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进二十四章 一切为了拉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进二十四章 一切为了拉票!

    作品:《官路弯弯

        不巧的是,李毅去会李战军时,李战军也不在办公室里,便打电话给他。

        李战军回复说,他正在出席一个活动,活动完就直接下班了,问李毅的什么事情?

        李毅说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李部长,跟你聊聊天。

        李战军说,那好啊,你干脆晚上到我家里来坐坐吧!反正都在一个大院里。

        李毅当即回答说好。

        常委家属大院里的虽然房子不多,但每幢楼房之间相隔甚远,加之树林繁盛,林荫蔽道,每个常委的住处相对来讲是很独立的。

        李毅下班回到家,看到上官谨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电视机开着,但她并没有观看,而在闭眼养神。

        以前李毅回来,她早就做好了热饭热菜,今天一反常态,桌子上也没有饭菜。

        “怎么了?”李毅在她身边坐下来,伸手一摸她的额头,烫得将手挪开,说道:“你发烧了!”

        上官谨白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道:“你才发骚了!”

        李毅呵呵一笑:“还会说笑话,看来烧得不严重。”

        上官谨道:“一点小病,我当我要死了啊?”

        李毅道:“千万别说这个不吉利的字眼,我希望你千秋万代,长命百岁呢!”

        上官谨勉强一笑,说道:“我又不是乌龟王八,活那么久做什么?”

        李毅道:“我去拿药给你吃吧。”

        上官谨道:“我是习武之人,一点小感冒就吃药?那也太丢份了!不吃!”

        李毅笑道:“英难也怕病来磨,药还是要吃的。”

        上官谨挣扎着起来,扶着头说道:“你饿了吧?我去做饭。”

        李毅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扶她坐下,说道:“你就安心坐下来,今天我来服伺你。”

        上官谨道:“你会做饭吗?”

        李毅呵呵一笑:“会啊!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找来感冒药,倒了温开水来,说道:“先把药吃了。”

        上官谨软绵绵的躺在沙发靠背上,摇摇头,说:“不吃。苦的。”

        李毅道:“原来你是怕苦啊?你习武之人,还怕苦吗?来,乖乖的把药吃了。”一手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抱过来,一手把感冒药塞进她的嘴里,拿起水杯递到她嘴边,说道:“快吞下去,睡一觉就好了。”

        上官谨轻轻啜了一口水,把药片咽了下去,然后软软的倒在李毅怀里,说道:“李毅,你真好。”

        李毅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到房里去睡吧!睡在外面冷。”

        上官谨道:“不想动。”

        李毅双手抱起她,往卧室走,说道:“我一直拿你当妹妹看待,你不会介意我抱你吧?”

        上官谨反手吊住了李毅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不说话。

        李毅抱她进了卧室,轻轻放在床上,说道:“把外衣外裤脱了吧?这样不畏冷。”

        上官谨轻轻摇头:“不想动。”

        李毅道:“那我帮你脱了啊!你病好之后,可不能怪我非礼你。你那功夫,我可不是你的对手。”说着,伸手解开她的外套。

        帮人脱过衣服的读者,估计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两个人最容易发生亲密接触。李毅随忙一动,就能碰到她的身子,尤其是胸前两对饱满的**,隔着毛衣,也能刺激到李毅的感官。

        李毅虽说把她当妹妹看待,但她毕竟不是亲妹妹,连干妹妹都不是。

        他们两个人之间,经历过很多的患难,李毅对她,早就有了很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说不清道不明,比友谊深一点,比恋情浅一点。

        李毅感受到她身子,有种异样的感觉。帮她脱裤子的时候,这种感觉更甚!

        更让李毅难堪的是,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只穿了一条牛仔裤!

        李毅本以为她里面有秋裤呢!一下就把牛仔裤给脱了下来!

        结果,他有幸看到了上官谨穿着的小内裤。

        白色的棉质内裤,没有任何的装饰和花纹,一如它的主人般结洁而单纯。

        透过雪白的内裤,隐约可见里面诱惑人的一丛黑色和阜状突起。

        李毅禁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稍微一犹豫,双眼才艰难的从她美妙的私密之处移开来。

        上官谨因为自幼习武,身形苗条,玲珑浮凸,肌肤紧凑,没有一丝的赘肉。

        李毅偶尔遇触到她的身体,感觉到惊人的弹性。心想把她抱在怀里,肆意爱怜一番,一定十分舒服。

        这种邪念也就在李毅脑海里一闪而过,他便克制住了。飞快的帮她脱掉裤子,拉过被子来帮她盖上。

        “好好休息。”李毅道:“我先去做饭,等做好了端进来给你吃。”

        上官谨闭着眼,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药性发作了,她只想睡觉。

        李毅来到厨房间,熬了一点粥,端进去,看到上官谨已经睡着了,便不忍再喊醒她,轻轻的把粥放在她旁边,悄悄的退了出来。

        胡乱吃了一点东西,李毅打电话给饶若曦:“你吃过没有?”

