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非严,无以治川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六章 非严,无以治川蜀

    作品:《官路弯弯

        冯长健这话说得斩钉截铁,颇有威势啊!

        李毅心想,如果冯长健在西川省的大问题上,能够一贯保持这种威势,相信西川的乱局,早就被他收拾好了。

        饶若曦道:“如果冯书记能给我一个公道的说法,那我可以再留下来考察一下看看。”

        冯长健道:“好,一言为定,饶小姐,请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

        饶若曦道:“我相信冯书记。”

        冯长健沉着的喊了一声:“周华!”

        秘书周华走了进来。

        冯长健道:“你通知宋友林同志来一趟。即刻。”

        周华答应一声,出去打电话给宋友林。

        不一会儿,周华复又进来,说道:“冯书记,宋副省长说马上就赶过来。”

        冯长健嗯了一声,摆了摆手。周华便退了出去。

        饶若曦知道李毅和冯长健有话要谈,便起身告假,说去趟洗手间。

        饶若曦离开后,李毅沉吟道:“冯书记,为了这么一个小事,闹得你和宋副省长不和,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冯长健道:“现在的官吏,不但不作为,还老是拖后腿!好不容易来了个财神爷,他们不知道珍惜,反而加以陷害!这样的西川,怎么能够强大起来?长此以往,西川的发展只会越来越滞后!”

        李毅道:“冯书记,说到西川的情势,有我倒有两点看法,不知当不当讲。”

        冯长健道:“李毅同志,我早就想跟你谈谈了,你以前在江州和京城的所作所为,我都有所耳闻。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想法,很有闯劲的年轻型官员。当初投票之时,我就赞成你到绵州去工作。”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冯长健居然还是自己的知己?

        “得蒙冯书记重视,我甚感荣幸。”李毅说道。

        冯长健道:“你在江州搞的麦套稻,还有城市防洪泄水系统,我都听说过了,我也很想在西川省里推行这些良政,但是,”说到这里,他轻轻一叹,说道:“难以实施啊!明明是有利的事情,但真正做起来,却是阻力层层!”

        李毅道:“冯书记,我以前来过西川,瞻仰过武侯祠,对里面那副对联,记忆犹新。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冯长健道:“这副对联,我也知道,武侯祠堂,我去瞻仰过两次。”

        李毅道:“冯书记,当今西川之局势,必须用严!”

        冯长健道:“严?”

        李毅道:“非严,无以治川蜀!”

        冯长健摸着下巴,沉吟道:“我来西川之后,以和为贵,以宽为帜,努力的想把省里一盘散沙的各方势力团结起来,共同为了经济发展的大局服务。但成效甚微啊!难道,真的要像你说的那样,必须以严治省吗?”

        李毅道:“我也只是一家之见,请冯书记自己定夺。”

        冯长健沉声道:“也许,你说得对!高举慧剑,方能斩断这争斗的根源!”

        李毅心想,以前听古世光的口气,这个冯长健,对自己不是挺不友善的吗?今天一见,怎么聊得如此投机?

        难道冯长健是在刺探我?还是别有用意?他为什么不责问我呢?

        冯长健沉思片刻,缓缓说道:“李毅同志,我听古世光同志说,你有减副的想法?”

        李毅一震,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

        上次李毅和古世光为了减副的事情,大吵了一架,古世光把状告到了冯长健这里!冯长健继而召见自己。

        如果按照古世光的说法,冯长健是不赞成减副的,李毅撒布谣言,造成了西川省里官员的惶恐不安,这次李毅前来,冯长健势力要就此事批评李毅!

        但李毅早有准备,而且他也不惧怕冯长健。

        那些没有见过大官员的地方小吏,见到省委一号,估计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但李毅连国家一号首长都见识过,在京城时,经常跟副国级领导聊天吃饭,又岂会在冯长健面前露怯?

        “冯书记,我的确有减副的想法。上次我跟省委组织部的古世光副部长提到过此事,他表示了强烈的反对。”李毅字斟句酌的说道:“但是,我始终以为,减副势在必行!”

        冯长健看着李毅,微微一笑,说道:“李毅同志,你的想法很特别啊!你可知道,你提出这两个字,将给绵州甚至是西川官场,掀起怎样一股旋风吗?”

