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三章 左右施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三章 左右施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并不知道在他背后发生的这一切,他还在傻兮兮的去找吴汉章。

        钱多已经找到酒店住下来,开车过来接李毅。

        来到省交通厅,找到吴汉章办公室,听交通厅办公室的人说,他刚刚下楼去了。

        李毅问吴厅长到哪里去了。

        那人回答说,快到饭点了,吴厅长可能是去吃饭了,还告诉李毅,吴厅长很喜欢在交通厅旁边的一家海鲜酒楼吃饭,可以上那里找找。

        李毅问清那家海鲜酒楼的位置,便往那边找来。

        酒楼生意很好,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

        李毅和钱多一走进去,就有服务员上前引领,笑问:“先生,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我有位了。交通厅的吴厅长。”李毅说道。

        “吴厅长啊,在楼上,这边请。”服务员引着李毅他们往二楼走。

        “这个包厢,是吴厅长长期定下来的,只要他来,就一定会在这个包厢。”服务员笑道:“你们以后想找吴厅长,直接来这里就行。”

        李毅心想,同样是正厅级别的官员,人家的享受级别,比自己起码要高几个等级啊!

        吴汉章动则下馆子,还在海鲜酒楼开了长期包厢。

        李毅每天都是吃工作餐。上官谨来后,晚上就可以吃到家常饭菜了。

        推门进去,李毅看到吴汉章一个人坐在里面,却摆了一桌子的菜肴,各种海鲜应有尽有。

        吴汉章原本笑着起身的,以为来的是他等待之人,看清楚是李毅后,他脸色大变,问道:“李毅?你怎么来了?”

        李毅道:“知道吴厅长在这里喝酒,特意过来作陪。上次我们还没有喝尽兴吧?”

        吴汉章皱眉道:“你什么来的省城?”

        李毅走过去,不请自坐,说道:“刚到。”

        吴汉章看了看外面,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李毅道:“你还想谁跟我一起来呢?”

        吴汉章脸色阴晴不定,显然在思考什么为难之事。

        “李毅同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吴汉章脸色不愉的问。

        李毅道:“吴厅长,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上次我们谈妥的资金,请你尽管划拨过去。”

        吴汉章摆手道:“现在没有钱。得等。”

        李毅道:“吴厅长,我跟你说,这笔钱,我们拿来也是修路铺桥,现在北羌县的交通状况,实在是太差了,前天还有一个小学生从索道上跌下去摔死了。”

        吴汉章道:“死个把人,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人活一世,最后的结果就是一死。不是老死,就是病死,或者是被横祸死。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李毅没想到,这个吴汉章的混账程度,比宋友林更甚!

        宋友林起码不会表现得太过露相,吴汉章则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

        李毅沉声道:“吴厅长,那可是一条人命,你听了之后,怎么能如此无动于衷,如此冷漠呢?”

        吴汉章道:“他死他死的,与我何干?李毅同志啊,我跟你说,这人生短短数十年,活着的时候,就要活得精彩,说不定哪一天,就咯嘣一声,见马克思老人家去了。”

        李毅强忍心头的怒火,说道:“吴厅长,咱们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们都会有自己的孩子,如果死的是咱们的孩子,你还会如此淡定吗?”

        吴汉章道:“那只能怪他的父母无能,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如果是我的儿子,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李毅道:“古人言,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吴厅长,我们当领导的,最起码的良心得讲吧?我们治下的一个小学生,无端摔死了,难道我们不应该给予最起码的哀悼吗?”

        吴汉章讥笑道:“李毅同志,你太天真了。他又不是什么英难烈士,难道我们还要为他开一个追悼会不成?一个农民们的小孩子,摔死就摔死了。你跟我说不着,又不是我叫他摔死的。”

        李毅道:“吴厅长,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冷漠无情!”

        吴汉章道:“李毅同志,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今天我就不留你了,你先走吧。我等一下还有一个约会。”

        李毅道:“吴厅长,那笔资金?”

        吴汉章道:“资金的事情,我记在心里了。但最近一段时间,省里改变了方向,打算修建一条高速高路,这笔资金,必须全部投入到高速公路的修筑里去。所以,你们绵州的钱,看来得缓一缓了。”

        李毅心里一沉,心想这个吴汉章,果真是个官油子,说得好好的事情,转过背就变卦了。

        “吴厅长,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怎么又变了?”

