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赌注有点大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赌注有点大

    作品:《官路弯弯

        宋友林满脸的震惊,情绪异常激动,一把抓住那个医生的胸口,大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医生不敢还手,说道:“宋省长,我们已经尽力了。令公子下体的海绵体严重受损,在外界刺激之下,血窦内血液也无法增多,因此无法完成正常的勃起。”

        李毅摸着下巴,嘿嘿一笑,心想这医生说得多文雅啊!不就是变成一个小太监了吗?

        宋友林脸上的肌肉轻轻的颤动,问道:“那能不能医治好?”

        医生道:“这个要慢慢的治疗。”

        宋友林道:“那大概要多久才能治好?”

        医生道:“这个需要很久的时间,还要看他的运气。”

        宋友林道:“医生,那是不是被暴力所致?”

        医生道:“宋省长,这个跟暴力有一点关系,但并非全系暴力所为。令公子肯定是误服了什么不良之药。这种药物药性过强,把他阳物的海绵组织给破坏了。”

        李毅道:“医生,那就是说,宋子玉的阳萎,跟踢他的那一脚并没有直接关系?”

        医生道:“没有直接关系。主要因素,还是误服药物过量。”

        李毅嘿嘿冷笑,对宋友林道:“宋副省长,你听到了没有?你儿子那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关!”

        宋友林狠狠的盯了李毅一眼,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急火上脑,气得他两眼冒火苗。

        医生显然不知道,他的那句大实话,已经严重的得罪了宋林友副省长!而且这一次直接影响到了他的一生!

        秋紫菡站在李毅身侧,一直默默的听着,这时说道:“让我试试吧!”

        李毅瞄了她一眼,说道:“不要胡闹!”

        众人都没有理睬她的话。因为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配角而已。

        这时,手术室里的护士,推着一张病床出来。

        宋子玉躺在病床上,已经清醒过来。这次抢救,并没有做手术,只是洗了一下胃,进行了局部麻醉。

        “爸!”宋子玉显然已经知道自己将来都不能行人道之事了,大声的哭诉。

        宋友林看到儿子这副模样,悲从中来,既恨儿子不成器,又恨饶若曦和李毅两个人如此对待儿子。

        护士正要推着宋友林离开去病房。

        秋紫菡喊道:“等等,我来看看。”

        说着,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她径直走到宋子玉面前,伸出两根手指头,搭在他的左手脉博上,微闭着双眼,凝神静气的察看宋子玉的脉象。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秋紫菡还真的懂一点医术啊?不是忽悠人的?

        那个医生却皱起眉头,大声喊道:“喂,你做什么呢?他是病人,你不能随便乱摸乱碰!”

        宋子玉成了太监,还不忘嘴花花,说道:“我不介意啊,美女,摸完我的手后,再摸摸我其它地方吧?”

        秋紫菡冷若冰霜的道:“别乱动!”

        宋子玉伸手来抓她,秋紫菡左手一挥,手里多出一根长长的银针,扎在宋子玉的手臂上。

        “呃!”宋子玉的手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都动不了!

        “你干什么?”医生骇然道:“他是病人,你听到没有,快走开!”

        宋友林见儿子被人扎了一根长针,抢前两步,沉声喝道:“小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李毅!她也是你来的人吧?你们还嫌害我儿子不够吗?”

        秋紫菡不理他,把了约两分钟的脉,淡淡说道:“我能治好。”

        “什么?”医生呆住了:“你说什么?你能治好?你能治好什么?”

        秋紫菡道:“我能治好他这个不举之症。”

        医生的脸顿时变得通红!

        他可是省人民医院的主治大夫,他都束手无策的病症,这个小姑娘居然说她可以治好?

        “这位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看你的年纪,也就刚刚毕业吧?就算你是学医的,也没有临床经验,凭你,是治不好他的病的!”医生为了护维他的权威,大力的贬低秋紫菡。

        宋友林显然相信这个中年医生的判断能力,他沉声说道:“李毅,叫你的朋友走开!我的儿子,不能让她乱碰!”

        李毅对秋紫菡的医疗能力也是半信半疑,心想就算她爷爷是个祖传的中医,她只有这么一点年纪,又不是专业学医的,难道还能比省人民医院的专业医生还要厉害?

        “小秋同志,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插手。”李毅对秋紫菡说道。

        秋紫菡道:“李市长,我真的能治好他的病。他现在伤势还不算太严重,我治他的话,易如反掌。”

        “放屁!”主治医生大喷口水:“你唬谁呢?还易如反掌?这种病症,根本就不可能一治而愈!”

