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二章 惊动中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二章 惊动中央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摸着下巴,嘿嘿一笑。

        邵逸先瞪了自己的秘书龚红星一眼,反问道:“省委冯书记的电话?”

        龚红星道:“是省委冯书记,请您马上接电话。”说着,走进来,把手中的电话递给邵逸先。

        省委冯书记的这通电话来得过于蹊跷啊!

        邵逸先来不及多想,接过电话,放在耳边,站了起来,说道:“冯书记,您好,我是绵州的邵逸先。”

        电话那边传来冯长健微微有些不悦的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邵逸先道:“冯书记,我正在开常委会呢。手机放在秘书手上。请问冯书记有什么指示?”

        冯长健道:“你们市委那个秘书长,是不是叫做程泽田?”

        “是啊。我和他一起去向您汇报过工作呢!”邵逸先眼皮一跳,看了程泽田一眼,然后又看了李毅一眼。心想冯书记这话里有话啊!

        冯长健道:“他是怎么回事?”

        邵逸先一头雾水,问道:“冯书记,请问是什么事情啊?”

        冯长健道:“他欺负女同志的事情!”

        邵逸先浑身一震,恼怒的目光射向李毅,心想好啊,你李毅有种,这么快就把状子告到省委冯书记那里去了!哼,我就不相信了,冯书记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

        “冯书记,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你不要听信了某些人的一面之词。”邵逸先道:“程泽田同志是个好同志,他只不过有些口花花,多关心了那个女同志几句,那个女同志误解了程泽田同志的意思,这才起了冲突。”

        程泽田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傻了!

        省委冯书记居然打电话过来,专门为了谈自己调戏女下属的事情!

        完了,程泽田心如冰凉,心想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自己这个色上司的头衔是摘不掉了!

        而这一切,全都拜李毅对赐!

        程泽田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李毅,如果眼神能杀人,他早把李毅杀戮千万次了!

        其它常委则是转动心思,凝神细听邵逸先的讲话,时不时的瞥李毅一眼。

        李毅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异样目光,却处之泰然。

        只听邵逸先继续说下去:“冯书记,程泽田同志绝对是个好同志,我以我的党性和人格担保!肯定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在您面前说了些不中听的话。这些人的话,你大可不必理会。”

        “什么?”冯长健沉声道:“你说的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指的是谁?”

        邵逸先讥诮的看了李毅一眼,说道:“就是那些向您散布谣言的人啊!”

        冯长健道:“邵逸先同志,你知不知道,是谁通知我的吗?”

        邵逸先道:“这个人,我当然知道,就不用说出来了吧?”

        冯长健大声道:“邵逸先同志,你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任!你可知道,这个消息,是国办通知我的!说江首长的指示,叫我彻查程泽田同志性侵女下属之事!还说这个事情的影响十分恶劣,在我们的党内,绝对不能充许这种老鼠屎的存在!”

        邵逸先整个人都惊呆了!

        居然是江首长告诉冯长健的?

        那江首长又是怎知道的?

        邵逸先不由得看向李毅,想到了李毅刚进门时所说的那段话。他心里巨震,心想李毅没有撒谎?他跟的跟江首长通过电话了?

        冯长健语带责备的道:“邵逸先同志,你所说的那个别有用心的人,就是指江首长吗?”

        邵逸先头冒冷汗,头一回感觉到这会议室里的空调开得有些过高了!

        “不,不,不,”邵逸先连迭声说道:“冯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江首长的坏话啊!我不知道是江首长告诉您的。我还以为……”

        冯长健沉声道:“你以为!什么事情都以你的想法为标准吗?邵逸先同志,你的态度很成问题啊!”

        邵逸先道:“冯书记,我知错了。不过,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绝对不敢诋毁江首长。”

        其它常委的目光,齐刷刷的飘了过来,盯在邵逸先身上。

        江首长?给冯长健通报此事的,居然是江首长?

        程泽田同志调戏女同志的事情,居然惊动党中央了!

        众人的目光又偏移到程泽田身上。

        程泽田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威风八面,紧张的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他仿佛在等待着审判!

        常委们自然想到了,李毅刚进来时,说他跟江首长通过话!

        那么毫无疑问的,是李毅告诉了江首长!

        江首长听信了李毅的话,并把电话打到了西川省委!

        省委的冯书记,又打到了绵州市委!

