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只有李市长能管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只有李市长能管了

    作品:《官路弯弯

        程泽田被黄裳这一巴掌打晕了!一时之间,他过于震惊,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黄裳英姿飒爽的甩完这一巴掌后,就转身离开。

        程泽田摸着自己被打的脸,大吼一声:“黄裳!你敢动手打我?我会叫你死得很难看!”

        黄裳头也不回,说道:“程秘书长,你不是绵州的天,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就算是你,只怕也没这么容易开除我!”

        程泽田道:“哼,黄裳,我倒要叫你看看我的手段!我对你的家庭了解得很清楚。你在市委办工作,你的父母都是市里的国企职工。只要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叫你和他们丢掉工作!”

        黄裳身子一震,但她并没有停留,而是昂起头,大步走回了常委会议室。

        “黄裳,你回来了!”里面的三个同事笑着跟她打招呼。

        “怎么了?看你脸色很差啊?”刚才那个摆香烟的男同志问。

        “没什么。”黄裳勉强一笑。

        “黄裳,那程老头是不是欺负你了?”还在计算十三张椅子问题的男同志问。

        黄裳道:“你们安心做事,常委领导们说话间就要过来了。”

        “你要是真的受了欺负,只有一个人能救你。”摆椅子的男同志又动了动其中一张椅子,说道:“那就是李市长。”

        黄裳心头一震,回想起刚才程泽田所说的话,心想程泽田吃了自己这么大一个闷亏,当着同志们的面,他可能不会怎么样我,但背后里,他肯定会疯狂报复的!

        怎么办?自己丢了工作事小,若是连累到父母也把工作丢了,那怎么对得起他们呢?

        父母的年纪,都是五十岁左右,再做几年就能退休,领着退休工资,安享晚年。他们只有自己一个女儿,他们有这份退休金养老,自己肩上的负担也要轻上许多。

        如果他们现在丢了工作,退休金肯定没了,他们年纪这么大,怎么出去谋生?自己每月的工资也只有这么多,怎么养活一家人?

        “黄裳,你没事吧?”跟她同事的单眼皮女同志道:“花瓶都被你碰倒了!你看看,这满桌子的水渍!刚刚擦干净呢!”

        “黄裳,你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这里我们来做就行了。”摆香烟的男同志说道:“这水渍我来擦。”

        黄裳实在是无心工作了,说道:“行,那就辛苦你们了。”低头一看,自己的棉衣也湿了一片。便出来,回到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就看到市委办副主任郭立新同志走了过来,向她招了招手。

        黄裳走过去,问道:“郭主任,有事找我啊?”

        郭立新左右瞧瞧,然后低声问道:“小黄啊,你怎么得罪邵书记了?”

        黄裳道:“没有啊!我连邵书记的面都没见上几回。怎么得罪他啊?”

        郭立新道:“那你是不是得罪程秘书长了?”

        黄裳道:“说不上得罪吧?只是有些小误会。”

        郭立新道:“哎呀,我说你这个小黄,当初我若不是看在你父亲跟我当过三年兵的情份上,我能介绍你进来工作?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进来呢!你好不容易进来了,居然如此这般!叫我说你什么好啊!”

        “怎么了?郭主任?”黄裳隐隐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感。

        郭立新道:“我说你得罪谁不好,怎么去得罪了程秘书长呢?”

        黄裳道:“是他……算了,都过去了,我就不说了。”

        郭立新道:“过去了?谁说过去了?程秘书长刚才跟我说,说你这个同志懒惰成性,缺乏组织纪律性,叫我把你给开除呢!他还跟我说了,这是邵书记的意思!”

        黄裳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心想程泽田好快的速度啊!这才多久的工夫,他就要把自己给开除了?

        “郭主任,他没有权力开除我!”黄裳羞红了脸说道:“我又不是故意打他的。是他想欺负我来着!”

        郭立新一打手背,说道:“你把程秘书长给打了?你的胆子还真大啊!程秘书长是什么人物,你连他都敢伸手打啊?哎呀!得了,我是保不住你了,你收拾一下东西,准备走人吧!”

        黄裳道:“郭主任,明明是他不对,我不走!”

        郭立新道:“他不对?他再不对,他也是领导啊!还是市委常委,手握大权呢!就算是邵书记,对他也是拉拢有加。他说要开除你,邵书记不会有丝毫犹豫!再说了,就你这种无级无别的小职员,还闹不到邵书记那里去,程秘书长就有这个权力把你开除了!”

