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手段,战火初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有手段,战火初燃

    作品:《官路弯弯

        得到这笔钱,对李毅来说,实在是个意外,同时对秋紫菡多了一层新的认识。

        她真的是靠她那神奇的医术,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帮助?

        回想在医院那一幕,李毅还是像在做梦一般。宋子玉的病,真的被秋紫菡几根银针一扎,就痊愈了!

        吴汉章居然顶住来自上头的压力,把钱款划到了绵州账上,他又怎么向宋友林交待呢?

        李毅猜测得不错,此刻的吴汉章,正站在宋友林的办公室里听训!

        宋友林得知吴汉章划款给绵州的消息后,震惊莫名,当即把一只上好的青花瓷水杯给摔了!

        吴汉章得到杜文达的通知,来到宋友林办公室时,那只青花瓷水杯的尸体,还躺在宋友林办公室的地板上,像一朵捏碎了的花,痛苦的散落地上。

        “宋省长好。”吴汉章明知道宋友林喊自己过来是为了什么,但依久脸神淡定,一副胸有对策的样子。

        “汉章同志,你知道你犯的错误有多么严重吗?”宋友林圆瞪双目,一掌拍在桌面上。他想用这种气势压倒吴汉章,让他知道:宋省长震怒了!

        吴汉章早料到宋友林会有这种过激的反应,微微弯腰,说道:“宋省长,我不知道犯了什么过错?请您批评指点。我一定认真改过。”

        宋友林冷笑一声:“你装什么装?你自己犯了什么错,你不知道吗?”

        吴汉章道:“宋省长,请恕汉章愚钝,不知错在何方。请明示。”

        宋友林道:“好你个吴汉章,我现在说的话,都不管用了,是不是?”

        吴汉章假装惶恐的说道:“不敢。我向来唯宋省长马首是瞻。”

        宋友林道:“我且问你,我叫你不要把款子汇给绵州市,你为什么要汇过去?”

        吴汉章苦笑一声:“宋省长,原来是为了此事啊。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宋友林道:“你还没有办法了?钱在你们交通厅的账户上,你不汇过去,他们还能打抢不成?”

        吴汉章道:“那倒不至于。可是,他们手里有您签字的批条啊!这也算是您点头同意了的。他们拿着批条找上门来理论,说这是宋省长签过字的,你吴汉章敢不认账?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我还能怎么样呢?只能乖乖的就范啊。”

        宋友林指着他道:“你糊涂啊!我后来不是打过电话给你,叫你不要给他们钱款吗?”

        吴汉章道:“您是叫我想办法拖延,可是我现在是没有办法拖下去了。他们还抬出省委高书记来了,当天晚上,我们答应给他们钱的时候,高书记也在场,他是证人啊!”

        宋友林道:“省委高书记?那个姓李的,跟高书记到底有什么关系?高书记为什么如此维护他们呢?”

        吴汉章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可以想见,李毅同志跟高书记之间肯定有着不寻常的关系。高书记向来很少接受请吃,李毅初来西川,就能请动他,可见关系不一般啊。”

        宋友林道:“就算高书记当时在场,他也管不到你们交通厅的账上!他又不是分管交通工作的副书记,你那么怕他做什么?高书记有那么可怕吗?我说的话你怎么就不怕了?”

        吴汉章道:“宋省长,你我之间毕竟要亲密一点,在你面前,我可以很好的解释,但高书记那边,我真的不好跟他解释啊。正因为了有了这层顾虑,我才同意把钱给打了过去。”

        宋友林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吴汉章这话让他消了一点火气。

        “那你打款之前,怎么跟我商量商量?”宋友林的气还没有完全消失。

        吴汉章道:“我正要前来向您汇报此事呢!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心想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监视之中啊!我那边刚刚划款过去,你就知道了!看来你对我吴汉章也是不放心的很!

        宋友林脸色稍缓,说道:“汉章同志,这个事情过去了,也就算了。今后,凡是跟绵州李毅有关的项目和钱款,一律卡扣!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给他们一分钱,也不要给他们一个项目!”

        吴汉章道:“是,宋省长,我一定听您的。”

        宋友林挥了挥手,叫吴汉章走了。

        看着吴汉章的背影,宋友林暗自一声冷笑,心想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也不知道你喝了李毅灌的什么**汤,就敢对我阳奉阴违!念你初犯,不与你计较,再有犯者,我必定把你换掉!

