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三农经济畅想曲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三农经济畅想曲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话刺痛了庄传林等几个副书记,因为这些常委里面,只有他们几个人的头衔上扛着一个大大的副字!

        “哼!”庄传林冷笑一声,说道:“李市长,你好大的口气啊!就算是省委冯书记,也没有你这么大的自信吧?你说减副就减副啊?”

        邵逸先道:“不管是谁,也不论他是什么职业,只要做好了本职工作,我觉得都是很好的干部,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农技站的去留问题,不能跑题了。减副的事情,暂时不讨论!”

        一把手发了话,庄传林等人也就偃旗息鼓了。

        李毅心想,也行,饺子得一个一个来吃,先把农技站的改革问题解决了吧!便说道:“农技站等乡镇七站八所,的确应该改革了,再照现在这个情况下去,这些站所,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邵逸先微微一讶,心想李毅怎么双转过头来支持起我来了?

        不等他高兴得太早,李毅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却不能乱改!该保留的还得保留,该整编的就得整编!”

        邵逸先道:“难不成,李毅同志还有什么更好的改革建议?”

        李毅早有准备,他拿出一份文件来,说道:“这是我来绵州之后写的一份关于乡镇站所改革草案,一直忙于修改,今天才敢拿出来,请诸位常委讨论。”

        邵逸先冷哼一声,心想果不其然,李毅如此反对自己,原来是他有了改革方案!

        “是吗?你还能拿出什么改革方案来?”邵逸先明显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李毅这么年轻,又文质彬彬,况且是从京城下来镀金的,这样的人,对下面市县的工作,能了解多少?更别说对三农工作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改革方案了!

        就连其它常委,也对此持怀疑态度!他们也觉得,像李毅这种年轻官员,学识或许很足,闯劲干劲也很大,但论实际工作经验,却还是邵逸先略胜一筹。

        李毅道:“我这个报告比较长,我给大家先说一下大概吧。我的理念是,乡镇农技站,不但不能撤,还应该得到重视和加强!”

        “什么?”邵逸先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觉得不可思议!

        李毅淡淡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市的乡镇农技站,还应该继续重视和加强!”

        “李市长,你没有搞错吧?农技站还要加强?”邵逸先脸色愠怒,心想你这是故意跟我作对吧?我说要减人,你就说要加强?

        李毅道:“不错。我到下面的几个乡镇去视察过,发现咱们市里的三农产品和农业作物,其产量都十分低下,就连主产作物——水稻,其产量也低于全国的平均亩产量。其它经济类作物,要么产量低下,要么根本就没有进行种植!”

        邵逸先道:“所以我才说嘛,这个农技站,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农业工作做成这个样子,养他们这帮废物做什么呢?每个县有几百名农技职工,全市有一两千人!他们占的还都是国家正式职工编制!这可是一笔十分庞大的支出啊!我觉得,应该改革了!我在三合县进行的改革,也取得了很好的反响,事实证明,我这个改革,是深得人心的也是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

        李毅道:“诸位,有一个事实,我想我们在座的常委们都十分清楚。”他缓慢的环视众人,然后问道:“咱们绵州市,是一个什么样的市?她有什么的优势?她有什么样的劣势?这些问题,想必大家都能回答上来吧?”

        没有人接李毅的话,他们都安静的听着。

        李毅伸出右手四指,徐徐说道:“四个字:农业大市!”

        众人不由得缓缓点头,承认李毅说得对。

        绵州地处内陆腹地,工业底子薄弱,自古以来,就是个农业大市。

        李毅沉声说道:“一个农业大市,居然要把农技站给撤了,那这个市,还有什么发展前途可言?就好比一个长跑运动员失去了双脚,一个缝纫师失去了双目!咱们市的三农工作,将变成一个瞎子!一个残疾人!咱们市还怎么发展?还怎么前进?”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没有你说得这么严重,你不要危言耸听。农技站存不存在,对咱们市的三农工作,并没有起到多大的影响和作用!反正他们也是个摆设,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一刀切了!”