        黄裳道:“是他先欺负我,我才还手的啊!”

        郭立新道:“欺负你?打你了?还是亲你了?”

        黄裳俏脸晕红:“那倒没有?”

        郭立新道:“也没有把你怎么着吧?”

        黄裳道:“他表露了那个意思。”

        郭立新道:“就算是犯罪,也得先实施犯罪行动,公安局才能抓人!你倒好,人家调戏你几句,你就把人给打了?你怎么这么,这么不懂事呢!他口花花,任由他说好了,你左右不理他不就行了?”

        黄裳道:“郭主任,事情已经出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要不,你帮我去求求邵书记吧?”

        郭立新摇头道:“不行,邵书记肯定是帮着程秘书长的。”

        黄裳急道:“我自己的工作还无所谓,大不了从头再来,另外找一份便是。偌大一个世界,活人还能叫一个份工作给憋死了不成?我只是担心我程秘书长会对我父母下黑手。他们马上就要退休了,这节骨眼可不能出岔子。”

        郭立新道:“你现在知道着急忙慌了啊?嗯,你父亲跟我有同袍之谊,我不能见死不救。小黄,你现在只是一个办法,赶紧去求李市长。绵州市里面,也只有李市长敢跟邵书记叫板了。如果李市长肯帮你。那你的事情就有救了。”

        黄裳犹豫道:“找李市长?我不认识他,他会帮我吗?”

        郭立新道:“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黄裳今天听到好几遍李市长这个名字了!

        李市长!李市长!

        他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吗?

        此刻的李毅同志,刚刚坐上车子,往市委这边赶来。

        市政府离市委并不远,时间充裕。

        钱多驾驶着车子,缓缓前进。

        “上官小姐怎么回去了?”钱多问。

        李毅道:“她闹性子了,哎,这女人啊,是个大麻烦。”

        钱多笑道:“毅少,你这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呢!像我,连一个女人都没有了,不照样过得滋润?不过呢,你是个多情种子,而我呢,是块顽石。”

        李毅道:“小谨走后,我还挺想念她的。那虽然有些小性子,但人挺好,对我更好。”

        钱多偏过头来,笑道:“那你就打个电话给她,叫她回来呗!”

        田华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他低头看着一份材料。对李毅和钱多的谈话充耳不闻。

        当秘书的,就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装聋子,什么时候装哑巴。但他心里却是窃喜,心想李市长谈论女人,却不避讳自己,证明自己在李市长心里有些份量了。

        李毅忽然大喊道:“小心,前面有人!”

        钱多吓了一跳,赶紧一个急刹车。

        还好他技术过硬,听到李毅的喊声后,连头都没有转过去,就踩了刹车。

        嘭!李毅的脑袋撞在前面的椅背上,这一下撞击得有些重,李毅脑子一阵发晕。

        钱多知道李毅被撞了。心里那股邪火,全往外面那个不知死活的行人身上发去。

        他拉开车门,腾的跳将下去,两个箭步走到那人面前,沉声喝问道:“你怎么走路的?那么宽的人行道不走,跑到我车子前面来做什么?你找死也挑个好日子啊!”

        “我就是特意来拦你的车!”

        “你有神经病吧?拦我的车做什么?”

        “我要告状!”

        钱多听说对方要告状,心里一惊,仔细打量对方几眼。

        这是一个芳华正茂的妙龄女子,乌黑发亮的秀发披在肩膀上,衬着一张瓜子脸,肤色白里透红,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能滴下水来。

        钱多看她穿着打扮,不是一般平民百姓,更不是乡下妇女,她那高雅的气质,出众的容颜,让钱多消除了几分火性,问道:“你是什么人?你知道你拦的是什么人的车吗?”

        “我知道,这是李市长的座驾。”

        “嗬!你知道得还挺多!那你也不能这样子拦车啊!万一把我不小心把你撞死了呢?”

        “我要找李市长告状!我不怕死!”

        “李市长今天没有空,你到公安局去告吧!”钱多道:“那里才是为民申冤的地方。”

        “我的事情,公安局管不了,整个绵州,只有李市长能管!”

        钱多道:“那也不行,李市长今天很忙。你改天去市政府找他吧!”

        “我知道,李市长是要去参加市委常委会议吧?我刚从会议室里出来!”

        “哦?”钱多愣了愣,心想这姑娘不寻常啊!他不敢擅专,走到车门边。

        李毅揉着脑袋,摇下车窗,沉声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