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章 大闹常委会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章 大闹常委会

    作品:《官路弯弯

        听到李毅喊出“黄裳”两个字,程泽田的脸都快要变绿了!

        他心里狠狠的想,这个小黄,居然跑到李毅那里去求援了!难道你对我爱理不理的,原来你是喜欢上李毅这个小白脸了!

        哼!就算你找上李毅这个靠山,我程某人也不怕你!我倒要看看,你们能耍出什么样的诡计来!

        黄裳施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令所有常委们都眼前一亮。

        这些常委们对她并不陌生,黄裳以前就在市委常委会议上当记录员。

        她的存在,也是常委会议的一大特色和亮点,曾经有人笑言,什么水果、香烟、鲜花啊,都不算最好的福利,最好的福利,就是黄裳这个养眼的美女!

        黄裳进来后,走到李毅身边,低声喊了一遍所有的常委,她那梨花带雨的容姿,赢得了大部分人的同情和喜爱。

        李毅沉着的点点头,说道:“黄裳同志,当着这么多市领导的面,你现在可以把你所受的委屈说出来,让大家给你评评理!”

        程泽田阴恻恻的一笑,说道:“小黄同志,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得想清楚后果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讲!”

        李商道:“程秘书长,你这是在威胁她吗?刚才在市委办公室的外面,你也是如此这般威胁她的吧?黄裳同志,你不必害怕,绵州是一个法治的社会,不论谁犯了法,违了纪,都有办法整治他!”

        黄裳早就打定主意要说出这一切了,她是个聪明人,屈从程泽田的话,自己固然可以暂免一难,但将来带给自己的,将是加倍的痛苦和磨难!

        因此,她挺了挺傲人的胸,然后娓娓道出她的遭遇。

        程泽田坐不住了,黄裳刚说几句话,他就跳将起来,指着黄裳道:“喂,你别血口喷人啊!我根本就没有跟你说过那番话,你别诬赖我!”

        黄裳道:“程秘书长,天地良心,你敢说你没有威迫利诱过我吗?你用转正和编制来诱惑我,见我不从,你就转而威胁我,甚至拿我的父母来威胁我!转过眼,就把我给开除了!”

        程泽田:“分明就是你自己工作不努力,被市委办给辞退了,你倒打一耙,想赖在我身上?哼,你打算如意算盘了!我程泽田可不是任由人诬蔑的人!”

        黄裳道:“我工作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被辞退?分明就是你公报私仇!你看看你的左脸上,还有一个很红的巴掌印呢,那就是我打的!”

        “嘻!”组织部长文红花忍不住笑出声来。

        程泽田怒目相向:“文部长,你笑什么?”

        “好——笑呗!”文红花可不怕他,有话说话:“我们一来,程秘书长就在宣扬,说李市长把省政府的梁大秘书长给打了。刚过几分钟呢,马上就听到程大秘书长被打的消息。怎么回事啊?秘书长就是给人打的吗?我想到这里,因而发笑!”

        “哈哈!”好几个常委都忍俊不住,大笑起来。

        这些嗤笑声,像针一般扎进程泽田的心里,让他难受,他心里的邪火,腾腾的往上冒!

        堂堂大男子汉,居然被一个弱女子如此戏耍!这个黄裳,真是不知好歹啊!我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你,只要你肯前来求饶,我就放你一马。

        谁知道,你居然跑到李毅面前去告我的刁状!还敢在常委会上揭我的短处!

        最毒妇人心啊!古人诚不我欺!

        “胡说八道!没证没据的事情,随便你怎么说啦!”程泽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挥拳就来打黄裳:“小婊子,你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

        黄裳毕竟是个弱女子,见程泽田不顾一切的挥拳来看,便自怕了,本能的闪身往李毅身后躲。

        李毅站在坐着的邵逸先身边,见程泽田挥拳打过来,飞速的一闪躲,转到程泽田的身后,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程泽田收势不及,扑向邵逸先。

        邵逸先的反应也很快,见到程泽田扑过来。他快速的想起身躲避。

        但是程泽田来势太过迅猛,不等邵逸先起身,就压到了他的身上,邵逸先坐立不稳,两个人抱成一团,摔倒在地面上。

        “邵书记,小心!”李毅的提醒姗姗来迟!

