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章 韩省长的态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章 韩省长的态度

    作品:《官路弯弯

        保卫处长神情一凛,随即反应过来,喝问道:“看你年纪轻轻的,居然如此嚣张!你打了人还敢在这里耍威风!”

        李毅沉声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不管这里是哪里,只要我是有理的,就不需害怕!”

        梁利国尖声厉气的说道:“跟他废话什么?抓起来,给我打!”

        李毅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当省政府是你梁秘书长的后花园呢?你说抓人就抓人?哼,你也不看看,你算老几?”

        梁利国被李毅打击得体无完肤,恨李毅入骨,只教保卫处的武警同志把李毅抓起来。

        两个武警上前,对李毅道:“这位同志,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随我们到保卫处接受调查。”

        李毅掏出自己的工作证,亮在武警面前,沉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解决吧,我一定配合你们的工作!”

        武警仔细看了看李毅的证件,满脸惊讶的看向李毅。

        外面的争吵,终于惊动了里面的大佬人物韩铁林同志。

        他放下工作,走到门口,很有威严的问道:“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在这里做什么?”

        梁利国见大老板出来了,更是得意,却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诉苦道:“韩省长,这个人跑到省政府来打我,你看看,打得我浑身是血。”

        韩铁林看看梁利国的模样,蹙眉道:“利国同志,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梁利国道:“就是这小子打的!”

        韩铁林阴鸷的双眼看向李毅。

        李毅也在打量韩铁林。

        韩铁林是个高大的北方汉子,方头大耳,标准的国字脸型,脸色严肃而铁青。身体壮实如铁,高大如林,这名字还真的起对了。他留着板寸头,虽然有五十多岁年纪,但显得很精神,根本看不出年纪来。

        “韩省长,您好!”李毅不知道对方是何态度,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的。

        “嗯!”韩铁林沉声问道:“是你打了梁秘书长?”

        李毅道:“是我打的。”

        “哼!”韩铁林脸色一沉,说道:“你可知罪?”

        李毅淡淡地道:“回韩省长的话。我无罪。是他辱骂我在先,我只不过是代他父母教训一下他罢了!”

        韩铁林道:“骂你一句,你就要把人打成这个模样吗?”

        李毅道:“如果他骂的我本人,我顶多也就骂还回去,但他辱及先父和家族名誉,我不得不用武力来捍卫!”

        “嗬!”韩铁林微微一讶,当着自己的面,还敢如此放肆的人,西川省里可不多!而且李毅说话有理有节,不像个疯子。

        家族名誉这个词,一般人都不会提到,也不会在乎这个名誉吧?

        这个年轻人,却为了这个莫须有的家族名誉,向省府秘书长大打出手?

        “什么样的家族?值得你如此行为?”韩铁林的话里,分明带着几分讥讽的笑意。

        李毅道:“敝姓李!李家!”

        韩铁林道:“李家?虽然大姓,但也普通得很,神州大地上,姓李的,何止千万之众?但西川省府秘书长,却只有这一位!小同志,你打人是不对的,你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李毅道:“我爷爷常教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梁秘书长辱及家亲,我忍无可忍。我也没有想到,天下独此一位的西川省府秘书长,居然是一个胡乱骂人的无赖人物!难道韩省长麾下,都是此等人物吗?”

        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了!不是一般人说得出来的!

        韩铁林身子一震,又打量了李毅一眼,缓缓问道:“你是哪个部门的人?来此做甚?”

        李毅不卑不亢的说道:“我是绵州市政府的人。来此找韩省长汇报工作。”

        梁利国讥笑道:“你找韩省长汇报工作?你知不知道韩省长有多忙?你当你是绵州市长呢?还来找韩省长汇报工作!也不怕牛皮大了吹死人!”

        李毅身边的那个武警开口了:“报告首长,此人正是绵州代市长李毅同志!此事千真万确,我刚才检查过他的工作证。”

        梁利国等人的脸色可想而知!

        李毅微微一笑:“小小市长,正厅级干部而已,在韩省长面前,不敢现眼。”

        韩铁林眼珠子一转,脑海里瞬时转过无数个念头!

        此人便是李毅?

        他对李毅这个名字,当然不会陌生。

        硝烟尚未散去的那场绵州市长之战,让韩铁林等西川省委常委们,都记住了李毅这个人名!

        李毅这匹黑马,半路杀出来,成功问鼎绵州市长的宝座!