        “李毅同志,我答应你也没有用啊。想拨款出去,还得上面同意。现在上面改变了用钱方针,我又有什么办法?”

        “吴厅长,那到底要等多久?你给我一个明确的时间,我也好有所打算。”

        “李毅同志,我劝你还是另外再找资金吧!这笔钱,一时半会是没有的。”吴汉章也不想跟李毅软磨硬泡的浪费时间了,渐渐的把话挑明了说。

        李毅向来是个不求人的主,于今为了公事,连着两次跑到省里来求人要资金,已经是花了极大的耐心,听到吴汉章这话后,知道这笔钱是没有着落了,便冷笑一声。

        “吴厅长,钱在你手里,你不给我,我也没有办法。人都是凭良心做事的。我们绵州对你,算是做到了仁至义尽,我李毅对你也是礼敬有加,如果你一意不给我这个面子,那我也无谓强求。但是人生在世,谁能没个求人的时候?今天我求你,你如此待我,他日你若求我,我必以你为鉴!”

        这话说得霸气无比,把个吴汉章给镇住了。

        以吴汉章的阅历,自然看得出来,这个年轻市长,并不是在恐吓自己!

        李毅如此年轻,又有如此能力,像他这样的人,将来的出息,必定是无可限量的,自己听从宋友林的话,不给李毅这笔资金,这一步棋真的走对了吗?

        但就目前而言,吴汉章只能走这条路。

        宋友林背景非凡,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而李毅目前只是一个代市长,又是在局势复杂的绵州市工作,谁知道他能当多久的官?如果当一阵子就调离了,那他对自己,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这种情况下,得罪李毅,总好过得罪宋友林吧?

        两害相权取其轻,吴汉章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李毅,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厅长,没有那么大的实权,说给你一千万,就给你一千万。”吴汉章的语气缓和了一点,说话间,也在为自己留一点退步。

        李毅道:“吴厅长,当日不只宋副省长在场,省委高副书记也在场,他可是见证人。你当着省委高副书记的面,许诺给我们绵州这笔钱,现在却又反悔了,你说高副书记会怎么想?”

        吴汉章道:“李毅,你别拿高书记压我,就算是省委冯书记来找我,拨款之事,还得省里同意。省里不同意,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李毅道:“我刚刚从宋副省长那里过来,宋副省长说他那边没有问题。只要你同意了,那他就同意。你刚才说省里的问题,那么究竟是省里哪个领导不同意呢?”

        吴汉章一滞,他没有想到,宋友林居然跟自己玩这么一手!

        好你个宋友林,真是狡猾啊!

        你跟李毅说你同意,却又打电话给我,叫我不给李毅资金!

        好人你全做了,恶人却叫我吴汉章来当!

        这个消息,也从侧面给了吴汉章一个信号:就连宋友林,也不敢当面得罪李毅!

        那么,李毅的来头,肯定也小不了!

        吴汉章脸色瞬时三变,一时之间,想不到更好的对策。

        他不是新嫩的官员,而是官场老鸟,他也得想好自己的退路!

        要怎么样做,才能两不得罪呢?

        思前想后,吴汉章觉得,事情还得按宋友林吩咐的做,这笔钱,不能给李毅,一旦给了,就等于得罪了宋友林!但是,又得找一个好借口,打发李毅。

        李毅淡淡的道:“吴厅长,怎么不说话了?究竟是省里哪个领导不同意?我亲自找他去谈!”

        吴汉章苦笑一声,他哪里敢出卖宋友林啊?说道:“李毅同志,我也不好说,你去打听打听,便知详情。”

        李毅道:“吴厅长,有什么话,不能明着说呢?”

        就在吴汉章两难之际,包厢门被人推开,一阵香风袭来,走进来一个大美女。

        李毅打眼一看,怔住了,来的人居然是秋紫菡!

        秋紫菡怎么会在这里?

        吴汉章等的那个约会之人,就是秋紫菡?

        李毅俊眉一扬,眼神里射出一道清冷的目光。

        秋紫菡请假,居然是来省城跟吴汉章约会?

        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上次来省城,他们彼此并不相熟,而且吴汉章表现得颇为急色。

        难道,秋紫菡是想调到交通厅来工作?

        一瞬间,李毅心里连转了好几道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