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九章 西川逐鹿第一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九章 西川逐鹿第一战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语出惊人啊!

        邵逸先脸红心热,他刚才责问李毅,结果被李毅当众顶回来,顶得他没有回嘴的余地!

        李毅的借口太大啊!

        江兆南首长!邵逸先甚至不敢接半个字,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那尊远在京城的大佛。

        李毅微微冷笑一声,心想叫你得瑟!我要叫你得瑟不起来!

        江兆南首长的时间,自然比在座的每一位都要宝贵,就算他们的时间全部加起来,只怕也没有江兆南的宝贵!

        时间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拥有同样多的时间,但有些人用这些时间创造了历史,创造了无穷的财富和功绩,有些人却一生碌碌无为,无所事事,终老山林。

        同样是时间,其价值是完全不同的。

        常委们都转开了心思,心想江兆南首长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李毅?还是李毅打过去的?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们之间谈了什么话?

        所有常委的目光都投在李毅身上。

        这个年轻淡定的市长,是他们眼里,是如此的神秘莫测啊!

        程泽田嘿嘿一笑,说道:“李市长真是通神广大啊,居然能直接和国家首长通话!只不过,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呢?也许只是你李毅同志编造出来的谎言,用以掩饰你的无故迟到!”

        庄传林立刻声援程泽田,说道:“就是啊,你就算说你刚和一号首长通过电话,我们也难以举证啊,一号首长远在京城,我们跟他又不熟,说不上话呢!”

        李毅淡淡的道:“信者有,不信者无!”

        程泽田和庄传林都是脸色一变。

        邵逸先讲话的水平就要高多了,他缓缓问道:“李毅同志,江首长可有什么指示?”

        李毅道:“江首长日理万机,对咱们绵州还不熟悉,没有给予任何指示。我和他只是聊了聊家常。”

        “家常?”常委们更加惊讶了!

        干部之间,谈谈工作,也还罢了!李毅是从京城部委下来的,认识江首长也不稀奇,偶尔通个电话,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江首长能在工作时间里,抽空来跟李毅聊聊家常?这意义可就非凡了!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跟江首长很熟啊?那将来上京城部委跑资金的话,非你莫属啊!”

        李毅道:“不过嘛,江首长跟我谈到一件事,这件事情,跟在座的诸位都有莫大的关系。”

        邵逸先神情一震,问道:“是什么事情?”

        李毅眼珠子一转,看了看满桌的鲜花果品,笑道:“咱们开会的福利真是好啊!以前我在京城部委工作时,有幸参加过江首长主持召开的各级部门会议,那待遇可比不上这里哦!不知道江首长见了这等场面,会不会以为我们绵州富得流油呢?”

        邵逸先微微生气了!这个李毅,故意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正面回答问题。

        李毅这是故意在吊大家的胃口。

        这个常委会,李毅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他却有着必胜的信心!他也必须取得胜利才行!

        因此,他只能使用一些小手段,一是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二是让自己成为会场的焦点和带动者。这样一来,会议的节奏,就可能跟随自己走。

        他这一着奇招,显然奏效了!

        所有常委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来了!

        邵逸先发问后,李毅故意不回答,却扯到了这次会议的摆设和福利上来了。

        李毅的话很犀利,说到了点子上!

        邵逸先皱着眉头,说道:“这个事情,就不必讨论了!”

        李毅道:“邵书记,我们今天的会议,难道不是讨论绵州经济政治的发展问题吗?”

        邵逸先道:“基本上来说,是的。”

        李毅道:“我觉得吧,这节源节流,必须得从我做起。开一次会,浪费这么多的钱,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就连江首长开国务委员会议,也没有这么铺张浪费。”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怎么老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呢?这些福利,也有你的一份!”

        李毅道:“刚才跟江首长聊天,我还向他谈到了绵州的经济,说我们市实在是太穷,请江首长帮帮忙,资金方面多向这边倾斜一点。如果他知道我们开个会都这么奢侈,你说他还会把资金交给我们吗?”

        邵逸先阴冷着脸,嘴角抽了抽,一时间答不上来。

        程泽田见老板受窘,便大声问道:“李毅同志,你想做什么呢?大家都是高级干部,好不容易在一起开个会,难道连布置一个会场都不行吗?”

