权,不在咱们市委。那是省委的事情了。”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为潘正东大唱赞歌,也是在为他拉票。

        邵逸先道:“诸位常委,你们跟潘正东同志也是颇有感情的,在一起工作了几年时间,潘正东同志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信你们和我一样清楚。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请你们一定要做出公正的决断!”

        副书记宋伟业说道:“我也反对撤潘正东的职。潘正东同志为人如何,大家心里都有数。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

        邵逸先满意的点点头,看向副书记姚迎春,心想刚才你投了我的反对票,我现在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支持我,我就不计前嫌,和你重修旧好。否则的话,哼哼!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姚迎春看了邵逸先一眼,读懂了他眼里的含义。

        但姚迎春很快就移开了眼光,目视前方,缓缓说道:“财政局长这个职务,关系可谓重大,潘正东同志是很不错,他为人随和,待人真诚,不会使小心眼。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好同志。”

        邵逸先微微一笑,心想姚迎春啊姚迎春,算你识相啊!你是我的副手,你要是一心一意支持李毅的话,我对你还能像往常那样推心置腹吗?只要你肯回归,那我们还可以做一对好搭档!

        姚迎春轻咳一声,话锋一转,说道:“只不过,潘正东同志也有他的局限性。他既不是学财务出身的,以前也没有在财政系统工作过。我没有记错的话,他担任市财政局长之前,是在交通局当副局长。交通系统和财政系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他能当好交通局的领导,未必能当好财政局的家。”

        邵逸先听出姚迎春的言外之音了,脸色一沉,说道:“迎春同志,你的记性还真好啊!不错,潘正东同志以前是在交通局工作,但他调任财政局也有几个年头了,再难的工作,他也该摸熟了,现在换帅,又要叫一个不懂财务工作的同志上来,岂不是又要从头熟悉业务?”

        姚迎春道:“潘正东的局限性,并不止于此。他不熟悉财务工作也还罢了,更严重的是,他的自我思想十分严重!在财政局里,唯他独尊,谁也不能跟他唱反调,凡是跟他唱反调的同志,都会被他恶意打压。这就导致了财政系统的一言堂,这对开展工作是十分不利的。因此,我觉得适当的调整一下他的工作,也是可以的。”

        邵逸先道:“人无完人,谁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嘛!至于一言堂,我倒觉得,这事情见仁见智,有人以为这是坏事,我反倒觉得这是好事情,证明潘正东同志很强势,又能镇得住人,这也是一个领导者必须有的修养啊!”

        姚迎春道:“我知道这样一个事情,前年吧,有一个刚刚分配过来的大学生,他是学财会毕业的,平时善于动脑筋,也善于提问。进入市财政局之后,他秉承了在学校时的这一好习惯,用心的统计研究,发现了市财政系统中存在的重大疏漏,并一举研究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财务管理系统,兴冲冲的跑到潘正东同志那里去表功,结果被潘正东骂了个狗血喷头,后来更是将他调离了市里,发配到吉县一个乡镇的财政所工作去了!”

        李毅颇感兴趣的接口道:“有这种事情?既然是好事情,潘正东同志为什么不接受,反而要把人给赶走呢?”

        姚迎春道:“说来叫人难以理解,只不过因为那个小同志,在向潘正东汇报时,老是说这么一句话‘潘局长,你以前的工作方式不对’,哈哈!你们想想,一向自高自大的潘正东同志,能听得下去吗?他不等这个小同志说出他的那套绝妙好方法,就大发雷霆之怒,叫他滚出办公室去了。”

        “哈哈!”几个常委都笑了,因为他们也很熟悉潘正东的脾气,知道他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李毅道:“自大一点就是臭!这个潘正东,真是太过分了!”

        邵逸先道:“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件事情?不会是迎春同志你捏造出来的吧?”

        姚迎春板着脸,沉声说道:“怎么可能?邵书记要是不信,可以把潘正东同志喊过来问问。那个被发配的小同志,跟我是校友!虽然隔着这么多届,但他还是很念校友之情,在得知我是他的学长之后,亲自跑到我家里来拜访,专程请我喝过一次酒。那时,他刚刚毕业,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一百多块钱,但他那个豪爽劲头,我是记忆犹新啊!”

        邵逸先讥笑道:“都说吃人家的嘴短,迎春同志,你是吃了人家的酒,所以现在就替他说话吧?”

        姚迎春道:“我要肯替他说话,前年就说了!但他很懂道理,怕我为难,就主动跟我说,他正好想到下面乡镇去工作一阵子,或许可以有更大的发展前途。还一再嘱咐我,叫我不可为了他的事情,跟市委领导们闹不愉快。他真是个好同志啊!”

        这件事情,一直窝在姚迎春的心里,像一根刺一般,不拔不舒服。他一直都想帮这个小同志一把,可是,他又知道,潘正东是邵书记的人,如果和潘正东作对,那就是跟邵书记过不去呢!

        出于明哲保身的考虑,他理智的选择了退缩。

        现在,李毅提出要撤掉潘正东的职务,正合他心意,于是把这段陈年旧事翻出来,用以佐证潘正东的不良道德。

        李毅听了,却是暗自叫好,心想姚迎春实在是太可爱了啊,自己正想睡觉呢,他马上就把枕头给送过来了!

        有了姚迎春的这段话做注脚,好过李毅说一千道一万了!

        邵逸先道:“我们眼里的潘正东,跟你们说的怎么完全不同?他是一个谦谦君子啊!连脾气都很少发!迎春同志,你不要无故抹黑他!”

        姚迎春冷笑道:“你是市委书记,他在你面前,当然是赔着小心了,但在他的下属面前,就展现他强硬固执的一面了。这也是他这个人多面性格的表现。”

        “看来,对潘正东同志有异见的,不止我一人啊!”李毅呵呵一笑,说道:“一个领导,可以强势,但切切不可忌才嫉能。周瑜式的领导,他再厉害,最终也只能注定失败的命运。我建议换掉潘正东,也有他刚愎自用的原因在里面。”

        组织部长文红花率先响应,说道:“我最讨厌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人。这种人在家里,是家庭霸主,在单位,又是办公室霸主,跟这样的人共事,简直就是一咱噩梦。我同意调整潘正东同志的工作。”

        三比三了!

        邵逸先一种不好的预感,潘正东在常委里面,假乎并不怎么得人心啊?

        难道今天这个常委会,真的要把潘正东搞走?

        那自己岂不是要再折一将?

        邵逸先眼珠乱转,开始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