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过江龙,坐山虎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过江龙,坐山虎

    作品:《官路弯弯

        不等钱多开口说话,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传来,有如泉流石上,悦耳动听。

        “李市长,是你找你哩!”

        李毅一手揉着头,抬眼看她,不由得眼前一亮,仿佛间还以为见到了哪个大明星呢!

        “你是?”李毅眉头微皱,问道:“刚才我看到一个影从斜刺里冲出来,拦在车前,就是你?”

        “是我,李市长。我是市委办会议处的工作人员,我姓黄,叫黄裳。”

        “哦!黄裳!”李毅道:“你不要命了吗?怎么能这样子做呢?万一撞上了怎么办?”

        黄裳道:“对不起啊,李市长,我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害您受伤了?”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你没伤着吧?”

        黄裳刚刚在市委那边受了那么多的痛苦,此刻在李毅这里闯了祸还能得到如许慰问,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暖流,双眼一红,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李毅讶道:“怎么了?怎么哭了?我也没有骂你啊。”

        黄裳抹了抹眼睛,但这不哭还好,这一流出泪水来后,就哭得更加大声了。眼泪止也止不住,过往生命中所受的点点滴滴的痛苦和难过,一起涌上心头,让她越想越觉得难过。

        李毅叫田华拿了纸巾来,递给她,温声问道:“你为何拦车?有什么事吗?你别只顾着哭,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黄裳道:“李市长,对不起啊,我也不想哭的。”

        小车停在马路中间呢!

        绵州市的马路本就很窄,李毅的小车一停,后面就排了一条车龙,喇叭声大作。

        李毅拉开车门,招了招手,说道:“先上车再说吧!”

        黄裳嗯了一声,施施然坐了进来,拿纸巾把眼泪擦干净了。

        李毅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舍命拦我的车?”

        黄裳毕竟是个坚强女子,哭过之后,也就好了,说道:“李市长,我要找您告状!”

        “告状?”李毅笑道:“你也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想必知道告状的流程吧?你要告状,应该去找司法机关啊!”

        黄裳道:“正因为我是体制内的人,所以我才明白,我要告的人,我们市的司法机关不会受理!”

        李毅哦了一声:“什么人?是当官的吗?那你可以去找市委邵书记啊!他不是离你更近吗?”

        黄裳道:“我要告的人,邵书记也不会受理。整个市里,也许只有您能帮到我了!”

        李毅表情顿时严肃起来,问道:“谁?”

        黄裳道:“我要告市委秘书长程泽田!”

        李毅俊眉一扬,缓缓说道:“程秘书长?”

        黄裳道:“正是他!”

        李毅道:“程秘书长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市委常委,是市里的高级领导干部。你要告他什么呢?”

        黄裳道:“正因为他是市领导,我才求告到您这里来了。我要告他骚扰我,见我不从,就要开除我,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从,他就要把我父母的工作都给撸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来找您。”

        李毅将脸一沉,问道:“程泽田非礼你?”

        黄裳道:“他敢!他只是表达了这个意愿,就被我扇了个大耳光子!把他打懵了,也打恼了。所以他才要整治我。”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李毅问。

        “就是刚刚发生不久。”黄裳回答。

        李毅沉吟未语,心里在盘算这件事情的可信程度。

        经历过太多的尔诈我虞,李毅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会持一种怀疑态度,不管碰到什么事情,他都会多转转弯,想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李市长,你是不是也不敢管啊?”黄裳见李毅沉吟,她的芳心便是一沉,心想完了,连李市长都不敢管程泽田的事情,那没有人能帮到自己了。

        李毅道:“小黄同志,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黄裳怔住了:“这种事情,我上哪里要证据去?”

        李毅苦笑一声:“那么,我怎么去为你讨还一个公道呢?无证无据,就连司法部门也无法立案啊!”

        黄裳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她大声道:“李市长,你所谓的证据,是不是说,如果我被人强暴了,还得留下那个坏人的秽物?不然,我就不能证明,我被他强暴了?难怪世间这么多的强暴案和不平事!那些歹徒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他们觉得,反正我们也没有证据可以告倒他们,所以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李市长,我听到过你的很多传言,一直以为,你跟别的人不同,但今天所见,令我大失所,你跟别的官吏,也不过是五十步跟百步的区别而已!”