        李毅道:“并不是农技站的技术人员不行,而是咱们政府的管理体制有问题!我们要做的,并不是一刀切,把他们赶下岗位,省下他们的那份口粮和俸禄!而应该,好好的组织和利用这些人的专业技术才能,为三农工作服务,为咱们市的经济发展服务!”

        这是一个全新的理念,跟邵逸先的想法截然不同!北道而驰!

        邵逸先当然不会同意李毅的这种做法,说道:“实际问题是,这些人的存在,并未给三农工作带来任何好处,反而白白浪费了国家粮食和工资!靠他们,我们的三农工作是做不起来的!”

        李毅道:“工业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农业这个大产业的发展做为根基。我们市如果想朝着工业大市的目标进步,就必须先把农业产业做大做强。只有农业稳定了,咱们市才有机会发展其它工业产业。而发展农业,离不开这些农技人员。他们长年累月工作在三农工作的第一线,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农民!也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当地农作物的种植和规律!这是我们干部中的一批宝贵人才!我绝不允许任何人轻易的将他们开除出干部队伍!”

        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情绪感染了大部分的常委们。他们也都在农村待过,出生在农村或是在农村工作过,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只有经常接触土地的人,才能了解土地的脾性,才能种出好的庄稼来。

        只有邵逸先阴沉着脸,默不做声。

        李毅道:“农民很辛苦,也很勤劳,他们付出的比牛还多,但他们得到的,却比任何人都要少!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缺乏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常委们都坐端正了,认真的听着李毅讲话。

        李毅自己带了个水壶,他拧开壶盖,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我以前在南方省工作过,那边的水稻亩产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有的亩产达到了八百公斤以上!而我们的呢?还徘徊在两三公斤左右!南方省跟我们省一样,都是农业大省,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组织部长文红花笑道:“我知道,因为南方省有一个杂交水稻之父!而我们没有。”

        “哈哈!”几个常委都愉快的笑了起来。

        李毅道:“文部长说到点子上来了!杂交水稻之父啊!为什么人家就这么重视农业工作的研究?而咱们就这么放任自流?我们没有杂交水稻之父,但我们可以引进先进的种植技术啊!”

        邵逸先道:“我们市现在种植的,也是杂交水稻!但亩产就是上不去嘛!这有什么办法?”

        李毅道:“为什么上不去?大家知道原因吗?是那些杂交种子水土不服吗?拉稀了?”

        “哧!”文红花扑哧笑了。

        邵逸先道:“每个地方的土壤不同,这产量自然也就不同了!”

        李毅道:“对啰!那么,我再请问大家,你们知不知道,咱们绵州的土地上,适合种什么?要种什么才能高产?”

        这个问题,现场没有人回答得出来。

        邵逸先不悦的道:“这是农技专家应访思考的问题!”

        李毅道:“可是,我们是执政者!是绵州的最高决策人!如果我们都不组织,都不重视,哪个农技专家会去测量咱们的土里适合种什么样的庄稼作物?邵书记刚才说得很对,专业,就应该找专业人员来解答。我们不懂土地的脾气,寻就应该交给懂土地脾气的农技人员去处理。”

        说到这里,大家隐约知道李毅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了。

        李毅缓缓说道:“因此,农技人员不能撤,非但不能撤,还应该得到重视和加强管理!请问,大家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邵逸先拧着眉头,心想自己被李毅带笼子了!绕来绕去的,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我同意李毅同志的分析。”统战部长李战军头一个表态支持李毅:“咱们市是农业大市,财政的进项,大部分来自农业,要想富裕,只能把农业搞起来!”

        李毅道:“如果大家没有不同意见,那我就要提出来一个全新的改革想法。用八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科技兴农,以农强市’!接下来,我将具体的阐述我这个改革的内容和做法……”

        “慢着,”邵逸先摆了摆手,说道:“李毅同志,你说要科技兴农,以农强市,我没有不同意见。我进行农技改革的目的,也是为了强市。只不过,我要请问了,你拿什么来引进科技?你又拿什么来举农?咱们市财政的情况,你可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