        宋友林跟李毅之间的仇恨,已经深深的种下了!

        杜文达进来收拾东西。宋友林刚刚摔了茶杯时,他就进来过一次,但被宋友林给骂出去了。现在他见老板心情好些了,便又进来收拾。

        宋友林坐在椅子上,想了想,越想越气,觉得太便宜李毅那小子了!

        不能这么放过他!虽然儿子的伤势已经好了,但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岂能就此罢手?宋家的人,岂能这么容易受人欺负?

        宋友林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他站了起来,恭敬的喊了一声:“首长,您好。是我啊,友林。首长,关于绵州李毅,我有一些想法。这个人妄自尊大,目无上级,飞扬跋扈,应该好好整治他一番!”

        旁边的杜文达听到这里,心头一震,抬头看了宋友林一眼。

        宋友林挥了挥手,示意杜文达先出去。

        杜文达只得退了出来,心里面打起鼓来,心想宋省长想对李市长下黑手呢!要不要通知李市长?

        里面,宋友林说道:“首长,既然我们都对这个李毅不待见,那就干脆搞一次大的,把他弄离西川!有些难度?李毅来头不小。这我知道。但是,首长您也不是寻常人啊!您想对付他,还不是小菜一碟?好,我听您的,只要能够让他难受就行了。”

        挂断电话后,宋友林嘴角浮起一抹阴冷的笑!

        此刻的李毅,并不知道有人正在暗地里算计于他。

        但李毅也不是个任由人拿捏的主。

        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他明白,自己和宋友林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在今后的工作中,宋友林肯定会千方百计的对付自己。

        既然撕破了脸皮,李毅也不在乎宋友林的感受了。因此,他想给宋友林上点眼药!也让宋友林难过!

        李毅带着饶若曦,前去拜访西川省委一号冯长健。

        冯长健主政西川的时间并不长,在西川这个大熔炉里,他深感无力!

        西川的政局,比起其它省份来,更难掌握。中央把冯长健和韩铁林放到西川,期待他们两个能把西川治理好,但冯、韩两人,却辜负圣望了!

        冯长健是那种儒雅型的学者官员,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小崇尚“和”文化。

        中央派冯长健来西川,就是想利用他的和善温和,中和西川官场的各股势力。但冯长健不但未能将这些势力进行融和,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冯长健也意识到,自己的方法错误了,治乱世用重典!治理西川政局,也得用强硬的手段才行!

        李毅前来拜见时,冯长健正在会客,今天的日程安排里面,也没有李毅的名字,但当李毅通过秘书周华进行通报时,冯长健稍微沉吟一下,便予以接见了。

        省委一秘周华,从冯长健来到西川后,就一直跟在老板身边,对冯长健的个性也是比较了解的,老板是那种办起事来有板有眼,有理有节的人,计划好了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很少有更改的时候。

        每天的行程安排,冯长健都是严格按照省委办公厅制定的日程进行。像这种插进进见的事情,几乎没有发生过!

        所有的人来见冯长健,都必须排队!这是冯长健定下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

        所以,当冯长健同意让李毅插队进来后,周华微微有些惊讶。

        李毅和饶若曦坐在外面秘书间等候。

        周华出来,说道:“李市长,冯书记有请!”

        李毅微微笑着道谢,起身说道:“饶小姐,请。”

        饶若曦今天的身份,是前来西川投资的巨商大贾!李毅理应对他礼敬有加。

        令冯长健格外开恩的原因,并不仅仅因为李毅,还有饶若曦!

        李毅的背景,冯长健是知道的,做为省委一把手,当场绵州市长的争夺战,他当然是全程参与,并且一清二楚。

        最终李毅获胜,这一点也出乎冯长健的意料之外。李毅虽然有林家的支持,但林家在西川省里的势力并不突出,没有必胜的把握。后来最关键的时刻,张家的人忽然改变了策略,支持李毅,致使李毅胜出。

        因此,冯长健一直都想见见这个李毅。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黑马人物。

        而饶若曦的大名,冯长健也是闻名已久!龙腾基金和四海集团,早已誉满天下!

        那场大洪灾中,龙腾基金捐赠排名第一,四海集团排名第二!

        西川省也是直接受惠的省份之一!

        因此,西川省的大佬们,对龙腾基金和四海集团并不陌生。

        现在饶若曦亲临西川,冯长健当然得隆重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