        田华听不下去了,大声呵斥道:“喂,你胡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跟李市长讲话!没大没小的!”

        黄裳情绪有些激动,想到自己一时的冲动,将给家庭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心里就一阵悲凉,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李毅向田华挥了挥手,说道:“田华,你不要多嘴。小黄同志,你别忙着哭啊,我也没有说不帮你的忙。我只是要先了解清楚情况啊!我总不能单凭你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你吧?你要明白,你要告的人,是一个市委常委!”

        黄裳抽噎着说道:“李市长,那你是答应帮我了吗?”

        李毅道:“别说程泽田是一个市级领导,就算是一个普通百姓。就算他调戏过你,公安机关也无法对他进行立案的,顶多就是一个警告和教育。你叫我帮你,你说吧,要我怎么样帮你?是帮你去公安机关报案?还是帮你做个证明?”

        黄裳怔住了,李毅说的话,不无道理啊!

        “可是,他要开除我,还要为难我父母啊!”黄裳说道:“难道这也不叫犯罪吗?”

        李毅道:“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就叫违纪,很严重的违纪。他这是在滥用职权。违法了党纪!”

        黄裳道:“那可以告他了吧?”

        李毅道:“当然可以啊,不过,要去纪检委告他才行!”

        黄裳道:“去市纪检委吗?”

        李毅道:“程泽田是省管干部,最少得去省里才行。不过,市里也是有职权进行前期取证调查的。”

        黄裳道:“那您可以帮我吗?”

        李毅道:“还是那句话,你所言句句属实吗?”

        黄裳道:“当然属实啊,李市长,你看我样子,是个大骗子吗?”

        李毅凝神看向她的双眼。

        黄裳感觉到一双锐利的眼神射了过来,这种眼神十分吓人,仿佛能看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甚至能深入到一个人的灵魂深处!

        她娇躯一震,心想李市长好犀利的眼神啊!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到人有这么厉害的眼神呢!

        但她心怀坦荡,无畏的迎视李毅的目光。

        四目对望,黄裳芳心忽然怦然而动!

        她自身条件极好,自视甚高,眼光也很高,一般的男子,她是从不多看一眼的,那些围着她转的人,多如牛毛,有文人雅士,有商贾政要,有高大的帅哥,也有威猛的型男,但她就是没有那种来电的感觉。

        直到遇见李毅!

        她心跳骤然加速!

        这种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她也常看言情小说,心想莫非李市长就是书里面所写的那种白马王子、真命天子?

        “李市长,”她羞涩而局促的说道:“您在看什么啊?”

        李毅微微一笑,收回眼神,淡淡的说道:“我在看你,看你是不是一个真诚的人。”

        黄裳道:“那您觉得呢?我是不是个真诚的人?”

        李毅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道:“我可以帮你。”

        黄裳喜上眉梢,脸上有如桃花绽放,艳丽不可方物。

        “李市长,你真的愿意帮我?”黄裳道:“还是只帮我到纪检委去做个证明啊?这种事情,真正要走程序的话,只怕很难有结果。”

        李毅莞尔一笑:“你很聪明啊!”

        黄裳道:“我很傻的,我妈妈就经常问我是个大傻瓜。”

        李毅道:“你懂得来找我!足见你很聪明。因为,就像你所说的,你要想通过程序去告他,你是告不下来的。而绵州市里,只怕也只有我李毅,敢在他程泽田的老虎嘴里拔牙!”

        黄裳道:“谢谢李市长赞扬,我很感谢你肯出手相助。”

        李毅心里轻轻一叹,心想这女人啊,真是厉害。

        千万别小看黄裳啊!

        她出事后,第一时间就来找李毅,又敢在马路上拦住李毅的车子!这种有胆有识的女子,可谓奇女子了!

        李毅不由得想到了秋紫菡,自己到绵州来后,居然结识了两个奇女子啊!

        难道西川的女人,除了美貌之外,一个个还都是奇才吗?

        绵州市委会议室里,会议前的布置工作已经完成,整洁明亮的会议室里,飘着水果和鲜花的清香,又有如春的暖气,一进来便有如进了春天的花园。

        会议时间到了,常委们陆续来到。

        今天的常委会,自然有些特别。所有的常委们似乎都知道,很快就会有一场龙争虎斗要上演!

        虎是坐山虎,邵逸先。

        龙是过江龙,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