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外的常委表决结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外的常委表决结果

    作品:《官路弯弯

        常委们都不敢看邵逸先那张黑着的脸。

        跟邵逸先认识这么久,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他摆出这种脸色出来。

        市委组织部长文红花同志看向李毅,微微一笑。

        李毅也回以一笑,两个人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却已经尽在不言中。

        不知道是不是文红花的女儿杨妙从中起了作用?

        李毅帮助杨妙,其目的,也就是为了拉拢文红花的这一票。

        当然了,他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文红花,但文红花是个聪明人,自己给他她女儿这么好的一个演出机会,她一定会投桃报李的。

        果真如此!

        这一票稳妥妥的到手了。之前所有的担心都不存在了。

        到现在为止,和邵逸先打成平手,这对新扎市长李毅来讲,算是十分难得了。

        这次常委会议召开之前,李毅认真的做过一番部署,这些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现在的战况,让李毅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邵逸先双眼瞪起来,阴沉着看了李毅一眼,心想你这小子,到底有什么魔力?一来绵州,就把常委们的心都给吸走了!

        他将目光落在市纪检委书记赵水泉身上,缓缓问道:“水泉同志,你的看法呢?”

        他声音阴沉异常,仿佛有满腔的怒火憋着无处发泄呢!

        赵水泉看了看邵逸先,又看了一眼李毅,说道:“我支持邵书记。”顿了一顿,他又补充说:“我在乡镇待过,对农技站等站所有所了解,这些机构大都是闲置的,里面的人员其实也可有可无,我认为,邵书记的改革,正当其时,符合改革发展的大方向。”

        五票了!

        再次领先!

        邵逸先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由此可以看出来,邵逸先其实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所有的心情都表现在脸上,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高兴还是愤怒。

        李毅看惯了京城部委高官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修养功夫,再看看邵逸先的表现,感觉此人完全不算一个合格的政客。就连自己的修养功夫,也比他要老练得多。

        不管内心多么的翻江倒海,外表都是平静无波!

        这是李毅多年从仕以来所慢慢修炼而成的。

        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让人摸不着你的底,看不穿你的心思。

        接下来,还有三个同志,一个是常务副市长宗德超,一个是市委统战部长李战军,一个是市军分区司令顾长生。

        邵逸先看向李战军,说道:“战军同志,你是做统战工作的,但以前也在农村待过,你觉得农技站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李战军一脸平静的说道:“正因为农技站没有起到他们相应的作用,所以农民们才缺少科学的指导和管理!我觉得,李市长的方法更加可行,农技站不应该辙,而应该加以重视和管理,让他们走上正轨,为我市的三农经济服务!”

        邵逸先沉声道:“那你的意思呢?”

        李战军淡淡的道:“我想我说得已经够明白了。我支持李市长。”

        邵逸先脸色一阴,抽了抽嘴唇。

        这刚到手的胜利,马上就溜走了!

        五比五平了!

        邵逸先的目光看向常务副市长宗德超,看到宗德超眼神里有一种热切的希冀神色!他心念一动,心想李毅在挖我的人,我何尝不能挖他的人呢?

        政府那边,只有宗德超一个常务副市长是常委,一般来讲,这一票,都是投给市长的,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之间,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设置这一常委职务的初衷,也有加强市长话语权的用意。

        邵逸先笑眯眯的道:“德超同志,你今天还没有发过言呢!何故如此沉默啊?难道是被工作压抑得太过抑郁了?”

        这话语带双关,说宗德超被工作压制,分明就是指被李毅打压。

        宗德超道:“工作挺顺利的,李市长如此强势,大事小事他都管了,我们当副手的,也就清闲多了。”

        这话同样语中含刺!

        李毅淡淡的道:“每个副市长都有自己分管的工作,但市里的工作只有这么多,副市长的配置又太多了,所以大家才会觉得轻闲,这也是我之所以提出减副的重要原因。人浮于事,交叉管理,这对市政的施行,是不利的,也拖摆了文件报告的审批进度,浪费了市民的时间。要想构建一个高效、服务型的政府机构,减副是头一件大事。”

        宗德超本想恶心李毅两句,却给了李毅重提减副话题的借口!

