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九章 他一定很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九章 他一定很痛!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沉住气,没有立马下去察看。而是坐回宝座上,继续他的工作。

        比起一家人的悲欢离合,还有更大更有意义的工作等着他去处理。

        身为一市之长,又是一个喜欢事必躬亲的领导,李毅日常工作量是十分巨大的。

        除了到下面跑跑看看之外,李毅正规的日常工作,大都是由市办公厅安排。但这种安排,也是根据李毅的工作需要和市里诸多大项目的工作进展来安排的。

        李毅批完几个文件之后,田华跑了回来,向李毅报告下面的事情经过。

        “李市长,那小孩子是坐索道去上学时,篮子断裂,摔下悬崖死了。”田华说道:“孩子的死相很惨。头骨碎了,脑浆迸裂,全身的骨头全碎了……”

        说到这里,田华的声音哽咽了,他看到李毅眼睛里溢出晶莹的泪滴,还有腾腾冒出来的愤怒!

        李毅捏紧的拳头,缓缓松开,沉声说道:“孩子的母亲怎么说的?”

        田华道:“她说要告状。”

        李毅问:“她要告谁?”

        田华道:“告政府部门,不作为!她说他们这边原本有一所小学,但后来被政府给撤并了,把两个小学并成了一个小学。所以她的孩子才要走那么远的路去读书,才会从索道上掉下去。她说这都是政府的责任。”

        李毅道:“知道为什么要撤并当地的小学吗?”

        田华道:“听说是简减教员。”

        李毅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田华道:“就是前不久吧。那孩子刚刚去那边上学,对这种过山索道还不太习惯和熟悉,因此才不幸掉落。”

        李毅心想,邵逸先是在三合县进行农技改革的试点,应该还没有发展到北羌县的教育机构去。这估计是一个特例。

        “刚才下面闹嚷嚷的,是干什么呢?”李毅问。

        田华道:“是当地乡政府的人来带她回家。她不肯,便起了争执。她坐在地上撒泼耍赖,当地政府的人也拿她没有办法。”

        李毅道:“她只是一个山里妇女,只怕进市里,还是头一遭呢!她怎么知道来市政府门口告状?”

        田华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要不,我再去问问?”

        李毅摆手道:“去把她请上来。”

        田华一愣,说道:“请她上来?”

        李毅沉声道:“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田华道:“不是啊,李市长,这是个疯婆子,她还咬人呢!很厉害的!”

        李毅严厉的瞪了他一眼。

        他需要的是一个执行命令的秘书,而不是一个只知道顶嘴的秘书。

        田华低声道:“好,我去。”掉头下去了。

        十几分钟后,田华和邹志军,还有两个武警同志,带着一个蓬头垢面,穿着十分朴素的农村妇女走了进来。

        妇女的双眼红肿异常,满脸的苍桑和岁月的刻痕。

        她似乎知道,坐在这间豪华办公室里的人,就是本市最大的长官之一,也是她此来告状的目标。

        因此,她一进来,就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毅面前,哭天抢地的喊:“青天大老爷,求求你,帮帮我吧!我那孩子死得好冤啊!”

        邹志军喝道:“起来说话,不要哭哭啼啼的!”

        田华道:“这位是绵州市长李毅同志,是本市最高的行政长官,你有什么话,可以向他说。”

        两个武警同志生怕她突然发难,伤害或是惊吓到李市长,一左一右的站在李毅办公桌旁边。

        李毅端坐在坐椅上,两旁有武警,前面有邹志军和田华,再加上一个跪着的鸣冤妇女,很有点古代官员升堂的感觉。

        但李毅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他站起身,走到妇女身边,伸手扶起她,和蔼的说道:“大姐,有话好好说。来,请到这边沙发上坐。”

        妇女被李毅温和的话语所感动,任由李毅扶着到了沙发边。

        “我还是不坐了,我身上脏。”她犹豫着不敢坐。

        李毅道:“这沙发就是用来接待像你这样的来访者的。坐吧。”

        妇女道:“你真是市长?”

        李毅点头道:“真的。你看看这架式,我能假冒得了吗?”

        妇女道:“我要告状!”