        韩铁林力荐之人因此败北!他一直在想,这个李毅同志,会是怎么样一个人物!

        他没料到,李毅会以这么一种形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甫一亮相,就把自己的首席参谋打得血流满面!

        梁利国心里也自震惊,他更加想不到,这个不起眼的后生,居然是绵州市长!

        他知道,对方有这层身份做保护,再想叫保卫处抓他去滥施私刑是不可能了。

        但这顿打,可不能白挨!

        梁利国的依靠,就是韩铁林!

        “韩省长,他是绵州市长?这样的人,也可以当市长?就是他打了我!市长打人,那就更不对了,罪加一等!”梁利国大声道:“韩省长,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梁利国瞪了他一眼,铁青着脸,半晌没有做声。

        他心里在权衡!他在为难!

        李毅打了他的秘书长,这是对他权威的一种挑战!

        依他的性格,他自然要严惩李毅才对!

        可是!

        李毅是什么人?

        他敢在省长办公室门口打省府秘书长,是有这个资本的!

        李毅沉声道:“韩省长,你是一省之长,掌管一省的大事,西川省里的公平公正,维系于你一身。你的决定,将影响到一个省的声望!不只是现场这些人,全省的百姓,全天下的百姓,都在看着你!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公正的论断!谁是谁非,请你来做个公断!”

        “你骂了什么?”韩铁林看着自己的秘书长,沉声问道。

        梁利国一愣,说道:“骂了什么?”

        韩铁林沉声喝道:“我问你,你骂了李毅同志什么?”

        梁利国感觉到主子的口气明显不对,说道:“韩省长,是他打了我啊!你怎么不去责问他,反来质问我呢?我是受害者啊!”

        韩铁林撇开他,问李毅道:“李毅同志,他骂了你什么话?”

        李毅虎着脸,冷声道:“他骂我的话,我难以启齿!你叫他自己说吧!”

        韩铁林双目如电,瞪在梁利国脸上。

        梁利国心里一咯噔,心想今天韩省长有些反常啊!

        他这是怎么了?我做错了什么?我没做错什么啊,分明就是这姓李的打了我啊!

        “韩省长,我就骂了他一句……杂种。”梁利国的声音低了下去。

        此情此景,他也觉得这两个字听起来异常的刺耳!

        韩铁林却是脸色大变,咬牙切齿的道:“梁利国同志,你叫我说你什么好?你一把年纪了,怎么为老不尊呢?这种话也是你这个省府秘书长可以骂出口的?”

        梁利国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说道:“韩省长,怎么了?不就骂了句而已吗?人生在世,谁还不会骂过人啊?就算他是个市长,我骂便骂了!你也不能如此指责我吧?”

        韩铁林指着梁利国的鼻子,气得脸色发青:“行,我说你两句你还还嘴!你骂别人可以,但你不能骂他!你知道他是谁吗?”

        梁利国发懵了,心想他不就是李毅吗?绵州市的市长啊!你韩省长不会这么健忘吧?

        韩铁林不等梁利国回答,大手一挥,说道:“梁利国同志,你骂人,是你的不对,你必须向李毅同志道歉!”

        所有人都惊呆了!

        梁利国和韩铁林是什么关系,在场之人心知肚明!

        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韩铁林都会一意维护梁利国,就算梁利国犯了什么错误,只要不是特别严重,韩铁林都会包庇他。

        正是这种纵容,才让梁利国变得如此嚣张跋扈!

        可是,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李毅这小子,跑到省长办公室门口,把梁利国给打了,韩铁林居然还帮着李毅?

        不会吧?是梁利国失宠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韩铁林是个十分要强的人,个性刚烈,行事果断,雷厉风行,对待下属十分严厉!除了梁利国外,其它办公厅的同志,鲜少有不受韩省长批评的人!

        现在李毅跑到他门口来放肆,他居然帮着李毅?

        韩省长为什么性情大变?

        李毅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市长,还是个代理市长!而且是刚刚上任不久!

        这样的人物,按理说,跟韩铁林应该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吧?

        莫非,韩铁林想拉拢李毅?叫梁利国使用苦肉计?

        任由这些人想破脑袋,只怕也猜测不到事情的真相。

        梁利国也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他只觉得满腹的委屈,痛苦的道:“韩省长,你居然叫我向他道歉?凭什么啊?”

        韩铁林看了淡定的李毅一眼,喝道:“凭他李家这个李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