        程泽田和邵逸先两个人,在地上滚了两滚,这才分开爬起来。李毅伸手去扶邵逸先,却又使绊子,等程泽田刚刚爬起来时,一脚踢在他的后腿窝处,程泽田本就没有站稳呢,受这一下大力冲击,扑通一声,又倒在了地上。

        他这一次的摔姿有些奇特,双腿跪在地上!而他面对着的,正好是黄裳!

        “邵书记,没事吧?”李毅嘿嘿一笑,对程泽田道:“程秘书长,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你能知道自己错了,并且向黄裳同志下跪求饶,这个态度还是很端正的。如果黄裳同志能够原谅你的话,那我就不追究你的其它违纪责任了!”

        “哈哈!”

        “扑哧!”

        常委们笑成了一团。

        程泽田的跪姿的确有些难看,好像专程就是向黄裳求饶一般!

        他狼狈的爬将起来,脸红脖子粗,指着李毅道:“是你在背后放冷脚!是你在踢我!”

        李毅道“哎,程秘书长,说话得讲证据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在背后踢了你?话可不能乱说,我是可以告你诬告的!”

        程泽田道:“邵书记,你都看到了吧?李市长分明就是故意的呢!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邵逸先想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奈何自己放出去的,并不是一只虎,而只是一只咬不到人的狗!

        刚才被程泽田这么一闹,邵逸先也是狼狈不堪,他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板着脸,沉声道:“李毅同志,这是常委会,不是你胡闹的地方!请你庄重一点!”

        李毅轻轻冷笑道:“邵书记,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市委办的女同志,受了人的欺负,在市委里求告无门,只好找到我李毅头上。我还管不得了吗?难道市委里,女同志就只能接受男上司的性骚扰吗?”

        “这……”邵逸先回答不上来了。他当然不能同意李毅的说法,但又想不出好词来回击李毅。便阴沉着脸,冷哼一声。

        文红花是这里除黄裳之外唯一的女性,她立马说道:“那可不行!妇女同志的权益,应该得到应有的保护!黄裳同志,你刚才所言,句句属实?”

        黄裳举起修长的右手,说道:“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刚才所言,有半句假话,叫我不得好死!”

        这个毒咒发得有些重,常委们虽然都不信邪,但也微微动容。再看看程泽田那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分明就是事情败露之后的疯狂冲动!

        常委们马上就相信了黄裳所说的话。

        黄裳道:“我黄裳虽然职务低微,出身平凡,但我也是一个有着自尊和自爱的女人!我不会接受任何男上司的无礼要求!我这个工作,可以丢掉,没有问题,我可以另外再找!但是,程秘书长却以权压人,拿我父母的工作问题来为难和要胁我!我父母是快要退休的工人,如果这个时候把他们辞退,那他们的养老问题怎么办?要不是把我逼急了,我也不会去找李市长给我评理。”

        邵逸先狠狠瞪了程泽田一眼,心想你就这么猴急?马上就要开常委会了,你还跑过去调戏人家姑娘?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就你那模样,黄裳这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能看上你?

        程泽田现在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抵赖!

        不管黄裳和李毅怎么说,他就是不承认!反正没凭没据的,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李毅道:“程泽田同志,你现在认识错误还来得及,不要在顽抗了!你所犯的事情,黄裳同志都说出来了,你再抵赖也没有用!”

        程泽田道:“我没有调戏她,你说什么也没有用!”

        李毅道:“是吗?可是,黄裳同志说,你摸过她!”

        程泽田大声呸道:“放屁!老子连她的衣袖子都没有摸到!我只不过是口花花了几句……不,不对,我只是关心了她几句,”

        说到这里,程泽田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都是李毅害的,这小子分明就是在挖坑等我往下跳呢!

        事到如此,他也只能想办法补救,说道:“谁想到她脾气这么爆,反手就打了我一巴掌,我这才说出要辞退她的话。是她打人在先,我才威胁她的!”

        黄裳道:“程秘书长,讲话可以凭良心!”

        李毅道:“我相信,大家心里都有个尺寸了!虽然我们并未目睹当时的情形,但通过他们两人的对话,我们其实并不难发现事情的真相!赵水泉同志,你是纪检委书记,你给评评理吧!”

        赵水泉被李毅拉出来当枪使,他左右为难,轻咳一声,缓缓说道:“如果泽田同志真的对小黄同志出言不逊的话,那么,泽田同志是有错误的。我说的是,小黄同志刚才所说的话完全属实的话。”

        李毅接过他的话,说道:“就是这个道理!程秘书长,听到没有,赵书记也说你犯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