        饶若曦道:“还没有。你呢?”

        李毅道:“吃了。我今天晚上有事,就不陪你了。”

        饶若曦道:“你叫我来绵州,就把我安排在宾馆里住啊?”

        李毅苦笑道:“我也想和你夜夜**,只是,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会去看你的。”

        饶若曦道:“人家无聊嘛!”

        李毅道:“到时忙起来,就不无聊了。我的军师梁凤平,他正在裕南乡考察,他明天就会回来,到时,你跟他多聊聊天,看怎么样才能把裕南乡建设好!我的目标是,用一到两年时间,把这个号称是最穷的乡,建设成绵州市最富裕的乡!”

        饶若曦笑道:“那还不简单?咱们把资金一投进去,想不富裕都难了!”

        李毅道:“不能单凭资金的投入。我需要政绩,但更需要长久持续的发展潜力!这就需要裕南乡本身具备造备功能!”

        饶若曦道:“你说得对,我们投入的资金再多,也只能保住一时。一个乡镇并不小,要想全面发展起来,需要全方位的包装和建设。如果没有持续发展的能力,那很快就会没落。”

        李毅道:“所以,你要跟梁凤平先生多交谈,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来!”

        饶若曦道:“你是市长大人,只把一个乡镇搞得富裕起来,只怕政绩还不够吧?”

        李毅道:“这是当然的。裕南乡只是一个重点工程。也是比较容易出成绩的工程!一两年内,把一个最穷的乡变成最富的乡,这件事情本身,就值得大特书。这对我的政绩,是很加分的。”

        饶若曦道:“好,那我知道了。那其它方面吗?你不想在市里面搞几个大工程吗?可以吸引外人的注目,打响绵州的知名度,那你这个市长自然就出成绩了。”

        李毅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饶若曦道:“在绵州建造西川省内第一高楼!”

        李毅道:“这个可以考虑。绵州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五星级大酒店,你可以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进行投资。”

        饶若曦道:“有些怪啊!我们以前不在一起,需要电话联系,现在,我们同在一座城市里,却还要电话联系。”

        李毅呵呵笑道:“时候不早了,你快去吃饭吧,明天是周末。我们明天再聊吧!”

        挂断电话之前,饶若曦硬要李毅给她一个吻。

        李毅对着话筒啵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上官谨还睡得香,李毅便出了门,往统战部长李战军家里走过去。

        此刻薄暮笼罩四野,天地间一片朦胧。

        李毅紧了紧衣领,顺着路牙子往前走。

        “李市长!”迎面走来一个人,喊了他一声。

        李毅定睛一看,笑道:“文部长,你好啊!”

        来人正是市委组织部长文红花。

        “李市长这是要去哪里?”文红花问。

        李毅随意的道:“刚吃完饭,散散步。你这是往哪里去?”

        文红花满脸的焦虑之色,说道:“我女儿跟人出去吃饭,在外面喝多了,还好她朋友跟她在一起,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接她回来呢!”

        李毅道:“文部长,你女儿多大了?还在上学吧?怎么就跟人去喝酒了?”

        文红花唉叹了一声,说道:“别提了,这孩子,今年才十六岁!迷上了影视表演,一心想当个演员!这不,听说有个什么导演来市里选演员,她就跟着别人去凑热闹了!”

        李毅皱眉道:“那这个事情,你得管一管呢!现在演艺圈,潜规则很严重。女孩子为了上位,怕她们年少不懂事,误入歧途。”

        文红花道:“何尝不是呢!我为了她,把心都给操碎了!平常因为工作忙,也顾不上管她。谁知道她会迷上这个呢!”

        李毅心念一动,说道:“文部长,如果你女儿真的想进入演艺圈,未必不是一桩好事。只要她有这方面的爱好和理想,机会还是有的。”

        文红花苦笑道:“她倒是有理想,也十分爱好,只是这演艺圈的门槛虽然不高,但水很深啊!我怕她难以入行呢!”

        李毅心里暗想,就等你这句话呢,便笑道:“我认识一个剧组的投资人,我可以给她牵线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