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三章 良医医人,良相医国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三章 良医医人,良相医国

    作品:《官路弯弯

        “痛吗?”宋友林的妻子迫不及待的问儿子。

        宋子玉摇了摇头,说道:“不痛。”

        秋紫菡紧闭着嘴,不说话,纤巧的手指,不停的拈起细长的银针,往宋子玉身上扎下去。

        看她手法之熟练和精纯,下针又快又准,倒像个针灸老手。

        李毅看得一怔,心想秋紫菡真是高人不露相啊!看她秀目不眨,樱唇不启,分明是在运功施针呢!

        这种针灸之法,李毅其实并不陌生。

        李老爷子年岁已高,每个月都会请上官谨的爷爷上官正清老先生前来检查身体。

        上官正清最拿手的,就是这银针之法。

        针灸,是中医针法和灸法的总称。

        针法是用特制的金属针,按一定穴位,刺入患者体内,运用操作手法以达到治病的目的。

        灸法是把燃烧着的艾绒,温灼穴位的皮肤表面,利用热刺激来治病。

        针灸是我国医学上的宝贵遗产。千百年来,对保卫健康,繁衍民族,有过卓越的贡献,直到如今,仍然担当着这个任务,为广大群众所信赖。

        但术业有高低,同样是一排针,在不同的人手里,用出来的手法和效果却是截然不同的。

        李毅亲眼看过上官正清向爷爷施针,那气度、手法,居然和秋紫菡有几分相像!

        看得一阵,李毅愈觉惊讶了!

        上官正清那是有着深厚的武学底蕴,又有着数十年的运针经验,所以才能气定神闲,运针如飞。

        秋紫菡二十出头的年纪,青春茂华,怎么能有这等功力?

        其它人虽然从来没有看过这等针灸,但估计也能看出好歹来,一个个都惊讶的看着秋紫菡,暗自感叹不已。

        最高兴的自然要数宋友林,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女子,居然真的身负绝技!

        只要能治好自己儿子的病,管她年纪多大呢?管她是谁呢?

        宋子玉躺在病床上,还待不老实,伸手来拉秋紫菡的手,嘴里不干不净的道:“美女,你这针管不管用啊?你扎了那么多针在我身上,我怎么没有一点感觉呢?”

        他话音未落,啪的一声,一支银针戳在他的手臂上,他哎呀一声,手臂落了下去,动弹不得!

        宋子玉的两只手都被秋紫菡给定住了!这一来,他领略到秋紫菡的厉害之处了!说道:“你这是什么妖法啊?怎么这么厉害?”

        秋紫菡道:“你最好老实一点,出一点差错,你这辈子就再也行不了人道!”

        宋友林妻子道:“子玉,你安分一点,听医生的话。”

        宋子玉道:“妈,她不是医生!”

        秋紫菡运针完毕,说道:“一刻钟后,就见分晓!”

        “这就完了?”宋友林问道:“插得跟个森林一样,就能治好我儿子的这个病?”

        “嗯!”秋紫菡应了一声。虽只短短数分钟,但她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李毅递过去一张纸巾,说道:“小秋同志,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妙术啊!”

        秋紫菡道:“学过一点皮毛。如果是我爷爷在,两分钟就能搞定。”

        所有人都看科研室里的怪物一般看着躺在床上的宋子玉。

        宋子玉躺着不能动,身上有点小痒痒,就用后背在那里乱蹭,饶是如此,也被秋紫菡瞪眼道:“不要乱动,你一乱动,那针就在身体里走乱了。”吓得宋子玉不敢乱动了。

        几分钟后,宋子玉忽然大呕,吐出一些白色的泡沬,医护人员拿来纸巾为他擦拭。

        主治医生见状,便讥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女神医呢!原来是个江湖骗子!你看,治出毛病来了吧!”

        宋友林等人都是一骇。

        李毅心里暗惊,心想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再看秋紫菡,却见她一脸的淡定神情。

        宋友林沉声道:“不会出事吧?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是要你赔命的!”

        秋紫菡道:“刚才医院只帮他洗过胃,但血液里还有残余的毒素,我刚才用银针帮他把毒素逼了出来,所以他才会呕吐。总不能让他拉在床上吧?”

        主治医生冷笑道:“你懂什么?不要再在这里招摇撞骗了!就凭你,还能用针把血里的毒素逼出来?这只能靠药物慢慢调理的!”

        秋紫菡道:“是不是骗子,再等一会,自有分晓。”

        主治医生道:“宋省长,再由得她这么瞎搞下去,只怕会害了宋公子啊!还是赶紧送到病房去治疗吧!”