        李毅道:“可以。你要告谁?为什么而告?告他什么?你坐下来,慢慢说给我听。”

        妇女道:“我要告政府!”

        李毅道:“政府很大,我们市政府也是政府,你们北羌县也是政府,还有你们的乡政府也是政府,村里也有政府的干部呢!你要告哪一级的政府?”

        妇女没想到这么复杂,想了想,说道:“谁把我的儿子害死了,我就告谁。”

        李毅道:“你的儿子是怎么死的?你慢慢说给我听。你先把事情说清楚了,我才知道该怎么样帮你。”

        妇女道:“我儿子是在上学的路上,摔死的。我儿子本来可以不摔死的。就是因为政府把我们村里的小学给撤了,我儿子才不得不到山那边去上学。去山那边要绕很远的路,我儿子为了上学方便,只好坐山间的索道。结果,结果,就给摔死了……我那苦命的儿啊……”

        她不善言辞,东一句,西一句,有一句,说一句,好歹把话给说清楚了。

        李毅道:“那你知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要撤了你们村里的小学?”

        “政府说我们这边的小学,离山那边的小学很近,两个学校太浪费资源了。必须要撤消一个。我就不懂了,学校撤不撤,它都在那里,用了它反而成了浪费?那不用它,就不叫浪费了吗?”妇女虽然不太会说话,但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深思。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你们乡政府是不是来了人?”

        “来了好几个干部呢!”妇女回答。

        李毅道:“嗯,田华,去把那几个乡干部给我喊上来!”

        田华应声出去。

        李毅对邹志军道:“你去把吴定坤同志请过来。”

        吴定坤分管教育这一块,李毅请他过来,显然是有话要问。

        邹志军道:“吴副市长不在市里。到下面调研去了。”

        李毅问:“调什么研?”

        邹志军道:“好像是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问题。”

        李毅道:“你通知他,不管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请他立即赶回来!”

        邹志军道:“好!”转身出去。

        李毅对左右的武警道:“辛苦两位了,这里不需要你们,请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武警们敬礼退出去。

        看着李毅如此威风八面,言必令行,妇女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李毅看到了她的这个动作,说道:“大姐,你不必害怕。这里是人民政府,是为人民做主和服务的政府!不管你有什么难题,都可以来找我们解决。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做主,为你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说着,李毅起身,亲自倒了一杯温开水端过来,递给她,说道:“刚才在下面喊了那么久,渴了吧?嗓子都哑了呢!快喝水吧。”

        妇女伸出手来,又缩回去,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这才接过杯子去,一口喝干了。

        “市长,你是好人。我不告你,我只告别的政府!”妇女抹了一下嘴角,说道。

        李毅道:“如果是我的责任,你也可以告我。民告官,自古以来就有,并不是你开的先河,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你一定得为我儿子报仇!”妇女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

        李毅道:“大姐,你先别急,在做出处理之前,我要先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要知道这是谁犯的错,找出那个有罪的人来,才能惩罚他,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

        “所以,我需要时间。请你耐心一点,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好,好。”

        “孩子已经过世了,你让他一个人躺在外面冰冷的地面上,对他是不是不公平?他是不是很难受?那咱们先这样,把孩子先送到医院的太平间里,让医生们帮他处理一下,该缝的缝,该补的补一下,让他变得完完整整的。你说好不好?”

        李毅抓住了主导权,循循善诱,引导她往自己的思路上走。

        无论如何,得先把孩子弄走再说。

        围观的群众只会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群众,最容易滋事。

        这件事情,必须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这是维稳的需要!

        任何时候,政府的工作,都是稳定压倒一切!

        妇女显然被李毅说动了,心痛的看了看外面,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得亲自陪他去医院。我怕他痛。我生他养他,带到这么大,都舍不得打他一下,他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去,他一定很痛……”

        说着说着,她已经泣不成声。

        李毅的心猛然沉了下去,这是一个善良的母亲对亲生儿子的无限深情和厚爱啊!

        李毅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方芳,她在香港还好吗?

        小花,小铃,浩然,你们都还好吗?

        “好,你可以陪他去。你可以全程陪同他。”李毅转过身,抹了一下湿润的眼睛。

        敲门声响起,田华带着当地乡政府的几个同志走了进来。