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章 各种困难各种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章 各种困难各种烦!

    作品:《官路弯弯

        那几个乡政府干部的腰,都弯成了120度,点头哈腰的走进来,口称:“李市长,您好,您好。”

        李毅很有威严的嗯了一声,问道:“你们来市里,有何公干?”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李毅将脸一沉,问道:“你们谁是头?”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李市长,我是乡长。”

        李毅道:“你们来市里,是有什么公事要做吗?”

        乡长看了那个妇女一眼,嗫嚅着说道:“我们是来,是……”

        李毅沉声喝问道:“快说,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李毅这一声喝问,声势十足,市长的官威展露无疑,把把乡长镇吓住了,连忙和盘托出此来绵州市里的目的。

        “李市长,我们是来接她母子回家的。”乡长说道。

        李毅道:“为什么要接她们回去?”

        “李市长,这女人老公死得早,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生活,后来孩子不幸去世,她精神受到打击,有些疯疯癫癫,脑子不太正常,到处告状,说有人害死了她儿子,先是在村里闹,被我村干部劝阻回家,又跑到乡里闹,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后来更是变本加厉,跑到县里去告。现在更加不得了,居然敢跑到市里来告了。我们怕她严重影响到市委的办公,所以想把她接回去。”乡长说开了话,就口若悬河起来。

        李毅问:“那你们打算怎么安排她?”

        “自然是送她回家,喊医生过来治疗,如果治不好,就只能送到精神病院去了。”乡长闪烁着双眼,说道:“至于住院和治疗费用,我们乡里会想办法解决的,不会麻烦到市政府。”

        他话还没有说话,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嘭”声!

        是李毅的巴掌拍在桌面上发出来的响声!

        几个乡干部都是一惊,耳尖一跳一跳的,低头不敢看李毅。

        李毅沉声呵斥道:“我看她好好的,没有精神病,反倒是你!似乎有发病的嫌疑,应该把你扭送到精神病院去疗养!”

        “李市长!我所言,句句属实啊,请你相信我。这女人真的不太正常。”乡长一条道走到黑,坚持自己的说法。

        妇女忽然哭喊一声,朝乡长扑了过去,双手变爪,往乡长的脸上抓了过去,大声道:“你才有精神病!你们把我儿子害死了,你赔我儿子!”

        乡长猝不及防,被妇女抓了一把狠的,脸上显出几道血红的爪印。

        “李市长,你看到了没有,她真的有精神病啊!你看,她发作了!”乡长不敢还击,只好跳着脚,四处躲闪,同时向李毅证明,这个女人的精神病,有多么严重。

        李毅道:“大姐,你住手,这里是市长办公室,容不得任何人撒野!不管你再有理,在事实真相弄清楚之前,你不要胡乱撒泼!这对你不是利的。”

        妇女跌坐在地,嚎啕大哭:“我那苦命的儿啊……”

        李毅道:“大姐,你别这样,事情已经出了,总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现在,你得配合我们的工作,不然,这事情永远得不到解决。”

        妇女抹着眼睛,说道:“市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气急了。”

        李毅扶她起来,对乡长说道:“事情经过,我大概已经知晓。我问你们,村里的小学,为什么要撤掉?”

        “这是县里的意思,我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啊。”乡长道:“不关我们的事。”

        李毅道:“你们乡里,有几条危险索道?”

        “总有十几条吧。”乡长道:“摔死人的事情,也常有。但这也是各人的命啊,这不能怨天尤人吧?那么多人走索道,为什么就她家儿子摔死了?”

        李毅铁青着脸,说道:“摔死人的事情也常有?瞧你说得真轻巧啊!这是一个乡干部应该说的话吗?你们就没有想想办法,把这些索道修成桥梁?”

        乡长苦笑一笑,心想李市长你才说得轻巧呢!修桥梁?我拿什么去修啊?把我全乡干部卖了,也修不起一座桥梁啊!

        这些话,他是断断不敢跟李毅说的,只是苦着脸道:“李市长,咱们那边的情况,你可能不知道。穷,穷啊!别说修桥了,就是建个铁索桥,都耗光了乡里的财政。”

        李毅心知他说的是真话,说道:“没有钱,你们就不会想办法了吗?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你们懂不懂?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乡长道:“是,李市长批评的是。李市长,说句老实话吧。咱们那咱地方,要真的能修了桥,对经济的民展,还是很有利的。现在就是交通太不方便了,连小贩们都不愿意走到里面去。”

        李毅心里的烦躁情绪再度高涨。

        省里的资金迟迟不到位,不然也可以早日修成桥梁。

        这可是生命桥啊!早修成一日,也许就能多救下一条性命!