        一个小小的性骚扰事件,因为李毅的插手,变得严重异常!

        世上之事,怕就怕认真二字!

        一旦上面认真了,再小的事情,也能无限放大!

        众人的目光,又转移到了李毅身上。

        李毅为什么要小题大做?为什么要把黄裳受调戏的这件事情,大肆声张?

        他仅仅是为了替可爱又可怜的黄裳同志讨一个公道?还是别有用意?

        在这个常委会议召开之际,他此举肯定别有深意!

        那就是要让所有的常委们都清楚的认识到一件事情:李毅同志是一个有背景的同志,是一个可以直接跟上面对话的同志!是一个值得你们大家结交的同志!

        这种做法,为李毅迅速的打开局面,站稳脚跟,有着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

        李毅不想把时间无限浪费在官官相斗上面,但又难以避免要跟各方势力纠缠争斗,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快刀斩乱麻,在短时间里树立起自己的绝对权威,让别的人不敢轻捋虎须!庶几可以避开一些恶意的争斗!

        因此,当李毅接到黄裳的告状后,微一思索,马上就想到了这个好主意,他打算好好利用这次性骚扰事情,达到自己的某种政治目的。

        程泽田是邵逸先的左膀右臂,如果能成功的斩断这只臂膀,那对邵逸先来说,绝对会是沉重一击。

        于是,李毅精心导演了这场戏。

        而所有的戏码,都按照李毅的预计在进行中。

        这些想法只在众人脑海里一闪而过,而邵逸先还在继续跟冯长健通话。

        冯长健厉声说道:“邵逸先同志,你现在告诉我,程泽田是不是性骚扰了女同志?”

        “是,有那么一点意思,”邵逸先组织着措词,努力的想为程泽田开脱:“但真的不严重,连女同志的手都没有摸到。”

        冯长健哪里还信这家伙的鬼话,说道:“邵逸先同志,你还在包庇他吗?我告诉你,省委决定对程泽田同志进行严肃处理!你不必再为他辩护了!”

        邵逸先道:“冯书记,不就是一件调戏女同志的小事吗?又是犯罪未遂,没必要从严处理吧?”

        程泽田听到从严处理四个字,眼皮都跳了起来了。

        冯长健道:“什么叫小事?这是关系到党纪国法的大事!程泽田的错误,严重影响了我们西川省党员干部的形象,让咱们省委在江首长面前丢脸了!你知道江首长怎么说的吗?说我们是怎么考察干部的?连这种人渣流氓也可以混进高级干部行列来!”

        邵逸先心里一凉,心想这事情只怕真的没有挽回余地了!便问道:“冯书记,那请问省委打算怎么处理程泽田同志?我希望能尽量从轻处理。”

        冯长健道:“程泽田同志不再适合担任绵州市委常委,也不再适合担应绵州市委秘书长这等大任,立即免去程泽田同志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职务,另行安排工作!”

        邵逸先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个小小的错误,就把一个常委给撤了?

        “冯书记,这也太严重了吧?程泽田同志平时表现十分优秀,偶尔一点过失,就如此调整,会让其它同志们寒心呢!”

        “邵逸先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人犯了错误,难道不应该接受应有的处罚吗?我没有开除他的党籍,留党察看,已经够仁慈了!怎么,你对我的决定,有什么异议吗?”冯长健听出邵逸先阳奉阴违的语调,便加重了语气。

        邵逸先道:“冯书记,这是您一个人的意思呢,还是省委常委会的意思?”

        冯长健道:“这是省委的意思!也是江首长的意思。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邵逸先心想,就凭你冯长健,也能代表省委常委会议做出这么重大的决议?哼!也不看看,韩铁林省长是不是答应呢!

        不过,此时此刻,他是不敢过于顶撞冯长健的。一切,都只能徐徐后图。

        “冯书记,我明白了。”邵逸先应道。

        程泽田期待的目光缓缓衰落下去,他心里明白,自己所受的处罚,只怕会十分严重!最起码是要记大过一次了吧?

        邵逸先挂断电话,阴沉着脸,站在当地,不发一言。

        良久,他才缓缓说道:“程泽田同志,请你出去吧!”

        “什么?”程泽田眨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邵逸先缓缓说道:“省委有令,你不再担任绵州市委常委、绵州市委秘书长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