        秋紫菡道:“我要是能治好呢?”

        主治医生道:“你要是能治好,我把我的位置让给你!”

        秋紫菡微微一笑:“我对你的这个位置没有兴趣。”转向宋友林道:“宋副省长,我要是能治好他的病,那你们和饶小姐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宋友林微微心动,事关儿子一辈子的幸福,更关系到自己这一宗支的传宗接代!

        医生当然不会给秋紫菡当面打自己脸的机会,问道:“小同志!你多大了?你学过医吗?你在哪家医院或是诊所实习?”

        秋紫菡道:“我大学主修的不是医学。我也不是在医疗机构上班。”

        医生马上得意起来,对宋友林道:“宋省长,她分明就是一个撮把子!我是京城医学院硕士研究生,有着十几年的临床经验,连我都不敢说能马上治好宋公子的病,她一个门外丫头,怎么能治得好?分明就是信口雌黄!”

        宋友林心想也是啊,秋紫菡看上去这么嫩!她既不是学医的,也不是做这个行业的,自己的儿子交到她手里去治疗?这不是开天大的玩笑吗?

        医生道:“宋省长,这个病,慢慢治疗恢复,还是有希望的,如果乱治乱医,那恐怕会加重宋公子的病情呢!”

        宋友林缓缓点头:“你所言甚是!”

        秋紫菡道:“宋省长,我要是能治好宋公子的病呢?你是不是就跟饶小姐计较了?”

        宋友林道:“丫头,如果你真的能治好我儿子的病,我自然前事不咎!可是,你凭什么夸下这般的海口?你要是治不好呢?”

        秋紫菡脸色沉静,缓缓说道:“我要是治不好,就嫁给他,伺候他一辈子!”

        这话说出来,立刻引起满堂哄然!

        宋子玉很可能一辈子都是太监!

        她这么一样如花似玉的美女,居然说要嫁给他,伺候他一辈子?

        这个赌注有点大!

        赌的是她的一生幸福啊!

        她既未学过医,也未行过医,她居然敢拿自己的一生当赌注?

        李毅神情一震,说道:“小秋同志,你开什么玩笑?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掺和进来。”

        他相信,以饶若曦的投资商身份,宋友林再生气,也不可能对她做出过分的报复行动!何况宋子玉是罪有应当!

        如果因此赔上秋紫菡的一生,那就太不值了。

        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以李毅的猜测,她一定是见自己有难,所以想出手相助,就像吴汉章那件事情一样!

        这个女人的想法,还真令人费解啊!

        她为什么如此维护我李毅?

        感受到李毅眼里传递过来的关怀,秋紫菡心里一暖,仿佛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她微微一笑,说道:“李市长,你相信我吗?”

        又是这句话!

        你相信我吗?

        上次吴汉章之事,她是如此,结果她成功了!

        今天她又如此!她还能再次成功吗?

        这个女人在李毅眼里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想想她洁白如玉的藕臂上那点嫣红,李毅心想或许她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呢?便说道:“我相信你!可是,你要想清楚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秋紫菡微笑点头,拿出一个小包裹来,在左手上展开,只见里面摆满了长长的细针。

        “针灸?”主治医生惊讶道:“你居然还懂这个?”

        秋紫菡道:“自小跟祖父学过一点毛皮。”

        “学过一点皮毛,你就敢下针?”主治医生道:“我跟一个老中医学过几年了,都不敢随便给人扎针呢!这针是要扎进穴位的,扎得不准,是要出大问题的!”

        秋紫菡道:“我从六岁开始,就在小白身上练习扎针了。”

        宋友林问道:“小白是你的什么人?”

        秋紫菡道:“小白不是人,它是我养的一条白狗。它的病,都是我治好的。”

        宋友林脸色一变,沉声说道:“你给狗治病?那你给人治过病没有?”

        秋紫菡道:“治过。”

        宋友林道:“都给谁治过?”

        秋紫菡道:“这个,保密。”

        宋友林一滞,说道:“你有把握?”

        秋紫菡道:“我赌的是我的一生,你说我没有把握敢下针吗?”

        说着,她已经拿出细长的银针,往宋子玉的身上插下去。

        宋子玉以为会很痛呢,谁知道这一针下去,完全没有疼痛感!

        李毅等人都紧张的看着秋紫菡,不知道她这一针的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