        李毅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踱步。

        他在想办法!

        目前最简单最直接最快速的办法,就是由自己的集团公司出资,修路搭桥,如此一来,不用求人,就可以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可是,这是长久之计吗?自己资金再多,也架不住一个市几百万人的消耗!

        还是得发展本土经济!

        这才是王道!

        目前来讲,最要紧的,还是得把省里的那两笔资金拿回来!

        副市长吴定坤被市府办连续几个电话给催了回来。

        吴定坤已经听邹志军说过事情的大致经过,来到李毅办公室,一见这许多的人,心里便有些打鼓。

        “定坤同志,把你喊回来,是有事相商啊。”李毅问道:“北羌县撤并小学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是你们教育部门发的行文吗?”

        吴定坤道:“李市长,我们这是响应市委精兵简政的口号,减少教育系统在编职工,缩减行政开支。把那些相隔得近的小学进行撤并,可以减少一部分师资力量。”

        李毅心想,果然是这么回事。

        看来,这个吴定坤,也跟邵逸先走得近。

        邵逸先提出来要进行农技改革,吴定坤马上就响应,在教育系统也进行了改革。

        “定坤同志,这撤并作,事关重大,你应该多加调查,多听取下面同志和当地居民的意见,不能一竿子打下去啊!”李毅沉声说道:“现在出人命了!”

        吴定坤道:“李市长,我觉得吧,这人命,跟此次撤并小学并无直接关系。就算不撤并小学,孩子们也经常坐索道到山那边玩耍。而且,每年都会有人不小心摔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李毅蹙额道:“什么意思?”

        吴定坤道:“就好比,车祸年年出,总不能因此就把车子给禁了吧?”

        李毅道:“这是一回事吗?能避免的,总是要避免嘛!”

        吴定坤道:“李市长,现在教育系统里面,人数众多,吃国家粮的公办教师,再加上民办教师,还有临时代理老师,这个数目很庞大,再不精简,只怕就要拖欠他们的工资了。与其大家都没有饭吃,还不如减掉一部分呢!”

        李毅摆手道:“这个问题,我们日后再商量。田华,你去把宗德超和管志雄同志请过来。”

        田华走后,李毅对邹志军说道:“你带她去医院,把可怜的孩子带去处理一下。尸体暂时放在太平间里,警方或许还要进行医检和调查。”

        邹志军答应一声,带着那个妇女离开,那几个乡干部也跟在后边走了。

        宗德超和管志雄就在办公室时在,邹志军把他们喊了过来。

        “李市长,这是开什么大会呢?”管志雄跟李毅出过一趟差,醉过一次酒,感觉要亲密得多,说话也比较随便。

        宗德超就比较严肃,阴着一张脸,只是对李毅点了点头。

        李毅道:“德超同志,志雄同志,请你们过来,是想问问,叫你们催促资金款项,都到账了没有?”

        管志雄道:“省里回复了,说还要等一段时间,现在他们正在办手续。”

        宗德超道:“超市联盟的钱款也没有上交,我再三催促了,他们就是推说没有钱。”

        李毅道:“超市联盟再不交钱,就请法院强制实行!”

        宗德超道:“法院规定的日期还没有到,暂时还不能用强硬的手段。”

        李毅微微皱眉,心想自从市长办公会后,宗德超和自己之间,似乎越来越远了。

        “志雄同志,省里的那两笔资金,不能再拖了,我们得想办法才行。”李毅沉声说道。

        管志雄道:“这个只怕有难度呢!要不,我们再到市里去一趟?”

        李毅也正有此想法,他想亲自去找一趟省里的主管领导。

        “这个事情,我亲自跑一趟吧!”李毅道:“这两笔资金,必须拿到手!定坤同志,小学撤并之事,暂缓一缓,我们再商量一下具体的细节问题。”

        吴定坤点了点头,说道:“我听李市长的。”

        这时电话响起,却是市委办打过来的,通知李毅,邵书记指示:下周一召开市委常委会,所有常委不得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