        李毅道:“这是你规定和安排的吗?”

        程泽田道:“不是我,这是市委的安排!你也是市委的一员,你只需要服从就行了。”

        李毅冷笑道:“对的,我们自然要执行,错误的,我们就要提出改正意见。不然,常委会为什么要有十三人?直接一个人说了算就行了!”

        常委们都有些紧张的看着这出好戏。

        他们早就料到,今天必定有好戏上演,只不过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猛烈!

        他们原以为,李毅和邵逸先之间的争夺,至少也要等到会议进行到一半以后,当争论达到沸点之的一,才会出出。

        没想到,李毅一进会场,就主动挑起了这场争斗!

        他们更想不到,李毅挑起这场斗争的导火线,居然是这满桌子的福利用品!

        程泽田道:“李市长,我知道,你们市政府那边,已经撤消了会议福利。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这里是市委,不是你的市政府,这里轮不到你来指划!”

        李毅冷声道:“你又算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来指划吗?大家都是常委,这里是常委会议,每个人都是主人,都有发言权和建议权!”

        程泽田脸红脖子粗,说道:“你,你,怎么骂人?”

        李毅寒声道:“我只岂会骂人,我还会打人!”

        程泽田心里一惊,心想李毅还真是会打人呢!刚才自己就在四处宣扬他打人的英雄事迹呢!

        恰恰此时,李毅动了动身子。

        “李毅同志,你想做什么?”程泽田吓了一跳,骇然起身,动作幅度有些大,把椅子给带倒了。

        旁边的记录员赶紧放下纸笔,上前来扶起椅子。

        李毅道:“程秘书长,我只不过是动了动身子罢了,你如此怕我作甚?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

        程泽田无缘无故的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又出了这么大的丑,心里痛恨无比,一腔火气无处发泄,恰好记录员过来扶椅子,他便大吼一声:“滚开!我自己会坐!”

        记录员一片好心,却得到了一通谩骂,还无法还嘴,只得忍气吞声的退了下去。

        李毅道:“程秘书长,你好大的官威啊!刚才怎么吓得跟过街老鼠一般呢?”

        程泽田恼道:“李毅同志,请你注意你的言词用语!”

        李毅道:“我李毅说话做事,从来是对事不对人,但你程泽田同志,却偏偏对人不对事!既然你如此步步紧逼,那我也只好应战!”

        程泽田道:“我有说错吗?这里本就是市委,这里的工作和事务,自然有市委领导安排,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邵逸先双手相握,放在桌面上,看着程泽田和李毅斗嘴。

        他像一个牵狗出来的主人,打架之前,先放狗出去咬人,试探对方的虚实强弱。

        李毅道:“笑话!程泽田,你老昏了吧?我李毅可是堂堂的市委副书记!你才算老几啊?有你说话的份吗?”

        程泽田道:“你怎么又骂人?大家看看,这还像是咱们绵州市的市长吗?”

        李毅霍然起身,把程泽田又吓了一跳,但他马上意识到,这里是常委会议室,李毅不敢在这里放肆打人,便正了正身子,挺直了腰板,瞪圆了双眼,看向李毅,说道:“怎么了?你还想动手不成?”

        “哼!”李毅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诸位,今天会议开始之前,我想说一件事情。我建议程泽田同志先行回避!”

        邵逸先沉声问道:“为什么?”

        李毅道:“这件事情,关系到程泽田同志,他最好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程泽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有什么招,只管放马过来。我不回避!”

        李毅道:“好!既然程秘书长如此说,那我就当着你的面,把你的那些龌龊事情说出来吧!你要是觉得老脸不够厚,就自己找块地缝钻进去吧!”

        程泽田道:“李毅,你别欺人太甚!我可不怕你!你想恶语中伤我吗?我告诉你,没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会被你欺骗!”

        李毅道:“程泽田同志,我问你,就在今天,不久之前,你做过什么令人发指的丑行恶事?”

        程泽田厉声道:“李毅,你想说什么?别想中伤我!”

        李毅道:“市纪检委赵水泉书记就在这里,你敢不敢当着他的面,承认你所犯的错误?”

        程泽田道:“胡说八道!”

        李毅抬起双手,轻轻一拍掌,看向门口,说道:“黄裳同志,请你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