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李市长的天大新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李市长的天大新闻

    作品:《官路弯弯

        市委秘收长程泽田慢腾腾的走进常委会议室,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

        其它常委也陆续到来。

        程泽田看了一眼坐在会议记录处的那个男同志,明知故问的说:“怎么是你在记录?黄裳呢?她不是学过速记吗?市里指定让她记录的。”

        “程秘收长,黄裳同志请假出去了,不在办公室。”那个男同志欠起身子回答。

        程泽田扯着嘴角微微冷笑,心想不识好歹的东西!给你脸,你不但不要,还敢打我的脸!我倒要叫你尝尝得罪马王爷的下场!

        他第一时间要撤掉黄裳的职务,只不过是想给她一个警告,同时也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如果她肯屈从自己的淫威,那他还是肯给她一个机会的。

        只要她肯就范,挨一下素手纤掌,又算得了什么?上了床,还怕没有机会整治她吗?

        想到上床,程泽田心里就有如猫抓狗挠,回想黄裳那迷人的身段,那吹弹可破的滑嫩肌肤,他就恨不得立时将她摁倒在地上进行蹂躏。

        “泽田同志,来得早啊!”走进来的,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宗德超。他笑着在程泽田旁边坐下来,随手拿起桌上摆放的烟盒,撕开来,递一根给程泽田。

        程泽田道:“有好戏看的时候,我都会来得早一点。等待好戏开场的过程,也是十分精彩的。”

        宗德超呵呵一笑,说道:“泽田同志,你所说的好戏,不知道是什么啊?说出来,我也高兴高兴。”

        程泽田道:“宗副市长,你天天跟他在一个楼层办公,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宗德超道:“你是说李市长啊?”

        程泽田道:“不是他还能有谁?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为了今天的常委会,像只无头苍蝇般四处乱跑,跑完东家跑西家,就是为了拉票!”

        这个话等于是对李毅进行了人身攻击,宗德超没有借口。

        宗德超跟李毅虽然有些政见不和,但还没到拔刀相见的地步。

        程泽田就不相同了,他是市委书记邵逸先的忠实簇拥者,邵逸先既然要跟李毅开战了,那他也就不必再对李毅客气,言话中颇有不敬之词。

        “哼!”程泽田冷笑一声:“他能拉到票吗?常委里面,谁会支持他?谁敢支持他?宗副市长,你是他的副手,恐怕只有你会傻不拉叽的支持他吧?”

        宗德超微微皱眉,心想我虽然对李毅殊无好感,但他始终是个市长,是我的顶头上司,你当着我的面,如此拐弯抹角的套我的话,又一再贬低他,你这是什么意思?别看你有邵书记撑腰,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这个不好说!”宗德超狠狠吸了一口烟,心里涌上股烦躁。

        邵逸先是很强势,也很有手段,但对宗德超这个政府第一副职,却一直若即若离,没有表示过很明确的态度。

        或许,在邵逸先心里,还是觉得宗德超不太可靠吧!因为宗德超始终是政府方面的人,太容易被市长收买了!

        问题是,宗德超跟李毅之间,又产生了一些摩擦和误会!

        上次市长办公会,宗德超提出了反对意见,随后,便遭到了李毅的疏远和冷落!

        现在的宗副市长,简直就是两头不讨好呢!

        邵逸先不拿他当自己人——这一点,从程泽田刚才的说话态度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李毅也不拿他当自己人!

        宗德超现在被边缘化了!

        程泽田嘿嘿一笑,说道:“宗副市长,今天就看你的表现了啊!看看能不能让李市长成为一个光杆司令!”

        宗德超心想,邵逸先好重的煞气啊!居然想把所有的常委票尽数握在手里,让李毅一个人孤军奋战?

        哪果真的发生那种事情,估计李毅在绵州也就待不下去了吧?

        李毅这么年轻,就能到绵州来当市长,肯定是有些背景的,他这么有背景,在绵州工作不顺畅,肯定会另谋出路。

        宗德超再往深里想:难道邵逸先故意疏远我,就是等今天?如果我今天把票投给邵逸先,他才肯接受我?

        程泽田颇有深意的笑了笑,他今天故意来得这么早,也是有用意的。他知道宗德超是常委里排名最靠末的,肯定会头一个到来,所以专程赶早来,等宗德超前来,目的就是说这番话!