        邵逸先道:“减副这个事情,省委已经召开过专门的书记会议,进行过讨论,我们在此就不必置喙了!德超同志,你的意见呢?是支持农技站所的改革呢?还是支持李毅同志的加强?你是政府的常委副市长,又是绵州的老市长了,在这个问题上,很有发言权,我很想在乎你的看法!”

        他把后面那句话说得很重,以提醒宗德超注意其中的深刻含义!

        宗德超微微一笑,说道:“当初我听到邵书记提出的这个改革建议时,我就觉得很好,深得人心,符合发展潮流。不只是农技站,还有农经站等其它站所,都可以仿照此例进行改革。我对邵书记的决策,是打心眼里拜服的!”

        这马屁拍得太露骨了!

        其它常委都露出不屑的表情来。

        邵逸先很享受这个过程,这个被人吹捧奉承的过程!

        “呵呵,看来,咱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邵逸先笑得很舒心,他是真的舒心了!

        六票了!

        已经占一半的票数了!

        邵逸先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向李毅,心想我已经有六票了!你还想跟我一战吗?

        李毅的表情还是老样子,让人看不出来他的真实想法。

        邵逸先呵呵一笑:“德超同志真是深明大义啊!看来,多数同志,还是明白改革发展的大方向的!也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啊!长生同志,只有你没有表态了,你也谈谈你的想法吧!”

        只要顾长生这一票归自己所有,就可以完胜李毅!

        而顾长生这个人,投票一向是随大流,谁得到的支持票数多,他就支持谁。

        因此,邵逸先从心里发出了笑声,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

        顾长生打着哈哈一笑,说道:“我当兵之前,也是个农村人,在农村待过十几年,从小就帮家里人种田锄地。说句老实话,我从来不知道,政府部门里还有一个农技站的存在,更不知道,一个市里,居然有这么多吃干饭的干部!”

        这话似乎是要向着邵逸先而去的,邵逸先心花怒放,心想顾长生果然是选择支持人多的那一方啊!

        “呵,是啊!”邵逸先附合着说:“我也有些感想。这些个农技站的工作人员,分明就是吃干饭的嘛,就应该给撤了!”

        顾长生话锋一转,说道:“可是,农民们虽然世世代代都在经营土地,但他们文化水平低下,谈不上什么科学种植,完全就是凭着祖辈传下来的经验在种地。所以啊,既辛苦,又没有什么收成。唉,我就在想,要是有一些种得科学种植的人来帮忙的话,那该有多好?”

        邵逸先沉声问:“那便怎么样?”

        顾长生道:“刚才听到李市长说要加强这些个农技人员的管理和培训,让他们更好的服务三农经济,我就从心眼里觉得好啊!简直是太妙了!我支持李市长!”

        呃!

        一向随大流走的顾长生,居然破天荒的支持起票数少的一方来了!

        六比六平手!

        邵逸先的脸再次阴沉下去。

        虽然是平手,虽然说,如果程泽田不走,他邵逸先还是赢了!可是,这对一个坐山虎来讲,平手就意味着输了!

        李毅才来多久啊?他就能在常委会上跟自己平起平坐!

        这种人,太可怕了!

        假以时日,自己还是他的对手吗?

        顾长生讲完之后,对着李毅挤眉弄眼的笑了笑。

        李毅也还以一笑,直到此时,他才略感放松!

        别看李毅刚才一脸的轻松,实则心里无比的紧张呢!

        这是他当绵州市长后的第一场常委会,他为此做出了诸多的部署,就是为了胜利!

        而最终,还是只是平手!

        幸亏开局的时候,李毅把程泽田这个家伙给踢走了!不然,他今天就是一个输!

        “平手啊!”组织部长文红花轻轻一笑:“这可怎么办?邵书记,你刚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你不是说,要是平手的话,就算李市长赢?现在真的出现平局了,这该如何办呢?”

        邵逸先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把胜果让给李毅,刚才那些话,不过是说说罢了!

        一个官员的讲话,你要是什么都信,那你就太天真了。

        庄传林道:“邵书记是一把手,理应多半票,平局的话,应该算他胜出。”

        邵逸先当然巴不得如此啊,可他不能这样说,只道:“这个不太好吧?”

        李毅摸了摸下巴,沉声说道:“既然是平局,那就再投一次票吧!这次要采用无记名的投名方式,大家在纸条上打个圈圈,就是代表支持邵书记,打个勾勾,就代表支持我李毅!”

        嗬!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