        宋友林脸色犹疑难定,一方面,他希望奇迹的发生,能让儿子尽快好起来。另一方面,他又怕自己过分冒险了,把儿子给害了!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等待,事已至此,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又过了几分钟,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众人都看到,宋子玉的下身,很明显撑起了一个小伞!

        所有的女同志都扭过头去,羞涩的不敢看这一幕。

        宋子玉也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惊喜的喊道:“硬了,硬了!”

        宋友林老脸上阴霾尽散,笑道:“好了!终于好了!”

        李毅向秋紫菡翘起拇指,说道:“真厉害!”

        秋紫菡低声道:“李市长,其实,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你知道吴汉章为什么这么听我的话吗?因为我替他治了一种病!”

        李毅呵呵一笑:“也是这种不举之症?”

        秋紫菡白了他一眼:“不是。这个是人家的稳私,我就不说了。”

        李毅赞叹道“真正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本事呢!”

        秋紫菡嫣然一笑:“也就是跟我爷爷学了点皮毛,不算精通。”

        李毅道:“你有哪此神技,怎么不当医生呢?”

        秋紫菡道:“我小时候的理想,也是当个医生,但后来我父亲的一番话影响到了我。”

        李毅好奇的问:“你父亲说过什么话?”

        秋紫菡道:“良医医人,良相医国!”

        良医医人,良相医国?

        李毅仔细咀嚼这句话的含义,感慨良多。他之所以选择从政,何尝不是怀着一个医国的大梦想?

        秋紫菡的父亲,看来也是一个高人啊!

        李毅不由得对她高看了一眼。

        秋紫菡走过去,把银针起出来,说道:“宋先生,你可以下地了。”

        宋子玉早就想起来活动了,闻言爬了起来,感觉一身轻松,果然舒服了不少。

        “不错啊,美女,真有你的。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个宵夜吧!”

        秋紫菡道:“不必了。只要你宋副省长能信守诺言,不再计较前事就行了!”

        宋子玉冷笑道:“这个事情,那就要一码归一码!你救了我,我自然要感谢你,但饶若曦害了我,我可不会轻易饶过她!”

        饶若曦道:“宋子玉,亏你还敢说出这种话来!我真替你害臊呢!”

        秋紫菡对宋友林道:“宋副省长,你怎么说?”

        宋友林当然不会轻易饶过李毅和饶若曦,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便出尔反尔,但挥了挥大手,说道:“算了吧,既往不咎,过去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李毅嘿嘿冷笑:“宋副省长,你想一笔勾销?我们还不愿意呢!”

        宋友林脸色一变:“李毅,你还想怎么样?”

        李毅道:“你儿子做出那咱禽兽勾当,想祸害饶小姐,你以为,她就这么轻易罢休不成?饶小姐,明天我带你去一趟省委,向省里讨要一个说法!”

        宋友林阴沉着脸,沉声道:“李毅,你别得寸进尺!”

        李毅道:“我这个人向来知足,如果令公子肯当面道歉,并得到饶若曦小姐的原谅,那我就可以平息干戈!饶小姐是我请来的人,她在这里受人欺负,我要是撒手不管,那我岂不是对不住人?”

        宋子玉好了伤疤忘了痛,大声嚷道:“休想!是你们两个设计陷害于我,还想我向你们道歉?真是岂有此理呢!”

        李毅道:“既如此,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宋友林沉着脸,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许了儿子的说法。

        他不跟李毅他们计较,已经是做出最大的让步了!还想当面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其实,他并不是不想跟李毅计较!只不过此时此景,不好过于计较罢了!

        他想对付李毅,多的是机会和时间!

        像交通厅的那笔款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是副省长,想搞下面一个市长的名堂,还不是易如反掌?

        李毅就是看穿了宋友林的心思,所以才逼他道歉。

        你想当伪君子?我就把你的那层伪装撕开,让你的恶人本尊展露在世人面前!

        宋友林冷哼一声,说道:“咱们走!李毅同志,你好自为之吧!”

        李毅淡淡的道:“我肯定会活得很好,宋副省长,你也请好自为之!”

        宋友林铁青着脸,拂袖离开。

        其它宋家人都尾随离开。

        饶若曦道:“秋小姐,你就不应该救那个混蛋!”

        秋紫菡微微一笑:“无妨,有他求咱们的时候。”

        李毅等人相继离开,只有那个主治医生,还呆在当地,茫然无措!

        第二天,李毅等人在省城多待了一天,想看看吴汉章会不会真的把那笔款子汇到绵州财政账户上。

        上午十点多钟,李毅就接到市里打来的电话:“李市长,钱到账了,一千万,一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