        从邵逸先这一系列的举措来看,可见此人老谋深算,足智多谋啊!

        他人未出场,但却在暗中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两位聊什么聊得这么开心呢?”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陈永贵走了进来。

        陈永贵戴着眼镜,身材高瘦,颇有学者风范,他笑的时候,习惯性的会轻轻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

        “陈部长,快来,咱们两个正无聊呢!一起来聊聊。”程泽田呵呵笑道:“陈部长,你是做宣传工作的,想必耳目灵通,可否听说过省城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情?”

        “大事情?”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什么大事情,说出来我也听听!我最喜欢听大新闻了。”

        来的是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赵水泉同志。

        赵水泉挪动着微胖的身子,慢慢走将进来,硕大的脑壳,脸上的肉总是含着笑意。

        “赵书记,你是管纪检委工作的,这个大新闻,你更应该知晓了!”程泽田哈哈一笑。

        陈永贵和赵水泉相视一眼,都摇了摇头,问道:“程秘书长,到底是什么新闻,我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呢!”

        程泽田吸了一口烟,吊足了众人的胃口,然后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们不知道吗?咱们的李市长,在省城,在省政府里,闹出大新闻来了!”

        “大新闻啊?”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应时良大步走了进来,他那宽阔饱满的额头,那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出现在在众人视野里。

        “应书记,你来得巧。”赵水泉笑道:“正好赶上程泽田同志说李市长的大新闻。”

        程泽田轻咳一声,说道:“这个事情,你们真的都不知情?呵呵,说来真是舒心啊,李市长给咱们绵州长大脸了!”

        “到底什么事情啊?”宗超德有些忍不住了,问道。

        程泽田道:“李市长在省政府,在韩省长办公室门口,把省政府秘书长梁利国同志给打了!”

        一语惊人啊!

        李毅在省城打人的消息,被省长韩铁林封锁了,并没有外传,所以西川官场里,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

        但程泽田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

        其它几个同志,都是头一次听说此事,个个脸上展现惊讶的表情。

        市委办会议处的同志们辛辛苦苦了一两个小时,布置得整齐漂亮的会议室,不到几分钟,就变得跟菜市场差不多了。

        常委们进来后,粗鲁的拉开摆放得很有几何学问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去,有的拿起桌上摆放的香烟,撕开包装,将塑料纸和纸片随地一扔。有的则翘起屁股,伸长胳膊,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吃了起来。

        果皮纸屑很快就散落了一地。会议室里烟雾缭绕。

        整洁温暖的会议室,一下子就从明媚的春景,变成了让人避之不及的重污染区。那一丛丛开得欢艳的鲜花,在吸收烟雾后,加速了原本就脆弱的生命老化过程。

        会议室的卫生,对常委们来说,并不要紧,反正会议之后,会有专人前来打扫。

        几个人聊得正欢快的当头,组织部长文红花走了进来,她伸手挥了挥鼻前的空气,说道:“我说老同志们啊!这烟可是害人的东西,你们能不能少抽一点啊?”

        宣传部长陈永贵呵呵一笑,把烟头掐灭了,说道:“文部长,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说一桩大新闻呢!”

        文红花道:“什么新闻?”

        “李市长把省政府梁利国秘书长给打了!”程泽田再次宣布这一惊人的消息。

        文红花淡淡的应了一声:“那肯定是他该打吧!李市长这么温文尔雅的人,也会出手打人了,可见那个被打之人,有多么讨厌。”

        “嗬,文部长,你还偏帮李市长呢?”程泽田道:“他打了省府第一大秘,大家想想,省长的大佬们,还会给他好眼色看吗?依我之见啊,李毅这个代市长的代字,不用去掉,他就得走人啰!”

        文红花正色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也是帮理不帮亲。”

        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长李战军同志,市委常委、绵州军分区司令员顾长生同志相继走了进来。

        紧接着,市委里的几个副书记也相跟着进来了。

        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庄传林同志。

        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姚迎春同志。

        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宋伟业同志。

        他们离会议室近,估摸着其它同志都来齐了之后,便前后脚走了过来。

        程泽田自然要再一次卖弄他的消息:“李市长为绵州长脸了,在省长办公室门口,把省府大秘书长给打了!”

        会议室里自然再次掀起了一场热烈的议论!

        “咳!”一声轻咳,市委一把手邵逸先同志驾到了!

        问题是,二号人物李毅同志还没有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