        李毅道:“冯书记,您是省里的一把手,相信你对本省官场的架构看得比我还要清楚。工作其实只有那么多,但分摊成好几个副手去做。政府和党委方面的副手,手中的权力又往往重叠,很多工作,既有政府副市长在管,又在党委副书记在管,下面的同志有时候反而不知道该向谁请示汇报!”

        冯长健道:“这个问题,我也注意到了。党委副书记和政府副职之间,权力重叠,关系混乱。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李毅道:“所以我觉得,必须减副!而且,必须从党委减起!先把副书记减少了,再在政府部门推而广之,就会容易得多!”

        冯长健道:“你不但提出了减副的思想,还想好了如何减副的步骤啊!看来,你是用心了。”

        李毅道:“我这个人心眼直,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管合不合您的意,我该说的话,都会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知道,做为省委一号,您的主要任务是维稳,减副这件事情,过于激烈。您是不断然不会同意我这种做法的。”

        冯长健沉声说道:“不!李毅同志,你错了!”

        李毅道:“就算所有的人都说我错了,我还是会坚持己见!”

        冯长健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是说你的想法错了,我是说,你以为我不会同意你的这个做法?你错了!”

        李毅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讶道:“冯书记,您同意我提出来的减副?”

        冯长健道:“我同意!我举双手赞成啊!当时,古世光同志跟我说,你有减副的想法时,我就莫名欣喜,心想终于有一个同志,跟我志同道合了!”

        李毅心里涌上一股激动的感情!

        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

        冯长健居然同意自己的想法?他之所以召见自己,是想更加深入的跟自己探讨这方面的问题!

        想不到,冯长健居然是一个政治开明、有能力、有想法的好官!

        “冯书记,你也有减副的想法?”李毅惊喜的说道。

        一个人的想法,能够得到他人的承认和认可,这本身也是一种成就感。

        冯长健道:“我早有此想法,只是一直压在心里,没敢提出来啊。还是你们年轻人有魄力,敢想敢做,心里想什么,马上就提了出来。”

        李毅道:“我不只是想想,我还想在绵州实施这个想法!我现在只是一个市长,因此,我想先在政府部门实验。我也一直想向您来做汇报,想求得您的支持呢!”

        冯长健道:“好!李毅同志,对你的这个想法,我全力支持!”

        事情居然峰回路转,如此顺利,大大出乎李毅的预料,他马上兴奋的向冯长健这个新的知己谈起了他的官场经和减副的构想。

        “绵州现在有八个副市长,我觉得起码可以削减一半!只留四个副市长就够了。”李毅说道:“副市长只是起一个分管工作,具体的事情,有下面的各个部门主管在做。副市长留四个完全足够了。至于党委那边,我以为,留下一个专职副书记即可,其它的全部都可以减掉!”

        大手笔啊!

        冯长健微微动容!他虽然想到过减副,但从来没敢像李毅这样想过!

        党委副书记只留一个?政府副职只留一半?

        那整个西川省里,将有大半高官被减掉!

        这个动作,可以称得上大刀阔斧了!

        这一板斧头砍下去,绵州和西川省的官场,就要掀起一场大风暴!

        冯长健能掌控由此带来局面吗?他敢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吗?

        李毅望着这个儒雅的老者,脑海里充满了问号!

        以冯长健在西川省内的做为来看,他是一个守成有余开拓不足的领导,这么大的事情,他敢于承担吗?

        冯长健显然想到了这种做法带来的严重后果。

        他沉默了!他在沉思!

        就在这时,秘书周华敲门进来,说道:“冯书记,宋副省长来了。”

        冯长健道:“有请。”

        宋友林和饶若曦同时走了进来。

        饶若曦原本就在外面等着,没有进来打扰李毅和冯长健的谈话。

        宋友林看到李毅和饶若曦在冯长健这里,微微冷笑,马上明白冯长健召见自己的用意了。

        “冯书记,你有事找我?”宋友林不动声色的问。

        冯长健道:“友林同志,我向你引见两个人。这位是绵州市长李毅同志,这位是龙腾基金和四海集团的负责人饶若曦小姐……”

        宋友林没有必要做作,便淡淡的道:“我见过他们!早就认识了。”

        冯长健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直入正题吧!友林同志,为了大局着想,请你跟令公子谈谈,让他去公安部门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